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 第1节

作品:《逆袭

    书名逆袭

    作者柴鸡蛋

    连城四星文

    逆袭的内容简介

    “当初我离开你,并不是因为我势利眼。”

    “我知道。”

    “他不爱我,我已经和他分手了。”

    “我知道。”

    “你知道原来你还是这么关心我。”

    “因为他已经和我在一起了。”

    这是一个穷屌丝逆袭成为高富帅并抢走前任女友的现任男友的故事,欢乐多多,精彩连连。

    逆袭的关键字逆袭,柴鸡蛋,穷屌丝,京城公子哥,欢脱,京味儿

    逆袭  上卷破茧成鹰

    、内容导读 411字

    他是一个穷吊丝,因为屡遭女友的嫌弃和侮辱,最终抛弃现有的安稳生活,毅然决然地走上了一条自主创业,发家致富的逆袭之路。

    然而,这条路上偏偏出现了一只拦路虎。

    该虎乃京城公子哥,隐匿郊区,以养蛇为乐,不务正业。后被为官老爹强行绑出,责令其到各个机关单位实践磨砺。

    他当小贩,他被老爹踢去当城管。

    他走投无路当小偷,他被老爹遣去当警察。

    就连他给人送货违章驾驶,都赶上他交警上任第一天。

    最可恶的是,他的前任女友,竟然屁颠屁颠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行我忒么抢不过你,我还不能抢你么

    且看一个心地善良,宅心仁厚的穷吊丝在屡遭重创后如何逆袭成为阴险狡诈,城府极深的腹黑狼,一举攻下铁石心肠,冷血无情的风流公子哥,并调教成为一只有情有义,痴恋护妻的小忠犬的

    啊感兴趣的亲可以试阅后面的章节,喜欢的一定要收藏啊

    、1咱俩分手吧。 1254字

    “你找个阴凉的地儿待着,我这就来接你”

    吴其穹撂下手机,用搌布擦擦手,美不滋的到里屋换衣服。

    “来了”吴妈追到里屋问。

    吴其穹一边用那双糙皮厚手往下撸着被汗粘在身上的背心,一边用那双圆鼓隆冬的大眼珠子瞧着他妈,脸上敛不住的笑模样。

    “来了。”

    今儿是吴其穹的女朋友第一次见他父母。

    烈日当空,知了被晒得扯着嗓子干嚎,吴其穹家门口不远就有个大垃圾桶,一到这个月份,散发出的腐臭味儿能飘到各家各户的厨房里。吴其穹从垃圾桶旁边走过,脚底下粘了一个雪糕袋儿,鞋底儿在地上狠狠一跺,再使劲这么一蹭,成百上千的苍蝇一哄而散。

    岳悦就站在胡同口,一脸的焦躁和不耐烦。

    瞧着吴其穹往这边走,岳悦心里没来由的起腻。也不知是看到了他肚子上颤悠的那层膘儿,还是看到了他头顶上支棱的那两撮毛,或者是看到了他被油烟子熏得腻了姑拽的脸蛋子

    “走吧,饭都快熟了。”吴其穹拉起岳悦的手。

    岳悦突然甩开,脸埋在树荫里,一双桃花眼凉飕飕的。

    “怎么着你还紧张啊”吴其穹笑得温厚,“没事,我妈就是个农村妇女,不会刁难你。我妈知道你来特高兴,头两天就一直盼着,今儿一大早就出去买菜了。”

    “要不咱俩分了吧”岳悦说。

    吴其穹以为自个听错了,直直地瞪着岳悦,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岳悦又说“咱俩这样,真的挺没劲的。”

    “怎么没劲啊我觉得挺有劲啊”

    岳悦苦笑,“那是你。”

    说完,扭头要走,被吴其穹一把拽住。

    “岳悦,咱俩在一块七年了,不能说分就分吧,你好歹也给我个理由吧。”

    岳悦斜了吴其穹一眼,“七年之痒算不算理由”

    “痒咱可以挠啊”

    “挠你大爷”岳悦无故爆发,俏丽的小嘴开口就是横话,“告诉你,少给我臭贫,我没跟你开玩笑。从今儿开始,咱俩正式分手了,以后就是朋友。”

    “好好的,怎么说分就分了呢”吴其穹还在尽力挽回,“你说我哪不好我可以改。”

    岳悦翻了个白眼,“哪都不好,重新投胎吧”

    吴其穹挺固执地说,“我不信。”

    “你还不信你有什么理由不信啊”岳悦娇美的脸庞因气愤胀出两团潮红,“我不说出来是给你留点面儿,你还死乞白赖地问,既然你不嫌臊得慌,那咱今儿就好好说的说的。”

    吴其穹一副洗耳恭听,虔诚改过的模样。

    岳悦运了一口气,指着吴其穹的双下巴说“你说说,自打咱俩在一起,你胖了多少斤读大一那会儿你多瘦啊条多顺啊你再瞧瞧你现在,走一步一个坑,我和你一块逛街,就跟牵着一只藏獒似的。”

    吴其穹叫冤,“那会儿你不是说太瘦的男人没有安全感么”

    “对,是我说的。”岳悦摔包,“可现在也忒尼玛有安全感了吧安全得我都想掉眼泪儿。你知道么这程子我见天儿做梦,梦见咱俩之间有小三了,每次我都是笑着醒的。”

    、2来人啊有人自杀了 1234字

    岳悦嘴损,吴其穹早就习惯了,也不和她一般见识,弯腰把包捡了起来,赔笑着塞回岳悦的怀里。

    “如果你不喜欢我这样,我可以为了你减肥。”

    “甭费那工夫了,根本就不是几十斤肉的事,肥可以减,抠门儿是真没救了和你逛街要买打折的,逛超市买特价的,开个房都要挑没网没空调的。和我好的那几个姐们儿,人家都开上自个的车了,我还挤公交地铁呢”

    吴其穹好脾气地哄道,“北京这么堵,油价这么高,开车多不划算啊”

    岳悦气不忿,“是,你一个月工资才两千多,北京物价这么贵,养个女朋友多不划算啊为了帮你省钱,咱俩就分了吧。”

    “别介”吴其穹低声下气地求道,“钱花在你身上,我不心疼。”

    “是,拢共就两千来块钱,有什么可心疼的你就卯足了劲儿造,也就一碗豆汁两个焦圈就秃噜进去了。重点大学毕业生,朝九晚五的,还不如一个专科生。我发小儿高中都没毕业,人家现在宝马开着,你就开不起宝马,起码也要开个帕萨特不”

    吴其穹掏出纸巾,体贴地给岳悦擦汗,“别着急,别着急,过几年就买。”

    “过几年就指望你那点儿死工资,你还想买车就你们家这几间破平房,还好意思让我来这吃饭吴其穹,无极穷,你是有多穷啊就冲你这个名字,你丫也发不了家。行了,你进去吧,就和你妈说咱俩分了。”

    岳悦扭头要走,吴其穹又去拽她,俩人拉拉扯扯的,旁边院子的狗都跟着旺旺。

    “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么”吴其穹眼圈泛红。

    说实话,岳悦嘴损,可心没这么狠,她要真狠,就不会熬到现在才说分手。看到吴其穹这副德行,岳悦心里也挺不落忍的,可实在是没感觉了,早晚得狠心给这一刀,优柔寡断的什么时候算个完

    “吴其穹,说句实话,我不是嫌你穷,我是恨你没有上进心。自打我和你在一起,你一点儿出格的事没做过。哪怕你和我打一架,朝我嚷嚷几句,也让我新鲜新鲜啊说好听点儿是踏实稳重,说白了就怂杵窝子”

    岳悦身后的电线杆子底下,有一块板砖,吴其穹呆愣愣地看着,突然想起朝三暮四里面的一篇小说,男主人公为了挽回爱情,一次次地将板砖砸向自个的脑袋,最终谱写了一段感人肺腑的爱恋。

    “我可以为你去死。”吴其穹突然就冒出这么一句。

    岳悦眼皮都不眨一下,笑得就跟闹着玩似的。

    “你甭为我去死,你就往胳膊上划一刀,我就尊你一声爷”

    吴其穹颤颤巍巍地朝电线杆子走去,弯腰,捡起那块缺了角的板砖,两只手抖得像风中的烂竹子。好不容易攥稳了,扭头看向岳悦,哆嗦着嘴唇。

    “我我可真砸了,你别后悔。”

    岳悦斜睨着他,压根没当回事,扭头就走了。

    砰

    岳悦的脚猛的刹住,回头一瞧,吓得脸都白了。

    吴其穹倒在地上,身体不停地抽抽,脑门子都是血。

    “大穹,大穹,你可别吓唬我来人啊有人自杀了”

    、3诊所里的小医生。 2036字

    吴其穹醒过来,发现自个躺在一家诊所里,旁边站着医生,正在给镊子和剪刀消毒。听见床上有动静,姜小帅转过头来,温和地笑笑,露出两排小白牙。

    “醒了”

    吴其穹发现,这个医生长得还挺帅。

    “谁把我送过来的”

    姜小帅一边归置东西一边说道,“你女朋友找两个爷们儿把你抬过来的,她还特意叮嘱我,一定要给你用最便宜的药,而且必须是能报销的。”

    吴其穹笑得还挺美,“还是她了解我。”

    姜小帅俊脸微滞,嘴角捎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他走到吴其穹面前,递给他一杯水,“先把药吃了。”

    吃完药,吴其穹忙不迭地问“我女朋友呢”

    “早就走了,我给你处理完伤口她就走了,有三四个钟头了吧。哎,我说,你这脑门怎么弄的”

    “板砖砸的。”吴其穹还挺自豪。

    “你和别人打架了”

    “没,我女朋友要和我分手,我想给她点儿颜色看看。”

    姜小帅还是头一次听说给别人点儿颜色看看,要往自个脑袋上拍砖头的。

    “值得么”调侃了一句。

    吴其穹没回答,拿起手机给岳悦打了一个电话。

    “你还要和我分手么”

    那边沉默了良久,“你先养伤,养好了再说。”

    放下手机,吴其穹咧开一个得偿所愿的笑容,拿起手机朝姜小帅晃了晃。

    “她说了,先不和我分手了,你说值不值得肯定值啊”

    姜小帅掩藏着眸子里的鄙视情绪,脸上一直保持着友好的笑容。

    “医生,我这伤得多少天才能好”

    “最少俩月。”

    “要俩月呢”吴其穹苦大仇深的,“这得花多少钱啊”

    天黑了,诊所里就剩下吴其穹和姜小帅两个人,吴其穹一只手打着点滴,一只手拿着手机玩祖玛游戏。姜小帅站在他旁边,瞧着他乱打一气,不同颜色的球也发射进去,没一会儿就死了,结果他锲而不舍地玩了一遍又一遍。

    “我说”姜小帅轻咳一声,“脑袋都这样了,还玩游戏呢”

    “待着太无聊了,我手机里就这么一个游戏,老是过不了关。”

    姜小帅俊美的脸上浮现几丝嘲弄之意,“你老是这么瞎打,能过得了关么”

    “我没瞎打啊我一直照着规则打的。”

    姜小帅又站在旁边观察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禁不住开口问道“你不会是色盲吧”

    “不是啊,我分得清颜色。”

    姜小帅还是觉得不对劲,他让吴其穹把游戏暂停,指着游戏界面上的红球问“这是什么色”

    “黄色。”吴其穹很认真地说。

    姜小帅又指着一个绿球问“这是什么色”

    “也是黄色啊。”

    “那这个呢”又指着一个紫球。

    吴其穹挺肯定地说,“蓝色。”

    姜小帅忍俊不禁地拍了拍吴其穹的肩膀。

    “哥们儿,你就是色盲,省省脑子吧,你就是玩到死也过不了关。”

    吴其穹依旧举着手机,满不在乎地说,“没事,就当练眼了。”

    姜小帅觉得吴其穹这个人挺逗,忍不住和他多聊了几句。

    “哎,她为什么和你分手”

    吴其穹撇撇嘴角,“嫌我肥。”

    说完,把钱夹扔给姜小帅,里面放着一张他和岳悦大一时候的合影,那时候他比现在瘦了将近五十斤。

    姜小帅看了之后,挺同情吴其穹。

    “你的情况不咋乐观啊人家确实比你长得顺溜,自我感觉,还是他俩更般配一点儿。哥们儿,想开点儿吧。”

    “嘿嘿怎么说话呢”吴其穹不乐意听了。

    姜小帅面不改色,“我是实事求是。”

    “你知道什么啊你就实事求是这就是我,本尊”吴其穹指指自个,又指指相片。

    姜小帅甚是惊异地抢过吴其穹手里的照片,仔细瞅瞅,又对照着吴其穹现在这张脸,再瞧瞧,还真有点儿像。胖子果然都是潜力股,姜小帅顿时明白吴其穹的女朋友为啥要和他分手了,任谁也接受不了这么大的落差啊

    “哥们儿,你赶紧减肥吧,你看看照片上的你,浓眉大眼的,透着一股精明劲儿。再瞧瞧你现在,虽然还是那双大眼,显得特别愣”

    吴其穹转了转眼珠,“真的啊”

    “我骗你干什么”姜小帅给吴其穹拔下针头,“反正在养伤这段时间你得忌口,不如就趁着这段时间减减肥吧”

    一晃俩月过去了,吴其穹的伤口真的好了,平平整整,没留一点儿疤。而且正如姜小帅叮嘱,吴其穹这段时间一直吃素,人也缩水二十多斤,看着比刚来那会儿顺眼多了。吴其穹自个都觉得走路轻快了,于是今儿特意买了两条烟,来诊所道谢。

    “来你这换了两个月的药,还真有点儿舍不得走了。”

    姜小帅笑得爽快,“瞧你这话说的,你要真舍不得我,就再朝脑袋上砸一次,咱俩还能天天见面。”

    “哈哈哈哈”

    吴其穹笑着朝姜小帅挥了挥手,大步朝远处走去。

    、4我还可以为了你去死。 1494字

    养伤的这两个月,吴其穹给岳悦打了好几次电话,想约她出来见个面,岳悦都没答应。岳悦说,你什么时候好了,咱俩什么时候见面,你也趁着这段时间好好反思反思。就为了早点儿见到岳悦,吴其穹一直积极配合治疗,不让吃的东西坚决不吃,后来连手机都不玩了,生怕辐射影响伤口愈合,总算把这段日子熬过来了。

    岳悦听说吴其穹好了,这才答应见一面。

    这次不是在胡同口了,在公园的湖边,绝对找不到一块板砖。

    吴其穹早早就来了,站在湖边吹着小风,相比前一次的邋遢,这次吴其穹显得干净体面多了。他还穿上了岳悦给他买的t恤,那是读大二的时候岳悦送他的生日礼物,后来胖了穿不进去了,昨儿翻出来试试,竟然又能穿了。

    岳悦那张白嫩的小脸,阳光一照都能发光,通透亮眼,身材也是没挑儿,典型的盘儿亮条儿顺。往这边一走,吴其穹的每个细胞都叫嚣着激动,这么多天没见,心更像是猫抓的,痒得难受。

    岳悦见到吴其穹,除了一闪而过的吃惊,没有多余的表情。

    “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想你想的。”吴其穹伸手去抚岳悦额前的秀发,“上回你说我胖,我就一直努力减肥,虽然没达到理想的标准,但我会继续努力的。”

    岳悦面无表情地闪过了吴其穹的触碰。

    吴其穹又凑过去,“你说这段时间要好好想想,想清楚了么”

    “想清楚了,我们还是分手吧。”

    虽然已经第二次听到这句话,可吴其穹的心里还是狠狠揪疼了一把。

    “为什么你说我胖,我立刻就去减肥,你还想让我怎么样啊”

    岳悦依旧直言快语,“吴其穹,我说过了,不是那几十斤肉的事。你根本不知道我想要什么生活,我不想年纪轻轻就相夫教子,我不想经历逛不完的菜市场,买不完的地摊货的漫长岁月,你明白么”

    吴其穹眼神执拗,“你还是嫌我抠门儿呗”

    “不是抠门儿不抠门儿的事。”岳悦气急败坏地说,“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以你现在的处境和你的发展前景,你就是再大方,也就那么回事了。”

    “我怎么没有发展前景了我现在可是在国企工作,多少人想进还进不来呢。别看我现在工资不高,可过了几年,等我熬成了工程师,一年就可以拿五六万。”

    “啧啧五六万可以买一平米的房了哈”

    吴其穹刚来的那股子热情都被这秋日的风给吹凉了。

    “岳悦,你以前不这样啊我记得念书那会儿,你总和我说,你什么都不求,只要能一辈子跟我在一块。”

    “我那是客气话你听不出来啊”岳悦越咂摸越不是味儿,“我以为你会反着听,会因为感动而受刺激,立志要混出个样儿来哪想你丫的这么实诚,我说不求就真不求,见天儿一脸知足样儿,张口闭口国企国企,我真不知道你这点儿优越感是从哪来的”

    吴其穹已经无话可说了。

    “行了,该说的我都说明白了,从今儿开始,咱俩”

    “我还可以为你去死。”吴其穹硬生生地打断了岳悦的话。

    岳悦眼神幽暗暗的,画不完的黑线条,“一个招数用两次不嫌腻么况且这都是绿草地,你去哪找板砖啊”

    不料,吴其穹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不就是一块板砖么”

    说着,转身朝身后的大树走去,在岳悦的眼皮底下,扒开大树下面的那层土,拿出事先埋在那的板砖

    全国独一无二的大脑门子,还是原来的部位,还是原来的力度,只是这次强撑着没晕倒。

    “吴其穹,你不是人”

    岳悦骂完,还是咬牙切齿地朝吴其穹奔了过去,搀着他朝公园外面走去。

    、5掏心窝子的话。 1236字

    姜小帅刚把上一个病人送到门口,就瞧见不远处两道熟悉的身影,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我草,走了还不到仨钟头呢,这么快就送回来了

    这回,岳悦可没那么好脾气了,直接把吴其穹推到姜小帅身上,掉头走人。

    姜小帅扶着吴其穹进屋,吴其穹哎呦妈哟的,一副倒霉相儿。

    “我说哥们儿,我跟你闹着玩呢,你怎么还真砸了想我也不带这样的吧”

    吴其穹呲牙咧嘴地说,“她又要和我分手。”

    清洗完伤口,姜小帅开始打麻药缝针,为了缓解吴其穹的紧张感,俩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这次又是为了啥”

    吴其穹恹恹的,“嫌我抠门儿。”

    姜小帅噗嗤一乐。

    “你说我像抠门的么”吴其穹还挺委屈,“我刚工作两年,工资低挣钱少,可她要啥我都没含糊过。她说想要苹果手机,我省吃俭用仨月,从牙缝里挤出五千块钱,给她买了一部。她看上一套化妆品,一千多块,我把自个买手机的钱给她买化妆品了。我这手机用了五年了,掉厕所四回,都没舍得换。”

    “你要这么说,我觉得你女朋友和你分手是对的。”姜小帅说。

    吴其穹眼眶欲裂,“为啥”

    姜小帅轻描淡写的,“省得你作践自个呗”

    吴其穹心里却翻腾得异常凶猛,稍一激动脑袋晃了晃,牵扯到伤口,疼得直咧咧。

    “行了,你老实待着吧”

    姜小帅把吴其穹的脑袋扳正,这么瞧着,其实吴其穹长得挺耐看的。开始来的时候胖,扭曲了五官,现在瘦一点儿,轮廓清晰了,也勉强算个中上等的。虽说配那个女神牵强了点儿,可也不至于把自个埋汰成这副德行。

    “大夫,这回我得多长时间才能好”

    “这回没那么重,恢复得好的话,一个月吧。”

    这一个月,吴其穹见天儿来姜小帅这换药,一来二去,俩人熟了,吴其穹什么都和他说。

    “我们家仨孩子,我上边有俩姐姐,我大姐四十多了,她孩子都念高中了。我二姐嫁到南方了,今年刚生一个大胖小子。我爸得了脑血栓十多年,前年没的。我是老三,打小我爸我妈就最疼我,啥好东西都先记着我,因为这事我二姐没少生气。”

    “我小时候特出息,总在班里考第一,街坊四邻谁都夸,谁谁家小三儿,从东头到西头,找不到那么乖的小子。我从小到大没干过一件坏事,在学校特踏实,到家就帮我妈干活。我记得小时候,公交车不能刷卡,有一次我还没给钱就让人挤下去了。我就追着公交车跑,一直从终点站追到始发站,最后给了钱自个溜达回来的。”

    “我上了大学也没逃过课,年年拿奖学金,有一次我女朋友让我旷课陪她逛街,我都没答应。我俩第一次出去开房,我躺被窝看了一宿的电视,她过来抱我我都没乱来。后来我工作了,我同事总是拿公家的东西,我从来不干那种事。该是我的我一分不少地拿走,不是我的我沾都不沾。”

    姜小帅听吴其穹絮絮叨叨地说完,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这么多年,你可真不容易。”

    、6找老妈借钱。 1523字

    吴其穹趴着打点滴,扭过头看向姜小帅,“我行得端站得正,没做一件亏心事,全心全意对她好,你说她怎么总要和我分手呢”

    “正因为你太耿直,过于浅显易懂,才让她乏味。每个人都有一种征服欲,当她可以攫取的满足感在你身上逐渐挖空后,她必然会对你丧失兴趣。你会反反复复玩一个游戏,来来回回看一部电视剧么”

    “会,我已经看了二十多遍亮剑了。”

    姜小帅汗颜,“像你这么轴的人有几个”

    吴其穹的手刮着掉了漆的手机外壳,心里没着没落的,于是朝姜小帅问,“你说,等我好了,我俩见了面,我送她一个挺贵的礼物,证明我不抠门儿,她还会和我分手么”

    姜小帅委婉地表述,“一个不爱你的根儿,可以催生出无数个理由的枝杈,你撅折了这一根,还会有下一根冒出来。你撅一根要几十天,她长一根只要几秒钟。你满足她借口的速度,永远都赶不上她搪塞你的速度。”

    “我不信。”吴其穹依旧固执。

    姜小帅气恼地拍了吴其穹的脑瓢一下。

    “你怎么这么认死理儿啊”

    “我就是学理出身,凡事讲究证据,没有确凿的已知条件,不能妄自推断结果。你就是看小说看多了,忒能胡思乱想了,其实人没那么复杂。有时候俩人分手,可能就因为一句话没说痛快,这种例子比比皆是啊”

    “得”姜小帅倒是没和吴其穹争辩,“您内好自为之吧”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天已经凉下来了,吴其穹的伤口也完全恢复了。这一个月下来,吴其穹又瘦了十来斤,整个人显得精神不少,模样也越来越正了。他每天和姜小帅聊天,日子没那么难熬了,脾气也比之前稳了不少。

    “这回真走了”姜小帅斜睨着吴其穹,“不会再回来了吧”

    “应该不会了,这次心里还挺有底儿的。”

    姜小帅长出一口气,“那成了,你走吧,有空常来我这待着。”

    吴其穹迈着稳健的步伐走出诊所,相比上一次,这回想见岳悦的心情没那么急切了。他没有立刻打电话把岳悦约出来,而是拐了个弯,先回家了。

    吴妈坐在炕头给外孙子做棉裤,其实现在的小孩谁还穿这种棉裤啊笨重又不方便拆洗。可吴妈就是想做,总觉得市面上卖的棉裤不保暖。现成的棉花,又撕了几尺布,这会儿正忙活着。人老了,眼神不好使了,穿个针总是对不准眼儿,手都酸了还没穿进去。

    “我帮您穿吧。”

    吴其穹粗糙的手指捏着针头,眸子闪动着,里面只有针孔和线头,明亮透彻。

    “三儿啊,你瘦了好多。”吴妈挺心疼的。

    吴其穹笑笑,“我减肥呢。”

    “瘦了不好看了,还是胖点儿显得壮实。”

    “您爱看不管事啊,您儿媳妇不喜欢。”

    吴妈又问,“悦悦啥时候来咱家啊”

    吴其穹把穿好的针线递给吴妈,嘴里敷衍着,“快了,这程子她单位忙,抽不出空儿来。”

    吴妈点点头,继续做手里的针线活儿。

    吴其穹瞧着吴妈把剪下来的布头放到旁边的鞋盒子里,不知道存着还要用来做什么。这个鞋盒子用十多年了,品牌都倒闭了,鞋盒还方方正正的,没有一点儿走形。吴其穹心里一酸,闷在胸口的话更倒不出来了。

    “你是有啥话想和妈说吧”吴妈反倒先瞧出端倪了。

    吴其穹欲言又止,实在开不了这个口。

    吴妈明白了,笨拙的身体爬到炕头,一摞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搬掉上面两个,把下面那个摊开,再拆掉被里儿,里面有个缝死的口袋,拆掉口袋,拿出一个布兜,布兜也是封死的。就这么里三层外三层,里面只有一万块钱。

    “妈,我会还您的。”吴其穹说。

    吴妈摆摆手,“咱娘俩还说什么还不还的”

    、7知道你丫就得回来 2120字

    这一次见面,为了杜绝一切意外,岳悦选在了咖啡厅。而且她比吴其穹早到了十分钟,把座位上下全都检查过了,确保无一板砖漏网。

    晚上八点钟,吴其穹来了,岳悦看着逐渐逼近的身影,竟有些失神的感觉。瘦下来的吴其穹看着没那么让人厌烦了,可身上捎带的那股寒酸气,还是让她无爱。

    再看到多日未见的岳悦,吴其穹心里激荡了一下下,就稳住了。

    “你的脑门子没留疤啊”岳悦难得关心了一下。

    吴其穹摸了摸锃亮的脑门,笑道,“老天爷不舍得让我这么帅的一张脸受创。”

    同样是自恋,同样是调侃,从高富帅嘴里说出来,又痞又坏的,晃得女神小心肝一个劲地乱颤。可从吴其穹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这么欠抽呢

    “这是我送你的礼物,一条白金项链。”吴其穹说。

    有情趣的人会说“打开瞧瞧”,给恋人保留一份期待,可吴其穹不会来这套,我买的是白金项链,就得明明白白地告诉你。

    把首饰盒推到岳悦面前的一刹那,吴其穹才发现她的脖子上已经有了一条项链,而且是钻石的,以前从没看见过。

    “那条项链是谁送你的”吴其穹问。

    岳悦用削葱根儿似的手指摸了摸,动作很小心,看得出来,她很宝贝那条项链。

    “一个朋友。”

    吴其穹推送首饰盒的手停滞下来,试探性地问“那我送的这个,你还收下么”

    岳悦笑得很从容,“你都买了,我再不收,也太栽你的面儿了。”

    吴其穹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下了,眼角露出几分喜色,说话要起身给岳悦戴上。

    “还得把这条摘下来,甭费事了,回去我再戴吧。”

    吴其穹翘起的屁股又稳稳地回落在座位上。

    “先生,喝点儿什么”

    吴其穹一看最便宜的咖啡还要四十多一杯,当即回道,“谢谢,我什么都不喝。”

    在吴其穹看不见的视线内,岳悦白了他一眼。

    “礼物你都收下了,你看咱俩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别分手了”

    岳悦的瞳孔嗖的一下充了血,像是听到了多么难以接受的一句话。

    “吴其穹,你把我岳悦当成什么人了我要是真为了一条白金项链和你复合,我也忒肤浅了吧如果你送我项链,就是为了这个目的,那抱歉,我不要了。”

    说完,把首饰盒从包里掏出来,甚是牵强地推到吴其穹面前。

    岳悦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把首饰盒推回去的,就像玩命赌了一把,赌他吴其穹若是有点儿眼力荐,绝对不会把首饰盒收回去。

    然而,她输了。

    “那好吧。”

    吴其穹很是落寞地抽回首饰盒,两手交接的那一瞬间,岳悦刻意往回拉了一下,吴其穹都没觉察出来。

    “你的意思,还是想和我分手呗”吴其穹问。

    分能不分么岳悦气得肠子都打结了。

    “必须分”岳悦说。

    第三次听到这句话,吴其穹的心里还是难受了一下,但相比前两次,已经好多了。习惯使然,他又朝岳悦问了原因。

    “咱也甭兜圈子了,我除了肥点儿,杵窝子,抠门儿,还有别的毛病么”

    岳悦还在对那条白金项链耿耿于怀,这会儿能说什么好听的

    “我就看不上挣死工资的男人,有本事你辞职去,我瞧瞧你这重点大学的毕业生,离了那点儿公粮,是不是连糊口的能耐都没有”

    吴其穹这次挺硬气的,“工作我不辞,不过,我还可以为了你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