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57节

作品:《逆袭

    池骋叼着一根筷子,不声不响的听这些人胡侃,郭城宇顾自耍着酒瓶,完全不把这些话放在心里。汪硕趴在俩人中间,摆弄他那根蛇形钥匙链,抑制了呵呵的,偶尔还会开口凑个热闹。

    “汪硕。”方信笑着调侃,“我们那会儿老在背地里管你叫汪小三,谁让你插进总攻大人和郭子中间碍事的”

    汪硕促狭一笑,“爷我就是小三。”

    说着一把搂住郭子,含羞带燥的小样儿还正像那么回事似的。

    池骋嘴里叼着的那根筷子,啪叽一声,断了。

    后来一群人又起哄让池骋唱歌,池骋直截了当的拒绝。

    “这些年抽烟抽多了,把嗓子抽坏了,唱不了了。”

    那些人又让郭城宇跳舞。

    “别介。”郭城宇说,“我偶像包袱太重了,这种小场合来不了这个。”

    汪硕也跟着起哄,“怎么这么磨叽让你们来一段就来一段呗,当初校园里的黄金搭档,迷倒万千美少女的色胆儿都哪去了”

    架不住众人的呛呛,俩人还真示意性的来了一段。

    过度谦虚果然就是骄傲,池骋一亮嗓子,那种低沉的穿透力把少妇的心都听酥了,颇有种一见池骋误终生的感慨。郭城宇绝逼是逆生长,不仅脸像是打了玻尿酸,老胳膊老腿儿都焕发了青春,随便舞两下子惊艳四座。得亏姜小帅没看见,看见立马不鸟丫的,这种牲口,谁尼玛栓得住啊

    七年了,旋律和舞步配合得天衣无缝。

    聚会过后,三个人又是勾肩搭背的走了出去,离开众人的眼线,便各走各的。

    上一次郭城宇串到汪硕那条路,瞧见他不在,立刻猜到他是去找池骋了。

    这一次,他直接串到了池骋那条路上。

    果然,前方的路口闪出了汪硕的身影。

    他在池骋深喉默不作声的走着,脚几乎不离开地面,就像是滑行,像蛇一样,嗞溜嗞溜的声音钻入池骋的耳朵里。

    一个阴暗处,池骋猛地将汪硕抵到墙上,大手扼住他的脖子。

    “着到底他妈的是为了什么”

    汪硕不挣扎,就那么直直的看着池骋。

    几分钟之后,空气中传来汪硕残破的哭嚎声。

    “池骋,我草你妈”

    久违的两道眼泪滑到池骋的手背上,他的手赫然一松,汪硕出溜到地上。

    郭城宇站在不远处,赤红的双目定定的注视着这一切。

    “你没和他睡过对不对”池骋突然薅起汪硕的衣领,将他提到自个儿面前,“无论你点头还是摇头,只要你吱一声,我就原谅你。”

    “你不是都看到了么”汪硕说。

    池骋狠狠将汪硕摔到地上,掉头走人。

    身后的哭声将池骋眼前的黑夜豁开一个大口子。

    郭城宇大步走过去,将汪硕抱起来送到了自个儿车上。

    吴所畏其实就在不远处,但他对这发生的一切漠不关心,眼睛里只有自个儿的偶像。

    “我今儿下午磕到桌子角,脑袋起了一个大包。”吴所畏说,“我的铁头功废了,听说你能拿脑袋劈钢板,我想拜你为师,把这门功夫捡回来。”

    不料,汪朕说“这个伤身,教你一个别的。”

    吴所畏眼睛放光,“真的厉害么好学么能当绝招使么”

    问了一大串,汪朕都没搭理他。

    直接打开车门,直接拿出一个橡胶手套,往里面吹气,吹鼓了之后塞进车里,把车门关上,手执一根钢针,在吴所畏面前闪了一下,然后手腕一发力,钢针穿透汽车玻璃,将里面的橡胶手套扎爆炸了。

    吴所畏看的目瞪口呆。

    “这这这这不是忽悠人的吧”

    汪朕又重新演示了一遍刚才的小绝活,钢针穿玻璃。

    吴所畏腿都软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用手腕的力量。”汪朕简短地讲解。

    吴所畏把他的大手拽过来,放在自个儿手上观摩了一下,说“你丫会不会一失手,把下面那根撸掉了啊”

    、168  相见恨晚

    第二天一早,吴所畏睁开眼睛,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地毯上,整个房间都亮了。明明是个大晴天,可吴所畏却觉得阴云密布,心里乌突突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压在胸口,无端憋闷。

    侧头一瞧,瞬间找到了压力之源。

    池骋不声不响的倚靠在旁边的床头上,睡袍似穿未穿,坦露一大片胸肌,刚硬的线条一路延伸到高耸的眉骨。眼睛像个深不见底的黑洞,看不清里面的情绪。嘴角微微一动,被牵扯的胡茬儿就像密密麻麻的刀尖,扎刺这令他不快的人。

    吴所畏依旧对昨晚的同学聚会不闻不问,直接伸出一条手臂搂抱着池骋,半边脸贴在他的胸口上,手顺着睡袍的敞口伸了进去,在池骋腋下和腰侧抚摸着。

    这么一个亲昵的动作,立刻削弱了池骋身上的戾气。

    “昨晚干什么去了”

    “你问我么”吴所畏懒洋洋的回了句。

    池骋沉定定的目光灼视着他,“不然呢”

    吴所畏直言不讳的说“本来我想去接你,怕你喝多了酒没法开车,然后半路撞见了我偶像,就和他随便聊了几句。结果发现他有一门绝技,我特别感兴趣,于是我就拜师学艺,向他学习这门功夫。”

    吴所畏这一番解释说的真实诚恳,耐心详细,毫无隐瞒的意图。让池骋无话可说,无火可发,只能硬生生的憋着。再配之一个可人疼的笑容,连鼻子眼儿都给堵死了,一口气都喘不出来。

    吴所畏又说“你都想象不到他有多厉害,竟然可以用钢针穿玻璃,还能扎破玻璃对面的橡胶手套你等着,我爸道具拿回来了,我给你大概演示一遍。我草,特牛b”

    说完,找他昨晚上放在床边的橡胶手套、钢针和玻璃。

    “诶,我记得我睡前就放在床头柜上了,哪去了池骋,你看见我那些道道具了么”

    说到后面,吴所畏瞄了一眼池骋,猛然发觉他的脸已经黑透了。

    “我已经扔了。”池骋说。

    吴所畏诧异,“为什么扔啊”

    “你练它干嘛”池骋虎眸威瞪,“不折腾折腾自个儿不舒心是吧”

    “我就是觉得好玩啊”吴所畏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池骋强压下去的火又冒了上来,“你是觉得这门功夫好玩,还是觉得他这个人好玩”

    吴所畏大喇喇的笑,“他这个人确实也挺好玩的。”

    池骋的脸阴寒至极,声音有种要爆破的前兆。

    “不许玩。”

    三个字就像三声枪响,威慑力极大。

    按照吴所畏以往的脾气,他肯定得问一句为什么,或者强行和池骋对着干。这么一来,池骋就可以理所当然的将心里的郁结爆发出来。

    但这次吴所畏没有。

    直接回了句,“那我不玩了。”

    突然这么听话,反倒让池骋心里更窝火了。

    吴所畏又把池骋的收拉倒自个儿脑门上,说“昨天下午摔了一个跟头,把脑门儿撞出一个大包。”

    赤裸裸的撒娇,纯粹就是一个目的噎死你

    吴所畏拖着池骋的手给自个揉了揉脑门儿,后来把手放下来,笑眯眯的瞧着池骋。

    池骋一瞧他这副小样儿,哪舍得把手停下来只能憋着火继续揉。

    想等揉完了接着“审讯”,结果吴所畏竟然睡着了,全然一副没事人的模样,特自在的贴在池骋的肚子上睡了个回笼觉。

    池骋突然发现,他有点儿摸不准吴所畏的脉门了。

    下午,吴所畏再去公司的路上,买了一箱子橡皮手套,两块大玻璃和十几盒钢针,完全把池骋的话抛在脑后。

    到了公司接着练。

    办公室噼里啪啦乱响,钢针到处飞,没一会儿就传来不明的爆破声。

    第二天下午,吴所畏竟然以换灯为由,屁颠屁颠的跑到汪硕家,门一开看到两道阴郁的目光,吴所畏反倒露出灿烂的笑容。

    “你也在啊”

    汪硕倚在门框处,懒懒散散的目光打量着吴所畏,“什么叫我也在这就是我的家,难不成你是来这找池骋的”

    “那倒没有。”吴所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是来找你哥的。”

    汪硕的脸色变了变,“你找他干嘛”

    “学手艺啊”吴所畏晃了晃手里的“道具”。

    汪硕扬了扬下巴,“他在屋里睡觉呢。”

    “那我先在外面等会儿。”

    说着径直的走了进去,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脑袋在屋顶上看了几眼,问汪硕“这几盏灯换的怎么样还满意么”

    “还成。”汪硕实话实说,“你倒是挺会搭配颜色的。”

    吴所畏也实话实说,“我也没刻意搭配,就挑一样色的来。”

    汪硕抬眼皮瞄了一眼,这些灯各个颜色不同,哪有一样色的可在吴所畏这个大色盲眼里,只要灯的样式相同,颜色全都差不多。

    闹了半天这所谓的“搭配学”,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两人面对面而坐,自打看了那些视频,吴所畏对汪硕的所有反感一并消除了。

    “我觉得你和池骋之间有误会,我愿意帮你们澄清。”吴所畏说。

    汪硕非但不领情,还拣敏感的问题刺激吴所畏。

    “你觉得我和池骋复合么”

    “够呛。”吴所畏还算客气。

    汪硕凑到吴所畏耳边轻声问“要是我抹黑你呢给你俩制造误会呢”

    吴所畏露出圣母的笑容,“我还是会继续为你澄清的,我坚信你和郭子是清白的,我要彻查此事,还你一个公道。”

    “我欢迎你给我漂白。”汪硕捏了捏吴所畏的脸,“可我还想继续抹黑你,咋办”

    吴所畏还是那副耿直的表情,“你爱抹黑不抹黑,我这个人只对事不对人,我有自个的原则。我不会为了一己私利隐瞒事实的,我宁愿对自个残忍一点儿,也不愿意对池骋残忍。”

    “你用情挺深啊。”汪硕似笑非笑的看着吴所畏。

    吴所畏还之敬畏的眼神,“没有你深,前辈。”

    汪硕随之露出爽朗的笑容,“行了,不和你闹了,我去把我哥叫起来。”

    “别,我希望我的偶像可以睡到自然醒。”

    “那你可以准备一个花圈了。”汪硕说,“他从来都没自然醒过,如果我不叫他,他很可能就这么睡过去了。”

    吴所畏,“”

    大约三分钟过后,汪朕从里屋走了出来,上半身赤裸,下面一条宽松的裤子。

    汪硕的目光立刻定在了他身上,一身的腱子肉,脂肪含量不足百分之八,有着世界上最完美的胸肌和腹肌。

    他听人家说过,男人的那玩意儿和身高是成正比的,和体重成反比。池骋的身高是一米八七,那活儿是多少多少公分;偶像的身高是一米九三,那么他的

    咳咳吴所畏不厚道的笑了。

    汪硕给了吴所畏脑袋一个爆栗子,“盯着别人的裤裆都能看乐了,池骋也真放心让你一个人出来。”

    吴所畏又嘿嘿笑了两声。

    然后,汪朕就开始验收吴所畏近两日的苦练成果。他没让吴所畏直接用钢针打玻璃,而是先让他用钢针刺沙袋,扎进去就算合格。

    吴所畏站在距离沙袋一米远的位置,开始抖手腕。

    结果,钢针非得到处都是,就是扎不到沙袋上,即使碰到,也不能扎进去。

    “我这两天练得太频繁了,有点儿超负荷,现在手腕一点儿劲都没有。”

    汪朕给他揉了揉手腕,说“不是训练的缘故,是你的发力角度不对。这么练不仅不能增加手腕力量,还容易扭伤。”

    吴所畏突然觉得,被汪朕揉了两下之后,腕子轻松多了。

    “我手把手教你。”汪朕说。

    吴所畏受宠若惊,还未从惊喜的余韵中走出来,汪朕就握住了他的手,相当有利的一个甩腕,钢针飞速飚了出去。

    然后,汪朕不紧不慢的走到沙袋前,将插在上面的钢针拔了下来。

    很快,细细的沙子漏了出来,在沙袋和地面中间形成一条笔直的丝线。

    “哇塞。”吴所畏拍手叫好。

    汪朕面无表情的走到吴所畏身后,高达的身形将他整个人拢住,继续手把手的教他甩腕射沙袋。

    五分钟过后,沙袋上扎了一圈的钢针。

    “你自己去拔。”汪朕拍了拍吴所畏的脑袋。

    吴所畏听话的走了过去,一根一根的拔下来,等都拔完了,惊讶的发现漏沙子的丝线竟然围成一圈,漏下来的沙子在地上拼出一个“心”形。

    赶紧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

    然后两道倾慕的眼神扫向汪朕,“可以把你电话号码告诉我不”

    汪朕没理吴所畏。

    吴所畏略显失望。

    临走前,汪朕手持一个气球朝吴所畏走了过来。

    啪的一声。

    气球爆炸了,吴所畏下了一大跳。

    结果,气球里炸出一个苹果,砸在了吴所畏的脑袋上。

    吴所畏拿在手里的时候,心还是砰砰乱跳。

    “谢谢。”

    汪朕没多说什么,目送吴所畏离开。

    吴所畏站在电梯口,刚要一口咬下去,猛然发现苹果上有很多小孔,像是钢针扎出来的。再仔细一看,这些小孔竟然扎出是一个数字。

    很明显,这是汪朕的手机号。

    吴所畏禁不住被汪朕的心意感动了,这家伙太有情调了,本来吴所畏还想先把汪朕号码输入到手机里,回家前把它记住,然后再删掉,免得让池骋瞧见。结果汪朕直接把号码扎在了苹果上,这么一来,吴所畏急着吃苹果,就得先把手机号码记住。

    咔擦咬下来一口,心里不由的感慨,你姥姥的,相见恨晚

    、169一个苹果引发的

    吴所畏走后,汪硕从另一间卧室冒出来,直直的盯着汪朕看。

    “瞧你那样,还挺稀罕他的”

    汪朕不说话,顾自穿鞋带。

    “模样俊,没心眼儿,俩大眼珠子骨碌碌转,特可人疼是吧”汪硕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