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最强美食直播 第85节

作品:《[星际]最强美食直播

    “我们桃千斋负责点心制作,你们是菜式供应,是这么个分工?”姜阮跟向白核对了一句。

    “是的,菜式方面还需要你的建议。至于点心这一块,向家不太懂,也就不插手了。”向远点头。

    “点心方面,我准备试一试翻糖的艺术蛋糕,其他的小型点心到时再议。”姜阮沉思片刻。“菜式方面你们是怎么想的?各大材料都兼具吗?海产、禽畜、蔬果、滋补品。”

    “其他部分我们还是有经验的,但海产方面需要你的帮助。有什么好的菜式可以推荐的吗?”向远偏头看向镜头外,显然是在跟同事核对需要姜阮协同的类别。

    “海产的话,首先寿宴上不适合让大家去动手。所以小龙虾大闸蟹的都不合适,除非是我们提前处理好,他们只需要用筷子夹取,那就可以。如果是从口味上说,有道菜还不错。”姜阮回想了一番,“蒜蓉粉丝蒸扇贝听说过吗?口感层次很合适,香气没有虾蟹那么霸道,不会让宾客衣物沾染上饭菜味。”

    “说说?”向远在认真听,一边还在动手记着姜阮说的话。

    “我正好今天要在直播里做,有时间可以让向白看看。合适的话你们直接用就好,既然是合作方,授权什么的就不用在意了。”姜阮点了点头,“下次见着给你们带糖吃,别说我厚此薄彼。”

    “对对对!那边的工作人员都笑疯了,你是第一个去登记还自己带糖的人!而且据说很好吃……”向白一脸馋样儿,期待着看着姜阮道别,挂上了通讯。

    “今天还直播?”慕泽析摸了摸姜阮的腰。“你昨天睡那么早……”

    “不给,为了满足你的私欲,我连直播都不要了?还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呢,你这个男狐狸精。”姜阮翻了个白眼,从刚才慕泽析坐过来摸上他的腿,他就知道这丫忍不住了。

    “这不是夫夫正常的生活么?”慕泽析挠了挠自己的头。

    “先让我去直播,领证了都,我得赚钱养家。”姜阮毫不犹豫拍开了慕泽析的手,翻身往厨房走去。

    慕泽析显然是还没从领证中缓过乐呵劲儿,跟在姜阮身后,屁颠颠地去帮姜阮收拾食材去了。

    冷藏柜里的扇贝个头不小,摊在手掌里,可以完全把除了手指的掌面完全盖住。慕泽析被姜阮使派,带着查理和小七在水池边任劳任怨地给扇贝去脏物刷贝壳。而姜阮,则是在一旁拿着一个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包提前做好的炼乳奶糖。

    再次打开直播控件,姜阮还未来得及说出第一句话,就被满屏的弹幕给吓到了。不同于往常,他的观众今天都很是激动,满满的屏幕上都是嗷嗷嗷的字样。

    “白白我来了!沙发!姜啊我的糖!”

    “id283082沙发……啊不是,板凳儿~姜姜你去跟慕先生偷偷领证了对不对?”

    “id90239死鬼!让我失恋了啊!嘤嘤嘤!我的男神播主最后还是成为了别人家的!”

    “莉莉家家老板,我们在公司等着你发糖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今儿播报里头那些得意的工作人员收到了你的爱心糖果!”

    “id82309天哪姜姜还去发糖了!早知道我今天就该随便找个人去那儿假结婚晃荡一圈,说不定还可以捕捉到一只活的姜姜!”

    “确实是去领证了,谢谢大家的关心。”姜阮毫不含蓄地点头,指了指背对镜头正在洗漱池边洗涮的慕泽析。“克里有睡懒觉的习惯,我们回来了她还没起来。这是家里的两位机器人小伙伴,正在和我爱人一起处理食材。”

    众人只看到背对着镜头的高大身躯,正在把一块块红白色扇贝肉从水池拿出,放到干净的食材碗里。

    “id3282098这狗粮太猝不及防,我得去缓缓……”

    “乌拉拉我就知道我没戏了,这爱人都入镜了都!”

    “白白蒜蓉粉丝蒸扇贝?有点馋……”

    “id82398既然男神挽留不住,还是好好看男神做吃的吧。”

    “id82398要是哪一天慕先生醋坛子打翻了,不让姜姜给我们直播了怎么办?”

    “偶尔犯犯傻对啊,很有可能啊![突然心头一慌]”

    “从未聪明过楼上的你跟我是c昵称吗?我们来组西皮吧!”

    “这边处理好了,扇贝壳破损的还要吗?”慕泽析洗去一手的腥味,撑在流理台边看向姜阮。

    那眼神柔和异常,深邃的眼眸里带着熠熠生辉的亮光。

    姜阮一顿,摆了摆手。“不要了,只要好看的。”

    “行。”慕泽析点头,动作匀净地扔掉了破碎的贝壳。叮叮当当的声响伴着他状若无意的问话。“是不是对我也是一样的道理?”

    “嗯?”姜阮正在大蒜蓉,听此话,抬头仔细看了慕泽析的侧脸。“是啊,你够好看,当初就是被你这幅样子哄骗到了。”

    “咱们彼此彼此。”慕泽析若有所思地扫了姜阮一眼,又垂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口,话里未尽之意让姜阮老脸一红。

    他昨晚还对慕泽析厚实的胸肌爱不释手,这会儿被套话了个正着,也就不再反驳,笑着别过头去。

    直播间里的观众们就看着两人自然无比的,愤怒地刷上了一把打赏。

    扇贝肉被慕泽析用葡萄酒和盐细细腌制着,半透明的粉丝被水泡着,渐渐变得柔软而又有弹性。最后被慕泽析剪成小段,轻手轻脚地码在了干净洁白的扇贝壳里。

    姜阮把蒜蓉在锅里煸香,加入了特制的调料后盛了出来。看着慕泽析把扇贝肉堆叠在粉丝团上面入锅蒸,便洗干净手在一旁跟直播间里的观众胡扯。

    “白白姜姜,就这样吗?这不是二皇子做得比较多?”

    “id328029可不就是这样么?全程看着二皇子被姜姜指使着做这做那。”

    “id83204二十四孝好男友啊……”

    “id5781290楼上的,他们领证了啊,明明是二十四孝好老公!”

    “乌拉拉姜,这个好吃吗?看着样子好像挺可爱的,圆圆的一个个。”

    “好吃啊,等会儿出炉给你们试试。”姜阮点头,偏过头去叮嘱慕泽析,“慕先生,大扇贝蒸个五分钟就够了,别弄太久了肉质会柴的。”

    慕泽析哼了一声,勾着嘴角,一边劳动一边偷乐。

    蒸好的扇贝很快就出了锅,姜阮拎着酱汁,在扇贝肉上浇灌去。小葱和红椒丝是跟着扇贝一起下锅蒸的,遇上了深色的酱汁,让一个个形状饱满的扇贝色调上变得丰富了起来。

    “最后一个环节是淋热油,你离远点。”姜阮侧身,刷锅倒油。滚烫的一大勺油被脚在扇贝上,发出刺啦刺啦的声响。

    原本味道浓郁的酱汁被热油逼出了香味,带着海鲜特有的味道,弥漫在厨房里。

    “等冷一点,试试味道。”姜阮用锅铲盛了一个扇贝到碗里,带了一双筷子给慕泽析。

    看着热油没有再继续冒泡,慕泽析试探着伸出筷子拨动扇贝。粉丝有点黏在扇贝壳上,被深色的酱汁浸染着。

    扇贝肉十分有弹性,加着堆叠在上层的配料,一口下去,粉丝的柔韧、扇贝肉的软嫩,外加香味十足的酱汁,让慕泽析情不自禁眯起了眼睛。

    “好吃吗?”姜阮期待地看着慕泽析。

    “唔——”慕泽析比了个大拇指,眼神扫向了直播的大屏幕。

    果然,弹幕上又是一阵哀嚎,带着各种的羡慕嫉妒以及不甘心。

    但是这有什么办法呢?

    这是人家的爱人啊。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以下宝宝的灌溉,么么哒!

    ☆、第104章

    大皇子和李徽的婚期近在咫尺, 向远和姜阮专门抽了一天的时间,各自带着团队抵达皇室住地,准备把计划上的菜式先呈送一遍,方便让皇室排除掉不合心意的款式。

    张燕看着姜阮等人抵达,心里那叫一个高兴。连忙扯着难得在家的慕九锵去门口迎接。

    “殿下, 皇后殿下, 早安。”姜阮从飞行器下来, 就看到不远处也刚刚抵达的向家团队正站在皇后跟前, 笑得恣意。

    “姜姜?来来来,好几天都没看到你了。怎么和慕泽析领证不跟我没说呢?”张燕高兴地对着姜阮招手。

    “泽析没有跟您说吗?”姜阮意外地瞪大眼睛,他之前还以为领证是皇室的授意。

    “没有的,那孩子主见多着呢。”张燕皱着眉头, 忽而又笑开了。“你们领证了, 啥时候像你哥哥们一样结婚?”

    “这, 还不知道呢,顺其自然吧。”姜阮向慕九锵点了点头,当打了招呼。

    “这孩子, 什么都没安排好就去领证,想一出是一出的……”张燕埋怨了一句,“姜姜, 还不改口,什么皇后殿下的叫法,不合适了。”

    “唔……”姜阮突然有些脸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改口, “妈,大哥。”

    “诶,好孩子。”张燕抬手摸了摸姜阮的头,“这次婚礼的筹备,你和向家老大权当试手。这新一代的烹饪师,还没有主持过外宾级的宴会,正好拿这次机会练练手。”

    “外宾级?”姜阮看了向远一眼。向远回了一个耸肩,表示他也不清楚其中门道。

    “走吧,我们进去聊。”张燕推着向远这个她好友的世侄,还有二儿子的伴侣往房里走去。

    “慕泽析在哪?”一直没有说话的慕九锵走在姜阮身边,突然开口。

    “去桃千斋了,今天有新品发布,需要他去主持一下。”姜阮回答。

    “晚上有时间的话,让他过来,家里吃个饭。”慕九锵低咳一声。

    “知道了,我会跟他说。”姜阮抿着嘴角,笑着回答。

    “是啊,向远今晚也留在这儿吃饭吧?”张燕看着走在一侧的向远。

    “谢谢殿下,但今晚我得赶回去。向白身体不舒服,我得回去照顾他。”向远淡然地推却了张燕的邀请。

    “身体不好?”张燕挑眉。“说起身体不好,你家长辈现在情况怎么样?”

    “都身体不行了,不然不会让我在这么重要的宴会上带队。”向远脸色有些怅然,无奈地摇了摇头。

    “唉,都没办法。我现在也没有年轻的时候那种精神劲儿了,没办法的……”张燕感叹了一句,看向远不愿意多聊,也无意再在这个话题上深究,看着就要抵达大厅,也就没有在闲聊下去。

    慕疆坐在大堂靠里侧的坐席上,看着一行人走近,便坐直了身子点头致意。“姜姜,早上好,吃了早餐了吗?向远,代我给你家长辈问好。”

    “吃了。”“谢谢陛下。”

    向远和姜阮点头,礼貌地给慕疆打招呼。

    “吃了啊,那这些撤了吧,不然等会儿得腾地方给上样菜。”慕疆偏头示意一旁的侍者把桌面上的茶点撤下。“我下午还得去军部开会,就不闲聊了,两个团队都带了方案来了吗?”

    “带了的。”姜阮点头,取出了手里的资料册。

    这是前一晚他和泽析同向家商量了好几遍的结果,把备选的菜式都整理收纳在文件里,就等着皇室夫妇的过目。

    “这上面的中式菜式有些需要提前制作,我们就先做好了,需要让我们团队现在呈上来吗?”向远问道。

    慕疆正在翻看着资料册,听到向远的问话,抬头看了一眼慕九锵。“做好了就可以拿上来,等会儿九锵跟着一起去厨房,现做的菜式去看看也无妨。”

    “好。”向远点头,回头向侍者嘱咐上菜的事宜。

    姜阮没有急着做安排,桃千斋负责的西点中,最新发布中扣下了一批用来做婚宴的特供。其中有不少款式皇室夫妇已经试味过,甚至是提过意见。

    唯一两道没有见过的菜式,一份翻糖蛋糕不是当下可以做出来的,另一道橙香杏仁瓦片则在半小时内就可以制作出,完全可以当场烘焙趁热食用。

    向家的菜式还是很有讲究的,不同于姜阮更注重菜式的口味,向家的菜式更关注格调。每一道菜的拉花和摆盘都精致到每一个角度。

    姜阮坐在一边,跟着大家一起试菜,吃着就明白了皇室选择向家的原因。

    不同于金玉其外的传统餐厅,向家的餐厅显然是有自己的底蕴的,很多菜式可以体现出团队的用心。虽然不是很重口味,但每一分滋味都是格外搭调。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优雅。

    显然,向家是十分适合这种最顶级的礼仪场合。而他姜阮,则用足料的便当,征服了首都星所有民众的胃。

    不能是谁高谁低,只能说定位不同,自然各有所长。

    “姜姜,你的菜式呢?”张燕刚吃完一颗酱汁鲍鱼,匀净地擦了擦嘴,看向姜阮。

    “翻糖蛋糕现在做不出来。若是按照资料册上的造型来,我们团队所有人至少得做一整天。”姜阮沉声,“这个造型合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