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最强美食直播 第49节

作品:《[星际]最强美食直播

    “嗯,好,辛苦了。你先去忙吧……”老人缓缓点头,伸出枯槁的手指,颤抖着握上了夹在阳春面碗旁的筷子。

    “你先去忙吧,辛苦了。”贺一笑对着姜阮歉意地笑笑。

    姜阮转身离开,路过大堂转角时,不经意看到贺一笑坐得离贺征更近了,拿过贺征手里的筷子,正夹了一筷面条卷了卷,格外有耐心地往托着往贺征嘴边送去。

    “怎么样怎么样?那个客人?”曲小富嘴里还叼着一把麻酱面,看到姜阮回来了,围上了他身边。

    “什么怎么样?”姜阮不明就里地皱眉。

    “当然是贺一笑他爹啊!我跟你说,我这段时间住在他那儿,他对他这个爹,挺讳莫如深的!”曲小富抿了抿嘴。

    “怎么说?”姜阮想起慕泽析跟他说起的关于贺征的细节,联系刚才惊鸿一瞥下贺一笑十分孝顺的态度,顿觉曲小富话里有些偏颇。

    “我之前无意间问贺一笑,他就态度很不好。说什么,一辈子惦记着一个男人的老疯子什么的!我还以为他说的是气话,没想到他跟我重申,说是真的……惦记着一个男人又怎么样?都这时代了,还搞封建包办男女婚姻么?是两个男的又怎样,又不是不能有小孩……”曲小富三两口咬完嘴里的拌面,皱着鼻子对着姜阮爆料。

    “……”姜阮完全没有在意两个男的能不能有小孩这个问题,脑海里一片空白,陡然一惊。

    惦记着一个男人?

    一辈子就惦记着个男人?

    不是吧……

    “姜师傅,大堂的两位客人快要吃完了。”侍立在外的侍者敲响了后厨的门。

    “好,就来。”姜阮颔首,冲曲小富点头,便匆匆转身走出了后厨。

    大堂里的贺征已经端坐着等着姜阮的到来,空碗被侍者收走,桌面上只留下三只茶杯,和一壶新添的热茶。

    “老先生?”姜阮走近。

    “坐吧,孩子。”贺征手微扬,缓缓垂下头。“阳春面很好吃,看上去很清淡,口感意外地好。高汤熬得很到位,面不软塌,也不夹生。卤牛肉的味道确实卤进去了,辣酱口味不错。拌面的话,一笑说很好吃,鸡肉风味很别致。”

    姜阮身子前倾,等着老人的后文。

    “孩子,你想不想听个故事?”贺征清了清嗓子,似乎是很不满意自己嗓音过于喑哑。

    “您请说。”姜阮眼中神色复杂,不动声色地挪开了视线。

    “我吃完东西,有点撑,出去走走。”贺一笑陡然起身,话刚说完,便转身往大堂正门走去。

    “这?”姜阮觉得贺一笑神色有些不对。

    “没事,别管他,别扭而已。”贺征无声地叹了口气。“以前啊,着烹饪圈子里有个世家,里头有两个少年学徒,从小就一起长大。其中有个少年,中规中矩也无多优异,而另一个少年,却惊才绝艳,技法卓越。”

    姜阮垂着头,仔细听着老人缓慢带喘的话语。

    “有一天,那个自以为自己平庸的少年,终于忍不住,去问了自己的好友。说,为什么你可以这么厉害?少年以为好友会藏拙,没想到好友竟然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说他有个获取食材的渠道。”老人皱着眉头。

    “所以?”姜阮听到这里,心下明白了大半。

    “但是少年怎么会相信呢?直到当场见到了,便格外震惊。两人为了保守秘密,不欲把此事宣扬出去。权当独立之后,再做更深的打算。但变数来得太过突然。”老人轻笑一声,带着三分感慨,七分遗憾。

    “那个世家,应是发现了好友的异常,但又无从追查。或者是,可能出于贪婪的私心,抢走了属于好友的食材,还去协会告发了他。而协会是个什么地方,不过是世家披着的空壳罢了。不久,好友就受到了驱逐。”

    “那,那个少年去哪儿了?”姜阮声音放低。

    “那个少年啊?”老人眼中闪过一丝后悔,“那个少年,当时脑子没有拎得清。长期以来的猜忌,让他以为好友私通世家的长子,只是被长子摆了一道,也没多加注意,想着让他的好友吃个教训。但没想到,好友不久后失踪,就与他失去了联系。”

    “人不可能平白无故失踪吧?”姜阮反驳。

    “对啊,但这就是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方。”贺征眼中闪过一丝疯狂,声音变得更加急促嘶哑起来。“挤兑走了眼中钉,世家拿着盗取来的食材,在烹饪圈里混得如鱼得水。而那个少年,则发现他的好友不见了,便疯了般的寻找。期间,还妄图逼迫世家告知其下落,但也是无疾而终。”贺征眼中精光汇聚,直勾勾地盯着姜阮。

    “……”姜阮深吸一口气,“我觉得这个故事不好听,至少它有很多漏洞。或者是,你选择性地,向我隐瞒了很多细节。”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原本以为会拖更的,没想到爆了手速。

    一定是感冒这几天打不动游戏,没消耗手速的结果。

    短小君跪在这里。

    据说今天高考一百天倒计时?

    有在初三高三的读者宝宝要加油啊!

    养肥都可以的,先好好考试!

    人生节点很重要的!(唠叨作者君)

    ☆、第59章

    贺征神色复杂地看着姜阮, 半晌叹了口气。“其实那个年轻人, 心里一直对他的好友有着难以宣之于口的情感。一边倾慕, 一边嫉妒。还介意他和世家子弟走得太近。当初的想法已经说不清了,但失去了就是失去了。但是对于世家的恨,是不会消失的。”

    姜阮面上没有其他神色, 一语不发。

    “怎么了?”贺征偏头,显然是格外在意姜阮的态度。

    “老先生, 很多时候,我们在久远之前吃过的食物, 会随着时光变迁,被我们无意识美化。让我们认为它是记忆里无法超越的珍馐, 其实当下再来一次,不见得会有想象中如此惦记。不管赞美,还是愧疚,亦或其他,我觉得都是一样道理。对于自己, 要多宽慰。对于又恨的,只要一报还一报就好。”

    姜阮唇角扯了扯, “很高兴您今天的到来,后厨还在筹备材料,该是需要我了,那不好意思失陪。”

    说完,姜阮便起身,微微欠身, 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后厨里还是热闹一片,烤箱的定时已经开始进入倒计读秒,姜阮亲手制作的点心似乎马上要出炉。一室点心香味弥漫,引得大家都围到了烤炉边。大大的金属托盘,在暖黄色的灯光下,一片片点缀着白芝麻的桃酥裂边明显,深棕色油亮蓬松。

    “好香啊!姜师傅!快来!”一众烹饪师都看向来人,发现是制作桃酥的正主,便急切地招手示意他走近。

    他们上午抵达店铺里时,一片片桃酥都已在大托盘里压制成型,撒上了白色的芝麻。好奇的烹饪师们都凑上前去,但没有等到姜阮第二轮的制作,只好眼巴巴地守着烤箱,等着第一批试制出的口味。

    “出炉了就分着吃,试试口味。桃酥是地球时代中华文明里头,非常有地域色彩的一种点心。制作方法非常简单,但要求材料的配比到位。如果这次成功,我将会在开幕式那天,作为推广赠送。”姜阮点头。

    “推广赠送啊,那就是我们的脸面了……”团队里几位老烹饪师嘟囔着,等曲小富拉开烤箱门,带着隔离膜抽出托盘时,便都好奇地直接上手捏取。

    “小心太烫!才出锅的!”姜阮失笑,自己却也忍不住跟着大家的动作,拿了一块轻掐在两指间。

    半掌大的金棕色点心,扑鼻而来的是一股鸡蛋奶油的馥郁香甜。指间的触感略烫,带着微焦微硬的外壳。还没等桃酥彻底冷却,大家都迫不及待地往嘴里塞去。

    不像软式曲奇的绵软柔韧,桃酥的外壳需要用牙齿轻咬。咔嚓一声可以咬下一块,舌尖仿佛可以感觉到它经过积压和烘焙而形成的自然裂缝。咀嚼着,酥松焦脆,核桃油润的口感让大家微眯起了眼。

    “真的很好吃啊!”曲小富夸张地指了指手上仅剩的小半块桃酥。“姜姜,你之前在直播里没有做过这个吧?就把他当秘密武器吧!真的很好吃!”

    “没有的,这几天大家都知道我要来店铺里筹备,所以这几天的直播暂停的。但打击需要注意的是,因为我自身的原因,很有可能在食神节期间,在后厨直播,希望大家不要介意。”姜阮抿着嘴角。

    “不介意不介意!”老烹饪师摆了摆手。

    愿意和姜阮合作,就代表着他们事先已然了解过姜阮本人的人品和作品。对于他是星网有名的烹饪播主,虽然不太符合技术保密的陈规,但确实见效巨大。

    作为一个年轻烹饪师,可以在一举拿下食神节参赛名额,并且成功取得前十的排位,想必其中有不少是直播带来的人气的名声。

    如今,这种方法可以为他们团队带来更大的影响和名气,为什么不支持团队的领路人呢?

    “这个桃酥的制作,我再给你们演示一次。其实材料无需太多种。之前我们准备过红丝绒蛋糕,其实和桃酥是同一种风格,主打的口味厚重浓香。”姜阮转身,去储物柜里一一拿出需要的材料罐。“但桃酥不管是从流程上,还是原料上,都更加精简。”

    “那是不是代表着,更加容易批量操作?”两位年轻女烹饪师围在姜阮身边,探头探脑地看去。

    “不,越是流程精简的菜肴,越对每一个环节的操作质量要求高。”姜阮摇了摇头,“这次做的是芝麻桃酥,我需要大家在开幕那天完成葱香桃酥、宫廷桃酥、以及桂花桃酥的变式。”

    “宫廷?”老烹饪师皱起眉,他似乎是有在哪本地球时代遗留的残缺资料里,看到过这种说法。

    “宫廷桃酥里头放猪油或麻油,会有一种甜中带咸的口感。葱香桃酥,就是顾名思义,有非常浓郁的葱香。桂花桃酥,就主打的桂花沁人心脾的甜味。”姜阮指了指盛放着炒制好的白芝麻密封罐。“芝麻香味,老式的做法,于宫廷桃酥有共通之处。”

    “这是?”帝国大学烹饪专业毕业的莱恩,自从来到姜阮的团队,便放下了作为首都星前几名新星的小骄傲,一门心思跟姜阮学起了手艺起来。看着姜阮拿出各种粉面罐头,便躬身到台板高度,近距离观察所有的配料。

    “面粉、油、白糖和苏打,鸡蛋和芝麻,都是大家熟悉的材料。这是核桃仁,味道的话,单独吃会有些涩口,但碾碎了掺入酥点的制作,口味会很独到。”姜阮拿出核桃仁,倒在手里给大家分发着。

    “是有点涩涩的感觉,但去掉这层皮会好些吧?”曲小富当即咬在嘴里,嚼了半口,接着用牙齿啃掉了后半块核桃仁的皮。

    “因为需要碾碎制作,所以不去皮也是可以的。这边是生的核桃仁,口感没有烤熟后的核桃仁味道厚重。若是制作酥点,我们需要的第一步就是把它放入烤箱,几分钟后拿出就好。”姜阮比了比一旁的大肚罐,里头的核桃仁颜色比众人试味的核桃仁更浅。

    “碾碎后呢?”白发女烹饪师接着问道。

    “大盆子,倒油磕鸡蛋。但鸡蛋倒入之后需要力度适中,不能起大量气泡,不然会影响口感。”姜阮点了点头,掏着干净盆子,一边说一边做了起来。“面粉需要过筛,糖放多少就纯看个人口味了。搅拌之后,就可以看到,是深棕色的面团。”

    众人凑近,看着姜阮在面团上拍了拍。

    “桃酥在未烤制之前,面团是格外滑腻的。所以不要大力去碾压它。核桃碎平铺上去后,对着揉一次就好,不需要来回地碾磨。”姜阮把混合好的面团拿出,拍到垫着隔离膜的台板上,用手掐下一个小剂子,揉到浑圆,放置在大托盘上边转身去做下一个。

    “就这样?不需要压一下的吗?”曲小富疑惑地问道。

    “需要,等会儿。”姜阮手上不停,快速搓好了数个小剂子,匀称地摆上了托盘。一个个圆润的小剂子隔着相同的距离,格外有对称的美感。“为什么压制分别放到最后呢,因为统一压制,会比较好掌握每次压制的力道,这样成型后,才会美观。”

    说着,便拍了拍自己掌心,眼睛也不往下看,全凭借着经验和力道,快速给每一个剂子按压。纤长有力的手指划过,一片片桃酥,在外力的作用下,边缘已然出现了些许裂痕。

    “有裂痕没问题吗?”年轻女烹饪师问道。

    “所有的酥点,唯有桃酥对裂纹是包容的。没有裂痕的桃酥,不能称之为桃酥。”姜阮漏着手,给每一个桃酥表面撒上白芝麻。举手投足间,带着满满的自在闲适。眼神专注,仿佛在做的不是工作,而是自己喜欢的爱好。

    “姜姜,你现在样子真的好帅……”年轻女烹饪师微微红了脸,站在姜阮身边,觉得空气都静止了一般。

    姜阮本身生得好看,身体如白杨一般挺拔,气质优雅绅士。鼻梁高挺,做烹饪时眼眸微垂,浓密的睫毛小扇子一般,显得这个青年格外沉静乖顺。

    而这又是一个有主张有才华的人,有自己的手艺,备受众人的尊敬……

    “谢谢,路还很长,大家都要慢慢进步。”姜阮权当她是对他手艺的肯定。轻笑一声,声音苏到不行。委婉地回绝了女同事的倾慕。

    “姜姜还是单身吗?这么好的条件,应该是有女朋友或者是男朋友了吧?”老烹饪师也感兴趣起来。

    “嗯,有了。是一个很温柔的男人,他人很好。”姜阮收起白芝麻大肚罐,声音都放柔软了起来。

    “啊……”女年轻烹饪师叹了口气,不着痕迹地收敛了自己的小心思。

    “果然!”

    “就知道被人先预定下来了!”

    “果然好男人都这样!”

    “男男啊……”

    “姜姜快说说你男朋友吧?啥时候会成家呀!好期待!”

    姜阮笑而不语,不经意地抬头,才发现慕泽析高大的身影,不知在门口伫立了多久了……

    作者有话要说  荣家会在第二卷处理掉的,放心!

    谢谢灌溉的宝宝么么哒!

    ☆、第60章

    a21区的清晨, 场外拥挤的人群熙熙攘攘, 打破了前几日的安静。食神节展区内, 所有的摊位都严阵以待,等着最终游客挤入的那一刹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