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37节

作品:《逆袭

    白富美笑着点头,说话慢条斯理的,听得吴所畏腿根儿都麻了。

    “可以摘下来给我看看么”

    这要是在绿皮火车上,一个肥婆呲着贴了韭菜的黄牙朝他问能给我瞅两眼不身为肥仔的吴所畏肯定会粗着嗓子回一句地摊货,有什么好看的

    可换了个场所,换了个人,换了块表,吴所畏立刻表现出良好的修养。不紧不慢地摘下来,绅士地送到白富美手上,没多说一句话,很淡定地回到座位上。

    过了一会儿,白富美把手表递了回来。

    “谢谢。”

    吴所畏接到手的是两样东西,除了手表,还有一张写了手机号的小卡片。

    我草,这不是逼我犯错么

    心中邪恶因子叫嚣,脸上却是轻松平和,把自个儿的号码也告诉了对方。看似是礼貌随意性的一个回应,其实相当刻意,刻意得把人家下面穿什么色的小裤衩都yy了。

    刚一下飞机,还没来得及和白富美告别,池骋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到了么”

    吴所畏暗想道点儿掐得可真准。

    “我已经委托朋友去接机了,一会儿把他手机号发给你,你自个儿和他联系。他在厦门人脉很广,对那一片儿的企业很熟悉,这几天就让他带你到处转转。”

    说完,直接挂断。

    吴所畏不由地嘟哝一句,出个门儿还找人盯着。

    池骋就是放心不下这条小公狗,走到哪都得拴着。

    出了接机口,池骋的朋友就在不远处等着他,看起来三十多岁,平头方脸,挺老实的一个人。他把吴所畏的行李物品接过来,领着他朝停车场走去。

    这哥们儿话不多,从吴所畏上车到下车,拢共就说了俩字。

    “到了。”

    然后给了吴所畏一张名片,就开车离开了。

    吴所畏住进了一家海上花园酒店,把东西收拾好之后,看了下表,已经十二点了,该去吃饭了。刚走出酒店正门,就收到一条短信,定睛一看,竟然是白富美发来的。

    吴所畏的小心脏砰砰跳了两下。

    “我住在中厦大酒店,方便的话,出来一起吃个饭吧。”

    吴所畏环视四周,目光定位在对面大楼“中厦”两个字上,心里一抖。

    这,这,这这也忒方便了,这丫头是池骋派来考验我的么

    考虑到下午需要整块的时间来做正经事,吴所畏还是按捺住了骚动的心,时刻谨记自个儿来这的目的,切不能因小失大。

    于是咬牙回了句,“晚上再说吧,我现在有事要忙。”

    结果,刚离开不久的哥们儿又开车回来了,递给吴所畏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几个饭盒,是他刚从当地一家特色饭馆打包过来的。

    “上次池骋来厦门,我们一起在那吃过饭,他说这几道菜味儿不错,让我买过来给你尝尝。”

    “客气了。”吴所畏挺不好意思,“早知道这样,我就陪你一起去吃了。”

    “今天风挺大的,可能还有雨,你刚从北京过来,还是少出门吧。”

    此时此刻,吴所畏特别庆幸自个儿没有脑袋一热就跟着白富美跑了,这要是让池骋知道了,肯定得一路杀到厦门来。

    下午,吴所畏在池骋好友陪同下,转了附近的几个颇有名气的企业,均受到了热情的款待。后来这个哥们儿话也多了,聊了很多相关企业的发展历程和经验,说得头头是道,像个经济学专家似的,颇受吴所畏敬仰。

    俩人聊得正欢,这哥们儿电话响了,挂断之后朝吴所畏说,“真不好意思,我这有点儿事,你先随便转转,一会儿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吴所畏急忙摆手,“不劳驾了,我一会儿自个儿打车回去,你忙你的去吧。”

    这哥们儿刚一走,吴所畏的手机又响了。

    “晚上七点钟,清苑咖啡厅,我等你。”

    海风拂面,吴所畏的心跟着海水荡漾起来。已经是第二次邀请了,再不回应人家一下,也忒没有人情味儿了吧好歹我也是个总经理,怎么能这么没有风度呢

    于是,掩藏好内心的小九九,很低调地答应了。

    原本想着直接打车赶过去,后来看时间还早,不如在街上逛逛,太早反而显得不够稳重。于是逛着逛着,就逛到了一家理发店门口。

    瞧着帅气的理发师咔嚓咔嚓地挥动着手里的剪刀,吴所畏心痒了。

    现在池骋允许他留头发了,但留什么头型还是池骋说了算,吴所畏倒不是很不满意现在的头型,就是有种想打破束缚,自己做主的冲动。

    于是,进去做了个一次性发型,想着见面之后就洗了,纯粹就当过瘾了。

    白富美先到了咖啡厅,坐在一个角落安静地等着,吴所畏从门口进来的时候婷都没有认出来,直到吴所畏坐下来朝她一笑,她才惊讶地发现这就是自己要等的人。

    吴所畏把头发烫了,虽然只是小卷,但卷得相当有层次。配上立体的五官,黑亮的大眼,竟有种欧系帅哥的范儿,而且毫无违和感。

    “怎么了”吴所畏问。

    白富美甜甜一笑,“没,这个发型很适合你。”

    说完,拿出手机咔嚓一声。

    从一路上受到的关注和白富美的这一拍,吴所畏看出来了,池骋给他弄一些中规中矩,又老又土的发型,就是在活生生地扼杀他的个人魅力。

    这几天确实应酬很多,大大小小的饭局池骋都推了,可今儿这饭局他不得不去。因为饭桌上有他爹,还有几位重量级的领导,其中也包括郭城宇他爹。

    当然,郭城宇肯定也得去,这是每年年底都得上演的戏码。

    因为有专车接送,刚子就不用给池骋开车了,可池骋还是习惯他跟着,所以他和池骋一起坐在后车座上。池骋沉默地抽烟,他就在旁边刷微博,不经意扫到李旺转发的一条。

    然后,噎住了。

    用余光扫了一眼池骋冷峻的侧脸,赶紧翻到下一页。

    刚子看到的,正好是白富美给吴所畏拍的那张照片。

    要说这事也巧了,吴所畏的艳遇不是别人,正是京城千金圈里的白莲花,追求者甚众,她随便发一条动态,都会引起不小的反响,更别说是这么煽情的一条。

    “在厦门邂逅了我的白马王子,加油,爱情是要主动争取的”

    刚子不想亲口将这条可能引发海啸的动态告诉池骋,可又不想让他被蒙在鼓里,于是,他不厚道地转发了。

    饭桌上,郭城宇和池骋面对面坐着,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自打姜小帅说完那番话,郭城宇怎么看池骋怎么别扭。当然,池骋一早看郭城宇就别扭。

    于是,俩人互相别扭地对视了数眼。

    郭城宇的手机有微博动态提示,李旺转发的东西,他压根没兴趣看一眼。可刚子转发的,他得看看。

    然后,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放下,别有深意地看了池骋一眼。

    不愧是多年的死对头,郭城宇一个眼神,池骋就拿起手机登录微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池骋的眼睛始终没离开手机屏幕。

    呕咂摸一口名酒,劲头儿真足。

    这条小公狗,忒特么不让人省心了

    、135 这不是要了我的命么3106字

    饭局进入尾声,领导们互道几句客气话,在秘书的搀扶下纷纷离席。

    池远端和郭城宇他爸都没少喝,聊起年轻那会儿的事,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

    最后,雅间就剩下池骋父子和郭城宇父子,郭城宇他爸来了兴致,拍着油骋的肩膀说“儿子,带二爹去看看你的小蛇馆。”

    自打记事起,池骋一直管郭城宇他爸叫二爹。

    池远端最不愿意听到的一个字就是“蛇”,要不是今天借着酒劲儿,不想扫老哥们儿的兴致,他就是死也不想再见那群孽畜。

    进了蛇馆之后,郭父对这里的宠物蛇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一直问东问西的。尽管郭城宇也养蛇,但他很少过问,大概因为郭城宇从不把养蛇当成生活重心,所以郭父对蛇没有明显的好恶情绪。

    现在看到这么多花花绿绿的蛇,才感慨原来蛇也能这么漂亮。

    “送干爹一条怎么样我抱回家养两天,实在养不好再给你送回来。”

    尽管知道郭父在开玩笑,池远端脸色还是变了变,和儿子吵了这么多年,他对池骋的脾气再了解不过了。谈什么别谈蛇,让他把自个儿亲爹卖了都成,但绝对不能动他一条蛇,谁动跟谁玩命。

    所以,池远端频频用眼神给池骋施压,倒不是强迫池骋送蛇,而是警告他拒绝的时候把话说得委婉客气点儿。

    郭城宇今天也大发善心,在旁边拽了郭父两下,低声说“人家的蛇都养好多年了,哪舍得给您您要想养直接去我蛇园挑”

    不料,郭父甩头就是一句,“我不待见你那的蛇,我就稀罕我干儿子养的蛇。”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池骋突然开口,“除了我脖子上的这条,其他的蛇您随便挑,喜欢哪条就拿哪条。”

    听到这话,郭城宇都是脸色一变,更甭说池远端的吃惊程度了。

    池骋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还抱起一条养了四年的球蟒递给郭父。

    “您瞧瞧这条怎么样”

    郭父摇了摇头。

    池骋又选了几条,都是花色比较亮,性格比较温顺,而且跟了池骋不少年的宝贝蛇。看着池骋面不改色地挑出一条又一条,郭城宇心里有种难以言说的滋味。

    结果,摇了无数次头之后,郭父突然把视线聚焦到了池骋的脖子上。

    “哎,我还就稀罕你身上这条蛇。”

    此话一出,房间突然静了下来。

    郭父好像压根感觉不到气氛的异常,依旧拿手逗弄小醋包,小醋包的情绪很快变得烦躁,眼神也凌厉起来。

    就在所有人的心都悬着的时候,郭父突然爽快地大笑了几声。

    “我也就是说着玩玩,我哪舍得让干儿子心疼啊”

    池远端瞬间松了一口气。

    郭父又说“而且我看了看,你这的很多蛇种,小宇的蛇园都有,你俩是不是一对一对买回来的”

    池骋眸色渐沉,两道视线朝郭城宇飙射过去,后者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看完蛇,郭父和池远端两个人到楼下的客厅坐着喝茶,池骋和郭城宇懒得听他们聊那些老掉牙的事,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郭城宇注意到这栋小楼后面多了一排大棚,挺纳闷地问“那块地让谁包了”

    池骋淡淡回道,“没让谁包,是我找人搭的。”

    “里面种的什么”郭城宇问。

    “韭菜。”

    池骋种菜郭城宇不觉得稀奇,毕竟他以前待在郊区,活得和退休老干部似的,什么农活儿没干过郭城宇早就见怪不怪了。可池骋种的是韭菜,郭城宇就无法理解了。

    “你不是不吃韭菜么”郭城宇问。

    池骋随口一说,“现在吃了。”

    郭城宇眯缝着眼睛打量了池骋很久,人还是那个人,眼神还是那个眼神,戾气没有减掉半分,可就是看着和以前不一样了。

    “你还真是变了。”

    说完这句话,郭城宇先上车走人了。

    刚子依旧坐在车里,想起那条微博,忍不住打开看了一眼。结果这一看不要紧,竟然发现池骋也转发了那条微博。

    我擦,这就表示他也知道了呗

    刚子光是一愣,而后顺顺胸脯,应该没我什么事了正想着,池骋那道阴鹜的身影晃入视线,瞧这状态,貌似不太乐观啊

    池骋上车后坐在驾驶位上,不说话,也不启动车子,大手把玩着那颗木蛋,来来回回地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刚子清了下嗓子,“你知道了”

    池骋自然明白刚子所谓的“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没理他这茬儿。

    刚子好心劝池骋,“你不是一直想找机会虐他么这正是个机会啊你想想,他刚一出去就四处勾搭,不用咱们下套就送上门了,多好的事啊”

    池骋斜睨着刚子那张因为他的“宝儿”要受罪而眉飞色舞的脸,终于撬开金口。

    “就是你下的套吧”

    刚子惊了,“你说什么”

    方向盘在池骋的重压下摇摇欲坠,一声粗粝的质问震得刚子心肝乱颤。

    “就是你创造的机会吧就是你把那女的安排到那个航班的吧”

    青天大老爷啊刚子心中叫冤,我不就转了一条微博么怎么还成我干的了

    池骋不依不饶的,“哪有这么巧的事想让他干坏事他就干了,还和你当初的想法不谋而合行,这事办得挺漂亮还记得我说过的话么一旦成了,第一个虐的就是你。”

    刚子的眼珠都要飙出挡风玻璃外了,平时的从容帝这会儿也淡定不起来了,扯着嗓子在车里哀嚎,“压根不是我干的,不信你去查,那条微博都不是我第一个转的,你不能为了护着你们家那位,就冤枉好人啊呃”

    刚子这顿揍挨得真冤。

    池骋心里明镜似的,这事就是吴所畏自个儿挑起来的,和刚子没有任何关系,可他就是心里有气,为什么啊

    明摆着么刚子的某些话他不爱听了。

    什么叫“好事”他挨打就是好事我们家“宝儿”招你惹你了他就是再不听话,再欠抽那也是我的事,我虐我疼我乐意,谁让你幸灾乐祸的再说了,手欠和乱勾搭哪个性质严重我宁可把这只手剁了,也不想让他勾搭别人啊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池骋把大半的火泄在刚子身上,等再朝吴所畏下手的时候,就没那么重了,说到底他还是舍不得。

    池骋给吴所畏定了一间豪华套房,坐在阳台上就能吹海风,感觉很舒服。只不过一个人吹,多少会有些单调乏味。

    白天心浮气躁,晚上静下来,才发现池骋一直没给他打电话。

    自打把朋友的号码告诉他之后,池骋似乎就不再管他了。

    吴所畏白天一次又一次地看手机,是盼着能和白富美多来点儿小火花;现在一次又一次地看手机,心里盼的却是另一个人的关心。

    手机终于响了,吴所畏心尖微颤。

    看到是白富美的号码,不知怎么的,乐不起来了。

    白天害怕池骋发来短信,晚上害怕短信不是池骋发来的。

    也许只有到夜深人静,才知道哪个仅仅是追求刺激,哪个才是动了感情的。

    “我在微博上关注你了。”

    看到白富美的这条短信,吴所畏百无聊赖地登陆微博,打算礼貌性地关注一下,结果破天荒地看到池骋转发别人的微博了。

    池骋当初开通微博,是为了给吴所畏公司做宣传,极少谈及个人私事,更不会没事去刷微博,关注别人的动态,然后再去转发。

    所以吴所畏特好奇,什么内容能撬开池骋那块千年硬石头。

    点进去,等一会儿,网速不太给力,照片一条一条地加载出来。

    先是小卷头,然后是两道剑眉,接着是黑亮的眼珠,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等到整个眼都露出来,吴所畏的脑袋轰的一下炸开了。

    我滴妈啊

    这不是要了我的命么

    、136那你等着吧 3484字

    这下,吴所畏也不敢坐等池骋的电话了,主动打了过去。

    等待接通的过程中,心跳飚的很猛。

    镇定,一定要镇定,你越是慌张,越显得你心虚,没事也整出事来了 心平气和地和他解释,这仅仅是个偶遇而已,是那个女的一厢情愿,我压根没这个意思。

    电话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