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54节

作品:《逆袭

    姜小帅觉得脸上痒痒的,伸手挠了挠脑门儿,侧过身背朝着汪硕。躺了没一会儿,觉得不舒服又转了回来,顺带着朝汪硕的脸上给了一巴掌。

    姜小帅不是故意的,他梦见郭城宇金屋藏“娇”。

    汪硕磨了磨后槽牙,起身下床。

    姜小帅听到卫生间传来水声,立刻就醒了。

    草,我昨晚没关水么

    姜小帅睡得迷迷瞪瞪,把某人深夜私闯民宅的事忘了。

    起身走到卫生间门口,看到汪硕的身影,当即愣住,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这回彻底睡不着了,倚在门口看着汪硕用牙膏水漱口。

    “我说你这个人脑子有点儿毛病吧”姜小帅问。

    汪硕不解,“怎么了”

    “你说怎么你来我这干嘛满大街的酒店和宾馆,非得来我这省那几百块钱”相当不客气的口吻。

    汪硕打开水龙头洗手。

    “我告诉你啊,我讨厌别人用我的护肤品。”

    姜小帅还穷讲究起来了,其实他那半瓶洗面奶都是吴所畏挤出去的。

    “放心,我只是洗洗手。”汪硕不痛不痒的说,“我一洗脸,二四六歇着,周日看心情,今儿是周四,算你好运。”

    姜小帅反讽。“池骋当年好眼光。”

    “你怎么不说郭子好眼光”汪硕故意提醒。

    姜小帅倒是一派轻松,“因为郭子喜欢的不是你。”

    “这就是我来你这蹭一宿的原因。”汪硕走到姜小帅门口说道,“这么多人里面,就你一个聪明人。”

    说着往门口走,刚一拽开门,郭城宇站在外面。

    两人齐齐愣住。

    郭城宇的脸瞬间阴了下来,镰姆朝里面看去,姜小帅就穿一身睡衣在玄关处晃荡。八竿子打不着的俩人,竟然一齐出现在他的视野里,而且都那么自然,没有一点儿违和感。

    “od”汪硕说。

    说完径直地走进电梯。

    郭城宇凶悍狰狞的目光扫了过去。

    汪硕又来了句,“bye”

    我草,这是要造反么

    郭城宇黑着脸朝姜小帅问“他怎么会睡在你这”

    姜小帅翘着两撮小卷毛反问“你是气他和我一起睡,还是气我和他一起睡啊”

    “你说呢”郭城宇声音中隐含着几分怒气。

    “要我说你都不该气,你该高兴,你情敌跑到我这来睡,证明你的情人不要他啊”

    话音刚落,姜小帅被郭城宇抵到墙角,两撮小卷毛被大手压平,后脑勺在墙上印出杂乱的纹路。一股浓重的雄性气息呛到了姜小帅嘴边,躲避不及时已被人撬开牙关,湿漉漉的舌头闯了进来,瞬间乱了姜小帅的呼吸。

    电流从小腹漫到指尖,郭城宇突然伸手朝姜小帅的胸膛抹抚上去。

    姜小帅瞬间像触勒电般的抖动,指甲差点儿在郭城宇的后脖颈上挖下一块肉来。

    “这么敏感”郭城宇戏谑道。

    姜小帅五指张开,直接将手贴在郭城宇的脸上,狠狠往外推。

    郭城宇又要吻上去,姜小帅突然冒出一句。

    “连汪硕都夸我聪明,你还不承认你喜欢池骋。”

    以往姜小帅和郭城宇说这件事,郭城宇无非就是恼怒,无奈,愤恨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结果今儿姜小帅再提起这事,郭城宇的脸色明显变了。

    “你说什么”

    姜小帅一字一顿地告诉他,“汪硕说,这么多人里,只有我一个聪明人。”

    说完这句话,郭城宇突然松开了姜小帅。

    僵愣了片刻,二话没说,镗镗镗几大步迈出门外。

    池骋回到家已经快一点了,吴所畏还没回来,打他的电话没人接,诊所和公司都去了,全不见吴所畏的影儿。池骋的眉宇间渗出密密的汗珠,眼神一定,开车直奔姜小帅的家。

    姜小帅刚送走了二位爷,第三位又上门了。

    我草姜小帅心里直骂,你们丫的能不能一块来啊这一个一个的,锻炼我的心理素质呢

    “吴所畏呢”池骋问。

    姜小帅纳闷,“你的人,你来我这找干嘛”

    这句就往池骋的心上狠狠凿了两锤子。

    他还算镇定地朝姜小帅说“他昨晚不是来找你聊天么”

    “是啊,可是十点多就走了。”姜小帅说。

    池骋脸上的肌肉陷入僵死的状态。

    姜小帅突然意识到什么,目露慌张之色。

    “大畏不会一直到现在都没回去吧”

    池骋强挤出几分耐性朝姜小帅问“你昨天和他说了些什么”

    “他就说他要灌尿回去,然后尿不够,他就喝了两大瓶啤酒,再接着”

    再接着姜小帅就不敢往下说了,因为这涉及到偷窥的问题,万一吴所畏没什么事,他这一个口不择言,可能会往他们感情里扎进一根刺。

    而且姜小帅很了解吴所畏,他肯定不会出什么事,一定猫在哪呼呼大睡呢。

    强大的气压笼罩在头顶,池骋沉沉的问“再接着什么”

    姜小帅很巧妙地转移了矛盾,“再接着他还是没攒够,于是就让我往瓶里尿了一泡咳咳”一大早说这个真尴尬。

    池骋转身,大步飞快地往楼下走。

    姜小帅也下了楼,但他是坐电梯下去的,可等他到了一楼的时候,池骋已经驾车扬长而去。看得出来,他是真着急了。

    姜小帅也挺着急的,虽说吴所畏不会想不开,但一宿未归,肯定也除了不小的事,他得去看看。

    问题是去哪

    假如吴所畏在郊区受了刺激,他很可能就停在那或者停在半路不走了。即便他回来了,那里肯定也会残留一些他离开前的痕迹。

    于是姜小帅果断开车去了郊区。

    池骋驾车而去就是个幌子,事实上他一直在暗处盯着姜小帅,他知道姜小帅肯定瞒着他什么。与其耗费时间直接问,还不如尾随着他,看看他到底去哪。

    姜小帅的车刚开到半路,池骋就明白他要去哪了,一脚油门猛提车速,直奔郊区而去。

    可怜了姜小帅,给人家指出一条明路,自个儿反倒迷路了。池骋已经到了目的地,姜小帅还在半路一个劲地绕。

    从平房到池塘,触目惊心的十二排脚印。

    吴所畏脚上穿的那双鞋就是池骋给买的,上面的花纹池骋再清楚不过,即便吴所畏没穿鞋,赤着脚走,池骋也能辨认出吴所畏的脚纹。

    这一来一回四排鞋印,与其余的八排如此不协调,那八排都是稳稳当当,深浅一致。这四排却是歪歪扭扭,深浅不一。有一个干涸的泥坑,正反方向好几个脚印,池骋甚至能想象到吴所畏往回走那踉跄的脚步,和踩进同一个泥坑时的狼狈模样。

    正想着,刚子的电话打了过来。

    “池少,你赶紧回来一趟,吴所畏出了点儿状况。”

    一听这话,池骋脸色瞬变,十万火急地赶了回去。

    要问这事为什么是刚子通知池骋的,说来也巧,一大早李旺来找郭城宇,迟迟不见其踪影,于是直接进了他的卧室。这一进不要紧,吴所畏就跟那饿狼一样扑了过来,拽着李旺的衣服就往下扒。

    一看是这位活祖宗,李旺也不敢惹啊赶紧钻了出去,把门掩的死死的。然后他又给刚子打电话,刚子本想帮池骋把人接走,结果一进屋遭遇了同样的状况,无奈之下只好给池骋打电话。

    池骋赶到的时候,吴所畏就像得了狂犬病的小疯狗一样被人圈在屋里不让出来。池骋一脚踹门进去,吴所畏正在床上倒气呢。

    姜小帅这个催情精油真是好东西,喷一滴就能管一宿,何况一整瓶都洒地上了。别说吴所畏这不禁挑逗的,就是池骋这种老油条进去都有点儿晕乎。

    “热啊热啊”

    从郭城宇走到现在,足足有五六个小时了,吴所畏刚才还能蹿到门口扒人家衣服,现在已经彻底没劲了,只能在床上打滚。

    池骋把吴所畏抱起来的时候,吴所畏已经意识不清了。

    刚子开车,池骋抱着吴所畏坐在后车座上。

    吴所畏脸色潮红,胸口滚烫滚烫的,不停地往外冒汗,池骋怒不可遏,可又忍不住心疼,只能一边给他擦汗,一边耐心安抚着。

    “马上就到家,一会儿就凉快了。”

    吴所畏已经把池骋的胸肌上挠出三道血印子,又掀开他的衣襟,脑袋尊进去狠狠咬他的乳头,牙缝里都冒血丝了。

    池骋强忍着不吭声。

    “热啊热啊”吴所畏又哼了两声。

    别说他热,前面的刚子都冒汗了。

    池骋掐着吴所畏的脸颊问,“畏畏,你知我是谁么”

    吴所畏大口大口喘着气,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我要操你我要操你”说完玩命扑腾两下,狠狠从池骋的脑袋上掳下两撮毛来。

    刚子猛地噎住。

    因为这话他之前也听到了,他当时还在想,万一吴所畏意识混乱,再当着池骋的面说出这话,后果会是什么样。

    “我想操你”吴所畏又嚎了一声。

    刚子忍不住打了个冷噤。

    池骋狠狠咽下一口气,当着外人的面硬是不吭声,任其形象在下手面前彻底颠覆,铁青着一张脸忍到了家。

    、164 一巴掌

    回到家之后,池骋先把吴所畏放到床上,转身进了浴室。结果刚把水龙头打开,某大只就从身后狂扑过来,玩命扯拽他的裤腰,两只手自动化为小钳子,在池骋健壮的臀部上抓挠肆虐。

    真拿你没辙了

    池骋不敢再把吴所畏随便放在哪个地方,只能夹在腋下,无论是摘浴巾还是找衣服,均把这个危险分子挂在身上。

    吴所畏哪肯老实待着啊在池骋身上撕咬啃挠,拳打脚踢。这也就是池骋,换成一般男人,早就一棍子把他敲晕了。

    池骋的手在水里搅了搅,温的乎的,能洗了。

    于是把吴所畏的衣服脱下来,把他按进水里。

    “哇啊啊,凉死我了”

    吴所畏猛地从水里蹿出来,溅了池骋一身水。

    池骋又放了点儿热水,吴所畏进去之后仍旧喊凉,池骋这才反应过来,吴所畏的身体烫得惊人,无论多高的水温对他而言都是凉的。

    吴所畏又开始扑腾,半个浴缸的水都让他折腾到外面了。

    “老实待着”池骋黑脸了,“凉也给我忍着”

    因为体温太高,池骋打算先给吴所畏物理降温,以免一会儿出什么岔子。而且他想借这个机会检查一下吴所畏的身体,看看他不在的这段期间,有没有别人“碰”过他。

    好在,关键的部位都没什么异常。

    只是有的地方会有青紫和红印,但也都是吴所畏不小心磕的,或者自个儿用手抓的。

    “快快”吴所畏急乱地催着。

    池骋把吴所畏的两条腿搭在浴缸的两个边沿,脸埋进温水里,还未含住吴所畏的命根,光是用胡茬儿蹭了一下外面的褶皱,吴所畏就喷了。

    吴所畏激动的样子燃起了池骋的熊熊烈火,一想到吴所畏这副模样可能被某个推门而入的人看个正着,或者诱人的呻吟声刚好被守门的哪个人捕捉到,他就有种想把吴所畏撕碎了的冲动。

    接着水的浮力托起吴所畏的臀部,雄壮之物顺利进入,尖锐的烧灼感和紧致的吸附威猛的袭来,疯狂地揪扯着池骋的胯下神经,让他忍不住粗吼出声。

    吴所畏也是激动得不能自抑,竖起的那根几乎每隔一会儿就会喷出一股,疲软过后很快又再次竖起,腰肢激动得扭摆颤抖着,承受着狂烈的欢愉。

    “我要操你我要操你”

    吴所畏还在情难自禁地要求着,池骋给他的“爱”让他在身体上可以满足,心理上却迟迟不能满足。

    池骋耐心安抚着,“你现在受不了那么强的刺激。”

    “受得了受得了”吴所畏急不可耐。

    “受得了也不成。”池骋佯怒着说,“你现在稀里糊涂的,就算真干了,以后说起来也没有底气。”

    吴所畏立马不糊涂了,“你的意思是以后可以干”

    池骋没说话,把吴所畏翻一个身继续干。

    浴缸里的水从热到凉,吴所畏的身体也降了几个度,但燥热还未完全除去,躺在床上的时候还在难受地挣扎扭动,屁股高高翘起,等着池骋的再一次抚慰。

    池骋得需要多强大的耐力才能抗拒吴所畏这一明目张胆的诱惑

    胯下胀得发疼,但还是暂时打住了,这么玩下去,吴所畏的身体肯定吃不消。

    一想到吴所畏其后几天在床上哎呦妈呦地苦叫,池骋果断去了旁边的屋子,拿出一些“祛火”的药混进糖水里,骗吴所畏喝下了。

    过了好一会儿,吴所畏才渐渐平静下来,沉沉地入睡。

    池骋却毫无困意,他给李旺打了电话,问了事情的全部经过。不出他所料,吴所畏从郊区回来就直奔郭城宇的家,不久之后郭城宇就从房间出来了。

    期间发生了什么,池骋无从得知。

    但他保持基本的理性,吴所畏肯定不会和郭城宇怎么样,毕竟师徒关系在那摆着,吴所畏再冲动也不会拿姜小帅的那口子来发泄。

    但生气是一定的,而且不是一般的生气。

    别说吴所畏真的和郭城宇发生什么,就是吴所畏受打击后不问清楚情况,直接就跑到别人床上这一行为,就让池极难消受。

    现在他对吴所畏的占有欲已经到了锱铢必较的份上,稍微再严重一点儿,就朝着病态化的趋势发展了。

    第二天早上,吴所畏才醒过来。

    正如池骋所想,吴所畏对于昨天发生的事一无所知,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前天晚上。他只记得自个儿去了郭城宇宙那,其后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他以为只过去了一宿,现在还是第二天的早上。

    池骋就坐在旁边,因为今天市里有重要的会议,他一身正装,更给这威武的身形平添了几分严肃感。

    吴所畏只瞟了他一眼,就知道他已经掌握了自个儿夜闯郭城宇私宅的所有证据,不开口解释一句,一副任君宰割的无所谓模样。

    “你到底看到什么了”池骋问。

    吴所畏自然明白,池骋问的是他在池塘偷窥的成果。

    但还是很冷淡的语气说,“我不知道你问的是什么。”

    池骋已经给了吴所畏一个台阶下,哪怕他责问和任性都可以,只要把事说开了。可吴所畏根本不买账,连他池骋的账都敢不买

    池骋的脾气瞬间敛不住了,黑着脸就是一句,“你他妈找揍”

    说完,大手将吴所畏翻过身,一巴掌楔在吴所畏的屁股上。

    至于这巴掌打得有多重,看池骋其后的脸色就知道了。

    他有生之年不知道打过多少人,沾过的血灌进盆里都能把人淹死,可就这么七成力的一巴掌,竟然把他打怂了。他收手之后,看都不敢再看吴所畏一眼,不是心虚,是突然不忍知道自己打得有多重。

    吴所畏不哭不闹不吱声,就那么静静地趴着,等着疼劲儿慢慢过去。

    池骋径直地走了过去。

    刚子就在门口等着他,池骋走了几步,突然定住了。

    “你进去帮我把皮夹子拿出来。”池老爷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