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62节

作品:《逆袭

    吴妈比吴所畏还倔,“那你的手也不能用来干这个,得留着赚大钱,去去去回屋待着去,再进来我揍你。”

    “这老太太,脾气还不小。”吴所畏刚出去没一会儿,吴妈就掏出手机,给医生打了一个电话。

    “今儿别给我送饭来了,我自个儿在家做点儿吃。

    医生说“那您得和池骋打个招呼,不然我们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恩恩,我知道了。”吴妈笨拙地按了挂断,然后把手机揣进兜里就不搭理了。

    事实上,这段时间吴妈的饮食起居都是有人照料的,医生每天会送来营养三餐,既免除吴妈做饭的劳累,又能让她老人家吃得更健康。但她不想让吴所畏知道这一切,尽管她的手揉面都有些费劲了,可一点儿都不觉得累,心里美滋滋的,比吃了止痛药还舒坦。我儿子出息了,又要提拔了。

    吃放的时候,吴妈怕儿子瞧出来什么,加上心情好,所以比平时多吃了一点儿。结果不消化,到了晚上腹痛难忍。吴所畏在吴妈旁边睡得可香了。吴妈一疼就扭头看儿子,觉得她儿子特招人稀罕,看一眼就好受一阵。

    吴所畏半夜醒来解手儿,回来瞧见吴妈弓着腰,脸上表情有些痛苦。伸手去摸吴妈的脸,结果摸到一脸的汗。

    “妈,您咋了”吴所畏脸色一紧。

    吴妈摆手,“没事,妈刚才梦见你爸了,梦见你爸就在咱家后院给黄瓜搭架。他身子骨还那么硬朗,就跟年轻那会儿似的,妈一高兴就折腾醒了。”

    吴所畏这才放宽了心,钻回自个儿的被窝,黑亮亮的大眼盯着天花板,“我也想我爸了。”

    吴妈说,“真想早点儿去见你爸。”

    “您说啥呢”吴所畏拧眉,“有您这么咒自个的么”

    “我见天儿一个人待在这小院儿,实在闷得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吴所畏心里一阵抽痛,“妈,我给您买套房,以后咱娘俩住一起成不这地儿离我公司太远了,我来来回回忒麻烦。”

    “说什么傻话呢”吴妈拽住吴所畏的手,“刚涨点儿工资就瞎得瑟先攒着,攒够了再买。你现在就是买了房,妈也不会去住的。妈舍不得这小院,舍不得你爸。再破也住了五十多年呢,妈就是死也得死在这。”

    吴所畏知道说不动吴妈,便把嘴闭上了。

    “我现在就盼着我儿子能娶个漂亮媳妇儿,就像照片上的那个姑娘,叫什么来着”吴妈怎么都想不起来了,一起总挂在嘴边,现在说忘就忘。

    吴所畏淡淡开口,“妈,以后我娶个比她还漂亮的媳妇儿。”

    吴妈一听这话,腹痛减轻了一大半。“那敢情好了。”

    吴所畏又说,“我买个大房,把您也接进去,到时候您别说不住,不住也得住。不然谁给我们哄孩子啊您别忘了,您还有大孙子呢,白白胖胖的大孙子,软软乎乎的,抱在手里就跟豆腐脑儿一样畅想着畅想着,等吴所畏转过头的时候,吴妈都睡着了。

    、177悲催的快递员

    郭城宇因为公务出国大半个月,回来见到李旺,第一句话问的就是,“帅帅最近怎么样”

    李旺好半天才憋出俩字,“凑合。”

    “为什么叫凑合”郭城宇斜睨着李旺,“我这程子忙,也没空儿给他打电话,那小皮脸儿是不是生我气了”

    李旺轻咳一声说“没,人家好着呢。”

    郭城宇听李旺这酸不溜溜的语气,就知道肯定有事。“怎么个好法”

    李旺谨慎地开口,“好到你有可能都认不出来了。”

    郭城宇一扬手指,“先去诊所。”

    于是,汽车直接从机场开到了姜小帅的诊所。

    姜小帅百无聊赖地耍着药瓶,听到刹车响儿,朝外瞄了一眼,眼睛瞬间放光。但等车上的人下来,他又把光芒收起,继续一副懒懒散散的傲娇样儿。

    郭城宇的脚一迈进来,姜小帅的手机就响了。瞄了一眼郭城宇,慢悠悠地把手机拿起来。

    “喂”

    “我在啊,干嘛”

    “让我出去我才不去呢。是谁咋网上说昨天来的让我白白等了一天。”

    姜小帅还是那款爆潮的卷毛,那身拉风的修身小西装,颠颠着脚,一副懒得鸟郭城宇的得瑟样儿。

    郭城宇不急不恼,抽了条凳子坐下,眯着有神的双眼看着姜小帅公然在他面前电话“调情”。

    “你知道你昨天没来,我有多失落么”

    “天气不好天气不好是理由么”

    “你现在来找我我也不见你,谁让你昨天爽约的”

    “东西爱送谁送谁,我不稀罕。”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都说不要了,你还死乞白赖送我。”

    “行了行了,瞧你这可怜样儿,东西我收了,你就放旁边的小超市吧。甭来我这露面了,懒得瞅你。”

    手机一甩,佯装一副惊讶状瞧着郭城宇,“哟,你来了什么时候来的啊”

    “从你接快递的电话开始。”郭城宇说。

    姜小帅脸一窘,“什么快递的电话”

    郭城宇舔着牙尖笑了笑,“刚才那个电话,不是快递员给你打的么”

    草姜小帅心里怒骂一声,调戏老油饼真没劲,刷一点儿心眼都能让他瞧出来。

    “什么快递员啊”姜小帅继续装,“你丫脑袋里怎么这么多弯呢绕哪去了”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快递员嘹亮一嗓子,“谁是姜小帅”

    姜小帅顶着一张大绿脸走到门口,没好气的说“不是让你放在旁边的超市么你怎么还是来我门口了”

    快递大哥四方脸,矮胖墩实,嘲弄的目光打量着姜小帅,“你不想瞅我,可我想瞅你。我算看出来了,这派的件多了,什么收件人都有。”说完,使劲一拧把,摩的嗡嗡开走了,耍下一路的草你大爷

    姜小帅还没转身进屋,身后就传来郭城宇沉睿的调侃声。“我看不是我脑袋里面的弯儿多,是你头发上卷多。”

    姜小帅不说话,黑着一张脸做到沙发上。

    郭城宇走过去,手在姜小帅脑袋上胡撸一把,说,“我想把你这些小卷毛都捋直了怎么办”

    姜小帅咬牙,“你敢”

    郭城宇贴附到姜小帅耳边轻声问“你下面的毛是不是也这么卷”

    姜小帅带着火星子的一拳扫了过去,郭城宇美滋滋地接着,而后就把姜小帅使劲抱住,獠牙在他脑门上硌出几个大牙印。“想你了。”

    姜小帅却说了句,“前个晚上,汪硕又在我这睡的。”

    郭城宇脸一沉,“你怎么又和他混一块去了”

    “急什么”姜小帅斜了郭城宇一眼,“我发现你和池骋都有一个毛病,提起汪硕就炸毛,你俩是怕他揭脑门老底怎么着”

    “你又来了”郭城宇呲牙,“我有什么老底儿可让他揭的”

    “得得得”姜小帅急忙打住,“你先甭跟我说这个,我给你看样儿东西。”说着,把那份病历复印单递给了郭城宇。

    郭城宇扫了一眼,脸色就变了,腿上的肌肉猛的绷起,腰身也跟着一凛。

    “这些病历你从哪弄来的”

    姜小帅说,“吴所畏从池骋他表姨那糊弄过来的,七年前,汪硕走前的那半年,几乎每隔几天就会去那报个道。”

    郭城宇像是才知道这件事,看着病历单的眸子里透出几分震惊。他又看了一下医生给的诊断证明和病人的口述,脸色变得更加凝重了。

    “当初你们仨关系这么好,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这话让姜小帅说中了,这事郭城宇确实不知道。他只记得那会儿池骋和汪硕经常吵架,每次吵完,池骋都会去他那喝酒,一喝多了就郭子郭子的叫,问他什么也不说。

    “你那学心眼都哪去了”姜小帅拷问。

    郭城宇冷着脸说“我那些心眼儿,不都是后来练出来的么。”

    “草”姜小帅暗中磨牙,“汪硕可真有本事,他这一走,对你俩的心智成熟帮助多大啊,简直就是你俩心灵的铸造师。”

    郭城宇沉默了好一阵才开口和姜小帅说“我还得去找汪硕,上次还没来得及问清楚,我这边就来事了。”

    姜小帅点头表示支持。

    郭城宇不放心地问了姜小帅一句,“你不介意群殴去找他吧”

    李旺在外面听了都觉得丢人郭老大啊郭老大,你平时敢想敢干的那股子魄力呢那点儿狠话都撂外面头上了吧瞧你现在这副怂样儿,我都替你臊得慌。

    姜小帅一抱拳,“大哥,我巴不得你去,现在正是用得着你的时候啊快把您那蜂窝煤一样的心眼儿逃出来吧我盼这个案子了结盼得头发都白了。”

    郭城宇拿着这些病历单,面色凝重地走出诊所。

    现在,刚子衡量吴所畏和池骋关系的标尺就是池骋和自个在一起的时间有多久。时间越短,证明他和吴所畏的关系越好,时间越长,证明他俩之间的问题越大。

    这一晃都两个礼拜了,刚子天天都能看见池骋,证明情况不妙。

    汽车在路上行驶着,眼看着又要到那个岔路口,往西拐直奔池骋的家,往东拐不到二百米就到了吴所畏的公司。

    刚子还是习惯性地问了句,“往哪边拐”池骋的眼神明确指向西。刚子要往西转,结果路口有三辆车追尾,一下堵死了。瞧着形势,一时半会儿也开不出去了,刚子点了一颗烟,递给池骋。

    池骋没接,眼睛瞟着窗外,吴所畏公司的方向。

    “有俩礼拜没见了吧”刚子问。

    池骋把目光转回来,淡淡地说“去别人家住一宿,晾他俩礼拜,不多。”

    “这么严重”刚子震惊,“你没收拾他”

    “我要不把他轰走,他现在就在医院躺着呢。”

    刚子挺佩服池骋的度量,他现在越来越爷们儿了,以前这事发生在他身上,别说轰出门,腿都得断一根。

    “他胆子越来越大了,你得管管了。”

    池骋目光沉沉的灼视这窗外,言道,“他哪有那个胆儿就是存心气我呗。”

    刚子无奈地笑了笑,“既然车都堵在这了,那咱现在下去瞧瞧他顺带把他接回家”

    池骋顿了顿,说“让他多在家住几天,多陪陪他妈吧。”

    刚子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生气是小,孝敬父母是大,池骋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俩人顾自沉默了半晌,刚子突然视线一紧,说“我怎么感觉公司门口不太对劲啊我看见聚了不少人了。”

    池骋说“你下去看看。”

    “你不去啊”刚子问。

    池骋没说话,他现在想吴所畏想得五脏六腑都冒血光,真要下去看一眼,肯定就上不来了。

    刚子会意,麻利儿下车,朝吴所畏的公司走去。大概半个多钟头过去,刚子回到车上。

    池骋问“怎么回事”

    刚子说“也不是什么大事,一个客户,定了一批灯,结果又把颜色弄错了,就来公司来闹事。光是把灯换了不成,还得赔偿他们重复装修的经济损失,说他们公司都是按秒挣钱的,耽误一分钟就是一笔巨额损失。”

    池骋冷哼一声,“解决了么钱赔了么”

    “赔了。”刚子说,“吴所畏没在,我做的主,那么多人看热闹,不把事摆平了不成。这人开车就往东去了,人我都安排好了,拿咱们钱可以,但不能白拿。”

    池骋微敛双目,“颜色怎么会弄错”

    “谁知道啊”刚子说,“林颜睿告诉我的,这批灯是吴所畏亲自挑的。不止一次了,只要他经手过的买卖,颜色准会出错。”

    池骋思忖了片刻,眼神中的镇定一点一点被抽离。

    “穿个粉色的小裤衩,不是卖骚是什么”“瞎说什么我这是灰色。”“你闯红灯了。”“不可能,我和旁边的车一块开过来的。”“他丫就闯红灯了,你不看信号灯看别的车干嘛”“大宝,小心后面那条黄蟒。”

    “”池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想响了,医生来的电话。“你赶紧过来看看吧,老人家的情况有点儿不好,他儿子跟着一起来的。有个护士刚来的,我事先忘了嘱咐,一不小心就说秃噜嘴了,他儿子有可能知道了

    、178重归于好

    池骋到医院的时候,吴所畏埋着头坐在病房外面。

    “知道了”池骋问。

    吴所畏定定的看着池骋的裤子,没抬头,也没说话。

    池骋的大手扣住吴所畏的头顶,掌心的力道狠狠压了下来。“坚强一点儿,有病可以瞧。”

    吴所畏依旧耷拉个脑袋不说话。

    池骋低沉有力的嗓音又砸了下来,“咱不至于的,多大点儿事啊就扛不住了。”

    吴所畏混沌的目光转到池骋的裤带上,就没再往上移。

    池骋在吴所畏的脑袋上狠敲一记。“你再这样,你妈白疼你了。”

    听到这话,吴所畏终于爆发了,结结实实的一拳袭向池骋面门。

    池骋岿然不动,吴所畏却疼得撕心裂肺。然后他又猛地攒到池骋的身上,抱着他的头猛揍,揪他的耳朵,薅他的头发,抓他的脸。

    “你他妈不是不管我了么你不是把我轰出来了么谁让你来的谁让你来的你滚蛋,滚蛋”吴所畏的声音从抖动到哽咽,再到哭嚎,就像尖锐的利器捅进池骋的心窝,扎得越来越深,疼得越来越剧烈。

    说着说着,吴所畏说不下去了,咬着池骋的脖子,鼻涕、眼泪、血丝混杂在一起,悲伤的气息弥漫了整个楼道。

    池骋狠不下心再说重话了,抱着吴所畏走到一个黑暗僻静的角落,手抵着他的后脑勺柔声哄到,“畏畏是最坚强的,这点儿事算不来什么,咱有经济条件给老太太治病。只要你妈心态好,多活几年不是问题。”

    刚子也在啊旁边劝,“是啊,我们那一个老太太,三十多岁那会儿就诊断出癌症,没钱治就一直没管,现在还活着,都八十多岁了。”

    吴所畏哭咽着埋怨池骋,“你咋不早点儿告诉我咋不早点儿告诉我”

    池骋给刚子打了个手势,让他买条毛巾过来。

    过了一会儿,刚子递给池骋一包纸巾,池骋抽出两张给吴所畏擦鼻涕,柔声哄到,“擤擤不许再苦了听见没你瞧人家都看你呢,一个小伙子哭成这样寒碜不”

    吴所畏擤完了鼻子才通畅了,可依旧控制不住的肩膀抖动,池骋又让刚子把毛巾用热水浸湿,拿过来给吴所畏擦脸。

    过了好一阵,吴所畏总算缓过来了,可眼睛里依旧没有任何神采。

    “你是色盲”池骋终于问出口。

    吴所畏乌突突的目光斜视着他,说,“你要是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还不来找我”

    “我什么时候来找你,取决于我能人生离开你的时间。”

    吴所畏不说话,努力调整自个的心情,想等吴妈醒过来之后,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他。也许在这种时候,给父母一张笑脸就是最好的尽孝方式。

    “我要给我妈换最好的医生,最好的病房,不管花多少钱。”吴所畏说。

    池骋说,“这就对了。”吴所畏深吸了两口气,心里好受多了。

    不得不说,池骋的话在他心里是有很大分量的,在他来之前,这里很多人都劝过吴所畏,包括主任医师,可他谁的话都听不进去。池骋安慰一句顶别人安慰十句,即便同样是糊弄人的一句话,从池骋的嘴里说出来,给吴所畏的精神鼓励要比别人大得多。

    池骋拉住吴所畏的手,说“等你妈情况好点儿了,就和我回家吧。”

    “我不和你回去。”吴所畏沉着脸。

    池骋使劲在他后脖颈上捏了一把,问“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色盲”

    “为什么要告诉你”吴所畏没好气,“就你丫那坏心眼,我告诉你,你肯定得变相整我,指不定让我穿什么色的衣服。”

    本来人家池骋没这想法,吴所畏非要提醒,池骋也就不得不记在心里了。

    吴所畏用余光扫了池骋一眼,见他露出不明所以的笑容,立刻用拳头横扫他的小腹,“你丫又憋什么坏主意呢”

    池骋攥住吴所畏的手,笑道,“你心里没坏主意,怎么知道我心里的坏主意”

    吴所畏气闷着不说话。很快,值班护士走了出来,朝池骋说“老太太醒了。”

    吴所畏噌的站起身,着急忙慌的往里走。

    池骋一把拽住他,警告道,“你要敢哭,我就把咱俩的事告诉你妈。”

    吴所畏真被这话拿住了,进去之后,看到吴妈憔悴干枯的面容,眼泪差一点儿就飙出来了。

    可池老爷威震后方,吴所畏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卯足了劲往回收。“妈,您醒了好点儿没”

    吴妈超吴所畏笑笑,“妈没事。”

    吴所畏点头,“我妈多硬朗啊能有事么”

    吴妈本来担心得要命,一听吴所畏这副口气,瞬间大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