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63节

作品:《逆袭

    临走时,吴妈拉着池骋的手说“谢谢你帮我瞒住了我家三儿,他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我都没法安心在这养病。”

    池骋攥了一下吴妈的手,没说什么。。

    “我总算把你逮着了。”郭城宇对汪硕说。

    汪硕冷哼一声,“什么叫逮着了就跟我真逃了似的。”

    “逃没逃你自个心里有数。”郭城宇把那叠 病历单甩到汪硕面前,“你给我解释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

    汪硕还是那幅不以为意的模样,“心理疾病每个人都有,你没看过心理医生,所以你觉得你没病。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吃调节神经的药,今儿出门忘吃药了,你说话注意点儿,我一犯病就咬人。”

    “在我面前你就别装了。”郭城宇边耍着茶具边说“我够给你面子的了,你黑了我七年我都没把你怎么着,别没完没了的。”

    “嘿,你这人怎么不负责任啊”汪硕逗贫,“欺负我不是娘们儿,一炮打中了,也没法带个孩子来指证你对不”

    郭城宇嘲弄的目光投过去,“你那调节神经的假药从哪买的别吃了,越吃越混乱。”

    汪硕挺郁闷,“既然你觉得咱俩当初没睡,干嘛还要白白让我黑七年以你这副脑袋瓜子,犯不上被我算计吧”

    “我这不是将计就计么。”郭城宇哼笑一声,“没你这么一走,能有我和池骋纠缠不清的七年么不是有个成语叫由爱生恨么我想反过来试试,看看能不能由恨生爱。”

    汪硕脸色骤变,磨牙狠掷一句话。“你丫果然和池骋有一腿。”

    郭城宇轻易拿到了汪硕当年“作案”的动机,反掷一句。“你丫果然因为这个黑了我。”

    过了好一会儿,汪硕才发现他被郭城宇套进去了,幡然悔悟已经晚了。

    郭城宇不紧不慢地说“我告诉你我为什么七年没拆穿你,因为我比你有人情味儿。我知道你利用我,利用我和你的这件事刺激池骋,让他这么多年都放不开你。我心里承受能力比你强,所以我让着你。但我没想到,你竟然是真的想黑我,而且还是因为证捕风捉影的理由。”

    “捕风捉影”汪硕笑道,“那这股风的势头也太强了,当年把我刮得五迷三道。你们俩好得忒让我膈应了,上的是我的床,叫的却是你的名,那一宿郭子郭子喊的,我都想把你丫放锅里煎了。”

    郭城宇将茶具一甩,稳稳落在茶盘中间的位置。

    “那是因为他喝醉了酒,那段时间你俩天天吵架,他总来我这喝酒,喝多了的时候身边就我一个,他不喊我喊谁”

    汪硕摊手,“他没喝醉的时候,眼睛里也只有你。”

    郭城宇送上俩字,“扯淡。”

    “他可以忍受与我分开七年,却不忍真正伤你,郭城宇,你丫还没明白么”汪硕固执己见。

    郭城宇一扬手,“得,我还不跟你争这事了,神经病人的心理世界太精彩,我欣赏不来。”

    汪硕挑了挑眉,“好好和你们家姜小帅学学。”

    “用不着。”郭城宇说,“我心眼儿够密的了,别再往里堵了,万一哪天比你心缝儿还小,再黑你一次怎么办”

    汪硕满不在乎,“你拿什么证明咱俩没睡过你jb上盖着节操戳么”

    “你是不是抹黑自个有瘾”郭城宇问。

    汪硕说,“我只是不屑于让你给我漂白。”

    郭城宇无话可说。

    “你恨我不”汪硕问。

    “精神病人杀人都不犯法,这么一点儿小事算是什么”

    、179 欠下的一句话

    公司完全扔给林彦睿,他只是偶尔打电话问问情况,池骋白天照常上班,晚上会陪吴所畏在医院过夜。

    宝贝儿子在身边就是不一样,吴妈这几天恢复得很快,气色比前些日子好了一大截。平时在医院待不住,刚好一点儿就想回家,这次在吴所畏的劝说下,积极配合医生治疗,没事还在医院周边逛逛,干什么都有精神了。

    虽然吴所畏的姐姐也会来医院看护吴妈,可吴所畏依旧寸步不离吴妈的床边,晚上睡觉也变轻了,有一点动静都会被惊醒。

    吴妈的病房是个大房间,里面有病人还有家属房间。病人房间有两张床,除了吴妈那张,另一张床是吴所畏的两个姐姐轮流来睡,毕竟女儿照顾母亲要方便一些。

    吴所畏和池骋就睡在家属房间,和病人房间只有一面玻璃隔着,对面有什么动静都能听得到。

    前些天,吴所畏心情一度低迷,池骋有需求也强忍着。

    这两天吴妈的病情得到好转,吴所畏心情也好了,池骋便有点儿蠢蠢欲动了。

    晚上,俩人睡在一个被窝,池骋的手在吴所畏的睡衣里面不停乱摸着。

    吴所畏也有点儿燥热难忍,但苦于老娘在外,不敢让她听到什么动静,便强行按住池骋的手。

    “别闹。”

    池骋恍若未闻,英挺的鼻梁抵在吴所畏的颈间,充满磁性的声音哼道,“真香。”

    吴所畏被池骋鼻孔散发出的热气烧得浑身燥热,扭着脖子躲避这一骚扰。

    池骋还在回味,“有股泥土的芬芳。”

    “你的意思就是我身上脏呗”吴所畏斜了池骋一眼。

    池骋轻声说“我就稀罕你身上这股子味儿。”

    吴所畏箍住池骋的头,说“你去亲天桥上要饭的那个老头儿,他整天趴在地上和泥土亲近,比我身上的味儿浓。”

    说完,池骋还没怎么着,自个儿倒嘿嘿傻笑起来。

    池骋已经好久没见吴所畏这么笑了,心口热得发烫,恨不得把他揉化了重新捏,捏成一个巴掌那么大,每天揣在衣兜里,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

    池骋在吴所畏的脖颈上嘬了一口,发出啵的衣声响。

    吴所畏一惊,立刻把手指竖在嘴边。

    “嘘找死吧”

    池骋倒是没在意吴所畏的这一声嘘,光盯着他“嘘”时那翘起的小嘴了,忍不住用老虎钳子在他两腮上狠攥一把,说“真想让你口爆。”

    吴所畏狠狠扭过头不理他,池骋把手伸进吴所畏的睡裤里,在毛发地带抓挠揪扯,弄的吴所畏频频龇牙拧眉,还不敢喊出来。

    “我的jb闲置太久,都快长锈了。”池骋下流的说,“用你的小洞给我磨磨。”

    吴所畏怒道,“自个用手磨。”

    “我的手磨不快。”池骋蛊惑性的说,“你来给我磨磨。”

    容不得吴所畏反抗,池骋直接把他的手拽进自个的裤子里,让他感受到巨物膨胀的灼热和威猛的雄性气息。

    吴所畏一攥住池骋的这根,就禁不住浮想联翩,昔日的各种激情片段涌入脑海。

    池骋下流的问,“是不是想我操你屁股了”

    吴所畏隐忍着不开口,也不想看池骋。

    过了一会儿,池骋把吴所畏的两条腿劈开。

    吴所畏立刻惶恐的按住池骋的腰身,急忙劝阻,“别啊我妈就在外面,万一让她听到可咋办而且我姐也在呢。”

    池骋说,“没事,我不动,我就是想让你给我含着。”

    吴所畏不从,池骋就在他腿间磨蹭。

    后来硬棍抵住密口,吴所畏腰身狠狠抖了几下,实在熬不住,弓着腰下了床,踮着脚尖往外走,池骋走在他的后面。

    半夜两点多,万籁俱静,医院不远处的绿化区,荡漾着十足的野味儿和风情。

    吴所畏抵着一棵树,一条腿支地,另一条腿被池骋高高抬起,从身后凶猛地贯穿,粗暴的啪啪声给寂静的午夜平添了几分淫靡和激情。

    吴所畏头一次野战,又憋了这么久,激动得在树皮上狠狠划出几道爪印。

    池骋把吴所畏按在树上的两只手拽过来,有力的手臂箍住他的腰身,让他后背贴住自个的胸口,缩短了两颗心的距离,可以更强烈地感觉到交合部位传递的力量。

    “啊啊好深好快”

    池骋又把吴所畏放倒在地上,秋天的露水很重,草地很凉,池骋生怕冰到宝贝屁股,便用大手垫在下面,享受着吴所畏汗涔涔的屁股蛋给自个带来的激情。

    “想我没”池骋一边干一边问。

    吴所畏一边哼叫一边嘴硬。

    “唔没有”

    池骋媷下来一棵草,用草尖上的毛毛搔刮着吴所畏的乳尖。

    吴所畏痒的腰肢乱扭,又换来池骋一阵粗暴的抽动。

    “想没想”

    吴所畏招认,“想想了。”

    “我想你都快想疯了。”池骋说。

    深夜的情话,总是让人如此沉醉。

    吴所畏记不清自个释放了多少次,天蒙蒙亮的时候,这一片的草几乎已经被他碾平了。

    这几天,汪硕又过上了鬼的生活,白天在家潜着,晚上出来活动。昨晚又用塔罗牌算了一宿的命,今一早汪朕就出去了,汪硕一个人在家补觉。

    刚睡着没一会儿,门铃就响了。

    相当烦躁地走到门口,打开门,目光顿时愣住。

    池骋那道威武的身躯伫立在门口,阴沉沉的视线灼烧着汪硕困顿的神经。

    “不错,还真找对门了。”汪硕笑。

    池骋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请进。”汪硕伸手。

    池骋就站在门口问,“小圆蛋上的字是你写的吧”

    汪硕大方承认,“是我写的,我就是想让你误会他,想让你知道他大晚上赖在我们家不走。不仅如此,我还故意把当初咱们的录像光盘放在玻璃柜里,诱惑他去看,让他好好观赏一下当年意气风发的你,是如何在床上与我翻云覆雨的。”

    “你到底要干什么”池骋的声音静的出奇,却带着蚀骨的寒意。

    汪硕冷笑一声,“玩啊,瞧你俩打架我乐呵啊”

    池骋一把掐住汪硕的脖子,掐的他颧骨外凸,瞳孔欲裂。

    即便这样,汪硕也毫无惧意,他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

    “继续。”

    池骋的手哪怕再用一点儿劲,汪硕脆弱的脖颈就让他拧断了。

    可他的手僵住了。

    汪硕已经喘不过气来,眼前一阵眩晕,还带着残破的笑容往外蹦字。

    “坚持。”

    池骋哪怕再挺半分钟,汪硕也就去了,从此一了百了,再也没人来给他和吴所畏捣乱。以他池骋的身家背景,杀人不过头点地,何况汪硕还不是中国国籍。

    可他还是松手了。

    “别拿我对你的伤害程度来衡量咱俩的感情余温,我对你仅仅是一份尊重,一份对我苦等六年的尊重。但你要明白,是六年不是七年,从去年开始,我这里”池骋指指自个的胸口,“就不再是你了。”

    “你对我真的只有尊重么”汪硕逼问,“一个人的一辈子有多少个六年搭上我们在一起的三年多,整整十年池骋我问你,你能把这十年从你心里剜掉么你住了六年的地下室,每天三十多的室温,那种蒸桑拿的滋味你真的能忘得一干二净么”

    池骋开口,“让我无法忘怀的不是你这个人,是你当初的背叛和诀别。”

    一句话,让汪硕瞬间飙泪。

    “你对他的爱永远那么呵护备至,对我的伤害永远这么不留情面。”

    池骋说,“由爱生恨,但是恨的太深了,就再也萌生不出爱了。”

    汪硕点头,“那好,我最后求你一件事。”

    “说。”

    “你站在这,明明白白告诉我,你不爱我了。”

    池骋反问,“这话一定要说出来你才明白么”

    即使池骋的话说到这份上,汪硕依旧很坚持。

    “我就要你亲口说,只要你说了,我现在立刻转身回房间收拾东西,此生不复再见。”

    池骋没开口。

    汪硕一个字一个字地教他。

    “你就这么说,汪硕,我池骋不爱你了。”

    池骋一个字没说,转身走了。

    、180 暗号

    吴妈出院了,吴所畏又回到公司上班,晚上依旧回家陪老妈。

    姜小帅一听说吴所畏回到了公司,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了。

    “你妈情况怎么样了”

    吴所畏笑着说“挺好,病情基本控制住了。”

    “上次我去医院看你妈的时候,就觉得比刚住院那会儿精神多了,这种病老待在医院也没好处。医院那种环境,没病也磨出病来,心情好比吃什么药都管用,没事多陪陪老太太。”

    吴所畏点头,“我每天晚上都回家住,我妈现在跟小孩似的,非得我哄着才能睡着呢。”

    “小小孩,老小孩么。”

    姜小帅坐在沙发上歇了一会儿。

    吴所畏把办公室的东西归置了一下,虽说每天都有人来这收拾,但总归是自个的房间,有些地方还是得自个整理才觉得放心。

    正在翻抽屉,突然又看到那张密着的光盘了。

    拿出来瞅了两眼,和姜小帅说“我还是觉得这张光盘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姜小帅问,“你不是看了很多遍了么连两人睡觉的呼吸频率都快背下来了吧”

    “可我老觉得漏了点什么。”吴所畏说。

    姜小帅叹了口气,“因为你想看到汪硕和郭城宇出事那天晚上的录像,但是这里没有,所以你就觉得漏点儿什么,事实上你都看了。”

    “你说,我是不是没拷贝全啊”

    姜小帅龇牙,“你问谁呢我都没看过原版光盘。”

    吴所畏纳闷,“可我明明都复制进来了。”

    “行了,甭倒腾这些东西了。”姜小帅按住吴所畏的手,“我和你说点儿实在的。”

    “什么实在的”吴所畏问。

    姜小帅坐下来,清了清嗓子,煞有其事地说“那天郭子去找过汪硕了,俩人就当年的问题展开了会谈,汪硕基本已经承认当初背叛池骋的动因是郭子,关于他俩有没有干过那档子事,汪硕没有明确表态。”

    “你这不等于白说么”吴所畏思忖了片刻,又说“那郭子呢他也是当事人啊睡没睡他自个还不知道么”

    “那天他醉了,醉得什么都不知道,等醒过来都完事了。”姜小帅说,“他倒是一口咬定自个没干,谁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吴所畏沉默不语。

    姜小帅又说“你说这个汪硕怎么想的他要是没干,干嘛不趁现在澄清兴许池骋听了之后,还能对他留有几分好感。”

    “他自个说没干,郭子也说没干,问题是池骋信么”吴所畏说,“这和我以为色盲的事被汪硕黑有什么区别”

    姜小帅听得稀里马虎的,“这两件事有什么关联”

    “当然有了。”吴所畏说,“你想啊,我知道小圆蛋上的字是汪硕写的,可我为什么不能和池骋说以为事出在我身上,我是被告人,我自个证明的话有法律效力么同理,郭子是同犯,他的话有法律效力么”

    姜小帅恍然大悟,“也对啊,况且这事事他主导的,他再怎么辩解都逃不了干系,说了等于白说,说不定还罪加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