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56节

作品:《逆袭

    拆掉外壳,发现温度感应器貌似出了点儿问题,于是把池骋的牙刷捅进去戳戳戳,然后再给他涮涮放回去。

    感觉修好了,盖上盖子继续洗。

    嗯,水温貌似真的好了。

    “啊啊”

    不到十秒钟,吴所畏就被烫得一激灵,猛地蹿到门口,心理斗争了好一会儿,把门偷偷打开一条小缝,圆溜溜的大眼珠子瞄向外面。

    池骋正坐在沙发上玩电脑,斧凿刀削的透着一股狂霸之气。

    吴所畏清了清嗓子,没说出话来,回头看了一眼,浴室热气腾腾,已经能蒸馒头了。于是又把头转了回去,艰涩的说“热水器坏了。”

    过了好半天,池骋才从沙发上站起身,晃着稳健的大步子走进浴室。先把阀门关上,开始修热水器,本来一分钟可以搞定,偏要叮叮当当折腾十来分钟。

    吴所畏有点儿着急,走过去看了看。

    池骋用余光一扫,吴所畏蹲在他身旁,下面正在遛鸟。

    吴所畏不是故意勾搭池骋的,因为他身上打着泡沫,没法把衣服披上。而且他想看看池骋是怎么修的,下次水管再坏了就可以自食其力了。

    正想着,水放开了,水温又恢复到了舒适的状态。

    吴所畏看了池骋一眼,想说什么没说出来。

    池骋把他按到水下,若无其事的给他搓头发洗屁股。

    吴所畏紧绷绷的肌肉突然就松弛下来,果然,汪硕还是高估他了,七天这才第三天,池骋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原谅他了。

    心里有种莫名的酸涩。

    池骋以为吴所畏还在计较那一巴掌,于是揉了揉他的臀瓣,沉声问道“还疼么”

    吴所畏别扭的回了句,“早就不疼了。”

    池骋没再说什么。

    吴所畏突然开口,“你怎么不问问我那天为什么跑到郭城宇那”

    池骋沉默。

    吴所畏又说,“你为什么不和我发火不把我赶走或是寒碜我一顿”

    池骋完全把吴所畏的质问当成了撒娇,他以为吴所畏仅仅是想听他说一句“我舍不得”或是“我心疼”之类的。因为说不出口,于是直接用行动来证明,亲吻揉舔,搓顶蹭含

    吴所畏发现,池骋对他真的是足够纵容,足够淡定,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可以三缄其口,一根jb解决所有问题。

    临睡前,池骋发现吴所畏的嘴角是上扬的,但又不像在笑。

    “怎么还不睡”池骋托着吴所畏的脸颊。

    吴所畏把头扭向池骋,目光烁烁。

    “我在向你话唠的样子。”

    池骋当即回了句,“汪硕找过你了”

    已经七年了,仅凭一个“话唠”就能想到对方,这种可怕的默契,让吴所畏不得不相信汪硕的话全是真的。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池骋的话撂的相当干脆,“我念念不忘的仅仅是事件,而不是人。如果我不喜欢你,我现在就可以把你踢出门外,没有任何理由。”

    池骋说了这么所,吴所畏就听见俩字喜欢。

    好像,真的没听池骋说过“爱”这个字。

    “我相信你。”

    吴所畏笑了笑,一条胳膊勾住池骋的脖子,继续干。

    其后的几天,池骋发现吴所畏变了。

    他不再赖床,不在需要池骋的大手贴到屁股上才骂骂咧咧的起来,而是精神抖擞的从床上一跃而起;他不在抠门,池骋让他交话费,他一次性缴了五千块钱,彻底堵住池骋的嘴;他不在挑食,专挑清淡易消化的东西吃,辣椒碰都不碰;他不再和小醋包亲密无间,不在意出门就逮鸟,二宝这个称呼也和少听他叫了

    最重要的一点,无论池骋早出还是晚归,他都不再过问了。

    池骋每天回到家,看到的都是一张及其灿烂的笑脸,决不再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找茬儿,床上配合的相当默契。无论池骋提出多恶劣的要求,吴所畏一并满足,无论池骋让他说多粗俗淫荡的话,他想都不想就脱口说出

    池骋以前觉得吴所畏是小毛驴,抽一下走一步。现在觉得他是一只小乌龟,才把脑袋钻出来没几天,又缩进了坚硬的盔甲里。

    吴所畏发现池骋也变了,他仅存的那点儿脾气都没了,他对自己越来越淡定,越来越宽容。他总是催促自己回家看看吴妈,至于在这期间他去干了什么,吴所畏无从得知。

    又是酣畅淋漓的一宿。

    第二天一早,吴所畏身上就跟散了架一样,但听到闹铃响,还是强撑着坐了起来,但很快又被池骋按了下去。

    “再睡一会儿。”

    “不睡了。”吴所畏揉揉眼“今儿是礼拜四,我得送你上班。”

    “用不着你送,你给我老老实实睡。”

    池骋请了一天假,抱着吴所畏睡了一上午。

    吃过午饭,池骋说“晚上我有个高中同学聚会有参加。”

    吴所畏点头。

    这段时间他做的最多的一个动作就是点头。

    池骋又说“实在太晚就别等我了,回家陪你妈住一宿。”

    吴所畏还是点头。

    池骋定定着瞧了他一会儿,问“你不乐意”

    “没啊”吴所畏看起来比池骋还兴奋,“老同学聚聚会多好啊高中时期的哥们儿友谊最醇厚了,千万别断了联系,以后想交到那样的朋友都难了。”

    池骋没在说什么,转身回屋换衣服。

    吴所畏回了公司,林彦睿朝他说“刚才汪先生打电话来,说他打屋顶的壁纸换了,想把那几盏顶灯的样式也换一下。”

    “他有说换什么样的么”吴所畏问。

    林彦睿摇头“他说让你瞧着办。”

    吴所畏思忖了片刻,写了一张单子递给林彦睿。

    “你照着这些规格去库房里取。”

    林彦睿点头,拿着单子往外走。

    吴所畏又站了起来,“等会儿,我还是跟你一起去看看吧,汪硕给你钥匙了么”

    “给了。”林彦睿晃了一下“上次装修的时候就给了,一直没还。”

    下午四点多,林彦睿带着吴所畏去了汪硕的家,楼房有些年头了,因为里面都是三百平以上的大户型,所以住的都是一些权贵人士。

    进去之后,林彦睿和另外两个员工商量着要怎样搭配。

    吴所畏就在各个房间走走串串,我是还没动工,里面的家具都是完整的,所以汪硕平时就住在这。吴所畏站在落地窗前往外看了一眼,不远处就是财政局的大楼,也就是这半年内,汪硕足不出户,就能看着池骋进进出出的身影。

    吴所畏从窗户旁走开,坐在沙发上环视整间卧室。

    装修都是六七年前的流行样式,看的出汪硕那时候的家境很好,一个宽大的液晶电视挂在墙上,下面有一个影碟机。

    还有带着年代气息的摄影机和照相机,所在透明的玻璃柜里,让吴所畏一看就注意到。原来,六七年前,池骋就有了这种癖好。

    吴所畏走了过去,用手拉了一下抽屉,拉不开,上面带着密码。

    明知道这可能是汪硕下的一个套,吴所畏还是义无返顾的的往里钻。

    没办法,诱惑力太大了。

    试了一下池骋的名字,生日,汪硕的名字,两个人的名字,甚至把很郭城宇的名字都试了结果还是不正确。

    吴所畏刚要放弃,突然一个脑抽,把池骋和郭城宇的名字平在了一起。

    然后,竟然进去了

    吴所畏不由的冷笑,你丫心里装着俩人,也不怕累死了。

    然后取出摄影机和照相机,果然看到一叠叠的照片和一张张光盘。

    但没有吴所畏想象中的那般淫秽,这些照片大多都是三人的合影,最大尺度的镜头也不过是池骋搂着汪硕,或者亲一口,虽不过分但很显甜蜜。

    而后,他又把光盘插进影碟机。

    很快,池骋和汪硕的身影出现在镜头里。

    吴所畏胸口一震,视觉冲击太大了,这是他们交往第一年拍的,也就是池骋只有十七八岁的时候,和现在相比判若两人。尽管那个时候已经是霸气凛然,可没有丝毫的阴郁之气,那满满一身的阳光味儿亮瞎了吴所畏的眼球。

    他无法想象,池骋可以露出这么干净直爽的笑容。

    他更无法想象,那个时候的汪硕竟然如此青涩纯真,他扎在蛇堆里,和一群蛇嬉戏打闹的样子相当有爱。

    画面切到海边,郭城宇手持摄像机,尽管镜头拉的有点远,吴所畏依然看到池骋抱着汪硕的头,与他在海浪立即问的画面。

    郭城宇吹了一声口哨,高呼一声,“嘿,来点儿限制级的。”

    然后吴所畏看到汪硕的衣服飘在海浪上,就把这一段跳了过去。

    接着,郭城宇就进了镜头里,手持摄像机的变成汪硕。令吴所畏大跌眼镜的是,池骋竟然会唱歌,而且唱得那么好,郭城宇尽然会跳舞,而且跳的那么炫。两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在镜头里又蹦又跳,玩的相当high。

    、167  抽丝剥茧

    然后,吴所畏又发现一件事。

    所有的这些光盘和照片里,没有汪硕和池骋单独在一起的画面,郭城宇几乎无处不在。即便有汪硕和池骋单独的合影和录像片段,也很明显不是自拍的,都由第三人手持录像设备,这个人就是郭城宇。

    这个问题在其后的一段视频里就有体现,连郭城宇都提出了同样的疑问。

    “我说,你俩干嘛每次都让我拍自拍不成么”

    池骋很爽朗的笑了笑,“自拍没办法变换角度,拍摄效果不好。”

    后来郭城宇就没再说什么,三个人一起进了池骋的家,心无芥蒂的坐在一起吃喝聊天,还喝了不少酒。可以看出来,他们仨中汪硕的酒量是最好的,那两个人说话已经拖着长长的尾音了。

    吃饱喝足后三个人又开始闹,郭城宇拿起摄像机,镜头对着池骋和汪硕。

    “亲嘴儿,亲嘴儿”

    然后吴所畏看到池骋相当陶醉的亲吻着汪硕,镜头拉到最近,近的可以看清两个人是如何吸吮着对方的唇舌。就像吴所畏每次情到深入,将眼睛微微眯起一条小缝,看到的池骋那张脸,性感魅惑。

    “咬乳头,快点儿,我要看吃奶。”郭城宇又冒坏。

    然后,池骋真的掀开王朔的衣襟咬了上去。

    吴所畏突然觉得池骋咬的不是汪硕的胸口,而是自个儿的一颗心,被他咬得血肉模糊。尽管这样,他还是强忍着不是看了下去。

    中间插了一段,等镜头再亮起来的时候,就是汪硕手持摄像机。

    池骋忽然郭城宇勾肩搭背的坐在一起。

    “总攻大人。”汪硕调侃的语气朝池骋说,“亲一口郭子,我想看你亲郭子。”

    郭城宇眯着眼睛朝着汪硕笑了笑,晓得阴阴邪邪的。

    所谓的“总攻大人”池骋,也将放在郭城宇脖梗上的手臂收紧,猛地将他的脸拉至眼前,霸气的一笑,接着将嘴唇慢慢的朝郭城宇的薄唇贴了过去。

    吴所畏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汪硕的呼吸在变重,与他玩笑的口吻截然相反。

    但池骋真的醉了,醉的一口咬住了郭城宇的嘴唇。

    然后,镜头抖了一下,吴所畏的心也跟着抖了一下。

    再接着,池骋竟然没有松开郭城宇的薄唇,而是撬开他的牙关将舌头探了进去。

    郭城宇一把箍住池骋的脖颈,狠狠与其唇舌交缠。

    青春的放浪与激情,透着血性的浪漫,在镜头里肆意张扬。

    镜头就越来越抖,有几次都已经反转90度,同样也把吴所畏的心折腾的天翻地覆。

    只剩下最后一张光盘,吴所畏不知道自个儿还有没有命看下去。

    脑袋嗡嗡作响,眼前一阵黑一阵白。

    拳头攥的咔咔响,他不甘心。

    于是,又把最后一张光碟插了进去。

    这张光碟上面显示的日期跨度很大,不再像第一张光盘那样,几乎每隔几天就录一段,每次都换一个场景。这张光碟录像的地点很集中,几乎都是池骋的家,间隔时间很长,有时候要一两个月,最大的跨度是半年。

    也许他们的感情经过了甜蜜期,正走向汪硕座位的“吵架期”、

    在这张光碟里,吴所畏分明感觉到镜头里的汪硕变了,眼神变得多疑,性格变得敏感。他还发现池骋家里的家具每个一段时间就换新,两个人的身上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多一片青紫或是伤疤。

    最大的变化,郭城宇不再是手持摄像机的那个人。

    吴所畏感觉自个的心越来越冷,有种莫名而来的恐惧。

    后来录像跳到另一面,摄像机是开着的,画面却是黑的。吴所畏可以清晰地听到里面传来两个人的呼吸声,一个是醒着的,一个是睡着的。很明显,平缓的呼吸时池骋发出来的,那轻微的鼾声,是池骋喝酒之后才会哼出的节奏。

    这是长长的一段睡觉录像,足足有两个多小时,就是在黑暗的房间内拍摄的。

    吴所畏美耐心,一直往后拖,拖到某个时间点,突然听到黑暗中传来一句对话。

    汪硕问“池骋,谁是你心中最重要的人”

    很久很久之后,吴所畏才听到池骋用充满醉意的腔调哼出两个字。

    “郭子。”

    再接着,视频戛然而止。

    吴所畏的心仿佛也在那一刻停止了跳动。

    他想起身把光盘放回去,却因为没站稳,一下出溜到地上,脑门儿戳在了电视柜的一个角上。

    林彦睿听到动静,迅速跑了进来。

    “吴总,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吴所畏急忙起身,“你去忙你的吧,我在找东西。”

    林彦睿走了出去,吴所畏着急忙慌的把光碟和照片各归各位,但要把最后一张光盘放进去的瞬间,吴所畏犹豫了。

    “林子,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

    林彦睿点点头。

    很快,吴所畏从下面的办公用品店买了一张空光盘,回来之后,把最后一张光盘的视频内容导入新的光盘里,然后才把这张光盘放回原位。

    最后检查了一遍,所有东西归置整齐,吴所畏才走出汪硕的房间。

    高中同学聚会,有池骋,有郭城宇,也有汪硕。

    因为太久没见到汪硕,一些同学听说他回来,才特意办了一场同学聚会。当初班上的风云人物,现在依旧是全班同学关注的焦点。那会儿三人飞扬跋扈,很多人不敢和他们开玩笑,现在全已经成熟稳重,什么调侃的话都敢飙出口。

    “吃老大,以前我们总觉得你和郭城宇是一对。”

    “哈哈哈是啊,我也这么觉得的,你和郭子上厕所都用一个坑儿。”

    “我印象特别深,又一次咱们学校组织义务劳动,回来集体洗浴。轮到咱们班洗的时候,喷头正好差一个,老师问哪两个人可以同洗,所有人想的都是你和郭子。”

    “当时我们全都瞄你跟郭子的大鸟,还胡猜睡得更雄伟,获胜的那个成为总攻大人。”

    一群少妇剩女在旁边起哄。

    “你们也太坏了。”

    “原来总攻大人是这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