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28节

作品:《逆袭

    车窗被摇上,车灯关闭,里面的气氛紧张又刺激。

    池骋精厉的目光就在吴所畏视线上方,睥睨下来,散发着蚕食性的狂霸之气。吴所畏心里一顿,我草,瞧这样还想来一场车震啊

    吴所畏想对了,池骋还真有这么点儿意思。

    “我妈睡得早,我要是再晚回去,我妈该着急了。”吴所畏说。

    池骋完全不搭理他这茬儿,低头就啃,从眉骨啃到锁骨,又从锁骨啃到肋骨,然后直奔着胯骨而去。吴所畏推搡着,急喘着,没一会儿就扛不住了,手顺着池骋的衣服下摆探进去,使劲揉攥他的胸肌。

    车内的空气越来越热,心火越来越旺。

    就在这时,池骋的大手顿住,气息粗重的说,“算了,我一干你就停不下来,攒着吧。”

    又攒现在吴所畏听见这个“攒”字,身上的汗毛就支棱起来。

    汽车开在路上,俩人都没说话,车里的气氛很紧张。池骋的那根竖起来了,吴所畏的也有了反应,这会儿不小心碰到一下,都可能燃起熊熊大火。

    终于,汽车开到了胡同口。

    “就在这停吧。”吴所畏说。

    池骋用手臂将吴所畏的脖子勾过来,使劲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今儿晚上先放过你。”

    吴所畏下车前朝池骋看了一眼,他的那根还挺着,想想刚才那一路,真后怕。

    池骋不紧不慢的倒车,看着吴所畏朝家门口走去,顺带往他家的矮房里瞄了一眼,里面是黑的,一点儿灯光都没有。

    池骋刚一走,吴所畏就一路小跑,偷偷猫到了诊所。

    诊所的门紧闭,旁边的小超市开着灯,吴所畏就进去打听了一下。

    “大姐,我问问您,那个姜大夫最近几天出诊了么”

    大姐一边点钱一边说“没,有日子没瞧见他了。”

    吴所畏心里一沉,姜小帅到底去哪了呢前两天他也让人去姜小帅的家里找了,结果邻居也是这么说的,姜小帅很久没进家门了。

    正想着,超市老板娘的儿子在旁边插了一句。

    “他半夜回来过,有一天我去网吧,回来都两点多了,看到他站在诊所门口。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贼呢,裹得那么严实,闹了半天就是姜大夫本人。”

    半夜回来这是唱的哪一出

    吴所畏心存疑惑从超市出来,掏出钥匙打开诊所的门,偷偷潜了进去。特意让人帮着把门从外面锁上,也没开灯,摸黑找到床,躺在上面候着姜小帅。

    结果,白等了一宿。

    第二天一上班,吴所畏就没精打采的朝池骋说“我妈受凉了,这两天一直打针吃药也不见好。我不放心,想再陪她一个晚上。”

    池骋特别爽快的应了。

    然后,吴所畏又去诊所蹲点儿了。

    吴所畏养伤的这段时间,姜小帅的日子也没好过哪去,为了躲避池骋的报复,不惜放下身段投靠冤家。一天到晚游走在郭城宇的宠物蛇乐园,私人会所。做做按摩,钓钓鱼,听听音乐,过得跟让人包养的小三似的。

    只有到了深夜,姜小帅才敢出门,回到诊所坐一会儿,瞧瞧他那温馨平实的小屋,想想这一片儿熟悉的父老乡亲,鞠一把辛酸泪,然后再回去。

    今晚,姜小帅又睡不着了,把自个儿包得严严实实的,就露两个眼珠,偷偷溜了出去。

    吴所畏迷迷糊糊的都要睡着了,突然听到开锁的声音,猛地清醒过来。

    总算把你丫盼来了

    耳朵竖起来,紧张的听着外面的动静,一阵轻缓的脚步声,姜小帅已经进了诊疗室,很快就要来卧室了吧吴所畏这么想着。结果等了一会儿,脚步声又停了。

    吴所畏按耐不住,偷偷从床上起身,轻手轻脚地朝门口走。趴在门框上朝外瞄了一眼,姜小帅平常坐着的那把椅子上坐了一个人,因为房间的灯没关,光线太暗,吴所畏看不清那个人长什么样,但心里默认这个人就是姜小帅。

    竟然三更半夜偷偷回来而且还不开灯

    吴所畏踮着脚一步一步靠近那个人,距离还有一米远的时候,就一大步飞跨过去,猛地抱住了那个人,大喝一声。

    “总算逮着你了”

    抱上去的那一刹那,吴所畏就觉察到不对劲了,我草不过是半个月没见,身材怎么练得这么魁梧了尼玛连喘气声都重了

    几秒钟后,一个阴冷的声音在房间内回荡。

    “你拒绝我两个晚上,就为了猫在这等他出现,然后再蹿出来给他一抱是么”

    、119我怎么这么倒霉3192字

    吴所畏迅速从池骋身上弹开,两个大眼珠子在黑夜里发出惊诧的光柬。

    “怎么是你啊”

    这话不说还好,说了池骋的脸更阴了。

    “让你失望了是吧”

    吴所畏机械的咧开嘴角,“失望倒没有,就是有点儿惊悚”

    说完“悚”字,扭头逃窜,刚迈出一步,衣领让人揪住,抬起来的那只脚僵愣在半空中,像个圆规一样让人翻转过来。不想任人宰割,吴所畏还和池骋过了两招,挥出去的拳头刚硬无比,扫出去的小腿簌簌带风,可惜没什么用,压根没碰着池骋。

    池老爷轻易将吴所畏制服,大手一提摔上诊桌,压稳了就开始扒裤子。

    吴所畏在宽大的诊桌上扭动挣扎,像一只被翻了壳的大乌龟,反复做着仰卧起坐,就是起不来。眼瞧着裤子要被褪下来了,吴所畏玩了命的扭住池骋的手腕。

    “这是别人家,你别瞎来”

    池骋浓黑的虎眸瞪着吴所畏,“既然你都不把自个儿当外人,我又何必跟这生分呢乖乖撅起屁股让我操五回,可以饶你不死。”

    吴所畏的大眼珠差点儿从眼眶里飞窜出来,扯着嗓子问“你说几回”

    池骋伸出五个手指在吴所畏眼前晃了晃,然后手背一翻,啪的一声拍在吴所畏的屁股蛋儿上。紧跟着裤子被褪到脚踝,没脱下来,两手卡住腿弯儿往桌上按。

    吴所畏急忙开口,“池骋,你先停下来,我跟你说,这事使不得啊”

    说着说着屁股被啃,脖颈上扬,喉咙里一团火,后面的话都带着颤音儿。

    “我说认真的呢池骋宝贝儿小聘聘池大爷池大善人你先停下来听我说我真有苦衷啊呜呜”

    这要是换成别人,被抓到现行,还敢这么闹腾,池骋早就一鞭子抽下去了。可叫苦连天的人一旦换成吴所畏,他还真就狠不下这个心。

    大手依旧按着,问“你有什么苦衷”

    吴所畏倒出苦水,“我们公司一个员工和我说,他的一个朋友就因为让男人干后面次数过多,现在得了肛瘘。可惨了屁股上两个眼儿啊你说我要变成那样可咋办啊”

    池骋嘴角浮现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没事,两个眼儿我更稀罕,可以换着操。一个操坏了换另一个,就不用天天这么等了。”

    吴所畏心里这个冒火啊什么人呢这是拿别人的心病当乐子

    “那你去找他们病房的瘘王吧他屁股上有七个眼儿,可以一天换一个,一个礼拜都不会寂寞。而且每一个都能得到充分的休息,以最饱满的姿态迎接你”

    明明是怒火攻心飙出来的一句狠话,自以为说得多带劲儿,多讽刺,多伤人,不料却把池骋听乐了。

    池骋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货可爱得让他咬牙切齿,恨不得剁碎了,嚼吧嚼吧咽进肚子里,才能证明他有多稀罕。

    从裤兜里掏出润滑油,朝吴所畏下面抹去。

    吴所畏陡然一惊,竟然是有备而来再一瞧池骋那阴鹜的眸子,心里恍然大悟。闹了半天早就知道我要来,故意玩瓮中捉鳖这一套。

    草草草草草

    一根手指毫无征兆的钻了进来,捅到了他的痒处。

    “嗯嗯好爽”

    嘴唇一抖,又开始爽歪歪了。

    姜小帅下车之前,警觉地环视四周,确定没有一丝可疑的迹象,才放心打开车门。

    站在诊所门口,刚要用钥匙开门,突然发现门是开着的,里面有动静。

    不好,有情况

    姜小帅趴在门口听了听,貌似是敲击桌子的声响,砰砰砰,像密集的鼓点,有节奏有力量。

    心里一惊,不会进贼了吧

    我诊桌的抽屉里还锁着两瓶进口的催情香精呢保留两年了,一直没舍得用,千万别让贼给我撬走

    这么一想,拆下门口拖把上的棍子,抡起来冲了进去。

    “你他妈不想活了吧”

    进门就是铿锵有力的一声大吼,棍子往开关上一甩,灯开得十分霸气。

    房间瞬间亮如白昼。

    吴所畏躺在诊台上,光着腚,腚上连着一根棍,比姜小帅手里这根粗多了。

    池骋稳如泰山,手裹着吴所畏前面的那根,旁若无人的把玩着,话说得四平八稳。

    “谁不想活了”

    姜小帅手里的棍瞬间掉在地上。

    池骋又把目光移回吴所畏涨红羞臊的那张脸上,全根拔出再凶猛一撞,将七八个人抬不动的诊台硬生生挪了十几公分,将姜小帅的那点儿怂人胆撞得魂飞魄散,将吴所畏企图逃窜的屁股撞得酥麻无力,颤抖不止。

    然后,便是气壮山河的一番律动,每一下都是结结实实的。

    姜小帅僵愣了三分多钟,池骋健壮的腰身就像一台上了发条的机器,一直这样高频度挺动,连口气都不带喘的。不仅如此,还能泰然自若的和姜小帅对话。

    “怎么着瞧你这意思还想跟我们玩3啊”

    姜小帅一下被震到门口。

    “那个,打扰了,你们继续忙。”

    走在路上,想起刚才的那番情景,两条腿还是软的,百闻不如一见啊威猛先生果然名不虚传这可怎么办像他这种打炮都像杀人的爷们儿,真要杀起他这种没有眼力荐儿的小瘪三儿,怕是连骨头渣儿都剩不下吧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我怎么回回撞见他们俩呢

    等会儿

    姜小帅猛地刹车。

    回回撞见他们俩他们俩我草打炮的那是他们俩啊姜小帅像是才反应过来,眼珠子冒出血光,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郭城宇,我草你大爷

    姜小帅回到郭城宇住处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多了,郭城宇已经睡了,姜小帅却在外面疯狂敲门,一副要拼了命的架势。

    一分钟后,门慢悠悠的开了,露出一张困顿慵懒的面孔。

    “这么晚了来敲我的门,还呻吟得那么大声,你是有多饥渴啊”2

    姜小帅怒斥一声,“郭城宇,你他妈的”

    话还没说完,门打开一条大缝,郭城宇浑身赤裸的对着他。一身精肉,明晃晃的刺激着某人那两颗偏爱雄性的眼珠子。

    姜小帅噎住了。

    郭城宇一只手抵着门框,一双吊梢眼透着血性的邪红。

    “我他妈的怎么了往下说啊。”

    姜小帅锐气减了一大半,语气也拐了一个弯。

    “你他妈的怎么脱这么光溜”

    郭城宇低头朝下面瞧了一眼,故意把手插到毛发间鼓捣两下子,哼笑一声,“你是当医生的,应该知道裸睡对身体好吧”

    姜小帅被郭城宇这么一个下流的动作搅得心烦意乱。

    郭城宇故意问“这么晚来找我,有事么”

    姜小帅憋了好久,硬生生的挤出俩字,“没事。”

    转身要走,却被郭城宇的一条胳膊圈得牢牢实实的。

    “都把我吵醒了,再不进去聊两句,不合适吧”

    姜小帅冷着脸去掰郭城宇的胳膊,“有什么不合适的”

    郭城宇不知从哪摸出来一个小瓶子,举到姜小帅面前,“我发现你抽屉里藏着不少好东西,比如这瓶催情香精,我就很喜欢。”说着把手凑到姜小帅鼻子前轻轻一喷。

    姜小帅突然觉得,站在自个儿面前的不是一个嬉皮笑脸的无赖,而是一条剧毒的眼镜蛇。

    “走吧”

    郭城宇一把将迷迷瞪瞪的姜小帅拖了进去。

    吴所畏的屁股步了脑门儿的后尘,第一次遭到重创,整整躺了一个礼拜才见好转。第二次同样是一样的强度,却只用了三天就活蹦乱跳了。

    恢复后的屁股不仅没有任何后遗症,而且比以前更加结实耐用。这全仰仗于池骋的精心调养,每天十几味名贵药材配着,各种科学手法按摩着,可谓是下大力气大成本,志在打造一款专属于池老爷的金屁股。

    、120暗藏玄机 3383字

    鉴于吴所畏的屁股恢复状况良好,池骋放松了对他的看护,私生活之外的事情一律不干涉,只要下班之后按时回家就成。

    这么一来,吴所畏总算可以缓一口气了,即便又被姜小帅抓包,还是在那么难堪的状态下,吴所畏也不想再躲了。因为实在是太久没能和姜小帅聊一聊,想和他见面的那种迫切心情已经把一切的尴尬和误会冲淡了。

    费尽周折,多方打听,吴所畏总算找到了姜小帅。

    在郭城宇私人会所的中餐厅里,俩人边吃边聊,可以减少很多尴尬。

    “你一直待在这里”吴所畏问。

    姜小帅无奈,“不待在这还能去哪出去等着你家那位把我剁成泥”

    “我都已经和他在一起了,他应该不会把你怎么样吧”

    “那谁知道”姜小帅用勺子搅了搅碗里的汤,“郭城宇忒他妈的黑了要没有他这个搅屎棍,我不至于现在还蹲在茅坑里。”

    吴所畏轻咳一声,“你这个比喻不太恰当吧,咱俩这吃饭呢。”

    “这有什么”姜小帅敲敲盘子,“咱吃的饭菜红红绿绿的,你还能联想到那”

    吴所畏,“我是色盲。”

    姜小帅,“”

    吴所畏也不和他计较,直接问“郭子怎么黑你了”

    “要不是他瞒着你和池骋在一块的消息,我能一直猫在这么我能三更半夜回趟诊所还撞到你俩那个么我能回来敲他卧室门然后又”姜小帅说不下去了。

    吴所畏挺不理解的,“按说你这么精,不至于让郭子蒙啊他说什么你就信你为什么不开机和我通个电话你早点儿和我联系,还能出这档子事么”

    姜小帅很没底气的说“池骋让我五天之内把你搞定,我只能昧着良心算计你。结果你俩没成,事情又败露了,我哪敢跟你联系啊”

    “池骋让你五天之内把我搞定”吴所畏一个字一个字重复姜小帅的话。

    屋子里霎时陷入一片死寂。

    几分钟过后,姜小帅斗胆问一句,“闹了半天你不知道啊”

    吴所畏的脸沉了下来,“谁告诉你我知道”

    姜小帅五官狠狠柠结在一起,谁告诉他的除了那个阴险毒辣,满口谎言的郭城宇,还能有谁他一定猜到我和吴所畏得聊起这事,一定猜到我会说秃噜嘴,再引起种种误会。最后搞得众叛亲离,走投无路,再彻底投靠到他的门下。

    其实,人家郭城宇那天在车上已经暗示过了,只是他徒弟的反射弧太长,一直绕到他不打自招之后才到达神经末梢。

    果然,吴所畏将手里的餐盘砸在桌上,发出砰的一声怒响。

    “到底怎么回事啊”

    姜小帅心里再有气,也得先把这位爷哄好了,本以为俩人一见面,误会就算清了。哪想还有一个定时炸弹埋在这,他就这么被炸得灰飞烟灭,连点骨头渣儿都不剩。

    “大畏啊,你听我说”

    姜小帅拽住吴所畏的手,老老实实地把事情招认了,其中池骋威胁他的那段刻意夸大几分,以博取吴所畏的同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