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最强美食直播 第71节

作品:《[星际]最强美食直播

    “id833290恍惚间明白了什么……”

    “咳,放那儿就行,走走走……”姜阮失笑,一本正经地挥着手,准备让人离开。

    慕泽析丝毫不为所动,借着摆放材料的动作,迅速在姜阮嘴角偷了一口,心理素质极好地退后离开了众人视线。

    “喂……”姜阮就这么在镜头前闹了个大红脸,深觉这直播录不下去了。

    “莉莉家家温热的狗粮……看这棒棒糖,还有强势的爱人,估计小宝贝出生后的生活会很幸福啊!”

    “id3282093脱了单的播主都是幸福的!”

    “id2181894是谁抢走了我的姜姜!决一死战好不好!”

    “糖宝给个正脸好不好啊!好奇:啊!抓心挠肺简直!”

    “id32193221对啊!有种偷亲,有种露脸啊!”

    “id832022这占有欲够可以的!看那身材一定是小攻没跑了~”

    “id8329320明白了姜姜今天不太愿意动弹的原因了,一定是之前动弹过度了……”

    沙发上靠着座垫坐着的播主,羞到像个熟透的小苹果。

    “够了啊!”姜阮慌忙地瞪了慕泽析一眼,被众人调侃到连耳根都红透了。“还不来看我做巧克力棒棒糖,之后就看不到了哦。首先我们来看桌面的材料……”

    “白白装作如无其事。”

    “糖宝很乖,我啥都听姜姜的。”

    “id239020对,我的心里一点都不好奇。”

    “id32892内心很平静,一点都不好奇。”

    “首先让我们看一下这一盆的球形海绵蛋糕。”姜阮忍住笑意。“这是我爱人在我指导下做的,跟大家讲一下他的不足之处,这也是很多新手会犯的错误。”

    “id32892内心的平静保持不住了,看到姜姜借机批评自己爱人,我就笑了出来。”

    “宝二娘姜,你嘴角憋着的笑意我还是看到了的。”

    “莉莉家家姜姜之前教过我们蛋糕怎么做,确实这盘没有姜姜做的好看。”

    “流程教过大家,其中在打泡的环节,需要掌握好时长,不然很容易就会影响口感。你们看,我用手一捏,一点弹性都没有,直接瘪掉了。这还怎么上巧克力?更不用说在上面绘画了。”姜阮叹了口气,把手里捏坏了的海绵蛋糕球往嘴里送去。“唔,口味也一般般,谈不上绵密……”

    “白白姜姜嫌弃之色溢于言表。”

    “id032238镜头外的爱人一定很委屈。”

    “大江大河下次加油。”

    “id8329200活捉一只土豪粉!”

    “汤底妹妹总觉得土豪粉话里有话……”

    “这是融化的巧克力,如果要用彩色的巧克力包裹,需要白巧加使用色素去调制,如果是深色的底色,就可以直接用黑巧来调配。”姜阮身体向前倾,探手拿起了温在水中的巧克力壶,倾斜着壶口给镜头里的观众观看。

    素白的奶壶里,浓稠的黑巧克力酱在金属勺的搅拌下,在壶壁上慢慢勾勒出圆润的弧度来。

    “来来来,你过来,示意一下。”姜阮一直在用余光瞄着守在镜头外的慕泽析,看着他可怜兮兮盘坐在地板上,便终于招手让他过来。手上也用一根细棍蘸上热巧,戳入了海绵蛋糕球里。

    慕泽析眼睛一亮,放下手里的光脑,就准备起身进入直播间视线。

    “不不不,你出去,手进来。我只要手,不要人。拿着这个,试着裹一次巧克力外皮。”姜阮一把把人肩膀往外推去,只让慕泽析伸手裹巧克力。

    慕泽析也抿着嘴,拿着蛋糕球就直愣愣地往巧克力溶液里捅去,拿起来的时候,蛋糕球上满满都是巧克力酱。

    “好,诸位。你们看到了吗?”姜阮搓了搓手,对着镜头笑得纯良。“这就是最错误的示范,堪称反面教材,为什么呢?因为这样蘸取的两太大了,提起来的时候很难形成完整的圆形,要这么做才是对的。”

    说着,便拿上另外一个插好棍子的蛋糕球,在灼热的巧克力溶液里,浅浅地滚上了一圈,打着转儿地提上来。一个渐渐变成了完美圆形外壳,一个则凝固成了巧克力尖尖,两相对比煞是有趣。

    “莉莉家家姜姜爱人心里一定很委屈。”

    “id32092那句你出去手进来,好污啊……”

    “id293801仿佛可以脑补出姜姜爱人眼中的期待。”

    “id03021坐在镜头外等着,感觉好忠犬啊!”

    “id230921姜姜神秘爱人的手比姜姜大了一圈哦!两个一起并排举着,好有趣!”

    “白白此片段可以入选今年姜姜直播最有趣镜头哈哈哈……”

    “好了,回去吧。你自己做的这个,就自己吃掉吧。”姜阮安抚地笑笑,克制着眼中的调侃之色,回头又去看向镜头。“那我们现在可以开始绘画了。一般巧克力外皮都会很快变硬定型,如果半天还是软的,只能说你裹太厚了。趁着他快成型之前,我们得赶紧把镶嵌的东西弄上。”

    摊在台面上的彩色巧克力笔被姜阮拆封,把不同的颜色一一摆放整齐。

    “这次做一个糖果点缀的吧?”姜阮用镊子夹起了碗中极小的珍珠糖果,异常有耐心地按流纹一颗颗卡上去。

    闪着珠光色泽的糖果颗粒,在姜阮快手的粘连速度下,慢慢附着在巧克力表面。等一颗蛋糕棒棒糖成型,已经是三两分钟之后的事了。

    “涉及到镶嵌,工序就会麻烦点。但如果只是普通的巧克力笔拉花,就可以交给机器人批量生产。供应量非常大,制作耗时也不短,所以大家要注意投稿截止时间。那这一盘巧克力棒棒糖,成品和半成品,我就和我爱人私下解决咯,大家晚安!”

    说着姜阮就准备起身去关闭直播控件,但没想到慕泽析手更快,还没有让他起身,便切断了直播间的信号,往前扑了过来。

    “嘿!别!哈哈哈——”姜阮猝不及防,被慕泽析挠到了痒痒,整个人在沙发上挣扎地像条脱了水的鱼。

    “刚才怎么说的?反面教材?”慕泽析低头,用下巴略微冒出的胡茬剐蹭在姜阮脖颈处。

    姜阮痒得受不了,又哭又笑的不敢动弹。

    “诶——痒啊!混蛋!”

    作者有话要说  [客服姜阮]胡茬刺人什么的,总有一天要把他丢掉!丢掉!(恼羞成怒)

    ☆、第85章

    帝国在胜利日来临的前夕便迎来了普天同庆的狂欢。不少公民都去桃千斋围观, 顺带买上一些负责胜利日供餐的首席烹饪师供应的餐点。

    海选而来的设计稿已被姜阮和其团队一审再审, 批量制作的蛋糕棒棒糖在机器人极近完美的精准掌控下, 在皇室的制作基地完成。为胜利日流水宴特意准备的卤味也由军部牵头,一批一批制作了出来。

    更多需要即制即食的餐点,姜阮也已经安排到位, 只等着胜利日天还未放亮时又众多烹饪师联合制作。

    慕泽析则被早早地叫去了皇宫,估计是和皇室完成文件交接。姜阮是在胜利日的前一天被召唤去皇宫, 上次接待他的女官正在门口等着。

    “阁下,殿下在等您。他说皇室礼仪他来教您, 让我带您过去就行了。”女官顺从地点了头,带着姜阮往皇宫深处走去。

    再见到慕泽析, 就已经是在一个颇有规格的房间里。绕过了不知道多少拨的守卫,姜阮终于看到了案桌前的慕泽析。

    “泽析?”姜阮看着自己恋人似乎是在看文件,放低了声音准备走近。

    “喵呜!”一声嫩生生地叫声响起,让姜阮顿时愣住。

    慕泽析沉浸在文件内容里,还没来得及抬起头。平整的桌面上出现了一只白色长毛覆盖的头, 支愣着耳朵好奇地看了过来。浅棕色的眸子颜色澄澈又纯净,带着三分好奇七分友善。

    “阮阮?来了啊。”慕泽析听到声音, 抬头放下了手里的文件,笑着准备起身。

    “你别动!”姜阮瞪大了眼睛,指着慕泽析不让他过来。

    “怎么了?是这只猫吗?”慕泽析蓦然勾起嘴角。“这是我父母送的……”

    “说了你别动!”姜阮不自觉往后挪了一步。“他要过来了!”

    “你……怕她吗?”慕泽析手搭上了桌边的小脑袋,把整只猫提溜了上来。

    姜阮这才看得真切,那只猫就只有脑袋是小小的圆圆的,身子被长长的毛发覆盖, 蓬松又柔软。被人拎着也不恼怒,乖巧地瘫在慕泽析手臂上,小肚皮起伏着格外乖巧。

    “我……不怕!我就是不习惯而已。”姜阮吞了口口水,觉得这种娇贵的活物跟他无缘。

    “不怕那你站那么远干嘛?”慕泽析装作没有发现自己恋人身体的僵硬。“过来,我给你抱抱?”

    “不不不,你自己抱吧。”姜阮赶忙摆手,挪着步子往这个房间的对角,也就是不远处的矮沙发走去。等做到沙发上,并把两条长腿都收了起来,这才松了口气。

    “那行吧,等我看完文件。最后一份了,弄完了就来找你。”慕泽析轻描淡写地一句,等姜阮胡乱地点了头,才意味深长地低头继续看文件起来。

    姜阮不放心地看了眼桌面上两只后腿岔开躺着的大猫,观察了好一会儿才确定人家不会蹬着小短腿跑过来,这才戚戚然开始回复起光脑留言起来。

    慕泽析听到不远处没了声响,无声地抬起头,才发现姜阮已经完全消去了戒备,斜靠在沙发上玩光脑。

    手臂上温热的触感和沉重的重量,都在提醒着慕泽析现在的状态。他低头,和正在向上看过来的清透眸子对了个正着。

    大毛团子无声地打了和哈欠,看着慕泽析的眼神湿漉漉的。

    慕泽析看了眼无辜的大喵,有看向所在沙发上专心致志玩光脑的姜阮,计上心来,被压着的手臂收紧肌肉,另一只手给大喵指了指姜阮所在的方向。

    毛团子愣了半晌,似乎是在思索着要不要和慕泽析搭伙。半晌,在身下温热“靠垫”愈发不舒服的情况下,无奈地支起了自己庞大的身躯,悄无声息地滑下了半人高的书桌。

    姜阮正在回复着个人主页的留言,突然感觉空气静谧地有点不自然,迟疑着抬头,原本放松下去的身体骤然又僵硬了起来。

    从上往下的视线,锁定了来回在沙发下踱步的长毛生物。这个危险的生物,正在仰着头打探,对视间仿佛下一秒就要冲上来。

    “慕、慕泽析!你——”姜阮深吸一口气,木着身子往后缩去。

    “克里!过来。”慕泽析装作毫不知情,抬头低低地警告了一声。

    长毛生物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回头扫了一眼书桌后的始作俑者,清可见底的眼瞳似乎是流露出了丝丝鄙视。

    “……”慕泽析一时无言,只好慢慢撑着身子准备去把大猫抱回来。

    “慕泽析!你磨叽什么啊!他!他!他要上来了!”姜阮苦着一张脸,声音都有些抖。

    “你不是挺喜欢那些毛绒抱枕的吗?怎么会怕猫?”慕泽析挑眉。

    “那能一样啊!他能让我靠啊?”姜阮把点触式光脑竖在腿上,就怕沙发下的生物一个蹬腿就上来了。“快抱走抱走!这是个活物……啊!!!”

    姜阮哈还没说完,就觉得膝盖一沉,有什么东西踏着蹬了上来。分量还颇沉,无视竖着的光脑屏幕,前爪攀上了他的手臂。

    这下彻底不敢动了,姜阮觉得自己身子绷成了一张弓,全身上下都是麻木的。

    “喵……”大猫悠闲地让自己上半身攀附在新朋友手臂上,用自己纤长的胡须试探着碰姜阮的脸。

    “慕!泽!析!”姜阮只差声色俱厉了,往后缩着头,视线一瞬不瞬地盯着身上的大猫。“我怕他啊!弄走!”

    “……喵呜?”长毛生物觉得这个新朋友有些奇怪,直勾勾地看着他,却不和他玩。

    “来了。”慕泽析看姜阮的反应确实不似作伪,便失笑地准备过来把大猫弄走。

    姜阮乘机准备摆脱这个困境,支起了身子用光脑抵着大猫就准备把他赶下去。

    “喵!唔——”慕泽析手还没碰到大猫的身子,就被灵巧地躲了过去。长毛生物毛都快要炸起来了,三两步攀上了姜阮的肩头。后腿抵在了沙发背上,前腿死死勾着姜阮肩膀上的衣物。伸直了上半身,缩着脖子从喉咙中滚出了一串呼噜声。

    “这……”姜阮觉得身体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因为身体明显地在颤抖,他却控制不了。

    “阮阮,放松下来。”慕泽析蹙起了眉头。

    猫进入了应激反应,想着是刚才的动作吓到他了。这时候已经不适合在强行带走她,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管不顾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