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最强美食直播 第95节

作品:《[星际]最强美食直播

    “这不跟你一样,熬夜给弄完了?然后同事找到了一种食材,感觉像你之前念叨过的墨鱼仔,就不你带回来了。”慕泽析揉了一把姜阮蓬松的头发,把人搂在怀里不松手。

    “嗯,晚点我看看。”姜阮点头,任由自己脸在慕泽析肚子上磨蹭,“你收到大哥发来的信息了吗?”

    “什么信息,刚才在同你讲话呢,没看。”慕泽析不明所以。

    “就是,大哥说,他们孩子要出保护箱了。”姜阮伏在了慕泽析腹部,声音听起来都闷闷的。“就是没告诉我们是男孩还是女孩,合成技术可以让两个男性基因合成女性的吗?”

    “可以啊。”慕泽析点头,“原来他们都有孩子了,是不是让我们回去吃饭?那就回去呗,正好给我们放几天假,这段时间都太累了。”

    “……”姜阮停顿了片刻,“我们找个机会也去预约?不是说耗时挺长的吗?”

    “阮阮?!”慕泽析惊喜地睁大眼睛,“你这是同意了么?好啊!要不我们今天就去预约申请?”

    “你可真是想一出是一出……”姜阮笑骂一声,也没有明确阻止,“先回去看看情况,问问经验。总之是要办的,这段时间就弄好,不急着今天去。你不是说带了个食材吗?我们拿着干脆去爸妈那边,正好一起吃饭。”

    “好。”慕泽析点头,终于忍不住把人捞起来,搁到怀里亲亲抱抱起来。

    门外,拿着资料准备敲门的助理惊觉自己失礼,红着脸转身,轻手轻脚地给两人掩上房门,偷笑着离开了。

    两人抵达皇室,还没来得及去隔离室看新生儿,就一头埋进厨房里去了。

    慕泽析带来的食材外形确实类似于墨鱼仔,但一切开就可以发现内里器官的不一样。姜阮也拿不准这东西的口味,只好照着墨鱼仔的烹饪方法来尝试一次。

    圆鼓鼓的小东西被烹饪师处理干净,交到了姜阮手里。过了一遍水,姜阮先热锅热油,椒段和蒜粒爆香,墨鱼仔下下去之后才放入了各种调味料。

    嫩白的墨鱼仔下锅便染上了酱料的深棕色,伴着辣味咸香,飘散在厨房的空间里。

    等干爆墨鱼仔端上桌时,众人都注意到了这份从未见过的菜式。

    “你们回来了就直接奔厨房,原来就是为了这个?这黑漆漆的一团团是什么?”张燕好奇地看过来。

    “海鲜?我看到吸盘了。”李徽摸着下巴。

    “感觉像是墨鱼仔,试试才知道。”姜阮点头,“墨鱼仔就是墨鱼未长大的时候,这个时候的口感比较细嫩,肉质也更加弹滑。营养非常高,吃这个对身体好。”

    众人听着姜阮这般描述,都举着筷子往自己碗里夹了一个墨鱼仔,闻着酱香送到了嘴里。

    墨鱼仔的圆形躯干沾满了酱料,咬在嘴里十分筋道。触腕上的吸盘已经被烹饪师清理干净,比躯干的硬度要高,咬在嘴里得多咬几口才能送下肚。

    一个个小小的,吃起来不会太过狼狈。海鲜特有的香味,带着隐隐约约的甜酸香辣,炸开在口腔里。

    “这东西不错啊,做零食可以么?”张燕吃完一个墨鱼仔还意犹未尽,又接着夹了一个往碗里送。

    “这个口味合适吗?我刚才是有用料酒、酱油、冰糖和醋来佐味的。如果是做零食的话,酱汁会要完全收干,跟现在的口味会有出入。”姜阮询问着张燕。

    “可以更辣一点。”张燕咬着第二个墨鱼仔,吞下才搭姜阮的话。

    “不是吧,我觉得现在就够辣了。”李徽看向身边,“九锵,你觉得呢?”

    “口感不错,太甜了。”慕九锵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会儿。

    “泽析?”姜阮轻声问着身边人。

    “我,不是很喜欢吃吸盘……”慕泽析抿着嘴,眼神有些迟疑。

    “行吧,我知道了,晚点给大家做成零食,泽析这边我给把触腕分离出来再说。”姜阮了然,“那麻辣的呢?爸爸应该是很喜欢麻辣味的东西,对吧?”

    “嗯。”慕疆点头,看向姜阮的眼神中带着对后辈的疼爱,“先吃吧,不急。”

    一家人围坐在椭圆形餐桌边,气氛融洽而和谐。

    餐后,姜阮和慕泽析终于看到了保护箱的小生命。保护箱超出了姜阮的预测,是一个盛放着满满的试液的球形容具。半透明的隔离幕墙里隐隐约约透着婴儿的轮廓。

    姜阮觉得挺新奇的,但确实看不清细节。

    “看不到器官……”姜阮跟着慕泽析趴在隔离墙外,盯着墙内的模糊的曲线。

    准爸爸李徽则很是高兴,兴奋地指着隔离墙,“这个是小宝贝的头,这里是腿!你看多可爱……”

    姜阮和慕泽析对视一眼,被李徽傻爸气质惹笑,趴在隔离墙上默契地抖起了肩头。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打赏的两位宝宝么么哒!

    ☆、第119章

    大皇子夫夫家小宝贝即将出生的消息还未开放给媒体大众, 姜阮和慕泽析也就不好大肆恭贺, 只好准备了几份婴幼儿餐点菜谱,极尽详细地把每个步骤都写清楚, 趁着烹饪师协会还未安排他居民星视察工作,就赶紧交到了李徽手上。

    对于婴幼儿食品这一种类, 李徽显然很有兴趣。但出差工作在即,也没有更多时间去和姜阮沟通, 只好带着几份菜谱上了出差的行程。

    姜阮连续好几个月都在分身乏术, 一边兼顾着帝大的课程,同时打理着桃千斋和午安喵的菜单更新, 每天的睡眠时间都不够。

    慕泽析没有好到哪儿去, 分店的工作比想象中繁琐,为了提早回到首都星,他把各个居民星的工作压缩,通宵都在加班加点, 真到了回来的时候就送了口气。

    慕泽析回来后,两人亲热不多,倒是经常抱在一起补觉,颇有一种睡到昏天黑地的劲头。

    早晨,姜阮第一个醒来,迷迷瞪瞪间被压得喘不过气, 费力地抬头,才发现慕泽析整个人都趴在了他身上,肩膀歪在一边, 大半个胸膛都露了出来,温热的触觉就在脸颊边上。

    “泽析,你听到光脑的声音了吗?”姜阮清清嗓子,揉了把眼角。

    恍惚间,他刚才好像听到了光脑发出的新信息提示音。

    “唔——呼——”慕泽析没有回答他家阮阮的问话,还在兀自睡得酣畅。

    “猪……”姜阮低声笑骂一句,把死沉死沉的身体拨开,侧身去够床头的光脑。

    光脑屏幕还是亮着的,姜阮眯着眼聚焦,才看清楚屏幕上的信息。那是一条来自桃千斋公关组的加急信息,直接被抄送至了姜阮的私人光脑上。点开信息后,文字没多少,但附带了不少的链接和图片,这让姜阮神经紧绷了起来。

    公关组不会随意找他,一旦真的找上了,就肯定不是他们能独立解决的事。

    “公关组老大,昨晚星网上有个孩子用了我们的产品,自制了一个新的款式,然后把照片发到了星网上。早上的时候,引起了流量的广泛注意,不少烹饪师世家都在明里暗里怂恿协会介入,调查这个孩子的资质。

    我们私下去查了,还是未成年的孩子。自己没有烹饪师证,全家也都不是烹饪师。这里是他采用的我们的两款产品(吐司和焦糖酱),以及成品图片链接。[链接]”

    姜阮睡意顿醒,撑起身子点开链接,就着图片仔细回想。

    这个孩子是真的聪明,吐司是桃千斋常规款式,布丁是桃千斋限供的下午茶。他买了吐司和布丁回家之后,用刀具把吐司烤边切下,垒成长条单独拿出。桃千斋的布丁配备了一盒特调的焦糖酱,里头本身就加入了黄油和奶油,伴着焦糖特有的苦甜,搭配布丁恰到好处。

    桃千斋的机器人把焦糖酱分别包装,让顾客可以外带,等食用时再淋入糖酱。这种贴心的设计,让这孩子钻了空子,把布丁放于一边,倒是拿焦糖酱开始做文章。

    星网上分享出的图片很是清晰,姜阮一看就知道这人使用了怎么样的手法。

    吐司边被裹上了热焦糖酱,原本只有加热食物功能的家用星网终端充当了道具,完成了烤制吐司脆的最后过程。

    “最爱蓝莓冰桃千斋的焦糖酱真是的超好吃超香,很浓郁。吐司边比中央的部位更加有口感,这样做出来的吐司边,咬在嘴里很脆很香。外皮是糖味,内里是重重的麦子味道,很奇特但真的十分吸引我。[图片]”

    这道自创的菜式在星网上引发了轩然大波,不少美食爱好者都在他分享图片下留言,颇有一种大力支持的味道。

    而不少世家,则在各自的主页,隐晦地指责这这一行为,仿佛是站在桃千斋立场上进行道德批判。

    姜阮粗略扫了一眼众说纷纭的评论,皱着眉头把慕泽析推醒。

    “快醒来,我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两人抵达桃千斋时,众人都围坐在会议桌边。原本在外出差的李徽都在场,想着是涉及到了烹饪师资质的规定,所以专程来桃千斋了解情况。

    “现在是什么进展?邮件我看了,情况很严重吗?”姜阮找了个座位坐上。

    李徽向着姜阮点了点头,“就看这个东西怎么判定了,如果确实是烹饪,那就算无证违规操作了。如果只是爱好者的自发娱乐,那就很难去约束他们的行为了。”

    姜阮扫了一眼桌面上那人的照片,五官端正朝气,是个正儿八经的好学生样子。

    “我觉得,不算是无证违规操作吧。我和泽析当时在食神节前夕去了向家铺子,也买了不少东西。晚上我们到家后也把好几种东西混着吃,说得不好听点,就抛开我有没有证不说,这种都算是违规吗?”姜阮摇了摇头。

    “混着吃?”李徽很快就明白了姜阮的意思,“你是说,原本冷制的食物自行加热,要是在这个过程同其他食物一起食用,其实也可以类比这个学生的行为?”

    “我认为,是可以的。”慕泽析轻咳一声,“我无意偏袒,只是说,这算消费者正常的心理和行为。我要是买了两杯饮料,热着冷着混着喝都是□□。”

    “我想说的也是泽析说的意思。”姜阮眼中有些担忧,“我觉得这过头了,不然消费者不需要理智了,带张嘴就行。”

    李徽一时没说话,半晌才抬起手。“我明白了,但是现在这个学生动用了道具,不是简单的搭配。”

    “不要管程度问题,这个就变成伪命题了,永远界定不清。”慕泽析声音放沉,“之前阮阮跟我提过这种可能,那就是顾客自行完成了食品的个性化加工,其实这才是对烹饪师创新。”

    “是啊是啊!”

    “那些世家不同意,是不是为了守住烹饪的能力?”

    “其实没必要的,他们不也是要借着桃千斋的产品来自由发挥吗?”

    “我觉得还是要说明一下,要是那人拿着这个方子去销售产品,岂不是利用我们的东西抢占我们的市场?”

    会议室里,公关组的同仁们议论纷纷。

    趁着房间里众多议论声遮掩,姜阮侧身靠向李徽,“其实我是这样想的,这事就算了。正好我们的大方向也是逐步放开对烹饪技术的管制,何不借此来拉动大家对烹饪的兴趣?”

    “但是这样,就百无禁忌了。要是他们烹饪方法错误,致伤致死了怎么办?比如海鲜没有去寒,相克的食材一起食用……”李徽不是不懂姜阮的态度,但他还是有所担心,便死咬着不松口。

    “海鲜寒凉、烤制热气、食物相克、过敏中毒,这都是通识教育的工作啊。这是每个人都需要了解的东西,不能光靠着企业和世家去宣传的。”姜阮眨眨眼,“而且你看午安喵和桃千斋运营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过危险,这不就是宣传组在每份食物贴提示的功劳吗?”

    李徽一时没有接上话。

    烹饪师资质的规定,确实没有明确定义什么是烹饪。即使在他没拿证之前,也尝试着做过吃的,也没有见着出什么事。

    但这件事没有表态,听之任之,那大家就会默认此事行得通。到时候都开始随意搭配随意制作,很多世家的业务就会受到冲击,这无异于釜底抽薪,改朝换日。

    姜阮在一旁,也没急着让李徽表态。他从地球时代而来,再身处这技术不开放的环境,最开始确实觉得奇怪,但久而久之就理解这种放开前夕的纠结。

    放开,必然会损害部分既得利益,很有可能会收到来自内部的大量阻力。不放开,实际上没有顺应历史的发展,同时也违背了大家的诉求,勉力维系的框架终究会崩溃。

    就看现在决心有多大了。

    会议室里,几位负责人都沉默着没吭声,大家也渐渐开始放低了议论。直到姜阮准备重新推进话题的进展,抬头才发现周遭一片安静。

    清了清嗓子,姜阮准备再问一遍李徽时,就被一脸诧异的公关组成员打断。

    “老大!老大!那个孩子把动态删除了,好像上传了一封道歉信。里面说他以后再也不……”

    公关组成员显然没有预料到这位星网用户的提前退却,心里都在想着要调整公关计划。

    后面的话姜阮没有听进去,满脑子都是道歉信三个字。姜阮终究忍不住了,皱眉转头看向李徽。

    “如果他道歉了,我们顺势而下,这是你希望看到的吗?”姜阮话语间有些生硬,“我早上看到了这个孩子放出来的成品图,说实在的,很有天分。也许这样一弄,他再也不敢有所尝试,对此敬而远之。”

    姜阮的弦外之音李徽也瞬间懂了。不只是这个孩子,其他有可能成为同行的好苗子,也出于恐惧和大环境,对此讳莫如深。

    这显然不利于这个行业长期发展。

    李徽脸色有些沉郁,显然无法反驳姜阮刚才说的话。好半晌,才看向在座的诸位,“大家,我想调查一次大家的意见。如果不考虑规定的约束,有人希望这个行为继续下去吗?越来越多的人可能参与进来,对桃千斋或午安喵的产品擅自改动?”

    大家一愣,互相看了一眼,试探着说出了自己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