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腿上,接着他伸出了那只戴着戒指的手,仰着头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发现了。”
   “发现了什么?”王子鹤伸出手抚摸着他柔软的棕色头发,挑了挑眉后轻笑着问道。
  “戒指。”
  “戒指怎么了?”
  “好了,别装傻了。”
   莫亦直接将小拇指上的戒指拿了下来,他看着戒指的内侧,上面清晰地刻着一行‘H LOVE Y’的字样,他伸出胳膊抚摸着王子鹤的脸颊,看着他那双辉映着黄色火光的明亮双眸:“上面的字是鹤跟亦吗?”  
   “被你发现了。”他看着莫亦英俊深邃的脸庞露出些许调皮的笑容,说完便低下头吻在了他姓/感的双唇上。
    一阵浪漫的深吻过后,莫亦松开了王子鹤已经被吻到充血泛红的双唇,他再次将戒指戴回在手上后从王子鹤的腿上直起身来,接着他突然钳住他的手腕一把将他举过头顶,将他压在了身下来到耳边低声说道:“谢谢。”
   “我爱你,莫亦,如果你说不出口,那么就由我来说。”王子鹤抬起头注视着他的模样,专注的眼神满含着爱意,就像是要将他此时此刻的表情一分不差地记入心底一般,就这样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看着他那比宝石还要明亮透彻的琥珀色眼眸里倒影着自己的身影、倒影着自己的灵魂。
   “不,不,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听到他说的话,莫亦连忙伸出手指抵住了他柔软的双唇,有些慌乱地说道。
   “我爱你,王子鹤。”接着,他便放开手低头吻住了他嘴唇。
   他们伸出自己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相互轻咬着彼此的唇瓣挑/逗着,莫亦将他压在身下亲吻着他的颈脖,用舌头舔舐着他凸起的喉结,一路向下,逐渐褪去了身上的衣物。
   两人赤裸着身体倒影着壁炉里跳动的火焰,原本白/皙的皮肤也被染成了金色,反射着诱人的光泽,莫亦将他的双腿抬起搭在自己的肩上,扶着自己火热昂扬的欲/望缓慢地进入了他的身体。
   看着他陷入情/欲中的绯色俊颜,听着他愉悦难耐的魅惑呻吟,抚摸着他光滑的皮肤下剧烈跳动的欲/望,他想将这美好的一切完整的印刻在脑海里,永不忘却。
  
    

    因为知道今天莫玺珏要回来,两人并没有在小屋里逗留太久,早上醒来之后便直接回到了别墅,紧接着在一同用过早餐之后,屋外便传来了汽车的轰鸣声。
    王子鹤看着有近半个月没见的莫玺珏,不知为何心情竟然有些复杂,明明他的计划和目的就快要完成了,但是却依旧忐忑不安、心乱如麻。
    莫玺珏还是如往常一样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温和的微笑,他看着跟自己的儿子站在一起的王子鹤明显能够感受到两人身上那种氛围的变化,看到这里他微眯的眼睛里透着几分危险的锋芒,接着他走向王子鹤便直接用眼神示意他,随后王子鹤在对着莫亦点了点头之后跟在他的身后一同前往了五楼的那间书房。
    他看着他们默契十足的眼神互动并没有说些什么,直到两人一同进入书房,一如往常一样,王子鹤依旧将房门反锁住之后才在站到莫玺珏的面前。
   “将我的两个儿子玩弄在手里,是不是很有成就感?”莫玺珏坐在书桌后的办公椅上看着王子鹤笑着说道,熟悉的话语一如他们见面的第一天所发生的事情。
   “当然很有成就感。”王子鹤也微笑着回答道,在气势上并没有弱于他分毫,但是他紧握的双手却出卖了他此时内心的无比紧张和恐惧。

   “你觉得自己赢了吗?”莫玺珏又问道。
   “不,并没有。”
   “为什么?”
    王子鹤有些沉默了,他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直视着莫玺珏的脸继续说道:“虽然我没有赢,但是您也没有,虽然莫先生你并没有爱上我,但是你却会永远记得我。”
    接着他站起身来走到莫玺珏的身边,跨坐在他的腿上搂着他的肩膀和颈脖,他将自己的脸凑近让自己略微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俊美宛若神邸的脸上:“养一条狗,即使喂的人不是你,就这样看着它逐渐长大衰老死去,多年之后你还是会想起它,因为它在你的身边存在过,你的记忆就是它活着的证明。”
    “你会记得我,永远地记住我的嘴唇、我的呻吟还有我的肉/体。”说完,王子鹤伸出手将莫玺珏的手握在手里举到自己的脸旁,像是小狗一般用脸颊摩挲着,接着他又轻轻地在上面落下一吻,像是在膜拜神明一般,充满了纯净和虔诚。
    听到王子鹤说的话,莫玺珏突然不可抑制地笑了起来,因为剧烈地大笑他的胸膛和身体连带着剧烈起伏着,接着他伸出双手捧住王子鹤的脸吻在了他的唇上,随后他又将手探入自己的衣服内侧掏出了一把手枪抵在了他的下巴处。
   莫玺珏看着他面露惊恐的神色嘴角微微上扬:“如果你就这样死在我的身上,我想我应该会更加记忆深刻吧。”
   “·······”王子鹤瞪着眼睛皱着眉头忍不住在心底咒骂着,这家伙简直就是疯子!此时他只觉得浑身冰冷僵硬,就连呼吸都变得晦涩起来。
   “只需要“咻”的一声,子弹就会穿过你的下巴、你的口腔、你的大脑,然后你的血液就会像是被摇晃过的香槟一样喷洒在我的身上,想象一下那幅场景······随后你的身体就会失去支撑,倒在我的怀里,用自己滚烫的血液将我的衣服和身体浸湿,哦···当然还有那股浓烈的铁锈味。”他一边声情并茂地描述着一边看着王子鹤的眼睛,这大概是他第一次看到表情如此丰富的莫玺珏,然而他越是这样,王子鹤就越恐惧。
    他感受着从下巴处传来的枪孔上的冰凉,忍不住吞咽着口水,此时他似乎只能听到自己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你说的没错,但是我还不想死······。”他的声音颤抖着透着对死亡的恐惧。
   接着,莫玺珏再次没能忍住笑出声来,他抖动身体着拿着枪的模样更是让王子鹤瞬间停止了呼吸,深怕他一个不小心就擦枪走火。
   “我不会杀你的。”莫玺珏放下枪,将它放回衣服内侧。
   “你害怕的样子也挺可爱的。”他用手勾住王子鹤的下巴笑着说道。
   “······”真的是让人无法回答。
   莫玺珏一把将王子鹤拉起将他翻身压在桌子上,他一边用手掐着他的后颈脖一边扒下了他的裤子,顿时他那白/皙浑圆的臀肉便暴露在了空气中。
   “你要干什么?”刚刚才脱离死亡威胁的王子鹤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他趴在书桌上撅着屁股忍不住惊叫出声。
    “干你!谁让你那么不听话。”说完,莫玺珏一巴掌打在了他丰满的臀肉上。
    “嗯···唔·····”感受着屁股上传来火辣的痛感,王子鹤忍不住呻吟出声,接着他撑起胳膊转过头看向莫玺珏皱着眉头问道:“你不是说要将协议转给莫亦吗?”
    “哦···我反悔了。”说着便不等王子鹤反应,他直接扶着自己火热的巨物强行塞入了他干涩粉/嫩的肉/穴。
   “嗯·····啊·····好疼·····嗯·····”
   霎时间便从身后传来撕裂般的剧痛,因为疼痛他的额头上居然冒出了些许冷汗,他颤抖着身体剧烈喘息着,对比起身上的疼痛更加令他痛心的是那句反悔,他的双手死死地握着桌子边紧皱着眉头忍着痛连忙说道:“不····请不要·····莫先生只要您将协议转给莫亦,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好不容易将自己的肉/棒完全进入他的身体,莫玺珏强忍住抽/插的欲/望一把拉扯着王子鹤的后衣领将他的脖子用胳膊锁进怀里,凑近他的耳边冷漠地说道:“不要再试图惹怒我了。”
    此时莫玺珏的脸上丝毫不见一丝微笑的样子,他瞬间冷下来的脸色让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几分,接着他再次将王子鹤的上身按在桌上,死死地钳制着。
   “啊····慢····好疼·····唔·····”突然莫玺珏按着他的腰猛烈抽/插起来,一时间王子鹤只觉得自己的后/穴传来撕裂般的疼痛。
   伴随着近几十下的剧烈抽/插,王子鹤终于开始慢慢适应,略微裂开流血的菊/穴也开始吐露出些许肠液逐渐变得又湿又滑,终于不再那么难受了······
   随后接踵而至的是难以描述的无与伦比的快感,硕大的肉/棒将敏感的肠壁撑的不露一丝缝隙,不断地来回地摩擦在前列腺上带来的是令人欲仙/欲死的刺激,王子鹤不禁泄出了愉悦而难耐的呻吟,他身体本能地缩紧穴/口,含着火热的巨物蠕动着肠壁,吮/吸着龟/头上的敏感点,这些同时也刺激着莫玺珏。
   他不得不承认在这一方面王子鹤的自信是毋庸置疑的,他的身体、他的骚xu_e、他的放/荡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人难以忘却,足以被印刻在记忆深处。
   就像是从未吃过糖的小孩,在吃过世上最好吃的糖果之后,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它的味道。
   莫玺珏叹息着,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舒爽的低吟,他睁开眼睛低头看着正含着自己硕大的股缝,琥珀色的眸子里也逐渐染上了欲/望的颜色。
  

   近半个小时的征战之后,莫玺珏终于释放了出来,他看着王子鹤已经被CAO弄的完美没办法合拢的骚xu_e里不断吐露出白色的浊液,滴落在地板上留下一团- yín -秽污乱的痕迹。
   随后他一把将他翻过身来,面对面看着他。
  王子鹤微闭着眼睛张开嘴喘息着,绯红的脸颊跟脖子还带着高/氵朝的余韵,他上身的衣服依旧完好无损然而下/身的欲/望却挺立着还有他骚浪的菊/穴来回蠕动着吐露出精/液,看起来好不- yín -/荡。
  莫玺珏就这样站着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冰冷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琥珀色的眼眸就像是毒蛇一般带着凛然的寒意,他伸出手抚摸着王子鹤的眼睑、鼻子、嘴唇、下巴,之后一路向下来到他的脖子处,用手指轻抚着他凸起的喉结,突然勾起嘴角:“真的很没意思,无趣。”
   王子鹤睁开眼睛看着他,感受着脖子上的凉意忍不住喉结耸动:“CAO同一个人CAO多了自然会觉得无趣。”
   “你说的没错,你赢了。”说完,莫玺珏低下头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地落下一吻,随后脸上又浮现出那淡淡的温和的微笑,一如往常没有丝毫变化。
   听到他说的话,王子鹤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撑起身体站在他的面前,突然他一把搂住对方的脖子,狠狠地亲在了他的脸颊上。
   “你是还想让我再干你一次吗?”感受着他的激动和喜悦,莫玺珏伸出手一把捏住他的下巴,勾起嘴角露出了邪意的笑容。
   “抱···抱歉,莫先生。”王子鹤急忙松开搂着他的手,低下头看着自己还挺立着的欲/望正好抵在对方的身上,顿时觉得尴尬至极。
   接着他慌乱地拉好裤子,也不管后面黏糊糊地十分难受,迅速地逃也般地跑出了书房。
   莫玺珏看着他急忙离开的模样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看着被弄的脏乱的书桌和地板也没有了继续滞留的心情。


第四十四章


最终章


数日后,戴普斯s分公司办公楼的‘不存在’楼层,王子鹤一边喝着杯中的香槟一边看着玻璃幕墙外的城市夜景,嘴角边是抑制不住的淡淡笑容。
   “现在,你就是我的人了,只属于我一人。”突然一个男子从后面搂住他,在他的耳边低声呢喃着,带着那股令人心醉的辛辣的石榴花香味。
   王子鹤深吸了一口气将这股弥散在自己周围的香气尽数吸入鼻腔,似乎是想要吸入自己的肺里一般,他转过身与莫亦面对面看着他英俊的脸庞,不禁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还记得上次你让我脱光衣服站在这里吗?”王子鹤离开他的怀抱,走到满是烛光的餐桌前将酒杯放下。
  “当然记得。”莫亦以为他要旧事重提,只得无奈地笑了笑回答道。
  只见他一边再次向莫亦走来,一边解开自己的衣扣和领带,他的动作缓慢带着无法言喻的诱惑,当两人的距离已经是鼻尖抵着鼻尖了,他完全光裸着身体站在了他的面前,白/皙的肌肤衬映着昏黄的烛光和窗外的霓虹,胸/部和腹部上是均匀分布的肌肉还有他那双修长笔直挺拔的长腿,这一切都牢牢地吸引住了莫亦的眼神。
  “我们似乎还没有在这里做过吧?”王子鹤微微仰起头看着莫亦那双如燃烧着烈焰一般的眼眸笑着说道。
  “没有。”感受着他喷洒在自己脸上的热气,莫亦忍不住心跳加速。
  “你没有在这里跟其他人做过吧?”他亲吻着他的脸颊,继续问道。
  “没有。”说完,莫亦一把将王子鹤搂着抵到了玻璃墙上,用手掌垫着他的后脑勺吻在了他的唇上。
  他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相互汲取着对方的口腔中的热度,最后直到王子鹤快要窒息,莫亦才松开他的双唇,接着两人相互抵着鼻尖,同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其实你是故意勾/引莫玺珏的对吗?”
  “被你发现了?”王子鹤挑了挑眉头。
  “你明明可以表现的百依百顺,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