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25节

作品:《逆袭

    “你丫为什么早不报晚不报,偏偏在那个节骨眼上报啊啊啊你他妈是不是存心和我过不去啊”

    郭城宇被踹出来,还是一脸得意的笑。

    李旺又琢磨不透郭城宇的想法了,“你为什么往前说了一天”

    郭城宇玩味的视线打量着窗外,不紧不慢的说,“很明显,姜小帅还不知道吴所畏和池骋在一起。他以为我坏了他的号是,他以为池骋还得报复他。你说他一着急,是不是得找个地儿避难啊你说他能找谁啊”

    李旺终于笑了,“肯定是你啊”

    郭城宇掸了掸烟灰,眼角眯出一条阴邪的纹路。

    “大铁头受了这么大刺激,会不会和池骋闹分手”李旺问。

    郭城宇淡淡说道。“你太小看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了,那小子可不是一般的轴,他认准的东西,轻易不会放弃。”

    李旺叹了口气,“那可惜了。”

    “你不觉得不分手,池骋的日子更不好过么”郭城宇又说。

    李旺的手指戳了戳方向盘,对着后视镜悠然一笑。

    “还是你段数高。”

    上午九点钟,池骋才从家里出发,拳头上带着大大小小的扣子,自然又在小账本上重重地记了一笔。

    结果,到了吴所畏的公司,没见到他人,打他的手机无法接通。后来在卫生间发现吴所畏的手机,原来从昨晚下班到现在,他的手机一直未开机。池骋沉着脸早办公室等着。等了一个多钟头,吴所畏才回来。

    “去哪了”捏着下巴问。

    吴所畏狠狠打掉池骋的手,转身朝卧室走去。池骋一把将吴所畏拽回来,死死按在墙上,霸道的吻了上去。现在他心里有火,身上有火,整个人就像火球一样,亟需一个人帮他泻火。

    结果,这个人不仅不配合,还往他身上泼了一桶油。

    “别碰我。”吴所畏语气生硬。

    池骋呼吸很粗重,“为什么怪我昨晚没回来”

    “我嫌你脏”吴所畏说。

    池骋的眼珠像是被人捅了两刀,火气和血光混杂成浓烈的红色。

    “你说什么”

    吴所畏一字一顿的,不带任何犹豫的。

    “我嫌你脏。”

    池骋差点儿一口气上不来,吴所畏暗中捅了他一刀,惹了他老子,这事他还没和吴所畏计较呢,结果吴所畏倒先放了一句狠话。

    嫌我脏

    这仨字给池骋的冲击不是一言半语能形容的,姑且不论“脏”这个字,就说这个“嫌”,谁敢和池骋说

    可他吴所畏就敢,哪怕说完之后被人拧断脖子,他也得说。

    “豪帝歌舞会所里面的6号小天让我转告你,他屁股痒痒了,让你赶紧过去操。”

    池骋将吴所畏的后脑勺咂到墙上,两道阴狠的视线狠狠插入他的瞳孔。

    “你还需要去那调查我么我现在就可以坦白的告诉你,我都不知道我玩过多少人,上过多少床。有人被我操的兴奋过度,精神失常,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你要不要去看看我的过去就是这么肮脏,我的本质就是这么残暴凶险。你接不接受,我都是这样的一个人”

    “因为你是无所谓,因为你是大宝,所以你后悔还来得及。”

    吴所畏绷着绷着,终于爆发。

    “我他妈要是后悔还会骂出来么说你两句怎么了你干出哪些脏事,不该被骂么我心里不爽就是要说我嫌你脏,我嫌你脏,我嫌你脏”

    砰地一声,闷在池骋面前关上了。

    、114池火山爆发了3809字

    这一个礼拜,池骋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那天晚上为了让吴所畏主动开门扑上来,足足在外面站了三个多钟头。如果不玩深沉,不玩煽情,提前踹门进去,这仨钟头足够让他把事办完,也不至于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人生最悲哀的事莫过于你想睡的人恰好是你喜欢的。

    急忍着吧

    现在的池骋不能再用火球来形容,应该用太阳,见到什么都想“日”。

    周六起了个大早,刚子陪着池骋去办事,路过一个早点摊,把车停靠在路边,朝池骋说“我去买早点,你吃什么”

    池骋淡淡的说“买你自个儿的就成了,我吃过了。”

    五分钟后,刚子提着餐袋上了车,左手从餐袋里拿出一根油条,右手抽出两个鸡蛋,俩手这么一合,某物的轮廓就出来了。

    池骋用余光扫了一眼,体内躁动的火苗子就开始作孽,一直烧到眉毛上。

    刚子感觉异常的强光从旁边投射过来,忍不住扭头瞧了池骋一眼,见这厮瞳孔里燃着熊熊烈火,灼烧着自个儿手里的食物,像一头饥饿多日的猛虎。

    “那个,要不你也来点儿吧”

    池骋把头转过去,完全不搭理他这茬儿。

    刚子把油条塞进嘴里,还没来得及咬,那两道灼热的视线又飚射过来。刚子含着油条转过头,心里赫然一抖。

    这这是什么眼神啊

    足足含了一分多钟,腮帮子都酸了,愣是没敢咬下去,老觉得这东西吃得不踏实。

    刚子心里没底,只要再问“你到底吃没吃早饭啊”

    池骋又把目光移开了。

    刚子赶紧趁着功夫大口吞咽,想着快点儿吃完,省得又让池骋盯上。塞完看油条塞鸡蛋,两排牙紧忙活,嚼东西的时候不经意朝旁边扫了一眼,就这么一眼,让他噎着了。

    池骋的裤裆在这个时候撑起来了。

    如果是别的男人,突然瞧见一些刺激性的东西,下面起了反应,掩饰掩饰就混过去了。池骋这东西真心没法掩饰,正常状态下就和人家掩饰的时候一个水准,这要是雄起了,那种显赫程度不言自明。

    刚子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心里惶惶然。

    池骋怎么在这个时候来劲了

    要说这车里也没啥刺激他的东西吧

    演讲环顾四周,又触到池骋的视线,跟着他的视线一起走,低头瞧见了自个儿手里的这颗蛋。再联想刚才的那根油条,还有自个儿含着油条时,池骋那两道诡异的目光。

    草不至于吧刚子一脸的黑线条。

    盯着早饭都能起反应的男人,得饥饿到了什么程度啊

    刚子彻底被最后这个鸡蛋噎住了,一路都在打嗝。后来上了高速,汽车在路上平稳行驶,终于忍不住开口。

    “你和吴所畏还在一起呢”

    池骋耸了耸眉骨,“听你这意思是盼着我俩分”

    “没。”刚子急忙补一句,“就是随便问问。”

    池骋不说话,烙铁般滚烫的视线操着外面一直扭着屁股的小母狗。

    刚子打着嗝调侃道,“那应该不至于吧”

    池骋没明白刚子的意思。

    刚子扬了扬下巴,暗示池骋的裤裆。

    池骋冷言道,“如果不让碰,你说至于不至于”

    刚子又打了一格嗝,“为什么不让碰”

    池骋毫不避讳的说,“嫌我脏。”

    刚子惊愕的目光锲在池骋的嘴上,很难相信这话时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池骋遭人嫌弃怎么就跟闹着玩似的再一瞧池骋的脸色,还真不是闹着玩。受了这么大一个惊吓,刚子的打嗝立马就被治好了。

    又走了一段路,刚子斗胆问“他为什么嫌你”

    池骋点了一颗烟,狠狠吸了两口,焦灼的面色掩盖在白雾里,声音低沉沙哑,偷着浓浓的火气。

    “老底儿被翻了。”

    刚子脑抽的冒出一句,“该不会是遭报应了吧”

    池骋瞳孔骤缩,“你说什么”

    刚子神色一滞,而后迅速摇头,“什么也没说。”

    “你把遭后面那俩字再重复一遍。”

    刚子,“”

    车开到一个区中心,池骋的眼睛扫到一家药店,吩咐刚子停车。

    “去那药店帮我拿点儿药。”池骋说。

    刚子费力的扯了扯受伤的嘴角,问“拿什么药”

    “降低欲火的。”

    “有这种药么”刚子深表怀疑。

    池骋面无表情的说,“你进去问问大夫,如果实在没有,就看看哪些药有这些副作用。比如导致性欲减退,性功能衰竭之类的。”

    刚子脸上的肌肉抽搐两下,他还是头一次听说有人拿副作用治病的。

    五分钟后,刚子回来了,两手空空。

    坐进车里,很抱歉的朝池骋说,“医生说了,想要降低欲火,只能采用手术和药物阉割的方式。”

    池骋,“”

    静默了几秒钟,刚子从衣兜里掏出一瓶安眠药。

    “医生还说了,实在不行,就吃这个镇定镇定,火小的话可以少吃几片,吃完就能立刻入睡;火大的话可以吃一瓶,这辈子都不会再有这个困扰了。”

    晚上,刚子又和池骋一起出去会客。

    对方是池骋的老同学,平时联系不多,因为听说他们公司正在搞一个大项目,需要大批量的ed设备,所以想为此事张罗张罗。

    这人也不知怎么想的,点名要去豪帝歌舞会所洽谈,作为邀请方的池骋也不好拒绝。

    下车之前,刚子心存顾虑的瞄了一眼池骋的裤裆。

    “你这个状态,进去方便么”

    池骋阴着脸撞上车门,走了下去。

    刚子故意给吴所畏发了一条短信。

    吴所畏这会儿吃饱喝足,闲来无事,也在卧室折腾呢。晾了池骋一个礼拜,心里的火消得差不多了,身上的火也跟着来了。之前说了那么多狠话,现在有点儿后悔了,可实在抹不开面儿,职能这么干耗着,

    如果姜小帅在就好了,还能给自个儿指条明路,哎姜小帅跑哪去了呢怎么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呢

    正琢磨着,手机发出短信提示音。

    吴所畏心里一紧,暗暗期待着什么。

    结果,短信是刚子发来的。

    “大志啊我和池骋已经到了豪帝歌舞会所,你什么时候来啊”

    吴所畏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马上又来了一条。

    “对不起,对不起,发错人了。”

    前后两条读下来,吴所畏立马就明白了,心里的火苗子蹭蹭窜了起来。

    草竟然又跑那去了知道你丫就挺不住了啊啊啊啊我要宰了你这个到处发情的公狗抄起家伙事儿夺门而出。

    瞧见池骋,小骚男可美坏了,跟在池骋屁股后面,粘人的苍蝇一样,轰都轰不走。这个老同学也是好玩的人,把一群帅哥美女招进包厢,又唱又跳的,好不热闹。

    小骚男变着法的勾搭池骋,脱得就剩下一条t型裤,撅着屁股跳热舞,是不是回头抛媚眼。这要换成吴所畏,池骋早就一棍子捅进去了。

    还有几个俊男靓女也在暗中打着池骋的主意,只是没有小骚男这么明目张胆罢了。

    十多分钟后,吴所畏带着一伙人冲进会所。

    因为刚子提前和安保打了招呼,所以进去后一路畅通无阻,吴所畏直奔池骋所在的那个包厢,二话不说,一脚踹开门。

    一股浓浓的“人肉味”呛鼻而来。

    里面那叫一个热闹啊

    穿什么的都有,沙发上,茶几上,舞池里到处散落着衣服。什么姿势都有,站着的,扭着的,坐着的,躺着的最有看头的就是那位小骚男,吴所畏视线冲进去的时候,人家那屁股扭的,都能绕出花来。

    门被踹开,包厢里瞬间陷入一片死寂,所有人的表情都在那一刻僵住。出了池骋,依旧安稳的坐在沙发上,对着吴所畏的恼火视而不见。

    很快,一伙人全部涌入包厢,开始打砸。

    不过相比闹事的,他们这些人有素质多了,不砸东西,专砸人,凡是穿的少的,眼神不正经的,通通一顿猛揍。

    刚子守在门口,安抚外面的工作人员。

    “没事,打坏砸坏的地方我们赔。”

    吴所畏径直地走到池骋跟前儿,一脚将小骚男踹倒在沙发上,抄起一根皮带就朝屁股上狠狠抽了两下子,小骚男尖着嗓子嚎叫。

    “你丫不是欠抽么不是喜欢显摆你屁股上那几道印子么行,老子今儿再给你添两道,争取给你抽出给贱字来,让你下次扭得更形象。”

    说着又啪啪啪给了几下,实际上吴所畏不忍下狠手,力道比池骋差远了。可小骚男嚎得特血活,嗷嗷的哭,一边哭一遍朝池骋说。

    “池少,救救我。”

    池骋还之以安慰的眼神,你现在先忍着,回家我帮你抽他。

    吴所畏总算解恨了,站起来朝那伙人喊了一嗓子。

    “都别打了”

    然后,凶悍的将池骋从沙发上拽起来,对着一屋子的人说。

    “你们瞧好了,这是我家的”

    此话一出,整个包厢都静了,池骋眸中的岩浆悄无声息的涌动着,这座火山正酝酿着爆发。

    吴所畏又放出话来。

    “我们两口子和各位永别了,对不能再捧场深表歉疚。你们赶紧多看他两眼吧,踏出这个门,你们就没机会再看见他了。”

    说完,火速将池骋拽出门外,妈的,一眼都不能便宜你们

    上车前,池骋故意问“这是怎么个意思”

    “回家办证妈的,没个证出门真不放心。”

    然后,池火山就喷发了。

    、115姗姗来迟3824字

    舒适的房间温度,干净柔软的大床。

    为了这一天,池骋特意搬到这套新房,还给小醋包单置了一间温暖宜人的小屋。

    感觉到眼前一黑,吴所畏心里一惊,忙扭住池骋的手腕问“干嘛把我的眼蒙上”

    “这样感觉更刺激,也没那么紧张。”当然,这只是理由之一,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他不想看见吴所畏哭。

    感到大床一阵摇晃,有脚掌落地的声音,吴所畏突然冒傻来了一句。

    “你丫不会想找人替你做吧”

    池骋气得想笑,老子好不容易熬到今天,再找别人来做我是跟自己有多大仇啊

    说着,从铁盒里摸出两颗糖,回去塞进吴所畏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