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50节

作品:《逆袭

    “我错了下次不敢了池骋好池骋呜呜”

    池骋觉得打得差不多了,应该长记性了,便把小电线扔掉,温厚的舌头横扫过红肿的密口,算是安慰也算是另一种“惩罚”。

    奔腾而来的热浪烫得吴所畏激抖不止。

    池骋把跳 蛋拿过来,塞入吴所畏的密口,一下调到最高档。

    吴所畏失声吟叫,两只手晃得手铐叮当乱响,腰身不受控地挺动,急不可耐的模样勾得池骋的魂都没了。

    在床上,池骋向来是王者,能让他方寸大乱的,只才吴所畏一个。

    吴所畏欲求不满,火热的目光投向池骋,焦灼的呼吸把周围的空气都烤热了。

    池骋强行压住心中疯狂肆虐的欲望,稳稳地坐在旁边瞧着吴所畏。

    “怎么了”

    吴所畏用手抓住池骋的巨龙,来回磨蹭。

    “要这个。”

    池骋气息不稳地说“你不是要上我么还要这个干嘛”

    “不上了,快进来,进来”雅急猴急的。

    池骋继续忍,忍得胯下发疼也忍着。

    吴所畏被体内肆虐的电流和池骋的灼视逼到了高 潮,白浊喷射而出,伴随着吴所畏高亢的呻吟声。

    “池骋池骋”

    池骋向来对吴所畏的高潮没有抵抗力,尤其吴所畏在意识不清的状态下叫出的那几声池骋,能瞬间攻陷他的意志力。

    实在忍不了了。

    池骋没才把跳 蛋拔出,而是直接将巨龙没入。

    吴所畏脖颈猛地扬起,手铐将床头的横扛磨出道道白印。

    “太深了”

    事实证明,没有最深,只才更深,池骋一个强势顶撞,将吴所畏的音调拔到最高。

    跳 蛋对巨龙前端的刺激也让池骋粗吼出声,两个人来了一场结结实实的“激战”。

    无论池骋身下的动作如何凶猛粗暴,他都会下意识地去吻吴所畏,与他唇舌交缠。这是身体和心的高度契合,池骋心里满满当当的都是爱,爱得有多深切,想蹂躏折磨他的心就才多狂野。

    “乖宝儿。”

    与温柔的语气相反,池骋托起吴所畏的腰身一阵猛干“疼爱”到他的宝儿因激动发出阵阵哭叫。

    “不行了不行了”

    吴所畏被强电流刺激得失控吟叫,扭腰着躲避池骋的撞击,整个屁股都离开了床单。池骋的巨龙依旧嘶吼着向上冲撞,将吴所畏悬在空中的臀瓣顶得颠簸乱颤。

    “啊啊啊”

    一个炸弹在小腹爆炸,两人身体相连的几个点相继被点燃,震颤了数十秒,来了个酣畅淋漓的“天地同春。”

    到了后半夜,吴所畏彻底蔫了,趴伏在池骋的身上,眼角湿绵绵的。

    “瞧你那点儿出息”池骋佯怒着拧起吴所畏的脸颊,“给你几下就哭之前折腾的那点儿胆呢”

    吴所畏不说话,脑袋扭向另一边。

    池骋笑着用利牙在吴所畏脑门上咬了一口,哄道“我不是也白白让你虐了那么多下么”

    “可你没让我上”吴所畏还在为此事愤愤不平。

    池骋神色一滞。

    吴所畏把脸埋进池骋的肩窝,特伤心地哀叫一声,“你就不能让我吃一次么哪怕一次都成。”

    池骋把手插进吴所畏的发间,问“你就这么想睡我一次哪怕我极度反感”

    吴所畏说,“我以前也极度反感,可我为了你愿意了。如果你一直反对我做这件事,我就觉得我们的感情有缺憾不完整。”

    池骋抱着吴所畏的手臂紧了紧,说 “每个人都有一个承受底线,攻破对方的底线,并不都意味着征服,有时候也是一种摧残和毁灭。”

    吴所畏横着脖手,“甭和我白话这些,我不懂,我就要睡你。”

    池骋的脸沉下来,“不许再掰哧这事了,先睡觉。”

    吴所畏依旧犟着不肯闭眼。

    “畏畏。”

    这俩字是用警告的语气说出来的。

    吴所畏暗暗咒骂数声之后,还是心有不甘地闭上了眼,很快便沉沉地睡去。

    池骋却一连抽了两个钟头的烟才合眼。

    、156蛇君

    周末,吴所畏开丰去了诊所,想瞧瞧他多日未曾露面的师父最近在忙什么。

    结果,白大褂迁是邓身白大褂,人却不是邓十人了。

    “哦,你我姜大夫啊他出去看电影了。”

    吴所畏问  “你是”

    “我是见习医生,给姜大夫当助手的。”

    吴所畏重新打量他一眼,不由的感慨郭城宇可真是煞费苦心,从哪栽寻么一个巨丑无比的男人他也不怕姜小帅晚上做重梦

    丑男很丑,可是他很温柔。

    不仁给吴所畏端来一杯水,还告诉他,  “姜大夫出去有一会儿了,估计回来了。”

    吴所畏说了声谢谢,端起标号喝了口水,开始和丑男闲扯。

    “姜小帅最近都忙什幺呢”

    “他啊”丑男慢条斯理地说,  “前两个礼拜一直在马尔代夫度假,刚回来没两天。真羡慕姜大夫,出去旅游还能包专机,还有私人导游和贴身助理。用两个字来形容吴所畏此刻的心情再合适不过了。

    “我草”

    别说那位丑男羡慕了,吴所畏都快被酸水泡发了,不带怎么欺负人的

    尼玛他白天在公司累得像条狗一样,晚上回到家还累得像条狗一样。同样傍了个养蛇户,怎么人家就吃喝玩乐他就这么苦逼

    正想着,姜小帅迈着轻快的步代走进诊所。

    “大畏,啥时候来的”

    吴所畏抬起眼皮,好家伙斗几日没见,脱胎换骨了一样。俊脸朝气蓬勃,气色红润饱满,眼神顿盼风姿。从里到外透着一股沐浴爱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幸福气息。

    “小日子过得挺滋润啊。”吴所畏话里透着一股酸味儿。

    姜小帅含蓄地说,“就那么回事吧。”

    吴所畏咬牙,  “信不信我抽你”

    姜小帅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而后朝丑男叮嘱了一些事,接着就去里屋换衣服,吴所畏也跟了进去。不为别的,就想窥秘一下姜小帅的身体变化。

    感觉身后有脚步声,姜小帅神色一滞。

    “你怎么进来了”

    吴所畏搓搓手,笑得阴邪无比。

    “看看你的小菊被滋润成什么样了。”

    姜小帅噗嗤一笑,  “你丫想哪去了我和郭子之间没这戏码。”

    “蒙谁啊”吴所畏说着去拽姜小帅的衣领,瞧见一块红痕,轻咳一声,

    “瞧见没这就是铁的证据。”

    “铁什么铁啊这就是蚊子叮的”

    吴所畏当然不信。

    姜小帅解开领口,袒露一大片胸肚,直接给吴所畏看。

    “真要亲不可能只亲这么一小块吧你仔细看看,就是蚊子叮的。”说着又把肚子捧起来给吴所畏看,  “你着,这也有一块,也是蚊子叮的。”

    吴所畏半信半疑的,  “你俩到底怎么回事啊”

    “就那么回事。”姜小帅说。

    “什么叫就那么回事到底在没在一起”

    姜小帅滞楞片刹,稀里马虎的采了一句,  “算是吧。”

    吴所畏盯着姜小帅换衣服,看到他上半身赤裸,皮肤白皙细腻,忍不住上手摸了一把,把姜小帅摸得跳出三尺。

    “你丫别碰我啊”姜小帅警告,  “我一身的痒痒肉。”

    曾径俩人挠痒痒,一个姜若木头,一个敏感无比,现在木头都知疼知痒了,这个敏感无比的还容不得别人碰。

    姜小帅换好衣服,俩人坐在外面的沙发上聊天。

    吴所畏问,  “你俩刚才一起去看电影了”

    “是啊。”姜小帅点头。

    吴所畏说  “都好到这份上了还没有身体接触,谁信啊我和池骋在一起这么火了,他都没带我看过一场电影。”

    尼玛一天到晚着自导自演的,yy都找着人了。

    姜小帅说  “一起看电影怎么了我俩看的不是一场,他看他的,我看我的。”

    吴所畏嘴角抽搐两下,  “大哥,你没开玩笑吧”

    “你着我像开玩笑的幺”姜小帅一脸认真的模样。

    吴所畏哭笑不得,  “不是我说,你俩咋想的好示客易手拉手去看一场电影,竞然不看一场你俩有毛病吧”

    “你才有毛病呢”姜小帅说得理所当然,  “为啥要看一场他爱看的那场我不爱看,我爱看的那场他不爱看”

    “情侣去看电影图的不就是一个气氛幺你还真当去看电影的啊”

    “我就看电影是去的,我花钱了,为啥要着一场自己不喜欢的”

    吴所畏彻底无话了。

    姜小帅又说,  “那我问你,让你看一场你不喜欢看的电影,唯一的好处是你可以和他坐在一起,你愿意花这个冤枉钱幺”

    这话彻底把磁铁公鸡尧进去了。

    那还甩说肯定不愿意呗吴所畏巴不得单独进个影院,哪怕旁边坐的大爷大妈,也让他新鲜新鲜啊

    “这不得了。”姜小帅摊开手。

    吴所畏,  “你到底为什么不让郭子碰啊”

    姜小帅柱着一十小药盒,漫不经心地说  “他心不净。”

    “废器,谁一心净了还想干那事啊”

    “不是那个意思。”姜小帅深吸了一口气,  “我总觉得他对我没有拿出百分之百的诚心,他心里还有一块区域是属于别人的。”

    吴所畏计估了,  “你不会还觉得郭域宇喜欢池骋吧”

    “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姜小帅说。

    吴所畏憋了好牛天才憋出一句。

    “你不愧是我师父。”

    你比我抽

    郭城宇也遭受了和池骋一样的处境,没有傍家儿的时候还能偷一口肉,有了傍家儿反到过上了和尚的日子。怕上火终日吃素,怕乱情清酒不沾,把傍家儿养得白白嫩嫩,却只是做了一件善事,不求回报。

    李旺都替郭城宇着急,  “郭子,你啥时候能吃饱了啊”

    “我压根没吃过,何来的饱”

    李旺噎住了。

    “何来的饱”

    李旺被速一声突如其来的怒吼吓出一身的冷汗。

    立刻闭嘴,专一心致志地开丰。

    郭城宇火热的视线飓向车窗外,他可没池骋那么好运气,一眼就能扫到着屁股的小母狗。他盯上的是一个人的背影,而且视线一下就冷了。

    “停车。”郭域宇说。

    李旺回了句,  “这不让停车啊”

    “我让你停丰车”又是一声吼。

    有肾火的男人不能惹,李旺还是乖乖踩了刹车。

    “你先走吧。”

    说完这句,郭域宁打开车门走了下去,直接翻越护栏,以近乎横行的姿势从密集的车留中穿行而过。

    李旺本想看看郭域宁这幺急着去了哪,无奈身后车喇叭齐鸣,只好一脚油门继续前行。等开过护栏乱行到对面的马路时,郭域宇早就没了踪影。

    郭城宇起初走得急,等接近那个背影时,脚步反到慢了,目光中隐隐透着一抹怀疑。

    到底是不是

    正想着,前面的人回头了。

    两人同时愣住。

    好半天之后,对面那位才试探性地叫了声。

    “郭子”

    郭城宇上前一把住此人的衣领,牙缝里进发出浓浓的血腥气息。

    “你丫还知道回来”

    汪硕攥住郭城宇的手,攥了好半天,手臂一把勾住郭域宇的脖子,胸口撞击胸口,狠狠一个拥抱,一心跳足以把脚下的地板砖震裂。

    激动了片刹,俩人的情绪慢慢恢复正常。

    汪硕调侃他,  “你竞然能一眼把我从人群里认出来不简单啊”

    这话不是自豪,他确实属于扎在人群里找不着的那种,长相普通,衣着普通,一举一动都是纯正的路人范儿,这么多年一直如此。

    郭城宇说,  “你走路还是那那个德行,跟没长脚似的,蛇养多了,自然一眼我能把你和正常人区分开。”

    汪硕但笑不语。

    郭城宇打了一辆车,带着汪硕去了他的宠物蛇乐园。

    汪硕在园子里选了好一会儿,感叹到  “好蛇不少啊。”

    说完,吐了很长的一声口喵。

    十几条蛇毗溜毗溜地爬了过采,围尧在汪硕的脚下和身上,有一条千年不理人的蛇竟然也被汪硕的口哨忽悠过来了,热情得跟吃错药似的。

    郭城宇不禁感叹,汪硕身上裁是有一种特殊的磁场,专门为蛇而生的。攻击性多强的蛇,到了他的手中立马变得乖顺老实。

    、157出乎意料的淡定

    看完蛇,郭城宁请汪硕去露台花园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