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力。
   如法炮制地王子鹤在解开莫玺珏右手的袖口之后又将左手的扣子解开,他一边用手和嘴将衬衫完全从莫玺珏身上脱了下来。
    之后他又蹲下/身体略微仰着头再次用手和嘴将他的皮带解开,接着他还故意地对着莫玺珏的欲/望处亲了一口。
    不过一会儿莫玺珏便完全赤裸着身体,随后王子鹤便引导着他躺在了按摩床上。
    王子鹤看着莫玺珏令人妒恨的完美身材和身下的那根还没有完全勃/起就极其骄傲的欲/望,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后他便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将这些全部都准备好之后他拿起旁边小桌上的精油。
     先是将精油慢慢地抵在莫玺珏的身体各处,随后便伸出手将精油逐渐在他的皮肤上抹开。
     感受着王子鹤温凉的手指在自己的身体上来回抚摸着,他的动作温和且轻柔缓慢,逐渐地莫玺珏便发现自己全身的肌肉都开始慢慢地放松起来。
    在讲上身完全抹匀按摩了一遍之后,王子鹤又拿出了一罐和刚才不一样的东西,随后他便将瓶子中的透明粘液滴落在了莫玺珏的欲/望上,接着他便伸出手握着这沾满了粘液的肉/棒,缓慢地来回撸动着。
   莫玺珏自然是能猜出来他等会要做些什么,不过现在他需要做的就只是好好享受而已。
   又粗又大的肉/棒在王子鹤的来回刺激之下瞬间变得挺硬起来,看着莫玺珏已经完全勃/起的欲/望,王子鹤放开了握住的右手,随后他有将自己的裤子和裤完全脱了下来,接着他便赤裸着下/身爬到了按摩床上,他跪在撅着屁股莫玺珏的两腿之间,用手扶着他那火热的肉/棒送入了自己的嘴里。
   “啧······噗·····啧·····啧·····”不过一会儿便传来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口水声。
   “嗯·····”莫玺珏微微抬起来便看到了正吞咽着自己欲/望的王子鹤,感受着自己火热的欲/望在那张湿滑的小嘴里进进出出,他不禁从喉咙里发出了舒爽的轻哼声。
    这一次的王子鹤明显与上一次被强迫时有很大的差别,这次的他显得十分娴熟,他侧过头在柱身处吮/吸着,随后又来到已经通红的龟/头处,他用自己略微粗糙的舌头表面舔舐着,时不时还用牙齿轻轻扫刮着,在他极富技巧的挑/逗之下,莫玺珏的欲/望越发挺硬通红,似乎又还涨大了一圈。
    看着肉/棒的龟/头处似乎还吐露出了些许透明的液体,王子鹤便稍微站起身张开双腿蹲在了莫玺珏腰的两侧。
    事实上他今天早上五点便起床准备这些,在这之前的一个小时里他才去清理过,股缝之间的肉/穴早已经不再湿软,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略显干燥的后/穴后便将莫玺珏还沾着粘液的肉/棒往穴/口处来回摩擦着,似乎是想让肉/棒将自己的骚xu_e打湿。
    王子鹤在放开手中的滚烫的肉柱之后,便坐在了莫玺珏身上,用自己丰润挺翘的臀肉将他的欲/望夹在中间左右扭动起来,随后他又伸手握在自己了的肉/棒上,来回撸动着。
    “嗯·····唔·····”
    感受着不停摩挲在自己骚xu_e入口处的肉/棒,还有自己前面的刺激,王子鹤不禁闭着眼睛发出了断断续续暧昧的呻吟声。
    不过一会儿他又伸出手探入自己的后/穴,发现果然变得湿软了很多,接着他便扶起莫玺珏透着几分狰狞的巨物缓缓地向自己依旧饥渴难耐的骚xu_e插去。
    为了让莫玺珏体验到无比绝伦的快感,王子鹤并没有给后/穴扩张过,以至于他不得不极其缓慢地坐下来,结果仅仅只是有些湿润的小 xu_e根本就没有办法将那硕大可怖的龟/头吃进去,王子鹤尝试了许多次都没有成功,他显然是太过于低估了莫玺珏的尺寸。
    然而一直看着王子鹤的莫玺珏早已经有些不耐烦,他伸出手握着他略显纤细的腰肢问道:“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马上就好。”王子鹤一边喘着气一边回道。


第二十四章



不断从后/穴处传来的挤压感让他的额头上冒出了些许汗水,王子鹤闭上了眼睛仰起头,似乎是狠下心来一般,右手握着那挺硬狰狞的肉/棒直接坐了下去,霎时间一股胀痛感便从肉/穴处传来,让他忍不住浑身一个激灵。
    一瞬间疼的王子鹤眼睛都红了,不过他依旧强忍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的右手依旧扶着肉/棒的柱身,显然刚才他仅仅只是吞进去了龟/头那小部分,随着身体的不断适应,他慢慢地完全将身体的重量了下来,不过多久他身后的骚xu_e就已经将肉/棒吞入了一半,接着他便撅起屁股开始慢慢耸动起来。
     “唔······哈·····好爽·····”不过一会儿便传来了王子鹤不知羞耻的呻吟声。
     莫玺珏感受着王子鹤体内火热的温度和湿滑紧致的内壁,一阵阵强烈的快感直冲脑门,他脸上一直微笑着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亢奋起来,他明显的察觉到了这次从王子鹤内壁处传来的吸力要更大一些,他火热的肠道内部突然就像是长了数百张小嘴一般,死死地缠在他的欲/望上吮/吸着、挤压着,带来了令人难耐的欲/火,就像是在焚烧人的心智一般,一时间让他有种完全丧失理智,想要立马将王子鹤压在身下CAO死一般的感觉。
    由于王子鹤骑在莫玺珏的身上,导致了主导权完全在王子鹤的手里,所以他来回律动的频率有些慢,但是随着那火热的肉/棒不断地在他体内的敏感点上的摩擦,他的骚xu_e开始逐渐适应兴奋起来,不断着分泌出肠液出来,使得这样狰狞的粗大的进入也越来越顺利,不过一会儿肉/棒便整根没入了饥渴的骚xu_e深处。
    “嗯·····啊·····好涨····好痒····唔·····”巨大的肉/棒完全地插入到了身体内部,王子鹤只觉得又涨又酸并且还伴随着令人心悸的快感。
     感受着自己的肉/棒顺利进入到王子鹤的体内,莫玺珏便再也忍不住了,握住他的腰开始猛烈抽/插起来,接着便传来巨大的“啪啪”声。
    “啊·····慢····慢····点·····哈·····啊·····”
    “唔·····好爽·····啊·····”
    “玺珏·····嗯······你CAO的好深····啊·····”
    王子鹤被CAO得连续发出又骚又浪的- yín -叫声,他坐在莫玺珏的身上紧紧地缩着穴/口处的肌肉,以此来加大不断摩擦的快感,虽然他没有办法完全配合莫玺珏如此快速的进出,但是他含着滚烫肉/棒的骚xu_e直接缩到最紧,瞬间便给两人带来了欲仙/欲死般的剧烈快感和刺激。
    莫玺珏只觉得自己的欲/望像是在一个肉做的绞肉机里一般,被着又紧又软的肠壁挤压着都已经有了隐隐作痛之感,然而就是这般微痛酥麻的刺激使得他抽/插的愈发地快了。
    “换个动作。”在抽/插了有近五分钟之后,莫玺珏才松开王子鹤的腰。
    此时王子鹤刚才被紧握的腰上居然留下了明显的红色指印,这足以证明刚才的莫玺珏是有多么的兴奋。
    看到这里王子鹤便推了推眼镜微微一笑,接着他便顺从地站起身来,撅着屁股站在地上,整根上身都趴在了床上。
    因为不管是对于承受的那一方还是进攻的那一方,背后入的姿势都非常的轻松且容易施力。
    待王子鹤趴好之后,莫玺珏便握着自己依旧挺硬的欲/望直接插入了他早已变得湿软糜烂的骚xu_e内部。
    “嗯·····啊·····啊·····”后入的姿势使得体内的肉/棒大面积地摩擦在他的敏感点上,让王子鹤不禁发出了愉悦而又难耐的呻吟声。
    身后的莫玺珏也开始喘着粗气,他一手掐着王子鹤的后颈脖另一手拉着他的右手腕,动作显得十分的粗暴狂野。
    王子鹤皱着眉头承受着让他全身痉挛发软的绝顶快感,随着快感的积压此时的他明显感觉自己已经到要释放的边缘,然而他的手却被莫玺珏死死地拉着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撸动自己身前的欲/望。
    “唔·····哈······啊·····要出来了·····啊······”
   “快一点······啊·····再····快一点·····唔······”
   王子鹤已经沉沦在令人欲/火焚身的快感中无法自拔,他翻着白眼喘着粗气像是一条缺氧的鱼在岸上不断挣扎着,随着他一声高昂的叫声,他身前早已涨的发紫的肉/棒喷出了大量白色的精/液。
    “嗯·····唔······”
    伴随着延绵不断剧烈的快感,王子鹤终于射了出来,然而埋在他体内的硕大肉/棒依旧挺硬异常,丝毫没有要泄的意思。
    由于王子鹤的释放,他被撑得没有一丝缝隙的骚xu_e咬的越发得紧了,使得莫玺珏差点就要缴枪解降,此时正处在兴奋顶点上的他自然是不会就这样放过王子鹤。
    接着他便将王子鹤翻了个身,让他面对着他。
    此时还戴着眼镜的王子鹤散发着一股极度惑人的禁欲的气息,他俊美的脸上满是欲/望的绯红,泛着水光和欲色的桃花眼微眯着,一张姓/感的嘴也微微张着露出里面猩红的舌尖显得极其诱人。
    看到这里,莫玺珏只觉得内心一阵火热,他将自己挺硬硕大的欲/望再次插入了还张着嘴的骚xu_e里,然后便俯下/身来按着王子鹤的脖子根处,将舌头伸进了他诱人的嘴里。
    “嗯·····啧·····唔·····”
    莫玺珏一边吻着他一边继续来回抽/插着,不过一会儿他便松开了王子鹤的唇,只见一道显得极其- yín -乱的银丝被拉扯了出来,配合着王子鹤此时骚浪的表情,使得他看起来格外姓/感。
   随后莫玺珏便双手托着他白/皙圆润的臀肉,再一次地发起了更加猛烈的进攻,约莫过了近十分钟,他隐隐到了要释放的边缘便更加疯狂起来,似乎是要把那骚浪的肉/穴捅穿一般,伴随着一阵阵火热的快感,最后他一个深刺,一股又烫又热的浊液便喷洒在了王子鹤的体内深处。
     “唔·····啊······哈·····好爽·····啊······”
     “好深·····嗯······”
    随着王子鹤的浪叫,将精/液射进了他体内的莫玺珏慢慢地将自己的肉/棒抽了出来,接着有些无法合拢的骚xu_e剧烈地蠕动着,似乎还能看到里面猩红的肠肉。
   接着一股股白色的液体便从不断收缩着的骚xu_e里流了出来,粉/嫩的肉/穴一张一合地蠕动着,随后便断断续续地吐露出了许多白色浊液直接滴落在了地板上,显得格外的- yín -乱和色/情·····


第二十五章


  两人“运动”了一上午都已经饥肠辘辘了,在洗漱完毕之后便一同去了餐厅,准备用餐。
    当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餐厅时猛然发现桌子边居然还坐着一个人,王子鹤看着姿态优雅用着餐的莫亦心里不禁暗暗吃惊。
   走在他身前的莫玺珏倒是没有什么反应,直接坐到了距离莫亦不远的地方。
   而王子鹤却并没有坐过去,他选择了站在莫玺珏的身后,就像是真的管家仆人一般。
   此时正在用餐的莫亦正好抬起头来,与王子鹤对视着,他的脸上依然是那副冷漠又严肃的表情,犀利明亮的琥珀色眸子里看不出任何情感。
   “酒店已经开始施工了吗?”莫玺珏嚼完嘴里鲜嫩的牛肉后看着莫亦问道。
   “已经开始了,非常顺利。”莫亦淡淡地回答。
   不过一会儿莫玺珏吃完所有食物之后擦了擦嘴角,他突然转过头看着王子鹤对着莫亦微微一笑说道:“王子鹤先生决定替我工作一年,以此来免去海底密室的设计。”
    看着两人的眼神都突然注视在自己身上,王子鹤不禁一愣,在听到莫玺珏的话之后,他眨着那双迷人而又有几分可怜的桃花眼看向莫亦,欲言又止的模样仿佛诉说着难以言喻的苦衷。
    莫亦喝了杯酒之后盯着王子鹤逐渐上扬起嘴角:“既然建筑师的职业可以轻易放弃的话,王子鹤先生是不是也可以考虑一下为我工作呢?”
    他自然是明白王子鹤跟自己父亲之间纠缠不清关系,也了解为什么他的父亲突然将其表明。就像是雄狮首领在向比自己弱小的家伙宣誓自己的权力和威严,不过这一切都太过于可笑了,王子鹤的身上哪有什么需要占有的价值?不过是一个情人炮友罢了。
   在公司里住了两周的他彻底想通了自己对王子鹤的感情,诚然他确实是对他抱有一定好感,但是这种好感实在是太过于微乎其微,估计几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将其完全冲淡,根本就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不过,今天他的父亲开始向自己示威的态度让他有些摸不透了,不知道是父亲的恶趣味游戏还是王子鹤真的在他心里有了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