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38节

作品:《逆袭

    解释的话破口而出,“这仅仅是个艳遇。”

    沉默了片刘,吴所畏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说错了一个字。

    这个时候更不能慌张了,理直气牡的告诉池骋,“刚才是我口误,其实我想说的是偶遇,不是艳遇,你别误会。”

    池骋比他乏镇静的说,“你不如告诉我,你只是读错音了,那个字念偶, 不念艳。”

    “对,对 ”回得掷他有声的。

    还对池骋差点儿一口气上不来,原本还担心听到他的声音会舍不得发火 。现在看来,这种担心真是多余了。

    “祝频对话。”简短有力的一声命令。

    吴所畏哪取接啊 光是听声就怵了,看見那张脸不得做一宿噩梦啊

    “房间里没网。”吴所畏说。

    池骋狠戾的话飚过来,“你是想让我给你的酒店老板打电话,让他亲自举着电脑让你视频通话么 ”

    吴所畏心里也憋屈,可池骋卄么事都干得出来,他不敢呛火。

    手机祝频打开,两人对视。

    池骋看到吴所畏那张脸,眼神还是缓和了很多。

    可吴所畏依旧觉得,池骋的拳头随时会从手机屛幕里钻出来。

    我俩是是在飞机上认识的,她就坐在我旁边,整个舱里的爷们儿都和她搭话,就我规规矩矩的坐着。是她主动和我说话的,还把她的手机号给了我,不信你看 ”吴所畏从枕头底下摸出那张小紙片,在手机屛幕前晃了晃。

    本来池骋已经听进去了,结杀这一个“从枕头底下摸出来”的暗示性动作 ,让前面的努力功亏一篑。

    “我没主动给她发过一条短信,都是她给我发过来的,你看,你看” 然后又把白富美发给他的暧眛短信逐条给池骋发了过去。

    看到池骋不对自个的解释做任何回应,吴所畏有点儿没好气。

    “你心眼也太小了吧不就一起吃顿饭么你没和美女吃过饭你们单位那么多美女整天围在你屁股后面转,我都没说卄么,你凭什么跟我较劲”

    池骋还不说话。

    吴所畏倒黑脸了, “你丫是不是爷们儿啊是爷们儿别给我钻牛角尖”

    说完这话,手机里的喘息声震得吴所畏耳朵发麻。

    池骋终于开口。

    “我现在就去夜店。”

    吴所畏立马怒吼,“不行你敢去一个试试 ”

    池骋面无表情的说,“我仅仅是去喝茶聊天,什么都不干。”

    “你蒙谁呢 ”吴所畏急了。

    池骋的脸阴得通透,“那你又蒙谁呢

    吴所畏愣住了。

    “我说我去喝茶聊天,你不相信,你还让我相信你对她没意思 ”

    “我那是咖啡厅,你那是夜店。”吴所畏说。

    池骋又说,“在你眼里,只有上了床才叫出轨是么為了喝一杯咖啡,特意烫了个头发,这就不算了 ”

    吴所畏彻底没词了。

    不容违抗的一声命令。

    “去洗头 ”

    吴所畏绷着脸,不声不响的走进浴室,哗啦啦的开姑冲水。

    手机就放在旁边,池骋注视着吴所畏被水流击打得一耸一耸的喉结,沉声说道“把衣服脱下来。”

    “我洗过澡了。”吴所畏反驳。

    池骋又是一声怒吼,“我让你脱下来 ”

    吴所畏僵挺着没动,头发上还沾着白色的泡沫。

    “是不是咱的证办得不够齐不补办一张s的对你就没威慑力 ”

    吴所畏用手胡噜一把脸,气汹汹的扯掉了睡袍和内裤,继续走到花洒下面冲水。因為心里有怨气,又被人这么盯着,吴所畏动作迅猛粗鲁,没几下就冲 完了,抽过一条毛巾刚要擦,池骋那边又发话了。

    不许擦,给我贴着墙罚站去

    吴所畏站得笔直笔直的,坚挺的臀部绷出一个诱人的形狀,头发上的水珠顺着脊背一路流淌到股沟,被水雾笼罩的麦色皮肤泛着性感的光泽。

    即使满肚子气,看到眼前这一幕,池骋依旧想吴所畏想得心肝肛肺都揪疼 。他发现,把吴所畏从自己怀里放走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错误。

    “ 两只手撑着墙,屁股撅起来。”

    吴所畏羞愤难当,可触到池骋那两道目光后,还是照做了。

    “自己用手抽,抽肿了为止。”池骋再次下了一道狠命令。

    这次,吴所畏说什么都不肯配合了。

    “有你这么寒碜人的么咱有事说事,有误会心平气和的解决,感情的事动粗有用么谁爱打谁打,反正我不打,肉长在我身上,别人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池骋又问了一遍,“你不打是吧 ”

    吴所畏梗着脖子, “是 ”

    “那你等着吧。”

    其后的几天,吴所畏彻底明白了 “等”这个舍义。

    从没觉得,等是这么煎熬的一种事,他恐惧、担忧、委屈、气愤生怕池骋从某个他方冒出来,怕到睡觉都睡不踏实。可又盼着池骋出现,盼着和他解释,盼着心里的石头落地。犹名达种柢農矛膚的心理折座下,異所畏袞迚了 景冷难的五大。

    他再也没有回应白富美的感情,池骋也没再给他打过一个电话。

    吴所畏不知是害怕还是是怄气,竟然一反常态的把机票改签了,花了手续费 ,延迟了归程,又拖了三天才回去。

    回去了才知道,他离开的这几天,公司遇上一件不小的麻烦事。

    秘书和吴所畏说“据说闹事的那个客户是刘公子指使的,他从咱们公司运走了一大批货,人为原因损坏后来这索赔。我们不赔他就闹事,闹得公司上下鸡犬不宁,影响特别不好。后来池少来了,答应那个客户赔偿。”

    吴所畏脸色一紧,“然后呢他真赔了 ”

    “能赔么池少什么脾气他能吃这个亏 ”

    吴所畏想想也是,“那他是怎么摆平的 ”

    说起这事,秘书一脸膜拜的表情。

    “具体细节我不知情,我只是听说,池少开车去找那个客户,到了约定地点,直接打开后备葙,里面塞满了钱,钱堆里还有好多条毒蛇,直勾勾的盯着那个客户看。

    池少就那么和他说钱都在这,你拿走吧

    那个客户哪敢拿啊光是瞅瞅腿就软了。

    池少火说了这可是你不要的砰的一声关上后备箱,直接开车走人。据说第二天刘工资就让蛇咬了,不知是真是假。”

    吴所畏又问“他和刘公子有什么过节 ”

    “好像就是因為刘公子生日那天,邀请池少参加派对,池少没赏他这个脸 ,刘公子就记了他一笔。”

    吴所畏没再多问,吩咐秘书去忙自个儿的事了。

    其实,池骋那天晚上挂断电话,就定了飞机票,打算第二天一早就飞过去 。结果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池骋脱不开身,就打消了去厦门的念头。

    刘公子也不是善茬儿,池骋想在不吃亏的情况下达到息事宁人的地步,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达些天他一刻都没闲着,也就没顾得上给吴所畏打电话。

    不仅他自己没打,还警告其他人不许给吴所畏打。

    所以事情发生了那么夂,吴所畏没有听到关于此事的一丁点儿消息。

    私会白富美,感情开小差,无故拖延三天不回来,让池骋帮他收拾烂摊子 种种劣迹攒到一起,吴所畏更不敢去找池骋了。

    前两天一直猫在公司,下了班也不回池骋那,吃饭睡觉都是一个人。

    这两天公司放假了,吴所畏又搬回了家,每天帮吴妈倒腾年货。

    上午归置房间的时候发现吴妈異有一身名牌保暖内衣,随口一问“妈,这是谁给您买的啊 ”

    吴妈说“你怎么比我记牲还差这不是上个月你给我买的么 ”

    吴所畏神色微滞,过会儿又问“谁给您送来的 ”

    “你同事啊就那个池骋,大池啊 ”

    吴所畏心里抽一抽的,本来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更阴郁了。

    “埃真够巧的 ”外面又传来吴妈惊喜的声音,“我刚才念叨你呢, 你就过来啦你这孩子,一来就拿这么多东西,上个礼拜你送来的排骨是还放在冰箱里没吃呢,

    吴所畏往外瞅一眼,扫到那个威武的身驱,脸瞬间变成菜色。

    那你等着吧,等着吧終于等来了。

    “三儿啊你同事来了,是不赶紧出来 吴所畏,“”

    池老师拿着小皮带打劫票子,哼哼"

    、137略施小惩

    晚上,池骋在吴所畏家吃的晚饭,吴妈待他比待亲儿子还好,把吴老爹生前自酿的原浆酒拿出来款待池骋,还一杯一杯的给他续满。

    “以后有空就来家里吃个饭,我们三儿总夸你,说你对他实打实的好。”

    池骋似笑非笑的,又干了一杯酒。吴所畏看吴妈又要给池骋续酒,赶紧把手伸过去拦,“妈,别给他倒了,一会儿喝多了怎么开车回去”

    吴妈瞪了吴所畏一眼,“好不容易来咱家吃顿饭,还不让人家喝痛快了”说完把脸转向池骋,温和的笑笑,“没事,多喝几杯,今儿晚就住这。东屋那么大的炕,你们俩想怎么滚怎么滚。”

    本来,人家吴妈没那个意思,吴所畏楞着呛着了。

    池骋又干了一杯,吴所畏瞧他那架势,是不准备不回去了。

    为了壮胆儿,吴所畏也给自个儿倒了一杯,谨记姜小帅的教诲,他这种恶贯满盈的人不能多喝,撑死了就一杯,结果还是多了。

    晕晕乎乎爬到热炕头儿,不知过了多久,吴妈已经睡下了,池骋盘腿坐在炕沿儿上抽烟,满身的贵气和简陋的环境格格不入。

    “坐这来。”吴所畏拍拍身边的位置,“灶火着了一下午,炕头儿可暖和了。”

    池骋捻灭烟头,真的坐了过去。

    烧过火的土炕有着异样的热度,坐久了感觉屁股都被烫熟了,吴所畏让往旁边挪了挪,给池骋腾出一个宽敞的地儿。即便这样,身宽腿长的池骋一坐过来,吴所畏瞬间就被挤到小旮旯里,特没存在感。

    他又往池骋那边挤了挤,不是存心抢地方,就是想和池骋挨得紧点儿,套套近乎,化解多日来的误解和矛盾。

    池骋依旧沉着脸,其实心里早没火了,就是想欺负吴所畏。

    吴所畏瞧池骋不理他,故意把臭脚丫子伸到池骋的嘴边晃悠这一脸的无赖样儿,让池骋稀罕的咬牙切齿的。要是换成别人,脚丫子早就被剁了。

    不过,想嬉皮笑脸的蒙混过去,未免把池骋想的太好糊弄了。

    看池骋无动于衷,吴所畏又把爪子伸了过去,提醒他,“指甲长了。”

    池骋的的眼神就像一把剪子,盯着吴所畏的手指头看了一会儿,吴所畏感觉肉都让他剪下来了,麻利儿把手缩了回来。

    不知是不是酒喝多了,吴所畏今天特别亢奋,刚消停没一会儿,又把脚丫子伸到池骋的腿间,

    使劲儿碾池骋的大鸟,一边碾一边坏笑,小流氓的特质显露无疑。

    池骋的獠牙已经伸到嘴边了,硬是让他强悍地收了回去。

    这时候爆发,就意味着让吴所畏拿住了。到时候再想治他,也达不到最初的效果了。

    所以,有火也得硬憋着,不到该烧的时候绝对不能燃起来。

    吴所畏又消停了一阵。

    池骋以为他终于老实了,刚要开口把主动权拿回来,吴所畏的脑袋突然又歪到他的肩上。池骋神色一滞,刚才吴所畏做了那么多呛火的事,他都能从容应对,可就这么一个亲昵的动作,居然把他心里垒砌的那道墙砸了一个大洞。

    更要命的是,吴所畏还用胳膊圈住了池骋的脖子,特享受的把自个儿挂在池骋的身上,黑亮的大眼珠向上瞄着池骋多日未刮的胡茬儿。

    太久没亲热了,突然就这么贴上来,池骋的心从冰窖变成了热炕头儿。

    意识到再不开口,就要被这小丫挺的收了,池骋终于开口。

    “躲我几天了”

    吴所畏手臂一僵,底气不足的说了几句,“没躲你。”

    “没躲”池骋低沉的嗓子压在吴所畏的胸口上,“那我问你,咱俩多少天没见了”

    吴所畏记的特清楚,因为日子是一天一天熬过来的。

    “十三天。”

    吴所畏说出这个数字的时候,池骋都有点儿佩服自个儿的定力。

    “你还挺听话,我让你等着,你就老老实实在家等着。”

    听到“等”这个字,吴所畏身上残余的那点儿酒劲都冲不散心里的紧张,圈着池骋的那条手臂清晰的感觉到他脖筋的耸动,从心尖到心窝都开始不安地抽动。

    “自打和你通完电话,我就没再和她联系,不信你去查。”

    其实池骋一早就知道这事,毕竟是他心尖上的人,不用刻意去查,就知道他会这么做。只不过有些事能糊弄过去,有些事就没那么容易了。

    “我要是不来找你,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猫在这”

    吴所畏没说话。

    池骋的语气突然变重,“心理素质够强的你十三天不见面都能这么淡定,该吃吃该喝喝,还敢跟我嬉皮笑脸你是真不把我当回事啊看你这么皮实,应该挺禁打的吧来都来了,也不能让你白等这么多天。

    一听这话,吴所畏立马急了,顾不上解释,揪着被单就要往炕下蹿。结果手刚扒住炕沿儿,那只作孽的臭脚丫子就让池骋拽住了。

    现成的扫帚疙瘩,抄起来放在吴所畏的屁股上。

    “十三天,十三下,自个儿数着。”

    吴所畏死拧死拧的,像条泥鳅一样扭来扭去,他越是这么挣扎,池骋越是想欺负她。

    “凭啥打我有错误承认错误,你没有权力打人”

    没权利一扫帚疙瘩量在肉最厚的地方。

    池骋真不是说着玩的,这一下结结实实,吴所畏扯着脖子嚎了一声。

    “数出来”沉声命令。

    吴所畏咬着牙不出声,又一下量在相同的地方,吴所畏还是不服软。后面连着三下,都是那个地方,吴所畏终于受不了了。扭着屁股挣扎着,被池骋按住后,咒骂的声音都惨杂了几声哭腔。

    “妈,妈,你儿子让人打了,赶紧救我来”

    吴妈耳背,而且中间隔着二个屋,压根听不见。

    这一通叫唤倒是勾起了池骋的虐待欲,裤子给扒了下来,光溜溜的打。除了屁股蛋儿,大腿内侧,臀缝都不放过。池骋的劲拿捏得恰到好处,疼是真疼,却不留一道印子。

    吴所畏不敢不数了,只要不开口,就永远从一开始,而且数错了、乱扭乱晃都从头来。

    “一、啊,二、啊,三、啊”

    屁股里面最嫩的部位被抽了一下,吴所畏疼得嗷嗷叫唤,立刻把手伸到后面挡着。

    “拿开”池骋硬着脸。

    吴所畏不拿,这一下楔在手上,疼得直咧咧。

    最后几下,池骋的力度收了许多,其实一开始就收这劲儿,真要撒开欢玩,吴所畏的嗓子能喊劈了。

    打完之后,吴所畏钻进被窝,平躺着,手垫在屁股底下。刚才疼得挺厉害,这会儿除了热没太大的痛感了,可见池骋没动真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