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鹤看着莫玺珏近在咫尺如鬼斧神工般雕刻的精致绝伦的脸庞,心脏控制不住地剧烈跳动起来,从内心燃烧起的欲/望逐渐蔓延开来,以至于身下的欲/望越发挺立起来。
     他的身体很想要,在向他的大脑叫嚣着,那股令人着魔的欲念让王子鹤开始丧失理智,满脑子都想着是莫玺珏那硕大的肉/棒在他身体抽/插的模样和两人赤裸着身体肌肤相互摩擦的热度。
    他撅起臀/部扭动着腰肢在莫玺珏的欲/望处不断摩擦着,以此慰藉着身体深处熊熊燃起的欲/火……


第三十一章



王子鹤再次撑起身来到莫玺珏的欲/望处将他那根让自己饥渴难耐的肉/棒握在手里,随后便低下头伸出舌头舔舐着。
    他先是在光滑饱满的龟/头处用舌尖来回挑/逗着,时不时还往马眼里钻弄,随后便将其一口含进嘴里用力吮/吸起来。
    噗吱、噗吱来回吮/吸的声音异常的响亮,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莫玺珏闭着眼睛抓着王子鹤的头发,从喉咙里发出了些许愉悦的低吟,他明显的能感觉到随着两人做/爱的次数增加,王子鹤的口活越来越好,似乎是真的在一直学着努力服侍他一般。
    但是不管怎么说,都极大地增加了他的愉悦感,从身体上到心理上都得到了非常大的满足和惊喜。
   王子鹤侧过头舔弄着柱身上略微凸起的青筋,左手也没有闲下来地揉搓着他下面饱满的阴囊。他感受着手中的肉/棒不断地涨大变成他一手才堪堪握住的尺寸,内心竟然感到一股奇异的兴奋感和成就感。
    随后他再次将莫玺珏红的快要滴出血一般的肉/棒尽数吞咽了进去,他放松着口腔似乎是要将他送入喉咙深处,几乎是已经伸到喉咙里面,突然一股难以抑制的反胃感传来,王子鹤强忍着想要慢慢习惯,他努力放松着口腔。
   在感觉到已经有些习惯之后他便开始收缩起喉道,随即莫玺珏便感觉到一股吸力从那湿软紧致的口腔内壁传来。
   能做到如此深喉的王子鹤着实令他有些惊讶,他已经许久都没有体验过如此这般令人难以自制的快感,那种从身体的最敏感处传来的酥麻到令全身忍不住颤栗发抖的快乐,如同大海的浪氵朝一般,来势汹汹而又连绵不绝,让莫玺珏不禁用力地按着王子鹤的头,似乎是想让这快感来的更猛烈些。
   王子鹤强压着不适逐渐习惯了嘴里的硕大,随后他便来回耸动着头部,用吃着肉/棒的嘴做着最原始的活塞运动。
   “嗯·····嗯·····”感受着王子鹤极富有技巧的口活,莫玺珏不禁发出了舒爽的呻吟,他看着在自己腿间努力地含着他的欲/望的人,突然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这样艰难的运动无疑是十分消耗体力的,没过多久王子鹤便感觉口腔一阵酸麻,直到实在是坚持不住他才将嘴里的肉/棒拔了出来,嘴里突然失去了那巨物让他一时间还有些难以适应,他忍不住颤抖着嘴唇用力呼吸起来,随后他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上颚,便传来微微的刺痛感,想来是舌头和上颚的某处已经被磨破了······
   他抬起头看着脸上浮现出些许情/欲的氵朝红的莫玺珏笑着问道:“是不是很有进步?”
   “是不是有进步,还要试试后面才知道。”莫玺珏看着他突然露出如一个等待被大人夸奖的小孩似的模样不禁也勾起了嘴角。
   “您会满意的。”王子鹤再次跪坐在莫玺珏的小腹上,一边用股缝摩擦着那根硬的发烫的肉/棒一边斩钉截铁地说道。
   说完,他便开始脱起了衣服,这次他的动作没有像以往那样缓慢暧昧而是透着几分狂野和对原始欲/望的难耐。
   他用力地扯掉脖子上的蝴蝶结领结后将外套脱下一把扔在了地上,随后双手直接扯开了胸口的衬衫,只听“碰”的一声便穿了扣子被扯飞散落在地的声音。
   王子鹤盯着莫玺珏的眼睛就像是只看家了雄姓的正在发情的母猫,他伸出猩红的舌头舔着嘴角,露着满是欲/望的媚笑。
   他一边前后扭动着胯部一边将自己皮带解开,随后又立马站起身来将裤和裤子一同拉下褪去扔在了地上。
   脱完衣服的王子鹤光裸着身体再次坐到了莫玺珏的欲/望上,他伸出手一边抚摸着他胸口上的肌肉一边将手伸入自己的嘴里,用口水浸湿,舔弄着。
   他将自己有些纤细的食指尽数含入嘴里,随后又拉出,像是在模仿着姓/爱的动作,带着情/色和姓的暗示,王子鹤微眯着那双勾人的桃花眼若有若无地带着诱惑和魅色,他就这样直视着莫玺珏的脸时不时还故意发出吮/吸手指的声音。
   而莫玺珏则是将头靠在枕头上,一边用手来回抚摸着他的大腿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的表演。
   随后,王子鹤便将沾满了自己口水的右手向身后探去,他来到自己的后/穴处,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褶皱的肉/穴,用唾液浸湿着。
   过了一会儿,他便放松着穴/口伸入了手指,随着手指的来回抠弄,肉/穴也逐渐开始变得湿软起来,在感觉扩张的差不多了之后,他扶起身下莫玺珏那根粗大的肉/棒,慢慢地坐了上去。
   一开始的进入还是极其艰难,王子鹤连续将手指伸入口中不断地用唾液润滑着后/穴,终于在他用力地强行挤压之下,那朵娇嫩的粉色肉/穴终于将硕大光滑的龟/头吞了进去。
   接着,王子鹤便狠下心直接坐了下去,一口气将后面还露在空气里的粗大柱身全部吞入了体内。
   “啊·····嗯·····哈·····”
   “唔·······”
   突然的尽数插入让王子鹤皱着眉头发出了高分贝的呻吟声,不知道是疼的还是爽的。
   王子鹤只感觉莫玺珏那粗大到吓人的玩意儿几乎是要将自己捅穿一般,不仅是扎过了穴/口不远处的前列腺,就连体内深处的肠壁上的敏感点也被他的龟/头摩擦到了。
    一瞬间的快感刺激让他控制不住得浑身痉挛,仿佛灵魂出窍般的快感,王子鹤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等了好一会才能稍微忍受这连绵不断的绝顶刺激。
    随后,王子鹤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地想让自己稍微镇定下来,接着他便开始扭动着腰肢,让体内的肉/棒在自己窄小的肠壁画着圈,摩擦起来。
   然而他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来如此强烈的快感,没过一会儿他便气喘吁吁地撑在莫玺珏的胸口,似乎已经脱力了一般。
    “怎么?不行了?”莫玺珏低下头看着趴在自己胸口满脸氵朝红的王子鹤揶揄地笑了出来。
    “哈·····怎么会·····怎么会不行·····唔······”说完,王子鹤居然再次倔强地直起了胸膛,他握住莫玺珏的双手与他十指相扣,借着这份力的支撑再次扭动着腰肢律动起来。
    不过这一切都是他在逞强罢了,只见没过过久他便彻底失去力气瘫软下来,他全身的皮肤似乎被着情/欲浸染了个彻底,伴随着他剧烈的喘息和时不时从嘴里泄出的几分呻吟,显得格外的- yín -靡放/荡。
    “莫先生,你帮帮我好不好······”被情/欲染上的声音似乎还带着些许哭腔,王子鹤用那双含着水光的眸子看着莫玺珏,泛着令人怜惜的光芒,说完他还讨好地亲了亲他的胸口。
    “要我怎么帮你?你不说清楚,我怎么帮?”莫玺珏伸出手轻揉地抚在他的头发上和耳垂边,像是在摸着小狗一般,然而他的脸上却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第三十二章
  
    “CAO我吧!里面又骚又痒,我好难受······唔·····”
     王子鹤说出了令自己听了都害臊的话,只见他满脸通红地将脸埋进莫玺珏的颈脖处,在他的耳边发出骚浪的呻吟。
    莫玺珏侧过头用鼻尖蹭了蹭他绯红的耳尖低沉着嗓音说道:“那你可要夹紧了。”
    说完,他便双手捏着王子鹤浑圆白/皙的臀肉,用力的扒开,将两人的连接处彻底暴露在了空气中,接着他一个顶胯将那硕大的肉/棒挺进了肉/穴的最深处,激得王子鹤发出一声浪叫。
    “啊·····嗯·····好爽·····爽死了······啊······”
    王子鹤表现的比以往愈发的放/荡,他毫不保留的将自己的欲/望表露出来,随着莫玺珏的快速抽/插扭动着臀/部,配合的天衣无缝。
    莫玺珏用双手死死地压着他的腰,似乎是要将他捅穿一般,被硕大肉/棒完全塞满的肉/穴开始分泌出透明的肠液,浸湿了两人的连接处,也流进了肉/棒的马眼里,感受着那火热紧致的肠壁和吐露出的大片热液,带来了令人疯狂的快感和刺激,不断来回收缩的肉/穴和肉壁给了莫玺珏极致的快乐,他不禁闭上眼睛,喘着气沉浸在无法言喻的绝伦情/欲之中。
    “哈·····嗯······”
    王子鹤挺起的上身被撞击得乱晃,他仰着头闭着眼睛感受着体内那根火热的肉/棒,觉得又满足又快乐,那种毫无顾忌地释放自己所有欲/望的快感让他着魔,让他疯狂,他紧缩着自己饥渴的骚xu_e,咬着肉/棒,吮/吸着龟/头,刺激着自己两处极度敏感的地方。
    只觉得那快感就像是氵朝水一般,一浪接过一浪,越来越刺激。全身的血液都跟着沸腾起来,从体内传来的无数麻痒、令人难以自制的快感让王子鹤剧烈地颤抖着身体,发出了愉悦的呻吟。
   一连十几分钟的抽/插,王子鹤终于快要忍不住了,就在他快要被CAO射的时候,前段已经挺硬通红的欲/望突然被莫玺珏一把捏在了手心。
   “跟我一起射。”
    说完,也不等王子鹤反应,紧紧地捏着他的龟/头处,一手握着他的腰翻过身来,将他压在了身下,而深深地埋在他体内的欲/望也因为翻转的动作,在周围敏感的肠壁上打了个转,刺激的王子鹤直接流出了眼泪。
   更可怕的是前段被死死堵住无法发泄的马眼处,从前后两端传来的令人绝望的快感,一度让他忘记了呼吸,像是条濒死的鱼。
   “不,莫先生·····放手·····啊······嗯·····”
   还不得王子鹤适应新的姿势,莫玺珏直接一边抬起他的腿一边紧捏着他前边的欲/望再次剧烈地抽/插起来。
   然而,前端的肉/棒被堵住让王子鹤陷入了魔怔一般,由于下/身被固定住他只能疯狂扭动着上半身,只见他一边摇着头,一边伸出双手企图扒开握着他肉/棒的莫玺珏。
   而莫玺珏丝毫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他那双泛着欲/望的琥珀色眸子像是黑夜中的星芒,透着几分漠视,看着王子鹤不断挣扎的模样不停地撞击在肠壁里的敏感处,刺激着他。
   “不·····求你····求你···让我射·····啊·····”
    被钳制住的欲/望,得不到释放和满足的血红肉/棒上开始泛起了紫色的青筋,似乎是在向自己的主人抱怨一般,原本令人颤栗的麻痒快感变成了深深的刺痛感,与后/穴处的快感结合在一起,让王子鹤直接陷入了疯狂,他翻着白眼仰着头,张大嘴呼吸着周围泛着情/欲的灼热空气。
   “求你了·····啊·····放···放过我·····唔·····”
   “啊····我···受不了·····让我射·····啊·····”
    不管王子鹤疯狂地哭喊着,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从眼眶里渗出打湿了大片床单,这样疯狂的模样显得凄惨极了,然而他却低估了莫玺珏的铁石心肠。
    “啊·····哈······不·····不······啊·····唔·····”
    随着好几分钟的抽/插之后,王子鹤突然不能自制地浑身痉挛抽搐起来,只见他的头抵着床单翻着白眼,抽咽的声音也变得细小起来,原来是因为身体的前端得不到释放和满足,后面的骚xu_e直接被刺激得喷射出大量肠液,以体内氵朝吹的方式释放着早已濒临绝境的快感。    
     感受着王子鹤体内由于氵朝吹猛然缩紧的肠壁,刺激得莫玺珏也不禁从喉咙里发出了粗重的呻吟,他来回极速地抽/插之后一个深挺直接将已经在释放边缘的肉/棒送入了肠壁的最深处。
    “嗯·····呼·····”
    闭着眼睛,沉浸在射/精的满足感里的莫玺珏当然还没有忘记被自己掐着的王子鹤。
    只见,他一松开手,王子鹤那早已经被折磨得发紫的肉/棒,抽搐着棒身自动挺立着吐出了大片的白色浊液,喷洒在他剧烈起伏的小腹上,显得格外的- yín -靡骚浪。
    由于王子鹤的射/精,他那仿佛永远不知满足的骚xu_e又被刺激得再次来回收缩起来,伴随着莫玺珏的射/精和肠壁里再次传来的刺激,他直接勾住王子鹤的肩膀将他的上身拉了起来,两人胸前的肌肤相贴,莫玺珏搂着他的脖子吻在了他的唇上。
   感受着体内的那根肉/棒还在喷洒着滚烫浊液的王子鹤不禁颤抖着身体,他像是失了魂一般顺从地被莫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