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47节

作品:《逆袭

    “你知道你给池骋灌汤包他为什么不吃么”

    李之灵大喇喇地说,“他不是吃过早饭了么”

    吴所畏说,“什么啊他不爱吃包子。”

    李之灵眼睛一亮,“那他喜欢吃什么”

    “多了,什么杂屁欧豆、炒年糕干、开心果、瓜子、串串香”吴所畏说了一堆自个儿爱吃的。

    “他还喜欢吃零食啊”李之灵相当惊讶。

    其实池骋爱吃的零食就是豆干,吴所畏还没提。

    李之灵很快进了旁边一家大超市,为了把“好人”做到底,吴所畏也跟了进去,连池骋爱吃那个牌子的都告诉了李之灵。

    等李之灵走后,吴所畏又把她买过的东西重新买了一份。

    送到池骋办公室的时候,池骋不在,他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

    李之灵把东西放在池骋的办公桌上,留下一张纸条。

    “我送你的哟一定要吃得光光的。”

    然后美不滋地走了出去。

    等池骋回来,纸条已经不见了,桌上放了两大袋的零食,池骋平时经常收到这些东西,基本都会扔到别的办公室遭人哄抢。因为送礼的人肯定在这个单位,他这做的目的就是暗示那位,以后少干这种无意义的事。

    结果,今儿打开一瞧,都是大宝爱吃的。

    眼神变了变,破天荒地收下了。

    、151假招子。  3266字

    李之灵走后没多久,吴所畏就提着那份一模一样的零食在池骋相邻的几间办公室一通溜达,分零食赚人气,给池骋树立了一个团结友爱的好形象。

    “又发吃的了”池骋隔壁的小张同志逗贫,“这回又是谁'资助'的”

    吴所畏朝他挤眉弄眼,“你说呢”

    小张同志立刻哈哈大笑,“敢情是局长千金赏的,那我得多吃几口,平时都是我们给她爹送礼,好不容易轮到我们占她的便宜了。”

    吴所畏心里既高兴又憋屈,高兴的是池骋的同事这么配合,憋屈的是李之灵和池骋的互动已经到了这么深入人心的地步。

    晚上吴所畏来接池骋的时候,池骋果然把那袋零食扔给了他。

    “你给我买的”吴所畏故意问。

    池骋说。“不知道谁放在我桌子上的。”

    吴所畏美不滋的,“真好,都是我爱吃的。”

    要问吴所畏为什么不直接把这袋零食分给池骋的同事,干嘛还要自个儿买份一模一样的因为吃着人家送的东西觉得香呗

    晚上洗完澡,池骋不许吴所畏穿衣服,让他光溜溜地趴在床上。然后掰开臀瓣,倒一些不明液体在手上,朝吴所畏的密口处涂去。

    吴所畏禁不住颤抖,扭头看着池骋。

    “你在干什么”

    池骋晃了晃手里的杯子,“我秘制的杏汁,可以让私处的色泽更加粉嫩。”

    吴所畏没听见后面那句,就听到“杏汁”两个字了,当即扭住池骋的手腕,问“你刚才说什么汁杏汁哪来的杏汁”

    “榨的,那么多杏,光吃不用多浪费。”池骋说,“当然。杏只是主料,我还配了其他一些东西。你不知道杏可以美容吧其实很多化妆品成分里面都有杏仁油。”

    吴所畏不关心那个,他就关心他的杏,为毛都不经过他的嘴,就直接到达消化系统最末端了啊啊啊把我的杏还我你这个暴殄天物的畜生

    池骋继续手里的动作,抹完外面抹里面,他平时喜欢掰开小菊看里面的嫩肉,所以里里外外都有滋润。

    可吴所畏一点儿都不配合,还在纠结他那些宝贝杏呢。

    “你丫凭什么把我爱吃的东西糟践了”

    池骋说,“为了我爱吃的东西。”

    吴所畏气结,“一个屁股而已,弄得那么花俏干嘛啥色不是干啊”

    “那不一样。”池骋贴在吴所畏的耳旁说,“色泽娇艳,我更喜欢舔。”

    这下吴所畏没词了。

    趴在床上暗想道,你丫等着,等我找到你和李之灵暗中勾搭的有力证据,老子一定收了你再把这些损招儿变本加厉地还到你身上

    不出吴所畏所料,第二天,李之灵就去池骋的办公室检查成果去了。

    结果,办公桌上空无一物。

    哇,真的都吃完了

    可李之灵低头一瞧,垃圾桶里的杏核还是昨天的,证明池骋没往里面扔一点儿垃圾。这明显不符合常理,因为李之灵给他买的零食里有开心果、瓜子一类的,不可能一点儿垃圾都没制造出来吧

    又在池骋的柜子和抽屉里翻了翻,还是没有。

    李之灵倚在门框上暗暗琢磨,难道他把零食带回家去吃了

    亦或是不舍得吃,收在某个地方了

    正想着,隔壁的小张出来了,看到李之灵,一激动就说秃噜嘴了。

    “李公主,问一下哈,你那瓜子是从哪买的倍儿地道的五香味儿。”

    李之灵心里咯噔一下,“你说什么瓜子”

    小张指指垃圾桶里的瓜子包装袋,说“就这种瓜子,不是你给池少买的么池少分给我吃了。”

    李之灵双臂环胸,一副拷问的姿态。

    “是不是池骋去你屋吃的时候,你主动开口要的”

    小张笑了,“大公主您跟我逗闷子呢吧池少把一整袋都给我了,还有那个”说着又指了指桌上的山楂卷,“也是池少给我的。”

    李之灵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小张一瞧形势不对,赶忙替自个儿脱罪。

    “不光我一个人,对面那个屋,还有旁边这个屋,反正临近的几个屋都分着了。你要是进去,人家肯定得拍巴掌欢迎你。”

    李之灵气的说不出话来,扭头便往外走。

    小张在后面喊了一声,“你还没告诉我瓜子从哪买的呢”

    李之灵脑袋里已经没瓜子了,全是大耳刮子

    结果,刚走出池骋的单位,就看到吴所畏的车停在不远处。

    “嫂子”吴所畏又朝她打了声招呼。

    李之灵气不忿,走过去和吴所畏讨说法。

    “你不是说池骋最爱吃那些零食么怎么我送他只会他又分给别人了呢”

    “这事啊”吴所畏故作一副纠结的表情,“我正想和你说呢,以后你别往池骋办公桌上放东西。他平时太大方了,什么东西都分给同事吃,后来大家伙都习惯从他桌上拿东西吃,从来不用打招呼。”

    李之灵心里平衡了一些。

    “原来是这样啊”

    “是啊。”吴所畏笑笑,“你还以为他嫌弃你送的东西啊”

    李之灵撇撇嘴,“倒没觉得他会嫌弃,就以为他不在乎呢。”

    吴所畏知心哥哥一样的安慰着,“他那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昨晚我俩一起吃饭,他还和我夸你呢。说你心特细,把他的口味了解得这么清楚。”

    李之灵脸一红,“还不算你的提醒。”

    吴所畏憨厚一笑,“这我可不敢说,说了多伤他的心啊”

    李之灵对吴所畏的信任和好感大大提升,忍不住多打听了几句。

    “你是池骋的司机么”

    吴所畏迟疑了片刻,说“算是吧,兼职生活助理。”

    还兼职床伴和干儿子。

    李之灵眼睛一亮,“那你和池骋走得很近吧除了偶尔接送他上下班,平时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多么”

    “应该挺多的吧。”吴所畏略有保留的说,“经常一起吃饭,他出去办事也会叫上我,偶尔一起打打牌之类的。”

    吴所畏已经相当相当谦虚了,可还是把李之灵羡慕个半死。

    “那你可以帮我把东西转交到他手上么”

    吴所畏不假思索地说,“当然可以啊,愿意为嫂子效劳”

    这话把李之灵哄得都快找不着北了。

    当即坐进车里和吴所畏详谈。问他池骋还喜欢吃什么,吴所畏把自个儿喜欢吃的一个不落的汇报上来。除了零食,水果和主食什么的也照说不误,总之能占便宜的地方就不放过。

    最后,想起昨天吃的灌汤包,又提醒李之灵一句。

    “吃饭昨天夸你家保姆做的灌汤包好吃。”

    李之灵纳闷,“你不是说池骋不爱吃包子么”

    吴所畏是这么解释的,“你也不看看那个包子是谁送的他当着你的面不吃,结果我才吃了两口他就要和我玩命说小灵送的包子你也敢吃拿来,不爱吃我也得全吃了。”

    李之灵被“小灵”俩字绕得晕头转向的,当即朝吴所畏说“那我明天让保姆多做一点儿,把你那份也做出来。”

    “谢谢嫂子。”

    谢谢嫂子把我明天的饭钱都省了。

    其后的几天,李之灵就照吴所畏所说,每天都买很多好吃的,直接让吴所畏给池骋带过去。吴所畏不仅白吃了几天零食,而且生了好多饭钱。不过他也算“厚道”,每次李之灵送都东西,他都嫂子长嫂子短的,再制造一些爱美的气氛,让李之灵错以为她和池骋已经郎有情妾有意,只差一层窗户纸没捅破而已。

    不过,有时候李之灵心里也嘀咕,为什么总感觉池骋对她的态度没什么改观呢好像所有的转变都是从吴所畏嘴里得知的,在池骋这里,收到的依旧只有一副冷面孔。

    于是,当了一个礼拜的冤大头之后,李之灵有点儿沉不住气了。

    “为什么我给池骋打电话,他总是不接”

    吴所畏说,“这是他的习惯,一回到家手机就设置成静音,不喜欢休息的时候突然被吵到。你可以加他的网聊帐号,他这种不爱说话的人,更习惯网上聊天。”

    李之灵一听这话,心里舒坦了不少。

    “那好,你把他的帐号告诉我。”

    于是,吴所畏把自个儿的小号告诉了李之灵。

    、152我是缰绳你是马。 3308字

    晚上,吴所畏用手机登陆自己的小号,果然看到李之灵加了他。

    昵称是“纵马狂奔”。

    吴所畏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李之灵这种大家闺秀怎么起了这么一个霸气的网名后来查了一下才知道,这是“驰骋”一词中的其中一项解释。

    于是,吴所畏把自个儿的网名也改了,叫“缰绳”。

    这边刚通过验证,那边就发来一个可爱的笑脸。

    真够着急的吴所畏想,虽然我也着急让你死了这份心,不过为了把池骋演得像一点儿,我还是沉稳一些比较好。

    五分钟过后,吴所畏才发了一个句号过去。

    纵马狂奔什么意思

    缰绳没。

    纵马狂奔今天给你买的发酵火腿片吃了么

    缰绳嗯。

    纵马狂奔好吃么

    缰绳嗯。

    纵马狂奔

    此时此刻,小醋包正趴在吴所畏的肚皮上蹭“热”,吴所畏就跟一个小火炉一样,一到夏天就冒烟儿。

    二宝喜热,大宝贪凉,俩活宝天生一对。

    看得一旁的干爹都眼热了,也不知道是嫉妒二宝粘着大宝,还是嫉妒大宝护着二宝。总之心里有点儿酸,把手伸了过去,企图将小醋包提走,结果遭到了吴所畏强烈的抗议。

    “别拿走,他一走我就热。”

    “热就开空调。”池骋说。

    吴所畏眼睛盯着手机屏幕说,“我一吹空调容易拉肚子。”

    凡是和肠道有关的,一诈唬一个准,池骋绝对收手。

    手机又传来消息提醒。

    纵马狂奔你平时干嘛对我那么冷漠

    缰绳没。

    纵马狂奔明明就有。

    “缰绳”刚要说话,小醋包不老实的小脑的撬开吴所畏的内裤钻了进去,看到大蛋,还是两颗,甚喜,嗷呜一口咬了上去。

    缰绳啊啊啊啊啊。

    纵马狂奔这是怎么了

    吴所畏擦了擦额头的汗,回了一个“急”字。

    纵马狂奔急什么

    吴所畏刚打了一个字,左胸敏感的一点就被池骋的牙叼住,身体不受控的抖了两下,手指在屏幕上戳戳戳。

    人话,相当高水准的戳出“急着操你”四个字,而且还发出去了。

    不要质疑这种惊人的巧合性,“急”字是吴所畏打出来的,“着”字是系统自动搭配的。此号又是吴所畏和池骋相隔两地时调情的专用号,所以“操你”排在高频率使用此的第一位,于是

    池骋暗黑的目光搔刮着吴所畏的俊脸,幽幽地问“和谁聊天呢”

    “没谁。”吴所畏把手机塞到枕头下面。

    池骋轻佻的语气说,“叫干爹。”

    吴所畏一愣,“你不是不爱听这个称呼么上次我和你开了个玩笑你都骂我,还说我找死。”吴所畏可记仇着呢。

    池骋的大手包裹着软绵绵的肉蛋,说“就因为太刺激,所以不敢听。”

    吴所畏一听这话更不敢加了。

    “你要觉得叫干爹不够亲,叫爸爸也成。”

    吴所畏羞愤不已,“你丫变态”

    “叫不叫”

    脸一横,“死也不叫。”

    “不叫是吧那我就操到你叫为止”

    凌晨三点半,在被池骋狂轰滥炸了四轮之后,吴所畏终于发出投降的“号角”。

    “干爹干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