逆袭 第70节

作品:《逆袭

    姜小帅挣扎了一会儿,大概觉得滋味不错,就由着郭城宇来了。

    结果,郭城宇的手还没伸到下面,那屋就传来不正常的响动。

    砰的一声。

    门被踹开了。

    池老爷一声命令,“麻利儿的给我滚蛋”

    姜小帅身形一震,立马推开郭城宇。

    “你不说就你一个么”

    郭城宇还没来得及解释,外面就传来女人的哭声,紧接着池骋就进来了。

    “不是你咋出来了”郭城宇惊了惊。

    池骋赤裸裸地表达他对美女的嫌恶。

    “说话带颤音儿,听着忒难受。”

    郭城宇窘了,“敢情人家还没脱衣服,你就给轰出来了”

    “一开口就招人腽应,还怎么搞”

    郭城宇额头上汗珠黑线。

    “你不是说大奶子就成么好么,大奶子给你找过来了,你丫揪着人家的声儿不放,你这不是存心找茬儿么”

    池骋拖鞋上床,动作特麻利。

    “你俩干嘛干嘛,甭管我。”

    说完,打火机啪嗒甩开,特酷的点烟姿势。

    姜小帅盯着鞋架上两个特大号的拖鞋瞧了一会儿,又把目光移向郭城宇。

    “郭城宇,你够可以。”

    说罢转身出屋,砰的一声,也是挺酷的一个撞门。

    、189我不会娶媳妇了。

    在郭城宇那一连受了两次气,姜小帅受不了了,跑到吴所畏那去诉苦。

    “我终于知道汪硕当初为毛走六年了,搁谁谁都得走。别说六年,六十年都不多,就应该一辈子甭回来。你没瞧见他俩那热乎劲儿呢,要我说,当初池骋生气也不是气汪硕跟别人睡,肯定气的是郭城宇跟别人睡。”

    吴所畏给姜小帅倒了一杯水。

    “来,消消气。”

    姜小帅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心里舒服多了。

    再一瞧吴所畏,人家跟没事人似的,明明是栓在一根绳上的蚂蚱,姜小帅这边歇斯底里,吴所畏那边却是云淡风轻的。

    用胳膊肘捅他一下,“嘿,你不憋屈啊”

    “我憋屈什么”吴所畏淡淡回道,“我俩又没在一起,他爱跟谁睡跟谁睡,那是他的自由。你不一样,你和郭子小日子正美,看到有人碍事,当然急眼了。”

    “美什么”姜小帅矢口否认,“有池骋就美不了,你没瞧他那股得瑟样,张口就郭子是我的,你别在这碍事了,直接上他的”

    说着说着,姜小帅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吴所畏顾自看着手里的表格,压根就没听。也许吴所畏听着呢,只不过刻意在回避,懒得参与。

    旁边的声音戛然而止,吴所畏纳闷地问“怎么不说了”

    “没什么,不想说了。”姜小帅说。

    吴所畏把表格放下,和姜小帅解释道,“我听着呢,我手头这点儿表格得尽快审核完,一会儿要递交到工商部门。”

    “那你先忙,等你忙完了我再说。”

    吴所畏佯装认真地扫着表格,姜小帅看得出,他的视线根本没有聚焦。

    “大畏,要不让郭子和池骋谈谈你俩和好吧。刚才我的话就是闹着玩的,其实他俩没啥,池骋心里就你一个。昨天郭子还给池骋找了一个泄火的,不到五分钟就让他给踢出来了,说是那女的说话带颤音儿,我觉得他就是找借口,他肯定就想和你”

    吴所畏岔开这个话题说别的。

    “你说,为什么岳悦找过我一次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姜小帅眼睛一瞪,“你不会还想跟她和好吧”

    “你丫想哪去了”吴所畏说,“我就是纳闷,为什么她只露了两次面就猫起来了这几天我通过很多渠道打听她,都没得到关于她的一点儿消息。”

    “肯定是做了亏心事躲起来了呗。”姜小帅说,“她这次出现,就一个目的搞破坏。说白了,她就是让人利用了,或者是她主动和人家勾结的。”

    “你说的我都知道。”吴所畏还是皱着眉,“可现在都完事了,她干嘛还躲着”

    “这还用问怕池骋报复呗。”

    吴所畏又说“可是凭她那个实力,她能猫到哪去我可不是随便找找,我动了很多人力呢。”

    姜小帅猜测,“那就是有人怕她泄密,故意把她关起来了,而且这个人本事还不小。”

    “谁啊”吴所畏问。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姜小帅说,“除了汪硕还有谁”

    “汪硕都要走了,还藏着她干嘛”

    姜小帅说“你怎么知道汪硕没留一手他上次还说回国呢,结果突然就住进医院了,这都待了半年了,还不是没走”

    吴所畏不说话了。

    姜小帅刚一走,吴所畏就去看小醋包了。

    小醋包冬眠,趴在玻璃箱里一动不动,吴所畏怕人发现小醋包,就把玻璃箱藏在一个大纸箱子里,用一堆破破烂烂的东西来掩护。

    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扒开那些东西往里面瞧瞧,看到小醋包乖乖地趴在里面睡觉,再放心地去干别的事。

    今儿再走过去看,突然就愣住了。

    大纸箱子空了

    吴所畏着急忙慌地跑出去,满公司地找清洁人员。

    秘书问“怎么了,吴总”

    “你进过我办公室么动没动过那个大纸箱子”

    “没啊,我早上进去的,就交了一份资料,别的什么也没动。”

    吴所畏急得满头大汗。

    林彦睿也走了过来,问清楚情况后,开口说“清洁阿姨去你的办公室打扫过,我似乎看到她拿出来一个大纸箱子,还抱怨了一声挺沉的,然后貌似就把里面的废品给倒了。”

    吴所畏的脸唰的一下变了色。

    秘书问“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物件啊这个清洁阿姨也真是的,也不问问就往外倒”

    还没说完,吴所畏就冲了出去。

    跑到垃圾桶旁,幸好,垃圾车还没来把垃圾收走,这要是收走了,他就得去垃圾场翻他弟弟了,这得多大的工作量啊

    想罢,二话不说就开始翻垃圾。

    林彦睿去后勤部拿了把铁锨,等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惊了。平时举止得体,颇有素养的总经理,整个人都钻进了垃圾桶里,玩命刨着什么。

    “总经理,我把铁锨拿过来了,你快出来吧,里面多脏啊”

    吴所畏一摆手,“不行啊,你这铁锹太硬了,万一把玻璃箱给杵坏了就麻烦了。”说着又开始低头翻找。

    林彦睿鼻息间臭气熏天,他不知道到底是多重要的东西,值得吴所畏付出这么惨重的代价。

    终于,吴所畏激动得大喊两声。

    “找着了,找着了”

    说完,如获至宝地将玻璃箱抱在怀里,顾不上把身上粘着的那些菜汤果皮除掉,急切地打开玻璃箱。

    幸好里面有植物,不然时间久了,小醋包肯定得闷死在里头。

    确定小醋包还有气,吴所畏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了。

    天一冷,吴妈进医院的次数更频繁了。

    以前是两三个星期去一次,在那住两三天就出来,现在是两三天就要去一次,一次就要住上一个礼拜,情况才能稳定下来。

    而且吴妈越来越糊涂了,糊涂到连吴所畏是谁都不知道了。

    有时候看着吴妈痛苦地在床上呻吟,吴所畏恨不得她早点儿解脱,可一想到她离开这个世界,他就再也没有一个亲人,再也没有一点儿惦念了,吴所畏又非常恐惧这件事。

    已经连着好几晚住在医院,听着吴妈哼哼唧唧,说着他完全听不懂的话。

    今天是周六,池骋没有在郭城宇的俱乐部泡,而是开车去了医院。

    明知道可能会碰上“老死不相往来”的那个人,可池骋还是来了,因为掐指一算,老太太的日子差不多了,再不来看,可能真的就看不到了。

    没有拿任何东西,也没有进屋,只是站在门口往里扫了一眼。

    老太太躺在病床上,瘦得皮包骨。

    还记得自个第一次去吴所畏家里吃饭时,吴妈那硬朗健谈的模样。不过两年的时间,就已物是人非。他一个外人都如此心酸,更别说守在病床边的亲人了。

    吴妈呆滞的目光朝池骋看过去,凝望了片刻,眼睛突然有了几分神采。瘦弱的胳膊扬起,颤抖的指向池骋的方向。

    嘴里喃喃的,像是在嘟哝着什么。

    池骋的心撕裂一般的痛。

    他知道,吴妈认出他来了。

    如果不是从走廊一头的卫生间里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池骋一定会进去应老太太一声。

    吴所畏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池骋已经走了。

    他扭头往楼梯口看去,只扫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但门口飘逸着浓浓的池骋的味道,让吴所畏的心狠狠一抖。

    腊月十九这天,吴妈出院了。

    回到家,吴妈的精神变得特别好,走路腰板都直了,眼睛炯炯有神。最让吴所畏高兴的是,老太太认出吴所畏了,而且三儿、三儿的叫得特脆生。

    “妈给你做顿饭吃。”吴妈说。

    吴所畏说,“您刚好,又瞎折腾。”

    “我觉得我精神头特好,身上特有劲,不干点儿活不舒坦。”

    吴所畏只好由着她去。

    晚上,娘俩美美的吃了一顿晚饭。

    吴妈问“啥时候给我娶个媳妇儿啊”

    吴所畏笑,“快了。”

    吴妈一听这话,高兴得多吃了一碗饭。

    临睡前,吴妈拉着吴所畏的手问“47天没瞧见大池了,他是不是特忙”

    在这一瞬间,吴所畏突然觉得吴妈可能真的好了,他连池骋多久没来都记起来了。

    “嗯,挺忙的。”

    吴妈嗯了一声,就没再说话,很快便睡着了。

    半夜,吴所畏醒了,手探进吴妈的被窝,是凉的。

    那一瞬间,他多么希望这是他无数个噩梦中的其中一个。

    可是,他再也睡不着了。

    坐起身,给吴妈掖好被子。

    然后,下床磕了三个响头。

    “妈,对不起,我骗了您,我可能不会娶媳妇了,请您原谅我。”

    、190 终于和好了

    吴妈落葬的这一天,池骋还是去了。

    不过他没有参与入葬仪式,而是把车停靠在胡同口,透过 车窗看葬礼车队缓缓开出,悲愤的气氛弥漫了条街。

    所有的亲人都在高声痛哭,可吴所畏没有掉一滴眼泪,茫 然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前方,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可就是这 样一个表情,像烧红的烙铁狠狠甩向池骋的心窝,烙下了 一个血红的印记,终生无法平复的伤疤。

    从今天开始,吴所畏就正式成为孤家寡人了。

    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去无私地爱他,纵使他将来会结婚生子 ,身边朋友如云,可生命最初的归宿和依托已经不复存在 了。

    池骋不忍直视,等送葬车走了很久,他才慢慢启动车子。

    第二天,池骋身着正装,带着墨镜,一脸肃穆地走到吴妈 安葬的陵园。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刚子,刚子怀里抱着一 个花篮。

    花篮挽联上写着终天唯在思亲泪,寸草痛无盖母灵儿子池骋敬挽。

    池骋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在吴妈墓碑前重重地鞠了一躬 。

    然后,静静地走出陵园。

    其后的一个礼拜,吴所畏总是魂不守舍的。

    饭照吃,觉照睡,只是经常一个人静静地看着窗外,一愣就是半个钟头。有时候秘书进门,叫他好几声才回过神来 。

    已经到了年终,这几天公司事务繁多,员工们体谅总经理丧母之痛,工作都是尽职尽责,能帮忙的尽量帮忙。林彦 睿几乎承担起吴所畏平日里一切繁杂事务,每天忙里忙外 的,以保证吴所畏有更多的时间来放松和休息。

    这几天,姜小帅一下班就到公司来,也会陪着吴所畏过夜 。

    晚上睡觉的时候,姜小帅总睡不踏实,一宿要醒来好几次 ,检查吴所畏是否状况良好。

    吴所畏似乎一直在沉沉地睡着,呼吸节奏很平缓,可姜小帅总觉得他没睡着。

    去年的这个时候来,今年的这个时候回去,草草一算,汪硕也在这待了一年了。

    今天的航班,再也找不到理由退票了。

    临走前,汪硕还是去了吴所畏的公司。

    吴所畏正在和客户聊着,表面上看不出情绪有任何异常。

    不过汪硕已经知道了他母亲病逝的消息,也和汪朕一起去吊唁了。

    即便这样,他还是不得不说。

    “你这最后一招,真够狠的。”

    吴所畏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汪硕毫不留情,“缺德事做多了,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是你活该。”

    吴所畏无言以对。

    汪硕又说“我明明白白告诉你,岳悦不是我找来的,我没你那么卑鄙,我再狠毒也不至于让池骋受那么大刺激。 ”

    说完,掉头离去。

    不知道是对这十年终结点的不舍,还是对荒置七年的不甘,汪硕坐上车的那一刻,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与以住的暴力相向相比,这一次,汪朕破天荒地把汪硕搂 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