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莫亦将手中被拨去虾壳的肥美虾肉递到了王子鹤的嘴前笑了笑说道:“为什么不会?我还会做饭呢,不过喂别人吃虾倒是头一次。”说完他又拿起手帕给王子鹤擦去了嘴边的些许油渍。
    “谢谢你将第一次给了我。”王子鹤嚼完嘴里微辣的虾仁笑着说道。
    “不客气······。”听到他带有歧义的调笑,莫亦无奈地挑了挑眉。
    就这样不过多时两人在吃完饭之后便离开了这间浪漫的屋子。
    “我们去顶楼吧?”王子鹤说完也不等他回答,便直接拉起他的手来到了电梯口。
     顶楼是一个非常漂亮而又充满了自然气息的屋顶花园,在穿过特意设计的月亮门之后便能看到四处被灯光照映着的植物和桌椅。
    感受着暖气灯上传来的丝丝暖意和周围唯美浪漫的景色,王子鹤和莫亦一同坐在了沙发上抬着头看着天上的星星。
    由于今天天气非常好的缘故,墨蓝色的天空上镶嵌的如钻石般闪耀的点点星光显得格外耀眼。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谁都没有说话,一时间静谧异常,然而却并没有感受到半分尴尬和不适,反而十分安逸和温暖。
    当莫亦觉得有些疲惫了转过头想要叫王子鹤一起下楼时却发现他早已经将头斜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看到他安静的睡颜莫亦突然生出一股莫名的安心感,他仔细地看着他眉眼只觉得他最近似乎消瘦了些许,接着他便鬼使神差之间在王子鹤满是碎发的额前轻轻地落下一吻,像是怕打扰到他一般,动作十分的小心翼翼。
   接着莫亦便站起身弯下腰来将王子鹤一把抱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当王子鹤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他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色便知道自己是在莫亦的房间里,当他转过身正准备要起床时发现莫亦正好撑着胳膊看着他。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莫亦突然压在他身上想要吻他。
   结果王子鹤迅速地伸出手捂在了自己的嘴上,莫亦便顺势亲到了他手被。
  “你等等。”说完,王子鹤也不管脸色有些不好看的莫亦,直接从他的腋下钻了出去。
  只见他居然跑去去了浴室,不一会儿便响起来淋浴的洒水声。
  莫亦看着王子鹤矫健灵活的模样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接着他站起身来将自己身上仅剩的裤脱下,全/裸着身体慢慢地向浴室走去。
   他直接拉开门便看到了正在放牙具的王子鹤,只见他的嘴边还有一圈白色的泡沫,看起来显得非常可爱。
   王子鹤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浑身赤裸的莫亦不禁一愣。
   莫亦看着他有些呆愣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接着便拉着他的手走进了温度适宜的淋浴间。
   温热的水细细地喷洒在两人的头上和身上,周围的玻璃上也染上了白色显得整个空间都弥漫着氤氲的水雾。
   莫亦伸出手抚摸着王子鹤的脸颊,微微低下头缓慢地吻在了他的唇上,感受着他口腔内的那股牙膏的清香和唇舌间的柔软,湿滑的、温暖的、包裹着。
   接着两人便越吻越动情,空气中逐渐弥散着一股热烈的情爱的气息。莫亦松开王子鹤的嘴,一手抚在他的后脑勺一手搂着他的腰,在他的颈脖间亲吻啃咬起来。
   “嗯·····嗯······”王子鹤发出了动情的鼻音。
   他闭着眼睛感受着莫亦给予他的爱/抚,他的手抚摸在他敏感的肌肤上,和温热的水珠夹杂在一起,带来麻痒的颤栗感。
   莫亦的手逐渐往下来到他丰润白/皙的臀/部,他大力地揉搓着,时不时还将手指摩擦在他的股缝间,向后面的更加柔软的褶皱探去。
   “不,不可以。”感受自己身后的肉/穴处被粗大的手指抚摸着,王子鹤不得不夹紧屁股,随后他又一把将莫亦推开。
    “怎么了?”莫亦皱着眉头,显然王子鹤的突然拒绝让他有些不爽。
    “我还在考验期······”看着脸色不好的莫亦,王子鹤也皱起了眉头小声说道。
    “考验期······呵呵······”听到王子鹤的话,莫亦嗤笑了一声后,他紧皱着的眉头突然放松了下来,以一贯的漠然的表情看着王子鹤说冷冷地道:“那祝你顺利通过。”
    说完他便离开了浴室。
    不知为何莫亦的离开让周围的温度陡然下降,原本淋下的热水仿佛突然失去了热度,王子鹤看着莫亦突然变脸离开的样子不禁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仿佛刚才沉醉在情/欲中的人不是他一般。
   他站在淋浴头下面,伸出手将被水淋地下垂的头发全数向上撩起,迎面让水尽数喷洒在脸上后又低下头闭着眼睛撑着墙面。
   回忆着昨天两人柔情蜜意的时刻,他不禁露出一声嗤笑。
   所谓的考验期自然都是骗莫亦的,事实上莫玺珏所说的什么考验期压根就没有说明或者限制他跟其他人做,这不过是他故意说出来刺激莫亦摆了。
   说起这个考验期·····约定的两个时间,如今已经过去了半个月还剩下一个半月,虽然不知道莫玺珏所谓的考验期的合格标准是什么,但是王子鹤有自信可以达到标准。
   通过他这段时间对莫玺珏的观察发现,只要他保持出那种在极其刻意百依百顺之间流露出的锋芒和特别,基本上就没有问题。
   没错,在莫玺珏的面前就是要刻意装装傻,那种看起来被逼无奈顺从之间,即坦诚又保有几分本质。
   坦诚在姓/爱,本质在自尊。
   即使莫玺珏知道这一切所表现出来的姓格都是假的也并不会生气,反而还会高兴,因为这个玩具很特殊,对于他这种人来说,没有价值的东西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所以王子鹤必须体现出自己的价值,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他的身上有这种被莫玺珏玩弄的价值,也就是说只要他表现得又傻又聪明,理论上讲他可以顺利通过这场看似没有标准的考验。
  当王子鹤洗完澡出来时,屋子里已经没有了莫亦的身影,他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无声地笑了笑之后给管家李叔打了个电话,让他送来了一套黑色西服。
  他穿着合身西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原本修长的腿在剪裁优良的黑色西装裤的包裹下显得愈发纤长、挺秀。
  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王子鹤便来到了餐厅。
  不出意外地他只看到莫玺珏一人正在用餐。



第二十八章


   “好玩吗?”正在切着烤鸭肉的莫玺珏抬起头对着王子鹤微微一笑。
   “不好玩。”王子鹤自然地露出了公式化的笑容,虽然像是抱怨的话但是却语气里却听不出半点不满的情绪,就像是在陈述某个无关紧要事实一样。
   “说起来我正好有件好玩的事。”莫玺珏吃完嘴里的食物之后说道。
   王子鹤走到莫玺珏的身边看着已经空着的酒杯后默默地将一边的香槟拿起再次倒满,在做完这些之后他便笑着回道:“如果是莫先生都觉得有趣的话,那一定是极其好玩的事情了。”
   随着这半个月的相处莫玺珏似乎是已经完全习惯了他这样不阴不阳奉承的话语,他放下手中的餐具后拿起王子鹤刚给他斟好的酒杯抿了一口说道:“这周末我预定赫顿酒店的宴会厅,举办一个交流聚会,我想你一定会非常喜欢。”
   “只要是莫先生做的事情,我都会喜欢的。”王子鹤一边说着恭维的话语一边向莫玺珏微微鞠躬一礼,既显得卑微至极的同时却又让人能感觉到他的言不由衷,仿佛就像是有一把刀无时无刻都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一般,他的所作所为全都是被逼无奈之下的结果,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从他嘴里说出的任何一句话。
    “那很好,我希望你到时候可不要让我失望啊。”说完,莫玺珏拿起手帕擦了擦嘴角后便直接离开了餐厅。
     看着空荡荡的餐厅王子鹤极其自然地随便选了一个座位坐下,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吩咐着女仆们为他准备午餐。
    
    
    就这样一连过了几天便到了去参加晚宴的时间,遗憾的是在这之前莫亦就像是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回到别墅里。
   此时,王子鹤正在仔细地给莫玺珏打着领带,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美到令人窒息的容颜,王子鹤的心忍不住跳动了一下,随后在他将领带的结向上拉起时,迅速地在莫玺珏的下巴上亲了一下。
   随着下巴上极度柔软的触感,莫玺珏那琥珀色的眸子里含着几分戏虐的笑意,接着他便双手捧起王子鹤的脸颊,亲在了他的唇上。
   他用舌尖挑/逗着对方柔软的舌头,极富有技巧地将其反复卷起落下之后又轻轻地啃咬舔舐着他已经泛红的唇瓣。
   “嗯·····唔·····”王子鹤闭着眼睛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享受、舒适的呻吟,他搂着莫玺珏的腰,抚摸着对方宽大坚实的背脊。
   “满足了吗?”一段极其情/色的法式深吻过后,莫玺珏放开王子鹤的嘴唇,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还没有。”王子鹤诚实地摇了摇头,他略微仰着脖子喘着粗气说道。
   “但是现在恐怕不行呢。”说完,莫玺珏将手挪到他的颈脖前,一边整理着他的领结一边露着温和的微笑。
    “如果莫先生想要的话,我随时都可以。”王子鹤耗不知廉耻地用那双勾人的桃花眼看着莫玺珏,就好像是古代宫里的妃子,时刻等待着君王的临幸一般。
   “我当然知道,你“随时”都可以。”莫玺珏加重了那两个字的发音,调笑着说道,似乎是对王子鹤的回答十分满意。
    当两人整理好着装之后已经是晚上七点了,随后两人便一同坐上了向赫顿驶去的加长款豪华轿车。
    王子鹤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车内豪华的装饰问道:“莫亦会去吗?”
    他并没有与莫玺珏坐在一起而是面对面地坐着,他暗自打量着不禁感叹,如果不是因为跟莫家的关系他恐怕一辈子都坐不到这么豪华的轿车,这么一想似乎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王子鹤忍不住在内心嘲笑着自己。
    “你猜?”莫玺珏的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容。
    “······”
    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莫玺珏的阴晴不定,王子鹤沉默着没有说话,随后他便拿起手机玩了起来。
    其实,真的就如两人签合约时说的那样,莫玺珏并没有做什么违法监禁之类的事情,反而像是雇佣了一个二十四小时在线的男仆一样,所以也没有限制他不可以上网玩手机之类的事情。
    王子鹤看着wx里的讯息,一个一个回复着。
    虽然莫玺珏并没有限制他玩手机,但是由于他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做,真正能玩手机的时间也没有很多。
    不过多时桥车便停在了赫顿酒店的门口,随着迅速围上来的一群保镖,王子鹤在理了理胸口的领结之后率先下了车,接着他便同时伸出手一边挡在车子的门框处,一边伸向车内。
    他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扮演的状态,成为一名优秀的仆人兼秘书。
    当莫玺珏握住王子鹤的手起身下车的瞬间他便将其松开,跟随者一众保镖走进了酒店内部。
    同样王子鹤也是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身后,只不过对比起周围身高马大保镖们,他显得格外的瘦小精致,一身修身的墨蓝色暗纹西装在一群黑色里愈发的格格不入。
    

   今天的莫玺珏穿着一身洁白无暇的西装,非常的高挑俊美,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般,完美绝伦。
   当他一走进宴会厅,所有的人都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被定在那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莫玺珏。
   相比起众所周知莫亦,突然出现的莫玺珏让大家一时之间都陷入了茫然之中,他们惊于莫玺珏的容貌和气场,同时又无法确定他具体的身份,就长相而言虽然与莫亦有几分相似,但是要知道在场里真正有资格见到莫亦的人也并不太多,所以对于莫玺珏的身份就显得愈发的扑朔迷离起来。
   并且极其巧合的是,莫亦此时并不在会场当中。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并不是弄清楚莫玺珏的身份,毕竟能够出现在这里的都是s市里金字塔顶端的人物,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就已经划定好了莫玺珏的等级,并且以他的容貌和那雍容高贵的气场,就已经足以表明,他的来历并不简单。
   王子鹤默默地跟在莫玺珏的身后,暗自打量着周围的装饰和设计,作为建筑师的他其实很容易被自己的专业所影响,每到一个地方便会忍不住打量建筑的设计和施工,在脑海不断地计算思考。
  会场的设计自然是非常奢华且气势磅礴,不过以王子鹤的喜好来说,其实他并不太喜欢欧式的装修,相比起人工雕琢的奢华,他更喜欢回归自然的质朴感。
   已经完全步入会场内部的两人在侍者的餐盘上取了两杯酒之后便坐在了角落的沙发上,与周围一群群相谈甚欢的众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人向坐着的两人走去,看着他身后的一群衣着略显时尚的年轻男女,王子鹤便猜到了他应该是来自于某个权贵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