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36节

作品:《逆袭

    作势要下去,被池骋一把拽住。

    “我镇不住你了是不是”池骋语气骤寒。

    吴所畏一触到池骋的目光,戾气逼退了一大半,没办法,一般人瞧见池骋这种眼神,早就拿起一角苗香馅饼,眼泪吧嗒的、地蹲在某个角落吃了。吴所畏还算有种的,被这种目光威慑,还敢退一步和池骋讲条件。

    “我买一捆韭菜回家自个儿烙成不我泡它一个多钟头,就不信洗不干净。”

    池骋阴着脸,“你就这么想吃”

    吴所畏点点头。

    “宁可上吐下泻,也得吃这一口”

    吴所畏点点头。

    池骋拿他没撤了,吴所畏这股“轴劲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要打算干一件事,不干完了决不罢休。好比他上次要吃肉,宁可吃完了在卫生间鬼哭狼嚎,也得把这口肉吃进肚子里。所以池骋一直忧心一件事,吴所畏不睡自个儿一次,是不是得抗争到死

    语气缓了缓,朝吴所畏问,“你会烙盒子么”

    难得池骋松口了,吴所畏必须点头,其实他只是看吴老妈做过而已。

    池骋把车开到一个有机蔬菜种植园,买了两捆没打农药的纯绿色韭菜,即便这样,回去还是泡了很久。

    俩人正式开工。

    吴所畏负责和面,池骋负责剁馅儿。

    池骋什么刀都耍过,唯独没耍过菜刀,刀拿得挺稳,就是切得不怎么样。吴所畏扭头看了一眼,存心挤兑他,“你这韭菜是拿来炒还是拿来做馅儿啊能不能切细一点儿啊”

    池骋反问,“你能把面活得软一点儿么”

    吴所畏不懂装懂,“面活得结实才不容易露馅儿。”

    说完,又使劲揉了两下。

    池骋开始往馅儿里放作料,他口味重,放了那么多盐吴所畏都视而不见,结果刚滴了两滴芝麻油,磁铁公鸡就在旁边叫唤上了。

    “你丫悠着点儿,四十多块钱一瓶呢”

    池骋说,“你要嫌贵,下次咱不买肉馅儿了,直接从你屁股蛋儿上割一块下来,连油带肉全有了。”说着把手伸过去在肉厚的地方狠揉了两把。

    结果这一揉坏事了,池骋的手放上去就舍不得拿下来了,他在下边揉吴所畏,吴所畏在上边揉面,最后把面揉得那叫一个硬,能把他那个金刚脑门儿砸晕了。

    本来吴所畏对自个儿和的面特有信心,把馅儿放进去,裹成个小包子,再用擀面杖粹成薄饼。结果这一擀不要紧,馅儿全喷出来了,溅了吴所畏一手。

    草,咋回事

    吴所畏面露窘色,在池骋嘲弄的目光注视下,自个儿给自个儿打圆场。

    “没事,就当烙的是izza。”

    韭菜盒子端上桌,吴所畏好不容易咬下来一块,费力地嚼了几口,差点儿被咸死。

    “太咸了,你这盐放多了。”

    池骋往他的碗里倒了一点儿醋,说“蘸点儿醋就不咸了。”

    “嗯,再就一根黄瓜。”

    吴所畏说着拿起一根黄瓜,咬一口黄瓜吃一口饼,咬一口黄瓜吃一口饼,吃着吃着就让对面的公狗盯上了。后来不知怎么的,黄瓜跑到屁股里面了,一顿饭吃了仨钟头才算完。

    晚上睡觉前,吴所畏特别认真地在卫生间刷牙。自打和池骋在一起,他的生活习惯变得特别好,倒不是池骋强迫,而是他严于律己。就拿刷牙这事来说,他在杂志上看到不清洗舌苔会造成清晨口臭。自那之后,他每天都要很认真的清洁舌苔,刷牙后还要口含消毒水,彻底清佳干净了才睡觉。

    池骋每次看到吴所畏拿着一支牙刷在嘴里捅来捅去,一脸认真的模样,心里都特美。吴所畏的说辞是要搞好个人卫生,其实池骋心里明镜儿似的,他就是怕自个儿不亲他。

    第二天,叫“吴大眼儿”的小潘在路上走着,不知怎么地就让人蒙住了眼,接着那人隔着手掌朝他左眼上砸了一拳。

    当时脑袋嗡嗡作响,等把眼睛睁开的时候,偷袭他的人已经不见了。

    草谁这么缺德

    回到单位一照镜子,眼睛四周没有青紫,心里松了一口气,好在没打坏。结果盯着电脑看了一会儿,左眼就开始掉眼泪,开始还以为是眼疲劳,上了一点儿眼药水,结果不管用,还是一个劲地流,而且就一只眼流。

    当时小潘不知道,他的泪腺被人打坏了,就知道找隔壁的筒子抱怨。

    “我草,今儿我倒霉透了,上班路上让人在眼睛上扫了一拳,流了一天眼泪。要是两只眼一起流还好,尼玛就一只眼流,难受死我了。”

    刚说完,筒子单眼含着泪珠瞧着他,因为他也有同样的遭遇。

    “你是哪只眼”筒子问。

    “左眼,怎么了”

    “我右眼。”

    “”

    自那之后,再没人敢叫“吴大眼儿”了,见了面都是恭恭敬敬的一声吴总经理。

    、133 情侣手表

    到了年底,各大企业单位都忙着做年终总结,吴所畏也不例外。近半年来,公司发展势头良好,收益相当可观,他的小金库里也愈见充实。

    尽管如此,吴所畏还是发现了不少问题。

    主要就是产品问题,虽然质量好成本低,但缺乏一些特色。吴所畏经常亲自验货,他发现采购渠道再怎么变,产品都是太同小异,标榜着性能升级,其实都是换汤不换药。有时候客户提出要求,受货源供应限制,拿不出符合标准的产品,让客户扫兴而归。

    其次就是品牌问题,吴所畏这段时间不知跑了多少地方,供应了多少货物。可走在街上,看着形形色色的照明设备,没有一个带着他们公司的标签,那种心理落差是很强烈的。没有自主品牌,企业就永远无法做大做强。,所以吴所畏有了建厂的打算,把贸易型公司转变为生产型公司,走实体生产的道路,这才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他计划年前去东南沿海一带考查市场,学习经验和技术,为来年的投资生产做准备。

    池骋听到这事的第一反应就是,“支持,但必须由我陪同。”

    吴所畏说“等你单位放假,人家的企业早就收工了,到时候我去考查谁啊”

    “我可以请假陪你去。”池骋说。

    吴所畏果断拒绝了,年终正是饭局应酬多的时候,尤其在政界混,拉拢关系,广结人脉是很重要的。况且现在是送礼高峰期,一想到池骋陪着自个儿东奔西跑的这几天,会少收那么多礼,吴所畏说什么也不答应啊

    “我过几天就回来。”吴所畏说,“我会随时和你保持联系的。”

    池骋架不住吴所畏的软磨硬泡,还是应了。

    这几天晚上,吴所畏没事就拿一个平板电脑在床上戳戳戳,有时候一个姿势待累了,就把池骋当垫子,趴在他身上戳。

    起初池骋以为吴所畏在查资料,后来发现他三更半夜还眯着眼睛在那戳戳戳。

    池骋支起一条胳膊打量着他,看他时而蹙眉,时而沮丧,时而紧张,时而狂喜表情那叫一个丰富。

    终于忍不住,大手在他脑门儿上揉了一把,问“嘛呢”

    “别碰”吴所畏急忙扼住池骋的手腕,相当谨慎地在屏幕上一戳,随即哈哈大笑道,“我终于抢到了。”

    池骋问,“抢到什么”

    “特价机票啊”吴所畏一副捡到大便宜的表情,“你知道年底特价机票有多不好抢么为了这张四折机票,我容易么我”

    池骋端详了他良久,在吴所畏即将确认付款的一瞬间,镇定地开口。

    “我已经给你买了。”

    吴所畏的手一抖,差点儿戳到屏幕上,好在收手及时。

    干嘛不早说啊老子为了这张票,整天茶不思饭不想的,就没睡过一宿好觉你竟然告诉我你买了你这不是坑人么

    “你买的什么舱”

    池骋不假思索地说,“头等舱。”

    “我就知道”吴所畏用拳头狠狠砸床,“你说你花那份冤枉钱干嘛拢共就两个多小时,坐哪不是坐啊”

    池骋接着说,“往返机票都买了,你只能在这个日期回来。”

    吴所畏拿到机票一看,往返日期才差了五天。

    “不够用啊,我得去好几个地方呢。”吴所畏说。

    池骋沉着脸说,“我不管,你想方设法在这五天内把事办完,办不完就改签,这个航空公司对头等舱也收改签费,你自个儿瞧着办。”

    吴所畏恶狠狠地在池骋胸口砸了两拳,没把他砸疼,倒是把他的心砸酥了。

    “这个季节,南方湿冷湿冷的,还没有暖气,你受得了么”

    “你也太小看我了”吴所畏满不在乎地说,“我又不是头一次在南方过冬,想当初我念大二的时候,和岳”

    “岳什么”池骋问。

    吴所畏僵了片刻,突然闷头扎进池骋的肩窝。

    “越来越舍不得你了啊”

    本来,池骋可以就此事深究一番,但吴所畏这么一抱上来,他就把什么都忘了。

    第二天,池骋和吴所畏一起逛街,顺便买点儿路上要带的东西。

    本来,吴所畏就够较真的了,牙签、耳挖勺恨不得都带着。可在这事上,池骋比他还细,几乎是走一路买一路,看到什么都觉得用得上,连药店都不放过。感冒药、预防感冒药、冻疮药、抗敏药、祛寒药、晕机药当然不能放松对小菊的保养,池骋这一去就是五天,回来还要打一场硬仗。

    进了商场,路过阿玛尼手表专拒,吴所畏停下来随便看看,结果真相中了一款。

    “先生,这是一款神奇的情侣手表,一个人调整时间,另一个人的表针也会跟着转,很神奇的哦即便相隔异地,也可以满足你对恋人的控制欲。”

    听着是不错,可这价钱对于奋斗几夜只为一张特价机票的吴所畏而言,确实有点儿狠,尤其一买还得买两块

    斜了旁边那位一眼,貌似人家对这价位毫无压力呢,既然这样,我是不是得意思意思

    于是,吴所畏开始和售货员热聊起来,表现出对这对手表浓厚的兴趣。慢慢地耗着时间,等着池骋开口。

    可今天池骋特有定力,吴所畏在那边聊,他就在这边听着,不发表任何意见。

    最后,吴所畏朝售货员说“我再考虑考虑吧。”

    说完,面带遗憾地转身离开,脚步故意拖得特别慢,还拿出手机查了下日期。

    “那个”说得特勉强,“今天是黑人日。”

    言外之意,今儿是节日,就算和咱俩没啥关系,它也是个节日,是节日就要礼物

    池骋顿了顿,说“我去趟卫生间,你在这等我。”

    说完,朝着手表专拒的方向走去。

    吴所畏心里臭美地骂了句想送我就直说,还以去厕所为借口,多俗气的套路

    结果,池骋回来了,两手空空。

    吴所畏神色一滞,“你就这么回来了”

    “不然呢”池骋问。

    啊啊啊啊,他真的只是上了一趟厕所而已

    吴所畏瞬间黑脸,语气挺横,“走吧,还愣在这干嘛”

    “你不是还想买个坎肩么”

    “买啥啊”吴所畏两手一摊,特不耐烦,“有那个必要么又冻不死你说咱俩今儿是干嘛来了搭了一下午工夫,净买了一堆没用的。有意思么有劲么别在这丢人现眼了,赶紧走吧”

    铛铛铛迈着大步往电梯口走,池骋真沉得住气,吴所畏脸都臭成这样了,他就是不关心一句。

    结果,电梯门打开,吴所畏又停住了。

    突然转过身,把提的东西往池骋怀里一砸,怒道“我去趟卫生间”

    “刚才我去的时候干嘛不一起”池骋故意问。

    吴所畏头也不回地说,“不想看见你那条大驴鞭”

    不过,吴所畏去手表专拒前,还是先进了卫生间。他的确憋了一泡尿,刚才不觉得,结果让池骋这么一挤兑,现在迫不及待要出来。

    一边走一边暗骂着草,我就算买了表也不给你丫戴,随便送一个小姑娘

    进了隔断的卫生间,刚把裤子解开,就感觉到身后一阵阴风。还没来得及把头扭过去,就被一个魁梧的身躯死死嵌在了怀里。

    “你要干嘛”吴所畏隐隐间有种不祥的预感。

    池骋口中的热气全都吐到了吴所畏的耳朵上,“干你。”

    吴所畏不知道这只公狗为毛总挑这种地方发情,旁边的小门发出声响,哗哗水声传来,吴所畏小腹一紧,一个劲地在池骋怀里挣扎着。

    “你丫出去,我憋不住了。”

    池骋不仅没走,还把手伸到了吴所畏的鸟上,恶劣地挑逗着。

    公共场所,吴所畏不敢折腾得太过,怕人家听到动静,只能一忍再忍。可池骋偏偏不依不饶的,越是在这种地方,越觉得刺激,越能勾起他的虐待欲。

    啃着吴所畏的脖子耳语道,“刚才你怄气的小样儿真骚,我还没走到厕所门口就硬了。”

    旁边又传来一阵水声,吴所畏差点儿在池骋手里失禁。

    呼吸越来越急促,小腹都要憋炸了,吴所畏强忍着不出声。在这样一个从来人往的场合,做着这样难堪的事儿,却激动得不能自抑。

    一股电流急剧冲刺到小腹,激动又难受的感觉让吴所畏差点儿飙泪,射出来了,拼命忍着没有失禁。

    大汗淋漓地看着池骋,面带恼意,“玩够了吧”

    盼着池骋出去,好让他痛快解决内急。

    不料,池骋又把手伸到吴所畏的裤子里,而且是两只手,前后开攻。

    吴所畏这回真受不了了,抖着腰求饶,“别弄了真憋不住了要尿出来了不行”

    池骋攥住吴所畏的前面,不让他释放,后面却刺激得相当凶猛。

    吴所畏忍到崩溃,小腹痉挛,池骋突然一松手,一声“不”冲口而出,伴随的是哗哗的水声,和释放那一刻激动到扭曲,羞臊到哽咽的表情,全被池骋肆意欣赏着。

    确实,爽得让吴所畏无话可说。

    池骋先出去,吴所畏窘着脸跟在后面,想发火发不出来,憋了半天就憋出来一句,“你丫敢和别人说一个试试”

    池骋促狭一笑。

    吴所畏绷着脸洗手,洗着洗着,突然发现手腕上多了一块手表,再用余光一扫,池骋的手腕上也有一块一模一样的。

    竟然买了

    惊愕地看着池骋,“你什么时候给我戴上的”

    池骋把手里的水花全都掸到了吴所畏脸上。

    “你以为就你会那两下子”

    听了这话,半吊子小偷的脸红了。

    、134 忒不让人省心了3312字

    周六上午十点,吴所畏乘坐的航班起飞了。

    整个头等舱只有八个座位,间隔非常大,有足够的活动空间,很方便搭讪。坐在吴所畏旁边的就是位典型的白富美,从登机到现在,走过来三位男乘客了。剩下两位坐怀不乱的,一个是老头,进来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另一个就是吴所畏。

    吴所畏用余光扫了她一眼,的确很漂亮,不像岳悦漂亮得那么扎眼,看起来很舒服很自然。她性格安静温和,气质出众但不冷傲,亲切感十足。无论哪个男乘客和她搭讪,她都很礼貌地回应。

    吴所畏很喜欢这种女孩。

    不过也就是扫一眼罢了,心里的小色鬼有池老爷镇着,哪敢随便作孽。

    其实吴所畏打量白富美的同时,白富美也在偷偷打量他。

    西服熨烫平整,领带打得一丝不荀,指甲修剪得干净整洁尽管没吴所畏什么事,都是池骋捯饬的,可对白富美依旧很受用。

    她也喜欢这种行事低调,性格沉稳,对每个细节很讲究的男人。

    一年到头飞来飞去,不知要被人搭讪多少次,可主动和别人搭讪,白富美还是头一回。

    “你的手表很别致。”

    吴所畏略显惊讶,扭头朝白富美看了眼。

    “你是说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