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40节

作品:《逆袭

    吴所畏不走,“我得无时无刻陪着你,直到你度过难关”

    “别”姜小帅赶紧打住,“我怕我这个难关没度过去,更大的难关又来了,你还是麻利儿走吧,我也就纠结那么一小会儿,真的就一小会儿”

    说着把吴所畏往外推。

    不料,吴所畏一把将姜小帅抱住了,搂得紧紧的。

    “小帅,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你一直在我身旁鼓励我。现在你有困难了,我怎么会抛下你一个人走呢啥也甭说了,哥们儿陪你到底”

    郭城宇出去了一趟,回来正好撞见这一幕。

    俩小俊男搂得严严实实的,吴所畏的手还一直在他们家姜小帅后脑勺上瞎胡噜。

    “谢谢你替我保管,现在可以还给我了。”

    郭城宇朝吴所畏伸出胳膊,示意他把姜小帅送回自个儿的怀里。

    吴所畏一脸提防的表情看着郭城宇,“我可不放心把他交给你。”

    “再不放心也比你靠谱。”扬扬下巴示意吴所畏赶紧放人。

    吴所畏依旧搂得紧紧的,“我怎么不靠谱了”

    “你的小菊太粉嫩。”郭城宇突然冒出一句。

    吴所畏惊愣片刻,难不成那天让姜小帅检查“肛痿”的时候,被郭城宇看到了我草,不是吧那不是中餐厅么呃那就是郭城宇私人会所的中餐厅

    郭城宇趁着吴所畏愣神的功夫,硬生生地把姜小帅从他怀里褥了出来。

    “小帅由我护着,不劳你费心了,你还是多自个儿操操心吧”

    吴所畏嘴硬,“我有什么可操心的就是个常规检查,我那屁股亮得理直气壮你有本事和池骋说去啊你不是最擅长挑拨离间么干脆一步到位,把我俩拆开了,你和他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和我师父凑成一对。”

    姜小帅脑袋都快炸了,这都哪跟哪啊伤个心都不让人不消停

    郭城宇一招制敌。

    “我要把你和岳悦的事添油加醋地告诉他,没准真能一步到位。”

    吴所畏脸色瞬变,“你你什么意思”

    还没听到回答,后撤了三大步。

    砰

    门在他面前关上了。

    还能什么意思明摆着么现在是大白天,你一个大灯泡在这瞎闪什么

    关上门之后,姜小帅想要挣脱郭城宇的怀抱却没成功。

    郭城宇佯怒着看着他,“他抱你就老老实实的,我抱你就不成”

    “不成”

    郭城宇不生气也不撒手,勾起一边的嘴角说,“从今往后,我就搬到这住了。”

    姜小帅怒瞪双目,“你”

    郭城宇直接在他脸颊亲了一口,美不滋的接了一巴掌。

    吴所畏开车回去的路上还运气呢心里起急冒火的,也不知道是气人家把他撵出来了,还是着急自个儿的事被郭城宇知道了。后来又想起姜小帅说的那些丧气话,联想到池骋和汪硕,又是一肚子闷气。

    回到公司,发现他出去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手里又攒了许多事没处理,这一忙就忙到天黑。等吴所畏看到挂钟已经显示七点的时候,才意识到今天要去接池骋。

    等吴所畏赶到池骋公司,他刚从办公大楼出来,身边跟着一个老头和一个女人。女人二十出头,长得一般,幸好她长得一般,以吴所畏现在的情绪长的漂亮很可能一脚油门就撞上去了。

    老头和女人上了一辆车,池骋过来找吴所畏。

    刚一上车,就看到吴所畏蔫不唧唧的趴在方向盘上,一脸疲惫。

    “去那边坐着,我来开车。”

    吴所畏形若游魂的下了车,打开旁边的车门,一屁股瘫在车座上,脑袋一仰,眼一闭,就不说话了。

    平时轮到池骋开车,车速通常都会很快,今天看吴所畏累的够呛,他特意把车速减慢,开得很稳,连个小石子都绕过去。

    沉默了半路,吴所畏终于开口。

    “你说,是不是只有得不到和失去的,才是最好的”

    池骋随口问道,“应该是吧。”

    吴所畏心里咯噔一下,那我完了,一个都没占上。

    池骋用余光扫了吴所畏一眼,虽然车内光线不足,可他依旧能看到吴所畏压抑的表情。从上车开始,他就感觉到吴所畏的不对劲,只是没表现得这么明显。

    其实,吴所畏真正在乎的,不过是他在池骋心里的位置。

    看到吴所畏这样,池骋心里有种难以言说的滋味。他的情绪很难受人影响,就是亲人当着他的面哭,他也不过是烦一会儿的事。可吴所畏的每一个表情,都像一根根细密的小针戳次着他的心。吴所畏怎么耍浑闹腾他都能忍,但他受不了吴所畏任何一个难受的表情。

    找了片空地,猛地一脚刹车。

    吴所畏身体前倾,还没来得及坐稳,就被池骋的大手揽了过去,脸颊被老虎钳子揪得生疼。

    “想什么呢”池骋问。

    吴所畏想把池骋的手从自个儿的脸上掰开,结果又被拧了一下,心里有气没精神发,闷闷地说,“什么也没想。”

    池骋问,“那怎么这么没精神”

    吴所畏耷拉着眼皮说,“累。”

    说完之后,不仅没听懂一句安慰,肉蛋还被老虎钳子狠夹两把,接着是一声不容违抗的命令,“不许这样,打起精神来”

    吴所畏疼得直咧咧,怒道,“我累”

    “累也不成,腰板挺直了,眼睛睁大了”

    吴所畏气得直磨牙,有这样的么都说累了还非得比我精神起来

    就是有这么一个牛x的人,他叫池骋,为了让自个儿心里好受点儿,强迫别人露出舒心的表情。

    、140投石问路3717字

    回到家后,吴所畏继续长吁短叹,饭也没吃几口,平时最爱干的事就是洗澡和池骋抢一个喷头,今儿乖乖在不常用的那个喷头下面冲。早早的上了床,倚靠在床头,直勾勾的盯着对面的墙看。

    池骋看出来了,吴所畏的这种情绪有七分假,三分真。

    可就这三分真,还把他的心牢牢套住了。

    吴所畏用余光扫了池骋一眼,他刚刮完胡子,刮得特别干净,摸着肯定特光溜。算了,爱光溜不光溜,反正我也不大打算主动摸了,他就是往我身上蹭,我也得考虑一下再决定让不让他蹭。

    想完这个无聊的问题,吴所畏终于倒在床上,背朝着池骋。

    等了五分钟,没见池骋把手伸过来,吴所畏又翻过身面朝着池骋,见他在玩手机,心里更不舒坦了。我都这个德行了,你丫还有心情玩手机草下次等你不爽的时候,我也在卧室放姚明的歌,一边放一边扭。

    其实池骋是在盘问公司的员工,吴所畏这一天的动态。

    “哎”

    在不到半个钟头的时间里,吴所畏不知道叹了多少气,翻了多少身。最后一次翻过身,两道很戾凝黑的视线刺入他的瞳孔,吴所畏惊了一下,看到池骋握着的手机,突然想起郭城宇的警告,心情瞬间坠落谷底。

    结果,池骋只是伸出手臂把吴所畏圈住,沉声命令道“别闹了,睡觉。”

    吴所畏心里松了口气,又恢复一脸的颓靡。

    “睡不着。”

    池骋的老虎钳子夹住吴所畏的二颊,问“为什么”

    吴所畏推开持平的手,别过头,“说了更难受。”

    “难受也得说。”

    吴所畏的唇线绷出一个倔强的弧度。

    池骋看到吴所畏略显乌黑的眼圈,想起他这几天频繁打夜班的场景,心还是软了,手抚着吴所畏的脸颊说“不说可以,老老实实睡觉。”

    吴所畏的眼珠瞪的大大的,混沌无光。

    池骋脸又沉了,“你是不是找揍啊”

    吴所畏一脸苦情,“你揍吧,揍完我心里还能好受一点儿。”

    说是这么说,屁股蛋儿绷得紧紧的,恨不得池骋的手刚一伸过来就蹿到地上。

    即便这样,以他现在这副苦不堪言的小样儿,也足够让池骋心疼一把的。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说了更难受”

    吴所畏挺费力地铺垫了一句,“因为说完你会难受,所以我心里更难受。

    池骋说,“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会难受”

    吴所畏表情更痛苦,“你肯定会难受的。”

    一个套儿摆在前面,钻还是不钻

    池骋不愧是大油条,当即回了句,“你先说,说完我再表态。”

    小油条腹诽,这不是等于白说么然后愁眉苦脸 的转过身,耳朵耷拉着,肩膀子垮着,背弓着,俨然一副受气样儿。

    “我不想让你难受,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说的。”

    又一个套儿摆在面前,钻还是不钻

    大油条钻进去一条腿,“难受不难受不是我能掌控的,我只能保证我不动手。”

    小油条 瞬间松了一口气,事实证明,他压根不关心大油条是否难受,只要自个儿不被抽,其他的都好说。

    吴所畏打算先抛出一个石子探探路,这个石子就是小菊被窥的事。路好走再往前迈,把岳悦的事一并坦白了。路不好走就撤回来,日后铺平垫稳了再说。

    “那段时间我一直被肛痿困扰,后来和姜小帅见面,聊起这事,他将从医多年的所见所闻讲述给我,我深受启发,那个时候”

    “说重点。”池骋强势打断。

    吴所畏轻咳一声,“我让他给我检查了一下。”

    池骋眸色渐沉,“检查”

    吴所畏点头,“就是医生对病人的常规检查,只是检查部位稍有特殊。但这在肛肠科也是司空见惯的,谁也避免不了的是事。”

    “也就是他看了你的屁股”池骋只注意到这条信息,其余的都屏蔽了。

    吴所畏嗓子发紧的说,“不是看,是检查。”

    池骋的脸上没有露出太多表情,这让吴所畏暗松了一口气。

    “还有,郭城宇貌似也看到了。”

    池骋面色凝重,但依旧稳如泰山。

    吴所畏彻底放开胆子说,“郭城宇太阴了,他的会所里到处都是监控,我要知道他严密监视姜小帅,我就不把裤子脱了。这家伙最擅长的就是挑拨离间,谁知道他会不会添油加醋,说一些小帅存心掰开我屁股,把手伸进去乱捅之类的瞎话真要那么说,我多冤枉啊你心里得多难受啊”

    “所以,你就不打自招了是么”池骋的语气淡定得吓人。

    吴所畏大喇喇的说,“那个反正你都睡过郭子那么多人了,人家瞧你的人一眼,也不碍事吧”

    “是。”池骋幽幽的,“不碍你的事。”

    吴所畏隐隐间有种不祥的预感。

    “可碍我的事。”

    撂下这几个字,猛虎归山,吴所畏这个穿着武松衣服的武大郎,被重重扑在身下。

    “你说了你绝不动手的”

    “放心,不动手,动枪。”

    “哇啊”

    石子一抛出去,吴所畏总算瞧出来了,这条路这特么不好走

    第二天上午,郭城宇起床没多久,就接到李旺的电话。

    “郭子,那个家伙颠儿了”

    郭城宇故意用相当严重的口气质问,“什么跑了”

    姜小帅就坐在他对面,心里不由的一紧。

    郭城宇装腔作势地骂,“你丫干嘛吃的一个病人都看不住昨儿从这抬走的时候还带死不拉活的,这么一会儿工夫能让他颠儿了”

    李旺说得真真的,“刚才我打了个盹,他去上厕所,等我进了卫生间,他就没影了,肯定是从窗户逃跑的。”

    其实,这个人是郭城宇让李旺故意放走的。

    目的很简单第一,造成姜小帅心里紧张,更好投靠郭城宇;第二,放走了再逮回来,藏在自个儿那,给丫往死里整

    事实证明,第一个目的已经达到,姜小帅的心的确悬了起来。

    至于第二个,郭城宇心里更是十拿九稳,这个人八成已经落网了。但为了效果,还是急赤白脸的朝手机里怒吼一声。

    “还不赶紧追啊”

    说完,刚要挂电话,李旺那头叫唤起来,声音大得姜小帅都听到了。

    “郭子,郭子,先别挂电话呢,我还没说完呢”

    郭城宇又把手机拿回耳边,问“还有什么事”

    李旺说,“没追上啊”

    郭城宇心里冷哼一声,心眼儿不活泛,演戏倒是挺有一套。

    “那就多派几个人一起追,我就不信了,你们几个健全人还逮不住一个病号”

    李旺又说,“他已经没影了,追都不知道去哪追”

    姜小帅脸色更差劲了。

    郭城宇感觉有点儿不对劲,抬脚走了出去,站在外面朝李旺说“你丫演得有点儿过了吧差不多得了,别没完没了的,帅帅的脸都让你丫吓白了。”

    “我没吓他啊”李旺急得直跺脚,“孟韬真颠儿了”

    郭城宇语气聚狠,“你说什么”

    “我那个盹打得有点长,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人造就颠儿了”

    郭城宇给气的不善,“你丫真能耽误事还不赶紧找去啊”

    “正找着呢”

    郭城宇平缓了一下呼吸,强迫自个儿平静下来。

    “你听着,他穿着病号服,目标那么显眼,医院外面又不好打车,他肯定走不远。你不用开车到处瞎逛,就在医院周围搜,他丫肯定在哪猫着呢。”

    “嗯,我知道了。”

    郭城宇猜对了,孟韬真的没走远,他就在医院的公共厕所里,不知道把谁的长身羽绒服偷出来了,裹在病号服外面,默不作声的抽着烟。

    他和李旺相处了一宿,就瞧出这人心眼儿不活泛,他甚至猜出来李旺是故意让他逃跑的。所以不往街上冲,不往暗处扎,专来这人多眼杂的地方,他知道李旺不会找过来。

    等熬到一定的时间,李旺满大街学么他的的时候,他就可以安然走到医院门口,随便搭个车离开了。

    吴所畏被枪扫射了一宿,体内还残留子弹,就带伤冲锋陷阵了。

    没办法,这次的事太重要,不亲自跑一趟养伤都不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