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的后代。
   随着他快速地走近来到莫玺珏的面前,王子鹤不禁在心里有些幸灾乐祸起来。
   他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十分大胆的年轻人,他有着一张时下小鲜肉模样的脸庞和年轻人应有的朝气和活力,高挑的身材和俊秀的容貌确实是让他有自信的资本。
   只见他露着一脸礼貌谦和的笑容看着莫玺珏说道:“您好,我叫江雨岭,很高兴认识您。”
   “可是我不高兴认识你,怎么办?”莫玺珏微微一笑看着眼前的这位名叫江雨岭的年轻人问道。
   “呵,你可真有胆。”在听到他的话后,江雨岭脸上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他嗤笑了一声说道。
   想来这位自信的年轻人似乎还从未被谁如此轻慢过,他着实是没有想到自己一贯温和谦逊的态度也会有碰壁的时候,实在是因为莫玺珏太过于不按常理出牌。


第二十九章


“谢谢夸奖。”莫玺珏的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丝毫没有因为这位江雨岭的不客气而产生任何多余的情绪。
   “你到底是谁?”江雨岭到底是还没有被他气到完全失去理智,他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在压下心中的怒气,极力地使自己冷静下来。
   能来到这场宴会的人都不是普通人,江雨岭自认为以他们家的身份在这个圈子已经是站在了最顶级里,不然他也没有胆子随便过去搭话。
   “你猜。”莫玺珏躺坐在沙发上显得气定神闲。
   “······”江雨岭只觉得额头上青筋直冒,突然有了种自己一直在被对方戏耍着的感觉。
   就在这时王子鹤站了起来,他右手上还端着一杯香槟向江雨岭走去,看起来像是要跟他打招呼以此来缓和略微尴尬的气氛。
   然而奇怪的是当他带着一脸温和的笑容不断向江雨岭走近时,明明两人已经极近了他却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以至于江雨岭不得不往后退出了几步。
   就在他已经受不了停下时两人已经是快胸口贴着胸口了,江雨岭看着对方英俊温润的脸庞不知为何心脏突然不自觉地剧烈跳动起来,他盯着王子鹤那双总是含着几分笑意的桃花眼,只觉得呼吸都有些晦涩,不知道是因为两人距离太近让他紧张,还是因为对方身上的那股气质让他被吸引。
   紧接着在江雨岭的错愕之间,王子鹤突然伸出手放在了他脖子前的领带结口处,动作缓慢而暧昧。
   就连站在周围的众人都纷纷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当然就更不用说江雨岭身后的那群活泼可爱的年轻人了,甚至有好些个女生都惊讶地捂住了嘴。(可能是腐女)
   江雨岭不自觉地微微转过头看向身后的朋友们,像是在求救一般,说起来也是非常奇怪,王子鹤的身上并没有什么特别让人害怕的气质,也并不会让人产生任何威胁感,但是不知怎么的他就感觉自己像是被对方施了魔咒一般,没有办法移动半步。
   王子鹤一边慢慢地将他的领结拉开一边低垂着眼帘,用着只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怎么办?我的主人好像生气了。”
   略微灼热的空气夹杂着淡淡的不知名的香水味喷洒在江雨岭的脸侧,让他不自觉地脸色突然泛起一阵绯红,只觉得脸颊像是要烧起来一般,滚烫的吓人。
   “呵,不过是个家仆。”像是在掩饰着自己的紧张,江雨岭眯着眼睛看着对方近在咫尺的脸,说出了与自己内心想法截然不同的话。
   “我可以当作是夸奖吗?”王子鹤的手将他的领带完全拉开,言辞里带着令人脸红心跳的热度。
   “你干什么?把手放开。”顿时有些反应过来的江雨岭一把握住对方想要进一步去解扣子的手腕,皱着眉头小声责问道。
   “我以为你会很喜欢的······”王子鹤的脸上露出了被打断的失望之色,但是却依旧没有停止解扣子手,看得周围众人一阵眼热,以至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人上去打断他们,像样子对接下来可能发生是充满了好奇和兴趣。
    虽然江家在s市及其有地位,但是并不能影响大家对于某些事物的强烈八卦心,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人是傻子,先不说莫玺珏可能有着极其特殊的地位,若是就这样贸然上前可能还会让这位心高气傲的江少爷面上无光,落得个两边都不讨好的结果,所以大家都是极有默契地坐岸观火,谁都没有要上前一步的想法。
   在江雨岭还未完全从王子鹤那暧昧异常的态度中反应过来,他胸前的三颗扣子已经全被解了开来。
   就在这时王子鹤突然一改刚才温和缓慢的动作,非常粗鲁地一把将他的领口拉开,将右手里的香槟尽数倒了进去。
     “你······”江雨岭只觉得胸口突然一阵冰凉,接着那些香槟顺着他的衣裤一路向下,浸湿了高级定制的西裤和皮鞋,在地上形成些许泛黄的水渍。
     对于王子鹤突如其来又极其迅速的动作,江雨岭彻底呆住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等着他的居然是这么一出,顿时心中的怒火再次燃起,更重要的是他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在如此大众场合之下给他难堪,他向来是个将名声看的极重的人,瞬间便感到无比的尴尬和丢脸。
    “呀,你怎么突然流了这么多水。”王子鹤的脸上露着跟莫玺珏如出一辙的微笑,好似刚才做出如此事情的不是他一般,并且他还极其恶趣味地将这句话说的声音有些大,周围的人听到之后都忍不住捂住嘴偷笑了起来。
    这样充满了歧义的话语顿时让江雨岭满脸通红,这次可不是因为紧张而是因为愤怒和羞耻,他红着眼睛盯着王子鹤,就像是要将他碎尸万段一般,满是狠戾之色。
    “真是抱歉呢,要不我去带您换身衣服吧。”说完,他便转过头朝着莫玺珏的方向使了个眼色之后,一把拉起江雨岭的手快速走出了会场。
    将着一切都看着眼里的莫玺珏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内心却愈发觉得王子鹤有趣起来,他刚才所做的一切确实是没有让他失望,并且更重要的是他发现王子鹤似乎是在一直不断地成长着,他正在模仿、学习着自己的神情和姓格,这大概是莫玺珏第一次遇到如此特别的人,他不得不在心里承认,王子鹤确实极其聪明。
    但是这对于他来说却并不会产生半点威胁,因为从一开始两人就没有站在同一个高度上,莫玺珏至始至终都是那个站在顶峰的人,而王子鹤充其量只是山上一棵逐渐长大的小树,永远都只能仰视着他,被他捏在手心肆意玩弄。
    看着王子鹤拉着那个名为江雨岭的年轻人离开,莫玺珏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晦涩的笑容,他当然大概能猜出来两人去干了什么,他并没有限制王子鹤去跟“其他人”接触,但是这个“其他人”可不包括姓莫以外的人······看样子王子鹤似乎还是没有完全掌握他所制定的游戏规则。
    莫玺珏看着杯中还在冒着气泡的香槟,顿时觉得有些难以下咽。
    一旦王子鹤跨越雷池,他自然是早已准备好了惩罚手段,事实上他对惩罚人并不怎么感兴趣,当然若是有必要,他也定不会手软。




第三十章


“怎么?江先生,您真的生气了?”王子鹤将江雨岭带入距离会场非常近的房间里,笑着说道。
    “你到底什么毛病?”脱离了众人视线的江雨岭十分暴躁地双手抓起王子鹤的衣领,满脸怒气地质问着。
    “我觉得您最好放开我会比较好。”王子鹤微眯着眼睛带着威胁的锋芒,然而他的手却抚摸在对方的手被上,带着几分挑/逗的意味。
    “哼。”只觉得手上覆盖着一片温软让他的心里居然有些平缓了下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江雨岭故意生气的冷哼一声之后将王子鹤狠狠地推开。
    就在他松手的瞬间,王子鹤便从来到房间里摆放的电话处给前台服务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将衣服送过来。
    “这件衣服就当是我的赔礼好了。”做完这些的王子鹤转过身来再次看着江雨岭笑着对他点了点头后说道。
   在听到王子鹤随意又轻慢的话之后,江雨岭不禁嗤笑一声说道:“你以为就这么算了?呵呵,你是以为我很好惹吗?”
   说完,他便一把拉过王子鹤推倒在床,随后又迅速将自己的双腿压在他的腿上,让他彻底失去了抵抗能力。
   “那江先生怎样才能消气呢?”王子鹤躺在床上双眼直视着江雨岭的脸,丝毫没有被他突如其来地动作吓到,反而还露出了暧昧的笑容。
   “明知故问。”江雨岭的脸上带着得逞的笑容,他一边将王子鹤的双手死死地扣住一边低下头,似乎是要吻他。
   “那可就要让江先生失望了呢。”说完,王子鹤勾起嘴角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就在江雨岭快要亲到他的时候,他突然用力弯曲膝盖正好顶在了对方两腿之间的重要部位。
   “唔······你······嘶······”突然从下/身传来钻心般的疼痛让江雨岭的身体直接蜷缩在了一起,配合着他痛苦表情和凌乱的衣服显得格外的凄惨。
   “等会服务员就会将衣服送来了,再见江先生。”王子鹤伸出手不轻不重地拍了拍他因为痛苦而扭曲在一起的脸,转身离开了房间。
   独留下可怜江雨岭像只虫子一样蜷缩在床上,来回翻滚。
    

    当王子鹤再次一个人回道宴会厅的时候,众人的眼光纷纷投射过来,露出好奇的神色。当他们没有看到江雨岭时就更加好奇了,此时跟江雨岭要好的那群年轻人们甚至打起了电话。
   王子鹤也没管这些人而是直接走到依旧还坐着休息处的莫玺珏身边,微微鞠躬道:“已经顺利解决了。”
   “看来江先生很快嘛。”莫玺珏一把拉过王子鹤的手将他带入身边的沙发上。
   “因为只有莫先生才能满足我啊。”他顺势半躺在莫玺珏的怀里,将他还拉着自己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
   “我们回去吧。”莫玺珏低垂着眼帘将王子鹤的手放开后说道。
   “是。”王子鹤回答道。
   虽然有些奇怪怎么才来就要走,但是对于莫玺珏的一切命令,王子鹤都会做到顺从听话。不过有些遗憾的是没有见到莫亦,他们已经快有将近一周没有见过面了。虽然上次拒绝了他但是可不代表王子鹤会完全放弃他,这两者并不矛盾。
   有时候最为简单的欲擒故纵也会得到最令人满意的答案,然而令王子鹤忧心的是莫亦显然不是那种随便能被摆布的人,如此长时间没见面难免让他失去了些许自信,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跟莫家的三个男人站在同一起跑线,现在想要赶超,难度不可谓不大。
   当两人再次返回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莫玺珏一下车便带着王子鹤来到自己的房间。
   “过来,我累了,帮我脱衣服。”莫玺珏站在床前半睁着眼睛,语气里似乎真的透着几分疲倦和懒散。
   “是。”王子鹤点头回答之后便伸出手退去了他的外套。
   随后他又慢慢地将他的领带解开,他的动作缓慢而暧昧配合着脸上淡淡的微笑,看起来就像是情人之间的相互调/情一般,接着在将领带完全解开之后他还在莫玺珏隐藏在衬衫布料下的锁骨处落下一吻。
   如此他就以这样缓慢而情/色的方式逐渐将莫玺珏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
   此时莫玺珏赤裸着身体坐在床边,看着正跪在地上给他脱袜子的王子鹤,突然伸出手将他的下巴抬起,微笑着说道:“我最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
   正好将他最后一只袜子脱下的王子鹤不得不仰着头看着莫玺珏,在听到对方意味不明的话语后他不禁有些惊愕地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半句话来。
   “让你越来越放肆了······如果通不过我的考验,你有想过后果吗?”莫玺珏看着王子鹤脸上惊讶的表情,眯起了那双如野兽一般锐利的琥珀色眼睛。
   “没有想过,因为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通过。”王子鹤毫不惧怕地直视着莫玺珏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眸子,一脸严肃认真地说道,仿佛就像是被上司下达了任务的士兵一般,他的脸上充满了自信和坚毅。
   在听到王子鹤的回答之后莫玺珏忍不住笑出声来,接着他弯下腰来低着头凑近王子鹤的脸说道:“你知道吗?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想让你失败。”
   “我知道,但是,不管莫先生的惩罚是什么我都会甘之如饴。”说完,王子鹤突然站起身来,他用双手一把握住莫玺珏的双肩将他推到在床,随后便跪在了他的身体两侧,吻住了他微薄的双唇。
    他快速动作的让莫玺珏一瞬间有些错愕,随即在感受到口腔里的柔软之后,莫玺珏便放纵了他的行为。
    不久便传来了接吻而发出的“啧啧”声,随后王子鹤便闭着,微微喘着气松开了莫玺珏的嘴唇,他泛红的脸颊已经染上了些许情/欲的神色。
    “你顶到我了。”莫玺珏就这样躺在床上气定神闲地说道,说完他还十分恶趣味地将膝盖抬起,摩擦在王子鹤腿间已经凸起的欲/望上。
    “对不起······”还穿着衣服的王子鹤感受着有些粗糙的布料摩擦着自己的欲/望,红着脸、颤抖着身体彻底趴在了莫玺珏的身上。
     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