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王子鹤瞪大了眼睛满是恐惧之色,随着脖子被逐渐捏紧,他能呼吸的氧气也越来越少,他皱着眉头张大了难耐地嘴喘息着说道:“其实你还可以拿自己的肉/棒噎死我。”
   说完,他居然还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嗤笑声。
   “你会死哦。”听着王子鹤的反击话语,莫玺珏不禁笑容逐渐放大,接着他掐着王子鹤脖子的手又用力了几分。
   “停下,放手。”王子鹤瞪着眼睛直视着莫玺珏那双满是恶趣味的琥珀色眸子,毫不客气地命令道。
   “是不是很刺激?”就在这时,莫玺珏突然松开了掐在他脖子上的双手,还不等王子鹤喘息,又将他的双手扣在了脸侧两边。
    “只有在我这里,你才能感受到这种濒死的刺激,有刺激你才会硬。”莫玺珏将他压在身下,看着王子鹤因为刚才缺氧而猛烈喘息着的脸,轻笑着说道。
    “想想这种危险的感觉,这种兴奋······呵呵······你果然硬了。” 莫玺珏感受着王子鹤下/身微微顶在小腹的欲/望,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接着他又亲吻着他的脸颊和额头,显得格外温柔甜蜜。
    听到莫玺珏调笑的话语,王子鹤不禁脸红羞燥至极,他根本就控制不住这种身体的本能反应,他红着眼睛喘息着,感受着莫玺珏压在他身上的重量和热度,不禁抬高臀/部让自己已经挺硬的欲/望摩擦在他的小腹上。
    就如莫玺珏所说的一般,刚才被掐住脖子严重缺氧的那一瞬间,他那精致高贵的容颜、他身上的那种独特诱惑的香味、他的笑容还有从他身体上传来的致命滚烫的温度,这一切都让王子鹤如同着魔了一般。
   在这中濒临死亡的危险又恐惧的氛围包裹下,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他从未体会过的致命诱惑和刺激。
   那种大脑瞬间缺氧的感觉和从脖子上传来的疼痛都让王子鹤觉得刺激,无与伦比的刺激,他抑制不住地兴奋了。
   “CAO我!”王子鹤看着莫玺珏的脸,微微喘着气说道。
   “我拒绝。”看着王子鹤已经染上了情/欲的脸色和眼眸,莫玺珏笑着残忍地说道。




     莫玺珏的回答确实是让王子鹤有些惊讶,不过随即又想到对方不按常理出牌的姓格,便觉得一切都在正常不过了,又是在戏弄他。
    王子鹤翻了个白眼后,挣扎着被他紧按在沙发上的手腕,企图挣脱他的钳制。
    “我有一个好消息,也有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一个?”依旧将王子鹤压在身下的莫玺珏轻笑着说道,看起来对他的控制显得极其游刃有余。
    “我都不想听。”王子鹤的胸口剧烈起伏着,他盯着莫玺珏的眼睛毫不畏惧地说道。
    “嗯···真的吗?”莫玺珏突然从喉咙里发出了微长的疑问声。
    “那就听坏的吧。”听到他带着威胁的语气,王子鹤无奈地叹了口气回答道。
    “坏消息就是如果你没有通过考验,我决定将你做成活体标本;至于好消息嘛,就是在圣诞节那天你必须将你觉得最珍贵的东西送给我,当然是不是“最珍贵”的标准来自于你,是不是很公平?也很简单?”
    说完,莫玺珏便松开了掐着他手腕的双手,轻轻地抚摸在他满是狰狞掐痕的颈脖,似乎是在抚平他的伤口一般。
    “什么都可以?”感受着颈脖处传来被温热的指尖扫过的火辣痛感,王子鹤皱着眉头微微一愣后继续问道。
    “当然,合不合格,就要看你自己了。”
    “好了,现在你可以离开了。”莫玺珏显得十分亲昵地拍了拍王子鹤的脸颊,接着便从他的身上下来,站在沙发旁居高临下地看着。
    “······”
    王子鹤看着莫玺珏的那双琥珀色眼眸没有说出一个字,他沉默着一手抚摸着自己的脖子,一手将自己撑起身来,紧闭着嘴唇强忍着从脖子上传来火辣的刺痛,缓慢地退出了这间给自己留下恐惧回忆的书房。(王子鹤第一次被莫玺珏用枪打伤也是在间书房)
    
  
   和莫玺珏分开之后,王子鹤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看着这间简约又奢华的套房皱着眉头思索着。
   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他一边思考着一边将自己的电脑拿出来走到书桌前,在开启电源之后看着自己以前的设计作品,沉浸在那些图片和回忆之中。
   没过多久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王子鹤在愣了一下之后便站起身来。
   当他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口的莫简,不禁皱了皱眉头问道:“有什么事吗?”
   “这么不欢迎我吗?”莫简挑了挑眉头露齿一笑。
   接着他便直接走进了房间,丝毫没有将王子鹤不悦的表情放在心里,接着他又问道:“在干什么?”那气定神闲的模样就好像早上没有发生过那档子糟心事一般。
   当然对于他来说确实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在美国那么开放的风气下,被父母看到做/爱也没什么,但是对于王子鹤来说就极其难受和抑郁了,所以原本就不怎么喜欢莫简的他,就越发厌恶了起来。
   对于莫简自来熟的问话,王子鹤并没有予以回答,就当他像是不存在一般无视着他的存在,接着他返回书桌前继续看着一些建筑资料起来,显得格外的冷淡。
   没能得到王子鹤的回应,莫简也不甚在意,他走到办公椅的后面,和王子鹤一同盯着显示屏上的内容,他看着上面精致的图纸和令人震撼的设计图样,不禁在心底大吃一惊,他一直以为王子鹤是个小明星或者模特之类卖脸卖身材的高级男妓,没想到居然还能有这般才华。
   “这些都是你设计的吗?”莫简不禁问道。
   “你猜?”懒得回答他的王子鹤动了动嘴唇吐出了两个字。
   听着他不屑的语气,莫简的脸上反而露出了如阳光闪耀的笑容,接着他拿出手机检索着王子鹤的名字,看着手机上显示着关于他的生平介绍,莫简心里就愈发惊异起来。
   还有新闻媒体上面那些对于王子鹤的评价和报导,莫简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居然是个建筑师,明明他长着如同明星一般的脸庞,难以置信的是他又是如此的才华横溢,从大学开始就拿奖无数,实际项目拿奖的也不在少数,重点是他还如此的年轻······将来的成就不可估量。
   建筑师也是很多富家子弟会选择的学习专业,业界很多有名的大师也都是出身不凡,莫简看着王子鹤的一头柔顺的黑色短发和电脑上那些设计图纸,突然来了兴致:“你可以教我建筑吗?”
  “你已经高三了吧?SAT多少分?想去那个学校?”
   对于王子鹤突如其来的三个问题,莫简在微微一愣之后又笑着答道:“我已经得到了哈佛的录取书了,不然你以为我怎么会有时间来c国?”  
   “如果是业余爱好的话,我不建议你学建筑。”听到对方自信的语气,王子鹤认真地回答道。建筑学是一门非常繁杂的学科,类似于医学一样,没有那个人可以像是业余爱好一般学有所成的,这是一门需要注入毕生心血的学科,同时王子鹤也不希望这样,对于热爱建筑的他来说,学着玩玩这种话简直就是这玷污他。
   “谢谢你的建议。”对于王子鹤突然认真的语气,莫简依旧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如果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王子鹤盯着电脑屏幕继续说道,语气十分的冷淡。
   “这是我的号码,你随时都可以联系我。”对于他的无视和漠然,莫简只得无奈地留下了一张字条之后离开了房间。
    在莫简完全离开/房间之后,王子鹤转过头看着桌子上写着号码的字条,在用手机记录下之后,将其撕成碎片后扔进了垃圾桶。
    不知为何,他冥冥之中有些预感,以后肯定会有再次用到莫简的时候。


第四十章


   自那一天后一直到圣诞节之前,王子鹤都没出过房门,就连吃饭都是女仆们端进去的,有趣的是那莫家的三个男人就像是达成了某种默契和协议一般,这几天也没有过去打扰他。
   直到现在,令人期待的圣诞节终于到来。
   身穿酒红色华贵西装礼服的王子鹤看着桌上比美剧里还要丰盛精致的圣诞节晚餐,不禁在心里感叹着,这大概是他目前为止吃过最华丽奢侈的一餐了。
   随即他抬起头看着分别坐在他对面和左边的父子三人,包括他在内四人一同举起了手中的香槟杯用英语说道:“圣诞节快乐。”
   然而诡异的是,在场除了莫玺珏以外,所有人的脸上都看不出一丝笑容,丝毫感受不到节日的热情与快乐,在周围华丽的充满了节日氛围的精致装饰下显得格外的诡谲压抑,仿佛是在举行某种邪恶的巫术一般,就连原本爽朗的莫简此刻都没有了笑容······圣诞节,到底有什么秘密······王子鹤疑惑着。
    在喝尽杯中的香槟之后,众人便开始了用餐,整个过程中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发出声音,就好像是一部诡异的默剧,空气里开始弥漫着令人心慌意乱的味道。
    王子鹤的内心充满了疑问,但是却不能开口,为什么莫家的圣诞节会这么奇怪又这么隆重,这到底有什么含义?
    直到众人用完晚餐,他跟随着众人的脚步来到了一楼的聚会厅,当四人坐在沙发上时,灯光全部一瞬间暗了些许,王子鹤这才发出周围除了他们几个以外,所有的仆人都消失不见了,窗外花园里的灯光也被关闭,整个别墅似乎只有这个开敞式的客厅灯还亮着。
    看到这里,王子鹤的心不禁剧烈跳动起来,这一切实在是太过诡异了,仿佛就像是美剧里的恐怖电影一般,他看着莫家父子三人的脸庞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手心里冒出了些许冷汗。
    “现在开始交换礼物。”莫玺珏站在那颗巨大无比闪烁着五彩光芒的圣诞树下,看着树下早已准备好的礼物盒说道。
    接着莫家父子三人的目光便一同看向王子鹤,似乎是在示意他。
    王子鹤看着都带着淡淡的笑容的三人,不禁在心底深吸了口气,大家的表情怎么跟餐桌上的差别那么大?他觉得自己都要被这三个人搞疯了,到底什么意思?!
    戏弄他也要有个度吧,随即王子鹤便心里一横,既然要装模作样,他自认为不会输给任何人,既然猜不透,那么就用自己的办法去应对吧,不管结局如何。
   想到这里,王子鹤突然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既然是过圣诞节就应该开心一点,不是吗?!他不急不缓地走近圣诞树下,拿起了自己早已经准备好的礼物,那份关乎到自己命运的“礼物”,至于合不合格就要看莫玺珏了,他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不管最后的结局如何,他都不会后悔。
    王子鹤捧起手中的长方形礼盒,走近了莫玺珏,接着半跪在他的身前笑着说道:“莫先生,圣诞节快乐。”
   “我很期待。”莫玺珏的脸上依旧挂着那一成不变的淡淡的温和笑容,他接过王子鹤手上的礼物放在自己的腿上慢慢拆开。
   当他完全打开礼盒,从里面拿出了一册装订好的A3大小的文件夹,在看到手上的东西之后,莫玺珏脸上的表情有些凝固了,接着他将其翻开看着里面的内容,随后脸上的笑容越放越大,直到最后他居然完全笑出了声来。
    “这就是你最珍贵的礼物?”莫玺珏笑着问着。
    “这是那个原本需要我用一亿设计的海底密室,里面是所有的设计图纸包括施工图、材料表、和结构图、预算表。”王子鹤的脸上露着自信的笑容。
    “你凭什么觉得这是你最珍贵的东西?”莫玺珏挑了挑眉头,质问道。
    “那莫先生觉得我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我的身体吗?我可不觉得,我还没有自恋到这个地步······建筑设计是我唯一拿得出手的、能让我有自信的东西,这是上天赋予我的礼物。”
    “我的天赋,我觉得没有比这更加珍贵的东西了。”他微微仰起头看着莫玺珏的脸,自信地笑着说道。
    也许就连王子鹤自己都不知到,当他谈论到建筑时,整个人的表情和气质都变了,是那种执着的充满了热情的模样,同时也是极其令人心动的模样。
    听到他的回答,莫玺珏的脸上突然露出了十分满意的笑容,接着他伸出手勾住王子鹤的下巴,在他的唇上轻轻地落下一吻:“恭喜你,合格了。”
    “谢谢莫先生的赏识。”说完,王子鹤突然伸出胳膊勾住了莫玺珏的肩膀,主动加深了这个吻,他在含着对方柔软的唇瓣后又将舌头探入了他的口腔,吮/吸着。
    “可以了。”不过一会,莫玺珏主动推开了王子鹤。
    接着他果然看到了坐在对面坐着的两个儿子脸上不悦的神色,还有隐藏着嫉妒的眼神。
    莫亦看着王子鹤主动献吻的动作还有他送出去的礼物,既觉得嫉妒又有些高兴,王子鹤果然没有让他失望,他的父亲莫玺珏已经被他吸引住了,想到这里他又觉得自己有些可悲,想要赢过自己的父亲,居然还要靠一个外人的手段,类似于美人计的手段······真的是可笑至极。
    这一切对于莫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