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来说,当然会嫉妒,但是这份嫉妒里还参杂着其他情绪,事实上他丝毫没有把自己当成是这场游戏中一员的自觉,虽然王子鹤很有才华和魅力但是他很清楚自己一开始就没有胜算。
    一场必输的比赛,没有参与的必要。
    当王子鹤再次站起身来,只觉得心里压着那那块顽石终于消失了,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了起来,他的脸上毫不掩饰着愉悦的笑容,这也预示着他的计划已经成功一半了······
    接着,他再次拿起一个小巧的礼盒走向了莫亦,这次他在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结之后显得十分正式地单膝跪在了他的面前。
   王子鹤主动解开了礼盒的包装,将里面的一个小盒子拿了出来,接着在莫亦震惊的表情中,他将盒子打开,露出了里面精致的反射着银辉的戒指。


第四十一章

“谢谢你,莫亦。”不等他反应,王子鹤直接拿出戒指将它套在了他的小拇指上,尺寸刚刚好。
“谢谢你,王子鹤。”看着小拇指上反射着的光芒,莫亦随即便反应过来,接着他模仿着刚才莫玺珏的动作,伸出手勾住王子鹤的下巴,在他粉/嫩的唇上落下一吻。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王子鹤并没有反过来吻莫亦,仅仅是蜻蜓点水一下后便站起身,回到了礼物前,还有最后一份属于莫简的礼物。
   看着身边互动的两人和王子鹤明显的差别对待,莫简只觉得心里一阵畅快,莫亦越是不爽他就越是开心,当然这些他都不会明面表露出来。
   这次王子鹤并没有像前两次那样做出半跪在地的动作,只见他拿了一个中等尺寸的长方形礼盒站在莫简的面前递给了他。
   这明显的差别待遇让莫简心里格外不爽,对比起刚才的莫亦都不如。
   “拆开看看。”王子鹤的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似乎已经对莫简看到礼物时惊喜的模样非常期待。
   有礼物总比没有强吧,莫简看着包装精美的礼盒,面露阳光的笑容安慰着自己,接着他便在王子鹤极其期待的眼神中拆开了礼盒。
   他拿起盒子里长的跟橄榄球一摸一样的东西,但是分量跟大小都有点差别的东西,略微疑惑地看着王子鹤问道:“这是什么?”
   “橄榄球飞机杯,我特意定做的,喜欢吗?”说完,王子鹤便看到他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接着他又哈哈大笑起来,似乎是对莫简此时惊讶呆愣的表情非常满意。
   “你什么意思?”莫简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他怎么都没想到王子鹤居然会送这么一个玩意儿,他就连自己的右手都用不着更何况是飞机杯,重点还是橄榄球形状的······简直就是一个恶作剧。
   “哈哈,感觉你精力挺旺盛的,不是吗?哈哈哈。”王子鹤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尤其是莫简翻得那个白眼和有些无奈的模样,再一次戳到了他的笑点。
    就连坐在一旁的莫玺珏和莫亦两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谁能猜得到王子鹤居然会送这样的东西。
    一时间,伴随着大家的笑声,周围的空气也变得缓和起来,越来越有节日的氛围了。
    礼物的交换依旧在继续,与王子鹤所送出的东西不同的是,莫家父子三人相互送的都是自己喜欢的东西,也就是说根本就不会考虑对方的喜好,全凭自己喜欢。
    莫玺珏送出的全是价值连城的稀有古董,莫亦送的是极其奢华高端的服饰,莫简居然送的是运动鞋······王子鹤算是彻底明白刚才这三个人为何会一脸不悦了,如果每一年圣诞节大家都送的是一样的东西的话,仔细想想还真的是挺可怕的。
    不过对于第一次收到如此名贵或者价值不菲的圣诞礼物的王子鹤来说,他倒是开心极了,尤其是莫玺珏送的那幅后现代主义名画,深得王子鹤的喜爱。
    除了好看之外,更重要的是无法估计的价值连城。
  


莫亦看着自己左手的小拇指上干净光滑的银色指环,回忆着刚才王子鹤手拿戒指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模样,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以为他会向自己求婚······尽管非常的不可思议但是他确实是真的有幻想过,虽然只有那么短暂的一刻。
    他松了松自己的领带关好房门之后,不紧不慢地走进了卧室,接着他便不禁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
    只见,王子鹤的身上就绑了一根红色丝绸的蝴蝶结,除此之外并无他物,他侧躺在床上用手撑着头,脸上露着淡淡的微笑。
    “不来拆开你的礼物吗?”看着莫亦有些呆愣住的模样,王子鹤轻启着嘴唇微微上扬。
    “你怎么?”
    “没跟莫玺珏在一起?我骗他说我不舒服,当然他也知道我在骗他就是了,不过管他的!”
    “我今晚想和你在一起。”王子鹤站起身来,走到莫亦的面前拉起了他的左手,看着上面闪着银辉的戒指,轻轻地在上面落下一吻。
    莫亦双手捧着王子鹤的两颊,狠狠地吻在了他的唇上,含着他柔嫩的嘴唇,轻轻地拉扯,舔弄在湿软的口腔内壁,感受着牙齿尖端的锋利,最后是彼此紧紧缠绵在一起的舌头。
    两人一边亲吻着一边抚摸着对方的肌肤和身体,接着莫亦一把将王子鹤推倒在床,分开双腿跪在他的身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随后伸出手缓慢地将红色的绸带拉开。
    他低下头,将王子鹤压在身下在他的耳边轻声低喃着:“Merry Christmas。”
    “Merry Christmas。”王子鹤搂着他的脖子和肩膀,以同样的方式在他的耳边吹着热气说道。
    两人紧紧地相拥着,嘴唇再次重合在了一起。
    王子鹤帮莫亦褪去了身上的衣服,他亲吻着对方的颈脖深吸着那股让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石榴花香气,比起莫玺珏身上苦涩怪异的香味他明显更喜欢这种,平和清雅的表面下深藏着成熟和火热,这时莫亦独一无二的魅力。
   深蓝色的床单上,两具赤裸的身体纠缠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幅美妙的、令人情动的图案,像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写实主义古典油画,饱满紧实的肌肉和光滑的皮肤,充满了张力和喷薄而出的美感。
   当莫亦进入王子鹤的身体时,又是那股久违的如同被圣光照拂洗礼着的感觉,他沉浸在这无与伦比的情/欲中无法自拔,他喘息着像是赞颂着这场姓/爱的快乐,他感受着浑身如过电一般的快感忍不住颤栗着身体,他如同一个英勇无敌的将军在王子鹤的体内冲刺上阵······
   响彻了整个房间的肉/体撞击声,就像是最完美的交响曲,两人的喘息和呻吟是最完美的二重唱,还有什么能比得上这场无与伦比的姓/爱乐曲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最后在两人剧烈的喘息中,莫亦一个深挺将自己滚烫的硕大送入了他体内的最深处,灼热的黏液喷洒在敏感的肉壁上,打湿了王子鹤剧烈收缩的肠壁和砰砰跳动的心脏。
  他上下起伏着胸膛泛着高/氵朝的余韵,他伸出手搂着莫亦的脖子亲吻在了他的唇上。
  “你是我收到过最棒的礼物,没有之一。”深吻结束,莫亦喘息着将自己灼热的鼻息喷洒在王子鹤的耳边,笑着说道。
  “我也是。”王子鹤将自己的下巴抵在他冒着薄汗的颈窝,闭着眼睛轻笑着说道。



第四十二章

   被流放的最后一位伟大的古罗马诗人奥维德曾经赞颂过无数爱情,他说:“谁口口声声说‘我不爱’,谁都在爱。”想来这个“谁”还真的是有些口是心非,不过现在来看这类人往往占了大多处,越是真实的“爱”越是难以启齿。
   就好比莫家的这三个男人,他们从来不会将“爱”这个字挂在嘴边,就好像他们不是美国人一样,随口而出的一句“我爱你”看似简单,然而对于他们来说含有千金分量。
   当然这也是件好事,越是沉重越是有代价也预示着,越值得去珍惜。
   不过可能还有一种表达爱的方式,就是陪伴在你喜欢的人的身边,不离不弃。不过对于正在经受这些的王子鹤来说,只觉得这几天苦不堪言,因为莫简就像是吃错药了一般,整天缠着他,更确切地说是自从莫玺珏因为拍卖会的事情不得不去意大利,莫亦不的不每天朝九晚五之后,这个家里他怕的人两个人都不在,自然是如鱼得水。
   就像是牛皮糖一样粘在王子鹤身上,不管他去哪里就要跟到哪里,就连去找莫亦约会他都要跟着当电灯泡三人行。
   “你就不能找点事做?”王子鹤揉了揉眉心看着坐在他对面看报纸的莫简。
   “你没看见我正在看报纸吗?”看着他无奈的表情,莫简的脸上反而露出了阳光灿烂的笑容。
   “不要再跟着我了!”
  “这句话我已经听了五十八遍了,建议换一种。”
  “算了你不走,我走。”
  “这句话我也听了三十九遍了,建议换一种。”
  “fuck。”至此,王子鹤才发现他真的是拿莫简没有办法,任姓叛逆的少年人总是能让他束手无策。
  “跟莫亦那个面瘫有什么好玩的,他又老又无聊,我可比他有趣多了。”莫简放下手中的报纸,装模作样地露出一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表情。
   “是吗?我好像还比你大了一轮吧,可比莫亦还要老,你自己玩泥巴去吧,小鬼!”王子鹤眯着眼睛冷笑着站起身来将手上的书一把甩到莫简身上,转身离开了客厅。
   看着满脸怒气离开的王子鹤,莫简先是有些呆愣之后笑声变得越来越大,随后又连忙起身追上了他的脚步。
   他跟着王子鹤一同来到了室内网球场,看着已经换上了一身运动服的他,对着墙面进行着疯狂的挥拍动作。
   “要来吗?”王子鹤看着网外的莫简说道。
   “我赢了跟我去约会怎么样?”莫简勾起嘴角带着几分痞气的笑容。
   “你赢了再说。”说完,王子鹤将手中的网球拍扔进了他的怀里。
    随后又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莫简再一次惊讶了,原本就走体育路线的他会打网球并不奇怪,但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王子鹤居然能有如此实力。
   感受着从发间高速旋转飞驰而过的那一阵劲风,和网球砸在地上的剧烈弹跳声,一滴汗珠从太阳穴处快速地滑过他的颈脖,浸湿了他的衣领。
   “还觉得自己能赢吗?”略微喘着气的王子鹤对着站在对面的莫简挑眉一笑,带着无与伦比的自信。
   “在球类运动上,我从来都不会输。”已经连落三球的莫简,眼神也逐渐认真起来,他那双发绿的琥珀色眼眸燃烧着战斗的烈焰,他微微屈起膝盖双手握住球拍摆出了最完美的战斗姿势。
   “那我拭目以待。”说完,王子鹤再次将球高高抛起,接着便如同发动攻击的螳螂一般,迅速跃起挥拍,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网球高速飞旋着越过中间的隔网,以肉眼难以可见的速度来回穿梭着,在你来我往不知多少个回合之中,两人终于分出了胜负,莫简最后还是以一球之差输给了王子鹤。(他们打球输赢没算分数,因为不是正规比赛。)  
   此时两人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了,他们剧烈喘息着躺到在网球场上,看着极高的满是钢构绗架的球场屋顶,同时发出了酣畅淋漓的爽朗笑声。
   “你知道吗?就因为我是橄榄球选手,就总被人误会我是脑子里被塞满肌肉的白痴,可是那些家伙又怎么会知道体育竞技也是需要智慧的。”莫简喘息着呵呵一笑自嘲地说道。
   “就像是网球,从握拍姿势、发球姿势到挥拍,每一个动作都需要大脑去计算和配合,体力和大脑缺一不可。”王子鹤点点头说道。
   “人们只相信自己眼睛能看到的东西。”莫简眨着眼睛叹息着说道,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不见。
   “只有爱你的人才会想知道你身上那些看不见的东西,你的姓格、你的爱好还有你的欲/望。”王子鹤转过头看着莫简如鬼斧神工雕刻而成的完美侧颜轮廓,声音逐渐变低。
   “那么你呢?你能透过我的肉/体看到我的灵魂吗?”莫简转过头看着王子鹤的眼睛,表情是极其少见的认真。
   “当然。”王子鹤盯着他泛着绿芒的琥珀色眼眸笑着说道。
  “他是什么样的?”
  “金色的,像是海上初生的太阳,像是照耀在人间的第一缕光辉,像是穿透乌云的金色利剑,像是能映出我影子的金色湖面······”王子鹤伸出手,用指尖描绘着他精致的轮廓,从饱满的额头来到挺立的鼻尖再到丰满精致的嘴唇,最后一路向下落在他颈脖上凸起的喉结。
  “我也能看到你的灵魂,嗯······他是蓝色的,像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像是笼罩在人间没有边界的天空,像是镶嵌着无数繁星的宇宙,像是能映出我灵魂的启明星······”莫简侧过身体,凑近王子鹤的脸庞,他的脸上再次露出了比以往还要更加阳光的笑容。
   “你不该当个运动员,太埋没你了,你应该去当个诗人,二十一世纪最伟大浪漫主义诗人莫简·莎士比亚。”听到他模仿着自己说的话,王子鹤忍不住调笑着说道。
   “那你就是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唯美主义剧作家王子鹤·奥斯卡·王尔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