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21节

作品:《逆袭

    “够了我信你还不成么 ”

    吴所畏僵着没动,嘴唇咬得死死的。

    池骋不敢轻易抽出,怕伤着吴所畏,就让他自己拔。

    吴所畏还是没动,硬挺着腰板。

    池骋就没见过这么拧的,狠狠朝吴所畏的屁股上给了一巴掌。

    “拔出来,麻利儿的 ”

    吴所畏身上绷着的肌肉瞬间散了,手死死揪住床单哀嚎。

    “别催了,拔不出来了。”

    池骋,“”

    十分钟后,在夫夫二人夺心协力的配合下,这个艰巨的任务总算完成了。 池骋要给吴所畏洗洗,顺势上点儿药,吴所畏说什么都不让他碰,眼睛里满是恨意。

    “你还怪我 ”池骋轻轻揪着吴所畏的耳朵冋,“是不是你自个儿往我这捅的 ”

    吴所畏磨牙,“我恨的根木不是这个。”

    池骋等着他说。

    吴所畏运了运气,积攒的怨气终于爆发出来。

    “刚才我往外拔的时候,你那根为啥就不能软下来你要是为我考虑一下 ,我至于受这么多罪么 ”

    “你说為啥 ”池骋豹眼圆瞪。

    老子要能软下来早就软了為了你,老子忍得容易么

    吴所畏不听那个,脸一埋就没再搭理池骋。

    第二天,吴所畏抛开夺手里所有的工作,拖着伤残的身躯直奔诊所。 姜小帅一抬头,挺意外。

    “哟,今儿怎么么有空 ”

    吴所畏目光坚定,“我决定了,我要跟他断。”

    姜小帅脸色一变。

    “你确定不后悔”

    吴所畏狠狠一拍桌子。

    “这事没商量”

    、107你就是我的小吊丝儿。 3704字

    第二天一早,吴所畏出发前,姜小帅特意朝他问了句,“要去找他啊”

    吴所畏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姜小帅一副扼腕叹息的模样,无论是正常择偶,还是在这个圈子里,池骋绝对算得上百里挑一了,多少人倒贴都排不上队。不过,确实猛了一点儿,这种人不沾则已,一沾就被套牢了,以后换谁都满足不了。

    “行,那你自个儿瞧着办吧”姜小帅说,“明儿早上我去找你。”

    吴所畏问,“找我干什么”

    “怕你想不开啊”姜小帅满心顾虑。

    吴所畏信誓旦旦,“你也太小瞧我了,我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那么大的沟我都迈过去了,还怕这么小的一个坎儿么”

    姜小帅点头,“祝你好运。”

    池骋把郊区的那些房退了,又给蛇挪了个更好的窝,像个温室展厅一样,每个房间都有特设的温度和植被,可以满足不同蛇的生存环境。这样一来就省事多了,不用再精心打理每一个蛇箱,把心思都放在这上。

    吴所畏学么了好久,总算找到这了。

    池骋正在二楼喂食,小醋包最先嗅到吴所畏的气息,呲溜呲溜地顺着楼样爬下来,晃着小脑袋直奔吴所畏。吴所畏蹲下身,小醋包顺着他的胳膊爬上去,在脖子上绕了几圈。

    没一会儿,池骋走了下来。

    “跟你那些哥哥弟弟腻歪去。”池骋命令小醋包。

    小醋包依旧粘在吴所畏身上不肯下来,池骋在他尾巴上掐了好几下,小醋包才不情愿的爬下来,慢吞吞地挪到楼梯口,停顿了片刻才爬上去。

    吴所畏本来怀着钢铁般的意志来这表态的,结果和小醋包腻歪一阵,脸就硬不起来了。

    一过了一宿,池骋的暴戾之气荡然无存,眼神深沉平和,就像吴所畏每次从病床上醒来,看到的那副神情。

    “怎么到这来了”

    吴所畏艰难开口,“有话想和你说。”

    池骋说,“等我一会儿,我去洗个手。”

    吴所畏的屁股刚一沾到沙发,就像皮球一样弹了起来,密口处像被什么东西蜇了六下,疼痛来得猛,后劲还足。池骋洗完手出来的时候,吴所畏还在那呲牙咧嘴。

    神色变了变,走过去抱住吴所畏,两只大手卡在他的两辫上。

    “屁股还疼”

    温柔的气焰压了下来,吴所畏强忍住诉苦的冲动,硬生生地扛住了。

    “不疼。”

    池骋坏心眼把手里的两辫揉弄掰扯,吴所畏立马跳起三尺高,凶狠的一拳砸上池骋的肩窝,咬牙怒斥道,“我草你姥姥”

    “我姥姥早没了。”

    吴所畏想趁着火把话挑明,结果池骋好死不死的偏偏在这个时候亲了上来,吴所畏什么定力他自个儿还不清楚么一嘴二胸三裤裆,这仨地儿亲过来,基本再开口的可能性就太低了。于是箍住池骋坚硬的头颅使劲往外拔,总算把两条绕着的舌头解开了。

    池骋定定地瞧着他,吴所畏也瞧着他,俩人瞪了一会儿。

    吴所畏刚要开口,又被池骋抢了个先。

    “跟我置气”

    吴所畏深吸一口气,“我”

    “有你那么冒傻的么”池骋强势打断,“我说了不会强迫你就不会强迫你,我都没着急,你着什么急”

    听了这话,吴所畏心里冒出几丝侥幸。

    “那我要是一直不乐意呢你能就此罢手么”

    池骋很明确地告诉他,“不能也不可能。”

    “为什么啊”吴所畏恼了,“非得来那一步么不那么干咱俩都能爽,那么干了就一个人爽,何必要遭那份罪呢”

    “你错了。”池骋磨了磨后槽牙,“不那么干咱俩都爽,那么干了咱俩更爽。疼的只是前两次,等你熬过去了,你就知道疼的那两次有多值了。”

    吴所畏撇撇嘴,“那换你来熬吧。”

    池骋虎眸直瞪着吴所畏,意思很明显,这种事在他身上发生的概率为零。

    “胸腔软骨断裂的疼都能忍,那点儿小疼怎么就忍不了了”

    不是疼不疼的问题,吴所畏纠结的是,他一个爷们儿要被人上。

    池骋语气缓了缓,“如果我不想让你疼,我就不会蛮干。一点儿不疼那是不可能的,我尽量做到让你不哭。”

    多么“自信”的口吻,吴所畏听了之后就铁了心。

    沉默了半晌,终于强迫自个儿开口。

    “咱俩还是断了吧。”

    但凡动了感情的人,听到“分”“断”“离”这些字眼,都会心口剧震。即便吴所畏是主动开口的那个,即便这个人是他蓄谋接近的,可当他真的把狠话放出来的时候,心里还是抖了抖。眼中的锐气没有了,胸口憋闷闷的,不敢直视池骋的目光。

    “就因为不想被上”

    吴所畏摇头,“不是。”

    池骋脸色还算淡定,“那你说出个理由来。”

    “因为我骗了你。”

    池骋一把将吴所畏的头抵到自个儿面前,刀子般的视线直接插入吴所畏的瞳孔。

    “骗我什么了”

    如果说吴所畏害怕被上这个说辞有点儿牵强,那么现在他不敢承认,是真的怕了。

    “其实我根本不是你看到的这样。”吴所畏说。

    池骋问,“那你是什么样”

    “和你相处的这段时间,我没有一秒钟是在做我自己。其实我不欣赏西方高雅音乐,不爱看那些经济政治类的著作,不喜欢穿得那么得体,不想每个动作都那么绅士,也不想把那句话都说得那么有条理。其实我

    池骋打断他,“难道你以为我看到的你是这样的”

    吴所畏,“”

    “你在我眼里就是个小吊丝儿。”

    吴所畏,“”

    池骋大拇指在吴所畏的脑门上划拉两下,“我就喜欢看你穿带窟窿的花裤衩,提裤子勒到蛋的小窘样儿;就喜欢看你笨了吧唧地吹糖人,费劲巴拉地逮家雀儿;就喜欢看你一毛两毛穷算计,抠着脚丫子看漫画;就喜欢看你舔两口就受不了,扭腰甩胯的小浪样儿你就是我的小吊丝儿,我迷的就是你这一身的小吊气儿。”

    这一番惊世骇俗,感人肺腑的话,一下就把吴所畏震懵了。

    池骋嘲弄的眼神在吴所畏僵硬的脸上逗留,问“还有要说的么”

    吴所畏讷讷地摇摇头。

    然后稀里糊涂地让池骋带回了自己的公司,洗完澡趴在床上还没回过神来。

    池骋扯下他的内裤,吴所畏条件反射地要阻止。

    “别乱动。”池骋攥住吴所畏的手,“就是给你上点儿药。”

    池骋的太手温厚有力,每次被攥住,吴所畏都觉得心口窝热热的。把手抽出来垫在脸颊底下,半边脸都是烫的。

    池骋把臀瓣掰开,瞧了一眼,没有撕裂,只是轻微的肿胀。抹着药的手探过去、吴所畏臀尖的肌肉立刻绷出一个诱人的形状,池骋的舌尖蹭了蹭后槽牙,真想咬一口下来。

    一抹凉意缓解了身后的不适,吴所畏舒服的闭上眼睛。

    下一秒钟,身体突然大角度翻转,被人打横抱在怀里。

    吴所畏立刻脸红脖子粗的叫唤,干嘛呢这是我堂堂七尺男儿,像个娘们儿一样的被你搂在怀里,像话么

    池骋嘴角噙着笑,“省得你老趴着累。”

    “我不累。”吴所畏呛呛。

    “不许闹。”池骋黑着脸训斥一声,见吴所畏老实了,目光又柔和下来,“我看看你脖子上的伤好成什么样了。”

    说着把脸凑到吴所畏脖颈处,胡茬在吴所畏的下巴和两腮上蹭来蹭去,吴所畏觉得痒,不停地摇头晃脑。池骋看到吴所畏脖筋凸起的地方有明显的疤痕,心一疼吻了上去,细细碎碎的亲吻,从脖颈的伤痕一路延伸到乳尖。然后,一只大手顺着大腿内侧爬了进去。

    三点一线,吴所畏知道他又完了。

    第二天上午,姜小帅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来探望他的徒弟。

    大厅里都是人,姜小帅学么半天都没看到吴所畏。

    拽住一个人问,“你们总经理呢”

    “不知道啊,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没看见他。”

    姜小帅直奔二楼,吴所畏的卧室。

    这会儿吴所畏刚醒没多久,池骋的大手摆弄着他晨勃的那根,戏谑道,“还挺硬。”

    “尿憋的。”

    说着把池骋的手拨拉开,起身去卫生间。掏出鸟迫不及待要解决,突然一股压力从后面袭来,接着鸟被一只大手牢牢控制住。

    “草,你要干嘛”

    池骋将吴所畏箍得严严实实的,下巴戳着他的肩窝,声音沉稳有力。

    “帮你扶着。”

    吴所畏怒嚎,“用不着,你给我滚”

    池骋死死攥住不撤手,强势的口气中透着一丝无赖。

    “我就要看着你尿。”

    说完,开始吹口哨。

    姜小帅敲了敲房间的门,卫生间隔音,俩人没听见。

    不会想不开吧

    这么一想,猛地推门而入。床上一片狼藉,人没影儿了,卫生间传来不同寻常的水声姜小帅的眼前立刻浮现吴所畏漂浮在浴缸的那张泡发了的脸,眼睛一瞪,火速冲进卫生间,踹开门就是一声。

    “大畏”

    水声戛然而止,四道目光飙射过来,两道惊恐,两道阴沉。

    姜小帅一小步一小步往门口撤。

    “不好意思,打扰了。”

    咣当一声关上门,脸变成了菜色。

    、108最后通牒。  3746字

    其后的几天,吴所畏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每每想起卫生间那一幕就焦灼不安。他觉得自个儿没脸见姜小帅,不仅闲暇时间不回诊所,就连在那一片儿施工考查都绕道走。

    时隔七天,又是一个周末、姜小帅经过多方打听,确保池骋不会出现在公司后,终于拖着沉重的步伐来探视徒弟,这下吴所畏想躲都躲不了了。

    整整一上午,吴所畏都没出办公室,一直被师父训话。

    “我说你干的这叫什么事啊临时改变主意也不言一声好么,我跟二愣子一样冲进卫生间,还瞧见那么不堪入目的场景”

    吴所畏被说得丧眉搭眼的,一声不吭。

    姜小帅在屋子里焦躁地踱步,转了几圈后,又停到吴所畏面前。

    “还有,事出了之后屁都不放一个,我给你打电话也不接,发短信也不回,尼玛qq还给我设置一个在线对其隐身,你丫忘了我有你密码,能登陆你的号了吧”

    吴所畏脖子都快伸到桌子底下了。

    姜小帅怒火熊熊,这几天他也憋屈坏了,整天跟孙子一样猫在诊所,等着池骋上门报复。结果心惊胆战、苦苦捱了七天,居然啥事没有,自个儿倒把自个儿吓出一身病。

    沉默了半晌,吴所畏总算憋出一句话。

    “我这不是没脸见你么”

    姜小帅使劲用拳头砸掌心,“什么叫没脸见我啊你和他在一起是好事啊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就咱师徒俩这亲密程度,看他把你撒尿又怎么了就算你俩当着我的面干一炮,我都不带脸红的”说完这话就脸红了。

    吴所畏手托着脑门,一副纠结痛苦状。

    “关键是,我俩没在一起啊。”

    姜小帅脸色骤变,赤红的眼珠子瞪着吴所畏,“不是我说你丫玩我呢刚好这么两天就掰了那我那一眼不是白看了么惹了一身骚,最后啥也没捞着”

    池骋要来找我报仇,我特么多冤啊

    当然,这话姜小帅没说出来,怕破坏了他这个英明伟岸的师父形象。

    吴所畏来了更致命的一句,“我俩一直都没好。”

    当人气到一定状态,就发不出火来了,姜小帅就是这样。他发现了,吴所畏和池骋真是天生一对,磨磨叽叽不说,一个比一个损。咽了两大口凉水,把心里那点儿火压下去,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定定地看着吴所畏。

    “合着你那天去了之后什么也没说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