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他有意地试探着,不管两种猜测是否正确,既然父亲已经向自己发出了邀请,那么他便不会拒绝。在不知道结果之前,谁都不会知道最后的赢家会人是谁,毕竟未知的游戏总是充满了惊喜。
    在听到莫亦的突然发问之后,王子鹤并没有紧张也没有不知所措,而是十分坦然地露着公式化礼貌的笑容回道:“如果能同时为两位服务的话,我将感到无比荣幸。”
    模棱两可的回答似乎两边都不会的被得罪,但是在两个如此聪明且可怖的人面前极大的可能会变成同时得罪,然而一直处于弱势的王子鹤却不得不作出这样的选择。
    虽然情势看起来十分严峻,但是他也有着自己的一套想法······在这场游戏里,他有信心成为里面的最后赢家,因为往往看似处于弱势的那一方,才是最为保险安全的一方。
    足够弱小便会被忽略,他便可以充分地等待、制造时机发动自己最后的致命一击。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谁都知道,可是谁又能发现黄雀背后面还有鹰呢?!
    “哦~原来你还可以同时为两人服务?看来是我有些小看你了······”莫玺珏在听到王子鹤的回答之后,用略微惊讶的语气笑着说道。
    “这样啊····那今晚你就去我房间好了。”说完,莫亦便站起身来走到王子鹤的身边与他擦肩而过,离开了餐厅,至始至终都没有将他放入眼里。
    “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莫玺珏并没有因为莫亦对王子鹤的要求而生气,他擦了擦嘴角之后站起身,来到王子鹤的面前伸出手极其温柔地揉了揉他的头发,微笑的脸上似乎还露着几分担忧,配合着他俊美的脸庞越发显得温柔,像是能让人完全融化的蜜糖一般,甜美温暖至极。
    接着莫玺珏便也离开了餐厅,独留下王子鹤一人站在餐桌旁。
    此时,他低垂着的眼眸里看不出任何情绪,不过一会儿,他突然抬起头来看着站的有些远的管家李叔露出了爽朗温润的笑容:“李叔,能麻烦您帮我上一份餐吗?如果是中餐就更好了,我想喝玉米排骨汤。”
    李叔是个穿着制服的非常老实的管家,他就像是一个比女仆更加高级的仆人,拿着莫家不菲的工资干着他应尽的工作,从来不会越界一步,因为他知道这栋房子里的雇主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对于他来说,王子鹤这几天像极了这栋房子的主人,开始逐渐取代了他的位置。对这些他自然不可能有什么怨言,因为他能看得出来王子鹤与莫家的几位亦是关系暧昧,所以现在的他基本上都是听着王子鹤的命令,从来不会拒绝他。
    不言而喻他是个极其聪明的老头,这大概是为什么他能胜任这份工作的真正原因。
   “稍等一会,我现在就去为您准备。”说完,李叔便一边吩咐女仆进来餐厅收拾,一边让其他女仆去通知厨房做些中餐来。
    不过一会儿,飘散着热气的食物便被端了上来,王子鹤揭开盖子闻着令人食指大动的香味,露出了满足的微笑,随即他便拿起汤匙舀了一口鲜美的汤汁,对着上面轻轻地吹了口气后便微张开嘴将其喝进了肚子里,瞬间一股暖流便在身体里散发开来,只觉得身上的疲劳感都被消散了许多。
    早已经饿了多时的王子鹤慢慢地吃着面前的食物,只觉得身上沉重的压力都被缓解了不少,变得放松起来。
    用完餐的王子鹤在吩咐仆人们收拾好餐盘之后便离开了餐厅,吃饱喝足的他心情都变好了不少,一直在心里徘徊着的压力和阴霾也散去了些许。
    s市的秋天并不太冷,植物完全没有变黄的趋势依旧绿的生机勃勃,王子鹤看着窗外晴朗的天气他便来到了庭院中,他感受着洒在身上温暖的阳光和室外恰到好处的温度,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浊气。
    在吩咐旁边的女仆给自己上完下午茶,又将其遣退之后便一个人懒洋洋地躺坐在椅子里,他如秋水般地眼眸无神地看着远处的风景,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过多久,也许是天气太好、阳光太舒适或者是最近太过于疲惫,不知何时王子鹤已经闭上了眼睛,一脸安详地进入了睡眠之中。
    


第二十六章


当王子鹤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便发现太阳已经几近西落,他远眺着将天边染成一片霞红的夕阳不禁惬意的伸了个懒腰,转过头他便看到了坐在对面椅子上的莫亦,随即他便露出了温和阳光的笑容:“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丝毫没有因为身边突然多出了个人而惊讶,表现的像是莫亦的恋人或者朋友一般自然、从容、随意。
     莫亦看着他的表情和动作,蓦然间仿佛是回到了两人第二次在酒店里见面时的场景,那个时候的他也是这般的轻松随意的姿态,就像对待一般人一样与他相处,然而不知何时两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奇怪,好像中间突然多了一堵厚厚的墙,将两人分隔起来。
    “茶已经冷掉了·····”莫亦突然移开看着王子鹤的视线,转过头盯着圆桌上精致的茶具幽幽地说道。
    听到他生硬地转移话题,王子鹤突然觉得此时的莫亦有些好笑。
    可能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在他不想回答问题的时候便会板着脸看向别处。
    王子鹤伸出手端起早已冷掉的红茶仰着脖子一口饮尽,随即他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早已无影无踪。
    他放下手中精致的瓷杯,面无表情地看着莫亦说道:“莫亦,我是不是在哪里得罪你了?”他的声音带着几分软弱的颤抖,虽然是质问的话语却没有带上半分气势。
    听到他的问话之后莫亦有些诧异,没有想到王子鹤居然会问出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他皱着眉头看着与他面对面而坐的王子鹤,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那个什么密室之类的都是幌子对吧?儿子品尝过了觉得味道不错便又孝敬给自己的父亲?玩弄我很有趣吗?”一连三个问题,王子鹤越说越激动,说完之后他居然开始托起衣服来。
    只见,他快速地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后又将衬衫脱了下来,露出了左臂上依旧被包扎着的枪伤,随即他像是发狠一般将包扎的带子撕扯开,此时还未完全愈合的伤痕便暴露在了空气中。
   他那双明亮的桃花眼泛着粉红和朦胧的些许水光,看起来就像是远处倒映着夕阳的湖水,波光粼粼。
   “可是······可是我也会痛啊······”王子鹤看着莫亦的脸颤抖着说道,他眼睛一眨不眨似乎在努力地控制着不要让眼泪流下。
   “对不起······”莫亦站起身来走到王子鹤的面前皱着眉头蹲下/身体,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腕看着上面可怖的伤口说道。
   他微微抬起头看着王子鹤的脸,那盛满泪水的眼眸就像是碎在他心里的宝石,扎在心尖隐隐作痛,随即他便低下头在他的手被上落下一吻,带着歉意和怜意。
   莫亦从未想过王子鹤也有这样一面,即使是那次在他弟弟那里受了委屈也没有像这般满脸悲伤绝望过,他当然能明白······莫玺珏的可怕。
   当然这一切也并未像王子鹤所说的那般不堪,首先他确实是从未想过他的父亲莫玺珏会看上王子鹤,并且在知道王子鹤可能跟莫玺珏发生关系的那天,他也是十分恼火,所以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什么欺骗······然而有时候命运就是如此的爱捉弄人。
   所有发生的事情都已经脱离了轨道,所有的事情都脱离了掌控,即使是莫亦也有无可奈何的时候,他并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
   有时候就连他自己都是个矛盾体,他一面排斥着王子鹤另一面又想和他呆在一起。
   说起来很可笑,恐怕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有多么害怕去爱上一个人,仿佛对于他来说“爱情”就像是毒药一般的存在,一旦中毒就会让他生不如死。
   有时候再强大的人在感情面前都显得那么地脆弱、渺小。
   王子鹤看着莫亦在他手上的一吻,便再也忍不住了一般,随着他轻颤着的眼睫,刹那间眼泪像是散落的珍珠一般从绯红的眼眶里滚落而下。
    他猛然间弯下膝盖跪倒在莫亦的身前,将头靠在他的肩头,双手用力地搂着他汲取着他身上令人安心的温度。
    “可能说了你也不会相信,这些并不是我安排的,就连我·····也从未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莫亦一手手抚在他的头上,一手搂着他的腰,安慰地说道。
    “嗯·····我相信你······可是·····我·····。”王子鹤并没有完全哭出声来,作为一个男人他没有办法允许自己露出太过于软弱的那一面。
    “谢谢你能相信我······”莫玺珏低下头亲吻着他头顶上的发丝。那种由内而外散发着温暖而又强大的气息,仿佛就像是世界上最为坚实的壁垒,可以让你将身心都毫无保留地托付出来,义无反顾地去相信他能给你最安全的保护。
    王子鹤将头陷在他的颈脖处感受着从他身体里传来的热度,一时间心里竟然有些发酸,他从未想过莫亦会有这样的一面,与其说没想过不如说是从来没有想要去深入地了解过。
    他太了解自己了,他一直都没有办法去直面爱情,这也是为什么他大学时的两次念爱结束之后就再也没有谈过的主要原因。
    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对于“爱情”的观念也越来越淡薄,因为它并不是人生的必需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在向利益看齐,将有用的东西和无用的东西划出清晰的界限,对于难以得到的东西第一时间考虑的是好处,没有价值的东西便没有存在的意义,就是将一切都看的太过于透彻,自我保护欲太剩,逐渐人生也开始失去了许多乐趣和美好······也许这就是成长吧。
    “谢谢你能体谅我······”王子鹤轻轻地回答道。
     这一切当然都是他在演戏,只有将自己所受到的伤害暴露出来,一旦莫亦产生怜惜与自责感,就说明他的计划已经逐步走上正轨。
   两人就这样半跪在椅子前相互依偎着。
    “嘶·····好冷·····”一阵风吹过来,秋天的夜晚难免昼夜气温相差较大,看着远处只剩下点点夕阳余晖的王子鹤突然打破了安详静谧的气氛,十分煞风景地说道。
    “我们回去吧。”莫亦看着裸露着上身的王子鹤一边轻笑着一边温和地说道。
    莫亦搂着王子鹤的腰将他扶起身来,将他的衣服穿好之后两人便一同走进了温暖的别墅里。
    在走近房子里后,莫亦并没有带王子鹤去餐厅用餐,而是来到了三楼。
    王子鹤跟在莫亦的身后,来到三楼的某间房前,这时莫亦突然转过头看着他微微一笑将门打开,便露出了里面早已准备好的烛光晚餐,深色的地毯上铺满了玫瑰花瓣,桌子周围放置着闪亮而又美丽的装饰和鲜花,整个房间看起来就像是豪华酒店里的顶级套餐一般,充满了奢侈、华贵而又浪漫的氛围。
    “还记得上次在我办公室楼下的那天吗?”莫亦替王子鹤拉开椅子问道。
    “当然,那天发生的事可是让我记了许久。”王子鹤坐下/身仰起头看着莫亦笑着说道。
    “这次的菜都是热的。”莫亦当然知道他说的是那天让他脱衣服的那件事。
    “谢谢。”王子鹤用手撑起脸颊看着已经坐在对面的莫亦露出了好不在意的笑容。
     “·····”
     “吃吧,希望你能喜欢。”莫亦听到他道谢的话,一时之间有些无言,他动了动嘴唇之后便将盘子上的盖子揭了下来。
     王子鹤看着盘子里的食物不禁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他还以为会是什么法国菜,没想到居然是他最喜欢的麻辣小龙虾······他抬起头看着依旧一脸冷然的莫亦,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居然知道自己的喜好,重点是他从未在他的面前表现出来过。
     “我很喜欢。”王子鹤看着盘子里香辣可口的小龙虾,声音突然有些哽咽。
     “那吃吧。”听到他的回道,莫亦的嘴角也微微上扬,将手边的塑料手套递到了他的面前。
     “嗯,希望你也能喜欢。”接过手套,王子鹤的脸上露出了温和爽朗的笑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次的笑容像是真正的发自于内心一般,变得真实了起来。
     吃着小龙虾的王子鹤看着周围浪漫的摆设忍不住笑出声来,在如此奢侈精致的房间里吃着小龙虾,怎么想都极其的不搭调。
    然而就是这样充满违和感的场景却让王子鹤感动不己,从来没有人会为他做过这些,他从未想过第一个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人是眼前这位总是一脸严肃认真的莫氏家族继承人——莫亦。
   这一切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啊······



第二十七章


王子鹤看着盘子里堆满的虾壳觉得满足极了,好久没有吃过这么令人放松的一餐了。他看着莫亦帮他拨虾壳的样子突然问道:“在我的印象里,像你们这样有钱的人都好像是不会服侍别人的吧?”他带着几分揶揄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