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珏拉过身体按着头亲吻。
   莫玺珏将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用舌尖挑/逗着他的上颚和敏感湿滑的舌头背面,随后又轻咬着拉扯着他发红的下嘴唇,充满了情趣的挑/逗。
   “满意吗?”莫玺珏松开他的嘴,抵着他挺俏的鼻尖,低声笑着问道。
   听到他还带着情/欲的含着几分沙哑而又姓/感的声音,王子鹤颤抖着浓密纤长的睫毛张开还含着水光的桃花眼,看着他极近的深邃的眉眼,轻轻地点了点头。
   接着,他便勾着莫玺珏的脖子,将自己的头埋入了他的颈窝,像是被CAO累的母猫,眷念着对方给予自己无限满足的欲/望。
   莫玺珏顺势搂着他的腰,将手轻抚在他的后脑勺上,在他敏感绯红的耳边吹了口暧昧的热气后,再次缓慢地耸动起腰来。
   还埋在王子鹤体内的那根硕大肉/棒直接堵着刚射出的精/液缓慢地再次抽/插起来,开始了新一轮的征战讨伐······



第三十三章

当王子鹤醒来时转过头看了不远处被遮得严实的窗户,皱着眉头艰难地坐了起来,他摇了摇有些昏沉的头后掀开被子,赤裸着身体走进了浴室。接着,便传来热水溅落在地面的声音,在这昏暗又安静的房间里,传的格外的远。
    将背后靠在冰冷的瓷砖上,感受着那份令人安心的冰凉,王子鹤彻底从混沌中略微清醒过来,他看着自己左手臂上已经完全愈合留下浅浅疤痕的伤口,伸出右手轻揉地抚摸在上面,带着怜惜,随后他突然将手握紧掐在那块伤口处,便立马传来微微的刺痛感,使得他皱起了眉头。
    突然,他盯着自己因用力而泛白的手指关节不禁又舒展了眉头,笑出声来······接着他便松开手,看着伤疤上被掐出来的红痕,露出了自嘲的嗤笑,果然只有弱者才会想要以自虐的方式来去报复别人······
   王子鹤洗完澡直接赤裸着身体回到了对面不远处的自己的房间,他翻找着柜子里的衣服最后换上了一件浅灰色的休闲装,一连穿了近一个月西装的他,只觉得舒适极了。
   他翻开了自己许久没有动过的钱包,看着那张莫玺珏送给自己的卡,谁能想到这里面居然有一亿呢?!随后他便整理好要带的东西,带着个背包出了门。
   看着手表上显示的时间,下午三点。
   按照以往这个时候的莫玺珏应该呆在书房,正好没有他什么事情。
   王子鹤来到别墅负一楼的停车场,在里面挑了一辆最不起眼的宝马后开往了市中心。
   按照计划他来到了早已经预约好的保险公司,他直接刷卡购入了价值不菲的意外身亡保险,包括他自己和父母的份额。随后又去s市某个豪宅售楼部买下了一套别墅,就这样一亿元已经被花掉了三分之二,之后他有将里面剩下的部分直接去银行购入金条然后存进了私人保险柜里。
   事实上连个月前莫亦在送给他商品房时给的那五千万都还没怎么用,随后又来的一亿更是让王子鹤惊讶不已,一连两三个月的时间突然“赚到”如此多的钱简直比中彩票还要来的快、来的多。
   他可以说是一夜之间成为千万富翁也是毫不夸张,从未有多这么多钱的他提前做了最好了很多计划,因为这钱如果不花出去实在是烫手,所以他今天的目的就是将这些钱尽可能的全部变成固定资产。
    当他做完这些的时候已经是天已经完全黑了,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才不过六点左右,王子鹤看着眼前的霓虹通明和车水马龙,不禁产生自己与此格格不入的感觉,他就像是游离在烟火气息之外的未知生物。
    他站在街边看着不断从他身边快步走过的人们,一股幽寂和难以言喻的疲惫由心而发,一时间让他有些呆愣,随即一股微凉的风吹了过来,他不禁抖了抖身体,扣紧了外套上的纽扣。
    不知何时起s市已经完全进入了秋天,就连他的心情也如这季节一般变得寂寥起来,他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浊气,突然露出了那干净爽朗而又温润的笑容,就像是寒冷的秋日透入树叶洒下来星星点点零碎的金色光斑,一股暖流由心而外弥散至全身。
    王子鹤一人来到了一家高级的法国餐厅,他看着桌前的美食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已经许久没有度过这样的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了。
    这样都是情侣的高级餐厅,只有一个人坐着用餐的王子鹤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他英俊的外表和一身休闲的打扮成功得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就在这时一个衣着不菲的成熟女人来到王子鹤的桌前,毫不客气地坐在了他的对面,她有着精致的妆容和美艳的眉眼微微一笑说道:“1959年的Chateau Latour(拉图),品味不错。”
    王子鹤看着对方有些露骨的搭讪不禁勾起了嘴角:“谢谢夸奖。”说完又继续切起了盘中的高级牛肉,似乎是没有要跟对方搭话的意思。
    被完全忽视的女人并没有生气反而笑着挑了挑眉头。
   接着她十分自来熟地拿起桌上的红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十分专业地摇晃着酒杯醒酒后轻轻地抿了一口说道:“1959年的Latour一如既往的如此不凡,风味复杂、劲道而绵长。”
   她一边品味着酒一边将隐藏在桌布下的腿轻轻地抬起摩擦在王子鹤的腿缝处,其中隐含的意思不言而喻。
   然而令她意想不到的是,王子鹤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反应,他依旧露着恰到好处的礼貌的笑容,将手中的餐具放下后擦了擦嘴角说道:“我喜欢男人。”
   在听到他说的话之后美艳的女人露出了极其惊愕的神色,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在桌子下勾/引着的腿也突然停住了,接着过了一会儿似乎是发现自己表现地十分失礼,她的脸上便露出几分尴尬而有不失礼貌的微笑,缓缓地放下了酒杯说道:“那还真是抱歉,我失礼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怎么会,你很漂亮也很姓/感,如果我喜欢女人的话恐怕已经硬了。”王子鹤拿起酒杯和女人碰了一下杯之后喝了一口酒,笑着说道。
   “真的吗?不知道为什么被gay夸奖了简直比以往高兴了十倍不止。”女人也跟着再次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之后笑着说道,她那因为喜悦而眯成了细缝的眼睛,看着异常爽朗可爱。
   “我从不说谎。”王子鹤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说道,显得格外的真诚。
   “抱歉,打扰到你了,这瓶酒我请吧。”女人明显是被王子鹤的夸奖给取悦到了,她十分豪爽地说道。
    正当王子鹤想要拒绝对方的请客时,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真巧啊,王先生,好久不见。”




第三十四章

   王子鹤顺着男人磁姓的声音抬起头来后,脸上惊讶的表情一闪而过,因为这个人正是已经许久未见过的莫亦。
   他突然打招呼的声音成功地吸引住了那位正坐在王子鹤对面的女人,只见那个女人正抬起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莫亦,显然是被他英俊帅气的容貌所折服,相对比王子鹤来说,俨然莫亦这种类型更加能博得女人的好感和爱慕。
    修长高挑的身材却不失力量感、那种优雅而又神秘的气质着实是让人着迷,他就像就像是行走的荷尔蒙,无时不刻都散发着极强的魅力和吸引力。
    “好久不见,亦先生。”王子鹤突然站起身来,他的脸上带着几分惊喜与温和的笑容,看着莫亦的表情仿佛就真的是许久未见的生意人一样,演技十分精湛。
    “你好,请问你是······”莫亦看着王子鹤的反应不禁在心里觉得极其有趣,接着他又转过头看着那个女人客套地问道。
    “不好意思,女士你能先等我一下吗?我要去一趟洗手间。”突然王子鹤抢在了莫亦的前面对着那个美艳的女人抱歉地说道。
     “嗯····好的。”王子鹤的话让还沉浸在莫亦优秀皮囊下的女人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她顺势地点头答应着。
     王子鹤看着对方被莫亦完全迷惑住的模样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接着他便拉开椅子准备去洗手间。
     “正好我也要去,我们一起吧。”莫亦看着王子鹤的脸,突然说道。
    随即便在女人有些错愕的表情中,两人一同离开了用餐区。
    

    
    走在后面的莫亦看着空荡高级的洗手间,突然他一改刚才的温和客套脸上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接着他便一把抓住王子鹤的手将他拉入了最里面的隔间。
    被猛然拉住抵在墙上的王子鹤却并没有惊讶,事实上他一开始就不是想来厕所,刚才当他故意打断莫亦的问话时便悄悄地给对方使了个眼色,心领会神的莫亦自然是与他极有默契。
    “我好想你。”王子鹤伸出双手捧着莫亦的脸,将自己略微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对方的脸颊上,轻声低喃着,带着暧昧和诱惑。
    “我应该为此感到荣幸吗?”回忆着两人上次的不欢而散,莫亦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含着几分不悦和嘲讽。
     “你明知道我的艰难······”
     “那现在你是什么意思?”
     “偷偷幽会,不觉得很刺激吗?”
      王子鹤的脸上露着与以往不同的带着几分狡黠的笑意,接着他便吻在了莫亦的唇上。
     他主动伸出舌尖舔弄着对方姓/感的嘴唇,随后又探入口腔来回扫刮着他的上颚和舌头,莫亦看着他闭着的双眼,仿佛已经沉浸在情/欲中有些泛红的脸颊,便也探出舌尖与他纠缠在一起。
    随后,他便逐渐掌握了主导权。
    莫亦一边将他抵在墙上亲吻一边伸出双手抚摸着他姓/感的腰肢和臀/部,两人紧密相贴的身体彼此感受着对方逐渐升高的体温,发出了暧昧的细碎的衣服摩擦声和接吻声。
    正当两人吻得火热升温时,王子鹤突然一把将莫亦推开,他看着对方有些不满地皱眉,露出了不怀好意却又诱惑的笑容,接着伸出自己的舌尖在他的眉间舔了舔,似乎是在安慰他一般。
    就在莫亦还没反应过来时,王子鹤突然蹲下/身体将鼻尖抵在了他的欲/望处。
    他一边伸出手解着皮带一边抬起头看着莫亦的脸,微微上挑的桃花眼里满含着欲/望与勾/引,那张英俊秀美的脸就像是只被被- yín -/欲浸染的姓/感媚妖,浑身都散发着情/欲的气息。
   王子鹤将他已经有些挺硬的欲/望暴露在了空气之中,紧接着又将其一口含入嘴里,他一边用手在肉/棒的柱身撸动着,一边吮/吸着那硕大红润的龟/头。
    感受着那又热又黏腻的温柔处莫亦不禁仰起头从喉咙里发出了低沉的声音,他将手按在王子鹤的头上似乎是想让他吞入的更深一些。
    跟在莫玺珏身边许久的王子鹤在这方面自然是有着丰富的经验,只见他时不时的深喉和舔弄后面的囊袋,显得专业十足。
    不过一会儿莫亦的欲/望就已经完全勃/起,粗大的模样看起来好不狰狞。
    王子鹤将爱他龟/头上的小孔里因为兴奋而流出的透明前列腺液吞入了嘴里,随后又伸出舌尖往那小孔里钻,他灵活的舌尖重复着探入和吮/吸的动作让莫亦不禁发出了舒服、满足的叹息声。
    在口了好几分钟之后,王子鹤松开已经酸麻的嘴,略微喘着气地站起身来看着莫亦陷入快感的表情调笑着说道:“我是不是很有进步。”
   “你总是这么特别。”莫亦睁开那双与莫玺珏极其相似的琥珀色眼眸,看着眼前王子鹤的脸叹息地说道。
    你也很特别······不知为何这句话就像是被堵在了嗓子眼里无法吐露出来,王子鹤看着莫亦那似乎参杂着怜惜和无奈的极其复杂的表情和语气,一时之间心里像是被巨石压住了一般,令人窒息、难以呼吸。
    他们是不一样的,王子鹤在心里想着。
    莫玺珏的眼睛里永远都不会出现他人的影子,对于他来说所有的人都是蝼蚁都是玩具,而莫亦则是截然不同的,他的眼里住着这个世界,可以倒映出自己的影子,可以折射出自己的模样。
   你在我心里是最特别的······不知为何对着莫亦,王子鹤永远也无法将如此甜腻而又肉麻的话说出口。
   为什么他会感觉难以启齿,他明明可以轻易地对着莫玺珏说出各种不要脸的话,但是唯独对莫亦······即使他张开嘴也发不出一丝声音。
   真的很奇怪,真的很奇怪,这样的自己还是自己吗?
   他明明没有什么自尊的,明明也没什么下限的,可是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口呢?!
   一时间,王子鹤的心里五味陈杂,就连空气陡然陷入了沉默之中。
   莫亦低垂着眼帘看着突然呆愣住的王子鹤,不禁伸出手轻抚着他柔软的发丝,吻在了他的眉眼之间。
   随后,他那低沉的、姓/感的、令王子鹤着迷的声音再次响起。
   “辛苦了。”
   王子鹤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什么表情,也不知道为何眼泪会突然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勾住莫亦的脖子再次吻向他的嘴唇,也许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