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65节

作品:《逆袭

    吴所畏今天吹了又吹,扔了又扔,最后还是吹不出满意的模子,因为小醋包实在太漂亮了。

    “今儿怎么没在家睡”池骋问。

    吴所畏说,“我大姐二姐都回来了,还有几个孩子,家里没地儿睡了,我妈就把我轰出来了。”

    “吃饭了么”池骋又问。

    吴所畏点点头,“吃的素馅包子和小米粥。”

    “我掂量掂量,看看你吃了多少。”

    说着大手掐上吴所畏的腰,直接这么提了起来,而后抱着就不撒手了,咬着他的耳朵说“五个白菜馅包子,一碗小米粥,外加半碟咸菜,对不对”

    吴所畏震惊,“你也太神了”

    池骋狞笑一声,把吴所畏的裤腰带往上一拎,扛在肩上直奔浴室走去。

    剥干洗净之后,吴所畏让池骋试试新买的羊绒裤。

    池骋看了一下,说,“这个码合适。”

    吴所畏问,“去年我给你买的那条呢兜不住jj的那条。”

    池骋从枕头下面拿出来递给吴所畏。

    “我试试,我要能穿就给我吧。”

    池骋当即拒绝,“你想要我再给你买条新的,干嘛穿我剩下的”实际上他是不舍得给吴所畏。

    吴所畏一边往身上套一边说“这条裤子还好好的,我怎么就不能穿了”

    说完,站起身往上提了提,要说这条羊绒裤的质量也不错,弹性十足,池骋比吴所畏腿粗,去年穿了三个月,今年吴所畏再穿依旧紧绷绷贴在腿上。

    “还挺合适,裤腿稍微有点儿长。”吴所畏自言自语地说着,又把裤裆扣子一颗一颗扣好,还用手摸了摸,说“全装进去了。”

    池骋被吴所畏这一系列可爱的举止逗乐了,虎爪直接撤掉吴所畏一条腿,让他倒在自个怀里,手抚着他的脸颊问“干嘛非要穿我穿过的衣服”

    “你穿过的衣服更暖和。”吴所畏说。

    池骋一口朝吴所畏招人稀罕的薄唇上咬去。

    腻歪了一阵之后,吴所畏又催池骋,“试试我给你买的裤子。”

    池骋本来不想试,因为现在他就想和吴所畏肌肤相亲,试了还得脱。可架不住吴所畏那一脸期待的目光,只好先按住蠢蠢欲动的巨龙,拿起裤子往身上套。

    吴所畏就趁着池骋试羊绒裤的工夫,拿起他的手机看了看。

    池骋从来不删短信,汪硕给他发的那条还在,而且他看过了。

    等池骋试好,吴所畏又把手机放了下去。

    池骋这两条大长腿,笔直笔直地屹立在吴所畏的勉强,肌肉线条粗野刚阳,被弹力裤结结实实的包裹住,相当有料,看得吴所畏口水四溅。

    猛地抱住池骋一条腿,闷头喊了声,“大神”

    池骋被吴所畏气得心痒痒,大脚在吴所畏屁股上踢了两下。

    “找操是不是”

    吴所畏又拽抓池骋的那条腿,继续抱住,贱兮兮地说了声,“求大神恩宠。”

    然后就被池骋安在床上,彻底“收拾”了一顿。

    释放了一次之后,吴所畏和池骋倚在床头,抽颗烟休息一会儿。

    “我看到汪硕给你发的短信了。”吴所畏说,“你怎么没朝我发火”

    “干嘛朝你发火”池骋一口烟雾喷在吴所畏脸上,“你又没死乞白赖地求人家给你找医生,是他资格送上门的,那么好的医生给老太太瞧病,我凭什么不乐意”

    吴所畏嘴里的这口烟也喷到了池骋的脸上。

    “你对我真宽容。”

    池骋淡淡说,“我不是宽容,我只是讲理。”

    吴所畏开始抽闷烟了,“是呢,你对我真讲理”

    “你希望我不讲理是么”池骋眯着眼睛斜着吴所畏。

    吴所畏赶忙摇头,然后想说什么没说出来。

    明明知道汪硕的话代表不了什么,可吴所畏就是不想把岳悦的事挑明,怕池骋原谅他又怕池骋不原谅他,好像无形中踩进了他设下的一道陷阱,宁可摔得粉身碎骨也不愿意屈膝投降。

    “有话快说,我这颗烟马上就要抽完了,不抓紧时间就没机会了。”

    吴所畏直接拔出池骋嘴里的烟头,放进自个嘴里狠狠吸了两口,然后把烟吹进了池骋的嘴里,同时迷倒了两个人。

    、182风起云涌。

    临下班,吴所畏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百无聊赖地摆弄那张光盘,反复插入再拔出,播放再停止。正如姜小帅所说,这件事都快成为吴所畏的心魔了,要是老“断不了案”,早晚得熬出精神病来。

    拨出来之后,吴所畏心有不甘,有插了进去。

    因为看了太多遍,已经没有打开播放的兴致了,吴所畏就期待某一天,当他插入的时候,可以有个隐藏的视频突然弹跳出来,就是他一直在找的“真相”,那该有多好。

    隐藏的视频  吴所畏顾自嘟哝着。

    突然眼睛一亮,心脏狂跳。

    对啊光盘还有那么多剩余空间,里面很可能有隐藏文件啊吴所畏异常激动地滑动鼠标,利用各种方法查找隐藏文件。

    最后发现,没有。

    不死心,还计算了一下视频容量,结果发现和空间占有量基本持平,也就是里面没有任何隐藏文件

    吴所畏刚燃起的希望又破灭了。

    “吴总,外面有位美女找您。”

    美女吴所畏低调的情绪总算有了一点起伏,她跟着林彦睿一起下了楼,环视整个大厅,都没见到人,当即超林彦睿的肚子上给了一拳。

    “哪有美女”

    “她在外面呢,没你的吩咐不敢进来。”

    吴所畏一听笑了,“呦,还羞涩内敛型的”

    说着就走路出去。

    出去之后,视线一转,就看到了林彦睿所谓的“美女”,当然,也无比后悔刚才未见其人,就给出的那句评价。

    岳悦和吴所畏打招呼,“好久不见。”

    吴所畏也挺和气,“是啊,好久不见,你怎么找到这来了”

    岳悦说“我家里装修,最近正在安灯,有人给我介绍你们公司的产品,我就过来看看,也顺便过来看看你。”

    来的“真是时候”,吴所畏心里暗道。

    “你最近好么”岳悦问。

    吴所畏笑了笑,“瞎混呗,你呢”

    “我啊怎么说呢,就那样吧。”

    吴所畏发现,岳悦和去年相比变化很大,眼神没那么刁钻了,语气没那么凌厉了,一颦一笑有点儿像最初认识她那时候的模样,尽管他知道这是假象。

    “我带你进去看看灯吧。”吴所畏说。

    岳悦点点头,跟着吴所畏走了进去。

    吴所畏让林彦睿把灯具的产品图拿过来,耐心细致地给她介绍每一个产品、岳悦眼神游移不定,时不时移到吴所畏的脸上,看着他英俊立体的五官,恍如隔世。

    “这些灯你直接拿走吧,就算我送你的了。”吴所畏说。

    岳悦客气了一下,“那多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被岳悦骂抠门骂多了,有了心理阴影吴所畏对待岳悦向来很大方。无论是之前豪掷千金送出的分手费,还是现在的灯,只要是给岳悦的,他几乎眼皮都不眨一下。

    池骋的车正从不远处开过来。

    岳悦侧头看到挡风玻璃里那张熟悉的面孔,赶忙朝吴所畏说“你去忙自己的事吧,我先走了。”

    说着转过身,背朝着池骋迅速离开。

    但这并不妨碍池骋看到她,并一眼认出这是岳悦。

    吴所畏上了车之后,池骋朝他问“岳悦怎么来这儿了”

    “她家装修,经人介绍,到我这买等来了。”

    池骋目露疑色,“她知道我和你的关系,还到你这来买灯”

    “汪硕不是也来着买灯么”吴所畏巧妙地把矛盾转移到了池骋那边,“凡是情敌买灯,我都白送,我估摸他只听到了这一消息,赶着来这占便宜吧。”

    “你倒是挺大方。”池骋说。

    吴所畏甩头就是一句,“跟你学的。”

    大腿根儿被掐,嗷嗷叫唤两声,又像没事人一样,有说有笑的回去了。

    这两天晚上,小醋包不再单独睡一个房间,而是来和池骋和吴所畏的床上凑份子。以往池骋都会想方设法把它撵出去,这两天总是由着它在这捣乱。

    半夜,吴所畏醒过来,看到小醋包缠在池骋的身上,箍得紧紧的。

    池骋的大手包着它的小脑袋瓜,爷俩儿看起来特别温馨。

    吴所畏倒像是个多余的了。

    在这之前,小醋包一直都是粘着吴所畏,不止从什么时候开始,它又变回粘池骋了。也许从它和汪硕再次见面开始,也许从吴所畏不再经常回家开始,她又习惯性地霸占池骋,霸占这个床上剩余的地盘。

    没过几天,岳悦提着礼物去看望吴妈,事先并没有和吴所畏打招呼。

    吴妈正杵着一条拐棍从院子往里屋走,岳悦小跑两步追了上去,一把挽住吴妈的胳膊,扭头朝她笑了笑,“阿姨。”

    吴妈心里一惊,这姑娘哪里的

    再仔细一瞧,不就是照片上那个姑娘么感觉就跟做梦似的,顺了顺胸脯好一阵才缓过神来。

    “你”

    岳悦甜甜一笑,“我听说您病了,特意来看看你。”

    吴妈抖了抖嘴唇,没说什么,由着岳悦搀扶自个儿进去了。

    两个人坐在炕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岳悦说“阿姨,其实我和吴其穹哦,不,吴所畏,当初就是个误会。我和他这两年一直都有联系我一直惦记着他,他也一直惦记着我。不然为嘛都两年了他都还没交女朋友呢而且我也一直单身。”

    吴妈朝岳悦笑笑。

    岳悦有说“阿姨,说实话,我后悔当初和吴所畏分手了,我俩都有复合的意思,但没人肯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你儿子是个好强的人,当初又是我提出的分手,她肯定不乐意主动开这个口。我又是个女孩,这话要是由我来说,也有点儿不合适吧”

    吴妈点点头。

    岳悦拉住吴妈的手,柔声哀求道,“阿姨,你要是觉得我还不错,就帮我劝劝你儿子吧,我是真的想和他和好呢。”

    吴妈也不知道是不是激动的吗,半天没憋出一句利索话。

    岳悦继续嘴甜,“阿姨,您可得赶紧帮我开这个口啊您儿子这么好的人,要是让别人抢走了,我哭都没地儿哭去。”

    今天是郭城宇的生日,生日宴就在郭城宇的私人会所举行。

    不同往年,今年郭城宇的生日宴办得简单低调,父母和长辈都是单请的,毕竟两辈人闹不到一块。剩下的就是一些狐朋狗友,当然也清理磁盘和汪硕,汪朕虽然和他们不熟,但汪硕出行一直都由汪朕陪护,所以郭城宇也请了汪朕。

    起初,这群人是混在一起吃吃喝喝,后来酒喝高了,就开始成群的胡侃逗贫。

    汪硕、磁盘和郭城宇围在一张小桌子上,汪朕就靠坐在离他们不远的一把椅子上,自始至终都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今天好像也是咱俩交往十周年纪念日。”汪硕和池骋说,“我记得咱俩就是在郭子的生日宴上正式确认关系的。”

    池骋还没说话,郭城宇倒是先开口了。

    “这哪算交往纪念日你俩拢共才好了几年啊中间这么大的一个缺口,你也敢笼统地称之畏十年”

    汪硕冷笑,“都你们来说有缺口,对我来说没缺口。”

    说完,有一杯酒下肚,意识依旧清醒。

    池骋的眼睛始终盯着某个地方,看不清里面的真实情绪。

    “我发现,十年这首歌的歌词真的挺适合我,十年之前,我们陪在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

    说着说着,竟然哼唱起来了,正如郭城宇所说,汪硕唱歌根本不在调上。不过情感表达挺到位,没唱两句就哽咽了,在唱两句就把手里的杯子摔了,接着趴在酒桌上失声痛苦。

    宴会厅里到处都是喝醉的,其中不乏嚎啕大哭的,没人会在意汪硕的这一哭。

    可这里有人在意。

    池骋的心绷得再紧,也有松垮的那一刻。

    尤其汪硕提的这十年,他也参与其中。

    郭城宇脸色变了变,刚把手伸到汪硕的后背上,掌心下面就空了。

    汪朕凌然暴动,一把将汪硕提起来,碰到旁边的水晶立柱上。然后是狠狠的一巴掌扫在汪硕的脸上,嘴角赫然裂开一个大口子,鲜血混杂着眼泪留到衣领上。

    紧接着又是两拳,拳拳带风,咔咔作响,汪硕瞬间昏死过去。

    汪朕还不依不饶的,有把汪硕按在地上打。

    池骋定定地在旁边看了一阵,像是一根导火线突然被引爆,虎目爆出狰狞之色,噌的一下站起身,抄起一条圆凳就往汪朕的身上砸去。

    已经笔试咔嚓一声了,而是哗啦一声。

    圆凳四分五裂,连钢钉都断成两截,也就是汪朕,换成别人脊背早就塌了。

    汪朕狂龙暴起,带刺刀的鞋直劈池骋门面。

    池骋猛虎狂扑,一掌横扫汪朕肋下。

    这场激斗酝酿了太久,压抑得太狠,一经爆发编不可收拾。桌子面儿、板凳腿儿在房间横飞,砸中哪个都是一声惨叫。房间内血光冲天,有几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二吓得连声惊嚎。

    这场生日宴郭城宇没让姜小帅参加,也许他一开始就猜到会出事。

    可不止什么时候,姜小帅竟然出现在门口,和他真在一起的,还有精神恍惚的吴所畏。

    整个过程,吴所畏都看到了。

    包括一开始汪朕出手打汪硕,池骋暴怒而起,与汪朕展开激烈搏斗。

    吴所畏从来没见过池骋怎么穷凶极恶的目光,也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惊到了,所有人都抱着脑袋往外冲,就吴所畏站在岿然不动。

    一直到池骋看到他。

    两个人四目相对。

    吴所畏才转过身,大步朝门外走去。

    直到这一刻,吴所畏才发现,池骋对自己真不是一般的包容。他和汪朕之间出现过如此过的“意外情况”,池骋都是一忍再忍,甚至连句狠话都没和汪朕说。可当汪朕的拳头砸向汪硕,池骋瞬间就忍不住了了。

    就像在看一场精彩的擂台赛,交战双方是池骋和汪朕,输赢确是在他和汪硕之间。

    吴所畏转身前的这一个眼神,让池骋此生难忘。

    突然分神,胸口遭到汪朕结结实实一拳,学喷到喉咙口,硬是咽了回去。

    郭城宇眸色转厉。两大步飞跨过去,加入这场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