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莫简感觉到了极致的快乐。
    这是一个漫长的、浪漫的深吻,直到王子鹤快要无法呼吸,莫简才放开了他,他看着随着两人双唇的分离而拉扯出来的极其情/色的银丝,露出了无比爽朗阳光的笑容,随后他又在王子鹤被吻到通红的嘴唇上轻轻地啄了一口,就像是陷入热恋中的小情人,这可能是在莫亦和莫玺珏身上永远都没有的热情和冲动。
    随后,一切都发生的非常顺其自然。
    莫简将王子鹤压在身下,将自己早已勃/起挺立的硕大缓缓地插入了他已经饥渴难耐的骚xu_e之中。
   “嗯·····啊·····”
   感受着身体里缓慢挤进去的粗大,王子鹤不禁紧绷起身体,从嘴里泄出了几声诱人的呻吟。
   直到那粗大的肉/棒完全没入肉/穴深处,莫简也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一阵舒爽的叹息,也许是被王子鹤的主动给俘获了,这次的莫简动作十分缓慢,显得格外的温柔。
   感受着自己敏感的肉/棒被那紧致火辣的小 xu_e吞咽着、包裹着,莫简终于忍不住了一般剧烈地耸动着腰肢,快速抽/插起来。
    那硕大的肉/棒,每每进入都会摩擦在王子鹤的前列腺处,所带来的快感和刺激让他忍不住白眼上翻,满脸氵朝红。
    此时,被压在身下CAO弄着的王子鹤已经完全沉浸在了情/欲之中,他本能地配合着莫简抽/插的动作扭动着腰肢、紧缩起骚xu_e处的肌肉,随着体内快感的不断攀升,他不禁发出了- yín -/荡而又姓/感的呻吟声。
   一时间,整个屋子里都充斥着肉/体相撞的“啪啪”声、王子鹤的媚吟声还有莫简的低喘声,弥漫着肉欲和情/色的味道。
    然而就在两人都沉浸在肉欲的快乐中无法自拔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房门被钥匙打开的声音·····


第三十八章


突然传来的开门声并没有影响到正完全沉浸在肉欲快感中的两人。
  当莫玺珏完全将门打开,便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小儿子莫简赤裸着身体压在王子鹤的身上,接着他总是带着微笑的脸上,笑容逐渐放大,含着令人难以揣度的神秘感。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这时,莫玺珏一边走近床边一边带着笑意的问道。
   在听到他的声音之后,正在床上运动着的两人就像是被突然按了暂停键一般,同时停了下来。并且两人此时的表情也是出奇的一致,他们睁大了眼睛,迅速转过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莫玺珏。
   “不····父亲·····请你听我解释·····”马上反应过来的莫简在呆愣了片刻之后,动作慌乱地迅速撑起胳膊想要从王子鹤的身体里退出去。
   然而就在这时,王子鹤亦是做了一件令莫简再次震惊的事,只见他仿佛就当莫玺珏不存在一般,在他还没说完话时就突然伸出手腕勾着他的脖子,侧着脸看着莫玺珏的脸,随即便露出了暧昧的笑容说道:“别管他,我们继续。”
    “嗯····听他的,不用管我,你继续。”看到王子鹤极其出乎人意料的表现,莫玺珏不禁也来了兴致,他走到正一脸紧张的莫简身边,拍了拍他的脸以示安慰后地笑着说道。
    “你没力气吗?”王子鹤看着依旧一脸呆滞的莫简,皱着眉头呵斥道。
    “······”莫简转过头看着身下的王子鹤不禁深吸了一口气,谁能告诉他这是什么情况?!简直就是地狱里的修罗场,被自己的父亲发现CAO男人不说,还被父亲和男人要求继续,公开表演吗?!一想到刚才王子鹤的态度,莫简便忍不住火冒三丈,他是没有办法向自己的父亲发泄,但是面对王子鹤他可没有什么顾忌······反正这是他哥哥的情人。
    这般想着,莫简那双有些泛绿的琥珀色眼眸里闪烁着不怀好意的锋芒,接着他直接将王子鹤转了个身,不禁让他跪在了床上,还让他头冲着莫玺珏的胯下。
    看着满脸怒气的莫简和依旧挂着淡淡笑容的莫玺珏,不知为何一股绝望之感从他的心底涌起,刚才他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他的虚张声势罢了。
    他被莫简用力地按压着腰部,高高地撅起臀/部,将后/穴彻底暴露出来,最后便迎来了莫简如狂风暴雨一般快速的抽/插。
    王子鹤皱着眉头喘息着、呻吟着,双手紧紧地抓着身下的床单,从身体内部传来源源不断地快感充斥着他的全身,他忍不住颤栗着、颤抖着身体。
    但是这种忍不住颤抖身体的行为,根本就不仅仅来自被粗大姓/器带来的快感,更多的是来自于被正大光明看着的那种羞耻心,他闭着眼睛低垂着头颅,将自己隐藏着······他不想看到莫玺珏、他害怕看到莫玺珏、害怕他那隐含着蔑视的眼神,多么地令人恐惧和绝望。
    他以沉浸在情/欲之中的姿态伪装着。
    莫玺珏弯下腰将脸凑近王子鹤,看着他此时因为情/欲而泛红的脸庞,露出了一丝笑容,接着他伸出手勾起他的下巴,让他不得不抬起头。
    “眼睛睁开。”莫玺珏命令道。
    感受着喷洒在自己脸上,温热的带着难以描述的苦涩香味的气息,王子鹤轻颤着眼睫,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又是那双绯红地被泪水浸湿的眼眸,眼泪却未流出的样子,这泫然流涕的模样着实能极大的勾/引起别人的同情和怜爱,然而他此时面对的人是铁石心肠的莫玺珏。
   并且更加糟糕的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将同一种手段使用在对此完全免疫的莫玺珏身上,着实是最大的败笔和失误。
   莫玺珏不是他的那两个儿子会陪他玩这种情人之间的、缠绵悱恻的小游戏。
   他早就已经看的太多了······王子鹤那装可怜无辜的眼神只会让他觉得厌烦和腻歪。莫玺珏盯着王子鹤的眼睛,他那琥珀色的眸子就像是一把利剑,透露着锋芒和令人惊惧的气息。
   “你要是敢在我面前露出这种表情,我就挖下你的眼睛。”莫玺珏低沉着嗓音笑着说道,仿佛是在陈述某个不关紧要的事情,轻柔姓/感的声音就像是春日里从树叶上滴落而下的露珠,充满了温和的气息。
    然而他越是这样,王子鹤就愈发恐惧。那种由心而发的、令他浑身如浸入冰窖般的致命恐惧感,像是再也控制不住一般,一时间眼泪就像是春日的细雨,悄无声息地从他的眼眶里缓缓滑落,将在床单浸湿。
    他闭着眼睛,颤抖着身体不禁从嘴里泄出几声极其- yín -乱的呻吟,随后他剧烈喘息着,不知道是因为身后莫简的抽/插还是因为前方莫玺珏狠戾的话语。
    “嗯······唔······啊······”
    突然,莫简挺动着腰将自己的欲/望送入了肠壁的最深处,摩擦在敏感的肉壁上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快感,惊得王子鹤再次呻吟出声。
    莫玺珏看着莫简不断在王子鹤身体里进出的模样,还有两人一同沉浸在肉欲中的表情,只觉得实在是有趣极了,接着他便转过身直接坐在了不远处的椅子上,似乎是打算继续观赏下去。
    看到坐在不远处满脸微笑地看着他们的莫玺珏,莫简只觉得心里矛盾至极,他不断地自我催眠,想象着他的父亲根本就没有在看,强行将自己的所有心神都带入CAO弄王子鹤的快感之中。
    虽说是一场激烈的姓/爱现场,但是作为演员的莫简和王子鹤来说却难以完全投入其中,两人都想着能尽快结束这场极其尴尬的床上运动。
    然而不得不说年轻人的体力旺盛,更何况是经常锻炼的莫简,在换了好几个动作、CAO弄了有近半小时,他才完全释放在了王子鹤的体内。
    听着莫简因为射/精而发出如野兽一般的低喘声,王子鹤不禁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这大概是他有生以来觉得时间过的最漫长的一场姓/爱。
   同时也是感受最差的一次,没有之一。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天生就跟莫简八字不合,每次遇到他就没有什么好事······想到这里,王子鹤又不禁在心底自嘲起来。
   莫简感受着身体上的满足和浸入高/氵朝的余韵,他慢慢地抽出自己的硕大,接着他便看到了不断将自己刚刚射入的白色黏液吐露出来的骚xu_e,脸上不禁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不过当他抬起头,无意间跟自己的父亲莫玺珏四目相对时,只觉得又尴尬又羞燥,似乎是忍受不了这种气氛一般,他快速地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套在身上,逃也似的离开了王子鹤的房间。
    “是不是很可爱?”莫玺珏看着跑出去的小儿子,慢慢地走到王子鹤的身边,随后他又坐在床沿伸出手抚摸着王子鹤依旧还沉浸在高/氵朝余韵所带来的、泛着氵朝红的脸颊上。
    “你知道吗?当你进来的那一刻,我真的是想自杀的心都有了!”王子鹤伸出手一把将他停留在自己脸上的手一把握住,哽咽着声音委屈地说道。
    “呵呵,别演了,像你这种人才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自杀。”听到他半真半假的话,莫玺珏勾起嘴角冷笑道。
    “谢谢夸奖。”说完,王子鹤的脸上突然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接着他便伸出舌头舔舐在莫玺珏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手上,温柔至极的模样仿佛就像是只还未断奶的小猫一般,不含一丝情/欲的色彩,只有深深地依恋和爱恋······



    第三十九章


午餐时间,王子鹤依旧扮演者自己“忠心”男仆的角色,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燕尾服站在莫玺珏的斜后方。
   他看着父子三人端坐在餐桌前的样子,不知为何感觉格外的有趣,尤其是在莫简的脸上,那种极力掩饰尴尬的表情,更是让王子鹤忍不住在内心暗笑。
   此时,他就像是一个局外人,观看着三人沉默地用餐。
   “说起来,圣诞节快到了呢。”莫玺珏喝了一口酒后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已经都准备好了。”莫亦抬起头回道。
   “我很期待。”说完,莫玺珏擦了擦嘴角后用饶有深意的眼神看着兄弟二人,之后他便站起身来,在看了王子鹤一眼之后便迈出不紧不慢地步子离开餐厅。
   已经对莫玺珏一些细小动作了如指掌的王子鹤,自然是清楚他那一眼是什么意思,接着他便转过身亦步亦趋地跟上了莫玺珏。
   看着两人同时离去的样子,莫简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随后他便抬起头直视着莫亦的脸疑惑地问道:“王子鹤跟爸爸是什么关系?”
   “你所看到的关系。”听到莫简有些白痴的问话,莫亦不禁勾起嘴角嗤笑了一声回道。
   “什么?那他跟你不也······还有我······”莫亦的回答让莫简惊讶不已,接着在他满脸不可置信地惊呼一声后,说话的声音逐渐变小,直到最后变得声不可闻。
    看着莫简震惊的模样,莫亦只觉得有些好笑,有什么事情是莫玺珏做不到的吗?显然是没有······想到这里,莫亦忍不住在心底叹息着,不知是因为无可奈何还是在后悔。
   随后莫亦也用完餐离开了餐厅,这时便独留下莫简一个人,思绪纷乱地坐在餐桌前,盯着盘子里的食物发呆。
  

  跟随着莫玺珏一同来到了五楼的书房,当王子鹤走进房间之后,再次被他命令锁住房门。
  此时,两人并排坐在了沙发上,王子鹤侧着身体紧挨着他坐下的莫玺珏,内心忍不住有些忐忑。
  “最近觉得怎么样?”
  令王子鹤意想不到的是,莫玺珏温和的语气就像是亲密的朋友一般,问出了一个普通到异常的问题。
  “我很好,莫先生。”顿了一下之后,王子鹤平视着对方的眼睛回答道。
  “你很会用钱。”莫玺珏勾起嘴角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听着对方夸奖的话语,王子鹤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看来对方对自己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不管做什么都离不开对方的眼睛。
   莫玺珏丝毫不介意王子鹤的沉默,接着他伸出头勾起他的下巴,轻轻地摩挲着再次说道:“你果然超出了我的预料,拿了钱却没有逃跑,明明知道会有危险,但是还是会往我的怀里钻。”
   “为什么,还要继续回来?”莫玺珏凑近王子鹤的脸,在他的耳边轻声地问道。
   感受着对方皮肤上传来的热气,王子鹤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又是那股奇异的带着苦涩的香气,他只觉得自己像是被迷惑了一般,像是吸入了某种令人上瘾、令人神智不清的毒品,他努力克制着自己保持清醒回答道:“因为我确定你喜欢CAO我。”
   “呵呵······”听到王子鹤的回答,莫玺珏不禁笑出声来,他微微转过头看着对方白/皙细腻的皮肤和精致的五官,在他敏感的耳边再次低喃地问道:“CAO完之后呢?”
   说完,他突然一把掐住王子鹤的脖子,将他按倒在柔软的沙发上。
   “如果,我开始掐你的脖子,你怎么办?”莫玺珏的脸上依旧带着温柔至极的、淡淡的微笑。
   突然感受到紧锁在脖子上的力道,王子鹤不禁伸出手企图把他那双令自己窒息的双手扒开,然而他根本就做不到,莫玺珏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