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紧接着在莫简惊愕的表情中,王子鹤居然上前一把搂住了他,在他的脸颊两边轻轻地吻了两下,对着他的耳边吹了口气后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问道:“有没有想我?”
    说完他便放开了莫简,随后又转过身站到了莫亦的身边,看着对方有些泛冷的脸色笑着说道:“我应该没做错吧?美国人打招呼的方式。”
    “没有,你做的很对。”
    说完,莫亦便转身走去,似乎是要离开机场。
    王子鹤转过头看着还有些呆愣住的莫简不禁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还不快跟上?”说完,他也跟上莫亦的脚步向前走去。
    莫简看着跟上次对他的态度完全不一样的王子鹤,不禁暗自疑惑起来。
    还有,更加令人想不通的是,为什么王子鹤现在还跟在他的哥哥的身边,难道这两个人真的是在谈恋爱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刚才为什么又会当着他哥哥的面,对他做出那样暧昧不明的动作······还有,为什么问他,想他了没有,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简再怎么聪明自然是猜不到莫玺珏、莫亦还有王子鹤这三个人,在这段他不在的时间都发生了些什么,一时间让他不禁有些迷茫。
   但是,一想到刚才王子鹤那张英俊精致的脸庞在自己耳边吹拂而过,带来的那直接钻入心底的、暧昧的、独特香水味,莫简的心里不禁又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这一切,也只有等他回到家里之后才能慢慢知道了。


第三十七章
  

     三人坐在车上谁都没有说话,一时间气氛显得格外沉闷、压抑。
     也许是已经一点多了,外面的车也少了一些,一直到达别墅的时候都非常顺利,没有半点拥堵。
     三人一同坐上了电梯,兄弟二人在三楼时就下去了,独留下王子鹤继续向上去往五楼,临走之前他当然没忘记在莫简的面前秀下恩爱,他笑着亲了亲莫亦的脸颊后两人才分开。
     当王子鹤洗完澡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四点了,这个时候的他只觉得疲惫极了,以至于几乎是一躺倒在床就立马睡了过去。
    

这个晚上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王子鹤这般没心没肺躺倒就睡的,至少莫简并没有如此,不知道是因为在飞机上睡太久还是因为心事,总之他几乎是一夜都没怎么睡着,虽然是闭着眼睛,但是脑子里却总是浮现出再次跟王子鹤见面的场景,当然这个场景里他自动把他哥哥的影子给过滤掉了。
   好不容易熬到早上七点,莫简终于受不了了,他现在只觉得心里极其难受,如果心里想的事情得不到满足,就像是千万只蚂蚁啃食着心脏一般,这种感觉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一直生活在温室里的莫简根本就无法做到压抑自己的欲/望······
   说起来很有趣,像他这种任姓的、自己的愿望必须得到满足的小孩到底是怎么在莫家安然无恙生活的?那是因为他从小就被放在美国高级寄宿学校教育,他短短的人生里视野和眼界都是极其有限的,他想要的那些东西对于莫家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自然也就能做到每一样都满足他。
   寄宿学校里的也大部分都是跟他一样的豪门子弟,所以他一开始就看的很明白,他见过了太多仿佛如八点档狗血剧里的兄弟阋墙、争夺家产的事件,然而这些对于他来说都太过于可笑了,先不说他的哥哥莫亦比他大了七岁,原本就是完全作为继承人来培养的,不管是在哪一方面都要胜过他太多了。
   并且他对家产之类的事物根本就不感兴趣,他喜欢运动、喜欢音乐,他有自己的生活和理想,从来就不需要什么你争我夺,他只需要轻松地做一个无拘无束的富家子弟就够了。
   莫简起身看了看窗外已经大亮,便穿好了衣服离开了房间。
   不自觉地他坐上电梯来到了五楼,他远远地看了那间属于他父亲莫玺珏的房间后,转身去了不远处的另一个房间,虽然他也很疑惑为什么王子鹤没有跟他哥哥住在一起而是住在五楼,但是他现在不想管那么多,他现在只想见到他。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在五楼除了他父亲的房间,就只剩下另一间相对豪华的房间了,当他站在门口,轻轻地将门把手按下······门,没有锁。
   当他推开门时,便看到了远处正躺在床上的、让他昨夜难以入眠的王子鹤。
    他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恶作剧般的笑容,他转过身将门锁好后,缓慢地、悄无声息地走近床边,最后他站在王子鹤的身边,看着他安静美好的睡颜,只觉得一股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明明长的如此俊秀、干净,为什么一到了床上就会露出那样妖媚的、诱惑的表情呢?
    不得不说就是这样巨大的反差感,才给他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
    莫简原本就很难想象自己跟哥哥莫亦喜欢上同一个事物的情景,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刻会来的这么突然、这么快。
    他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抚摸在王子鹤的脸上,随后他有低下头,亲吻着他的额头和脸颊。
    感受着那温润光滑的触感,一股邪念逐渐在他的心底升起,为什么不满足自己?他现在就在你的眼前,你是比不过莫亦,但是不过是上了一个无关紧要的情人,他又能拿你怎么样?再送到求生训练营?现在父亲莫玺珏也在,他根本就不敢······
    莫简脸上浮现的笑容越来越大,他不再满足于亲吻和抚摸,随后他将自己的衣服全部脱下,赤裸着身体缓慢地钻入了王子鹤的被窝。
   也不知道是因为昨晚太过于疲惫还是他原本就反应迟钝,直到莫简的身体完全贴着他,王子鹤依旧没有醒来。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和对方温热的体温,莫简只觉得心里一股欲/火腾升而起,弥漫至全身后汇集到两腿之间的欲/望上。
   他看着王子鹤还未苏醒的脸,露出了透着几分邪气的笑容,接着他便整个身体向后挪去,来到他的欲/望处,将他的睡裤轻轻拔下,为了不将他惊醒,整个动作都十分缓慢轻柔。
   莫简伸出手抚摸着王子鹤尚在沉睡中的欲/望,仔细观察着他的形状,发现他上次都没有注意到,其实王子鹤还是挺有资本的,不过稍微纤细了一些,长度还是要超过亚洲人的平均水平的。
   随后,他张开嘴将其整根吞入了口中,用舌头来回拨弄舔舐着,不过一会儿王子鹤的肉/棒就逐渐涨大,完全勃/起。
  

  “嗯·····”
  还沉浸在美好睡眠中的王子鹤,感觉自己似乎是做了一个春/梦,只觉得身下的欲/望被一个不知名的湿软紧致的地方包裹着,时不时还有发热的某个软物舔弄着自己的龟/头和敏感带。
   随着欲/望的不断攀升,王子鹤猛然间睁开眼睛彻底从无名的春/梦中醒来,他看着自己身下高隆起的被子,便伸出手一把将其掀开,露出了浑身赤裸正在给他口/交的莫简。
   “你快放开。”看到如此情景的王子鹤,彻底清醒了过来,他皱着眉头命令道。
   “怎么?难道我的口活不好吗?”莫简松开嘴里含着的肉/棒,抬起头看着王子鹤满是怒气的脸调笑着说道。
   “你······”听到莫简不怀好意的问话,一时间王子鹤有些语塞,主要是这幅场景给他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还有就是他似乎是睡的还不够,大脑反应还有些迟钝。
    接着,莫简又一次将他已经昂扬勃/起的欲/望再次含入了口中,耸动着头颅上下套弄着,时不时地还发出“啧啧”的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王子鹤只感觉一股欲/望从下/身直达大脑,让他浑身忍不住颤抖起来,敏感的龟/头被紧致的口腔深处包裹着,巨大的快感刺激得他不禁发出了几声低喘的呻吟。
    “嗯·····哈·····”
   王子鹤闭着眼睛,不禁伸出手抚摸着莫简的头发,将他的头往下压,想要他吞入的更深一些。
   不得不说莫简的技术实在是太好了,牙齿、舌头、深喉,基本上都被他用了一个遍,他用舌头尖部探入敏感的小孔,然后再用牙齿轻轻地摩擦,最后再一口尽数吞入喉咙的最深处,给王子鹤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无与伦比的快感。
   没有那个男人能拒绝姓/器被刺激的快乐。
   “要出来了·····啊·····出···来了·····唔·····”
   莫简一边揉搓着他欲/望下的两颗精囊一边用力地回吸着口腔,在这般剧烈的、源源不断的刺激下,王子鹤终于要忍不住,到了释放的边缘。
   “松口·····你·····唔·····”
   王子鹤睁开眼睛看着依旧含着他姓/器的莫简,想要将他的头推开。
   然而还不等他反应,莫简居然直接一个深喉,王子鹤只觉得那处不可名状的柔软火热的深处,带了的是让他无法呼吸的快感,他闭着眼睛、张大了嘴发出剧烈的喘息声。
   随后他便无法控制地颤抖着身体,将精/液尽数喷洒在了莫简的喉咙深处。
   “咳····咳····”莫简一边咳嗽着一边将那些白色的液体全部吞咽了进去,随后他抬起头看着满脸绯红沉浸在欲/望中的王子鹤,不禁笑了起来。
   王子鹤微睁着眼睛看着莫简的动作,不禁瞪大了眼睛,他怎么都没想到莫简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还是第一次吃男人的精/液·····不过比想象中难吃····”莫简孩子气地皱了皱眉头,像是在点评某种食物一般,随后他砸了砸嘴后越过王子鹤将旁边床头柜上的水杯拿起来一口饮尽。
   “你的好奇心挺强的。”王子鹤看着他喝水的动作,挑了挑眉头地评论道。
   “好了,你爽完了,接下来轮到我了。”莫简张开双腿跪坐在王子鹤的身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露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
   在听到他说的话后,王子鹤抬着头看着他那张与莫亦相似却又非常不同的脸,不禁无声地叹了口气,早有预料的他对于莫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一点都不奇怪,看着对方强壮年轻的身体,他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
   “稍等一下。”说完,王子鹤将莫简轻轻地推开,走下床来到了不远处的衣柜前,他打开衣柜将抽屉里的一个管状物拿了出来。
   全程都紧盯着他的动作的莫简,在看着他拿了个东西后又重新回到床上,接着他又将自己的睡衣全部脱下后再次躺在自己身下,看到这里莫简不自觉地笑了起来,愈发觉得王子鹤真的要超出他想象的可爱。
   他看着王子鹤递给他的东西,是一管润滑剂,接着他挑了挑眉说道:“这次我不想用这个。”说完,将润滑剂仍在了一边。
   接着他也不管王子鹤有些不悦的表情,直接将他的双腿抬起,将他身后粉/嫩的不断蠕动着的小 xu_e暴露在了眼前。
   他让王子鹤自己双手勾着腿,将他的身体对折起来,接着在他震惊的表情中,莫简居然低下头伸出舌头舔在了那粉/嫩的肉/穴表面。
   “你·····唔······”
   感受着身后那舌头舔舐在无比敏感处的、所带来的无法言喻的、无与伦比的刺激,王子鹤不禁浑身颤抖着、紧缩起后/穴。
   这种颤栗的、如过电一般的绝伦快感是他从未感受过的······他无法形容也无法表述,那种让他一瞬间灵魂出窍的快乐。
   他忍不住从嘴里泄出几声色气的呻吟,全身也泛起绯红,只觉得一瞬间敏感的神经都汇集在了身后的骚xu_e处,原来被人舔弄后面会如此的快乐······随着莫简不断地将舌尖往他穴肉里钻,略微粗糙的舌苔来回地扫动着粉/嫩的褶皱处,王子鹤只觉得自己仿佛是来到了天堂一般,他不自觉地放松着自己骚xu_e处的肌肉,好让莫简的舌头钻入的更深一些。
     没过多久,感觉到那粉/嫩诱人的穴/口变得又软又湿,想来他已经是快要准备好了,接着莫简便抬起头来,他看着满脸情/欲之色的、异常兴奋的王子鹤不禁勾起了嘴角:“我的哥哥从来没做过这种事吧?”
    王子鹤喘息着摇了摇头,他看着莫简英俊阳光的笑颜,突然觉得他似乎也没有那么让人讨厌了。
    接着,在莫简震惊的表情中,王子鹤突然放下双腿直起上身,用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嘴唇,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王子鹤第一次主动······
   不知为何他的心底猛然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愉悦,简直比自己赢得了橄榄球比赛还要快乐,那股被猛然释放出的轻松感和愉悦感是莫简从未体会过的,他的心脏居然不自觉地剧烈跳动起来,脸上也开始泛起一丝绯红,那种如恋爱一般的脸红心跳的感觉。
   莫简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下了某种魔咒一般,他闭上了眼睛,完全沉迷在了这甜蜜的、轻柔的热吻之中,那种极度柔软、极度温热、极度浪漫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内心。
   一瞬间,莫简大概是体会到了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了,他的欲/望和执念在这一刻都得到了无与伦比的满足,是的,是那种如万蚁噬心的难耐感被治愈了、被满足了,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