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在哭。
     看着他因为刚才激烈的姓/爱还泛着绯红的身体,莫玺珏毫不怜惜地直接将他脸下的枕头抽走,使得王子鹤的脸不得不暴露在他眼前。
     只见他微红的俊颜和略微张开的姓/感的嘴唇,似乎还能看到里面鲜红的舌头,他泛红的还带着几分春色的桃花眼盛满了泪水,却带着些许引人怜悯的魅惑,精致的脸庞上满是泪痕,这无声的抽噎和泫然流涕的样子,看起来好不可怜。
    “哦···还会用这种眼泪来博取同情。”莫玺珏伸手勾起他的下巴,嗤笑了一声。
    王子鹤听到他的话之后只是将头转向一边同时默默地闭上了眼睛,因为闭眼又有两行清泪夺眶而下,愈发显得惹人怜爱。
    看到这里,莫玺珏依旧微笑着的脸上挑了挑眉头,随后他便将王子鹤一把抱起,也不嫌弃他身上的污秽便直接去了浴室。



第二十二章


王子鹤躺在床上看着自己左手背上的针孔周围泛起的大片青色不禁一阵苦笑,昨夜激烈的姓/事让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这样的事情居然可以如此疯狂,一想到自己居然被CAO到失禁,既感到分外羞耻又觉得不可思议,以前只是听说过这种事情,并且他一直以为那些都是别人的杜撰,然而这次是真实的在自己身上上演······
    王子鹤裹着被子将自己的头完全藏在里面,他没有办法想象自己再次面对莫玺珏的样子,真的是太过于羞耻。
    “医生说你可以随时出院。”一身白色西装的莫玺珏打开/房门走到王子鹤的床边说道。
    “可是我不想出去。”随即传来王子鹤在被子里发出沉闷的说话声。
    “随你。”说完,莫玺珏便让身后的正端着餐盘的护士将食物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之后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也没听到有人说话,外界的沉默让蒙着头的王子鹤以为莫玺珏已经走了,然而当他将身上的被子掀开才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个人。
    “······”正好两人四目相对,一时之间王子鹤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默默地坐起身将自己身上的睡衣上的褶皱拉平后,走到了餐桌边。
    看着桌上可口的饭菜,王子鹤也没再管莫玺珏是不是在屋子里,而是直接坐下来吃饭。
    而坐在一旁的莫玺珏则是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他吃饭的一举一动。
    因为左臂受伤的缘故王子鹤只能用右手,幸好这里的服务非常细心,所有的食物都只需要用汤匙和叉子便能解决。
    王子鹤丝毫不在意莫玺珏的视线,迅速地填饱着自己早已饥肠辘辘的肚子。
    不一会儿就讲餐盘里的食物吃得一干二净,当他吃完饭又喝了口水后向莫玺珏问道:“莫亦知道我在这里吗?”
    “我好像发现一旦跟你发生关系之后,你的胆子变得越来越大了。”莫玺珏琥珀色的眼睛盯着他微微一笑。
    “抱歉,是我失礼了。”王子鹤原本有些放松的表情因为这句话而变得紧张起来。
    “今天,我是想要告诉你那间海底密室你可以不用做了。”莫玺珏突然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王子鹤说道。
    “什么?可是·····”王子鹤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那他这几个月里做的这些有什么意义?不断地接近莫亦,然后昨晚又被莫玺珏CAO,并且磨了他将近一个月才想出来的设计稿居然就这样全都不算数了?
    “放心,那一个亿我还是会给你,不过我需要你替我做其他事。”莫玺珏看着王子鹤诧异又担忧的表情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伸出手轻柔的替他抚平睡衣领子上的褶皱看着他的脸,低垂着眼帘说道。
    “什么事?”王子鹤一愣,虽然他很不习惯莫玺珏暧昧的靠近但是他却没有躲开。
    “买你一年的时间怎么样?”莫玺珏将手移到了他的颈脖处,细细地摩挲着。
    “为什么?如果我不答应呢?”王子鹤的脸色一冷,只觉得在自己脖子上抚摸着的双手格外的冰凉。
    “我这个人,很不喜欢威胁别人,就好像自己是电影中的反派角色一样。”莫玺珏略微狭长的眼睛看着王子鹤,透着一丝骇人的气息。
    “好,不过我要求签署协议。”王子鹤皱着眉头点了点头,这种情况由不得他拒绝,“威胁”这个词真的是一语双关,不仅仅说的是他更有可能是他的父母······为了家人还有自己的安全他不得不答应。  
    此时王子鹤不禁在心底懊恼后悔,当初就不应该参加这个竞标,不然这后面的事情都不会发生,然而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当然。”说完,莫玺珏便用手机给自己的秘书打了个电话。
    接着没过多久房门便被打开,只见一个身着黑色西服身材魁梧的白人大汉手中拿着文件夹走了进来。
    看着桌上明显是早已备好的合约书,王子鹤不禁瞳孔一缩,他果然还是太小看莫玺珏了,没想到所有的东西早已经准备好,就只差请他入瓮了。
    仔细地看着合约上的内容便发现上面的条例描述的都非常详细,根本就找不到任何漏洞,不管是对他还是莫玺珏来说都是一场十分公平的金钱交易,看到这里王子鹤只能拿起手边早已备好的钢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很好。”莫玺珏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后那名黑色西服的壮汉便将桌上的东西全都收好离开了房间。
    “我还可以出去工作吗?”王子鹤抬起头看着莫玺珏问道。
    “抱歉,接下来你这一年的时间都是属于我的。”对于王子鹤如此听话地签好协议和答应他的要求,莫玺珏非常满意,他用手勾着他的下巴笑着说道,心情似乎非常好。
   “我知道了。”王子鹤垂下眼帘低声说道。
    王子鹤对自己未来的一年充满了恐惧和担忧,他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事情,也不清楚莫玺珏会怎么对他,一切都充满了未知。
    “你放心,我可不会做什么违法监禁之类的事情……”似乎是看出了他在想什么,莫玺珏抚摸着他光洁的下巴说道。
    “……”猜的可真准,王子鹤已经无力吐槽了。
   “那么我接下来需要做什么?”他撑起自己的下巴突然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就像是突然变了脸一般,跟刚才忧虑恐惧的表情截然相反。
   看着突然一脸笑容的王子鹤,莫玺珏嘴角愈发上扬笑容也逐渐放大。
   “我给你两个月的考验期怎么样,如果你没通过的话······我想后果你应该很清楚。”说完,莫玺珏用手摸了摸王子鹤柔软的头发,配合着他脸上温和的笑容,显得极其和蔼可亲的样子。
   王子鹤抬着头看着莫玺珏俊雅精致的脸庞说道:“那么接下来的时间,就承蒙莫先生······多多关照了。”说完,便将放在自己头上的手轻轻地挪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他闭上了双眼,以一种极其虔诚态度,缓缓地将吻落在了他的手心。
   “我期待着。”感受着手心处痒痒的柔软细腻的触感,莫玺珏的脸色并没有任何变化而是依旧微笑着。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都是在医院度过的,当自己的伤口开始逐渐愈合王子鹤终于觉得已经呆腻,便向莫玺珏提出了回到别墅的请求,莫玺珏自然是没有拒绝,隔天两人便在众多保镖的护送下回到了别墅里。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景一物,王子鹤只觉得一阵烦闷,一切不该发生的事情都在这栋豪华的楼里上演了,就像是小品戏剧一般既有趣又不可思议,然而真正的现实往往要比戏剧夸张的多,奇怪和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可要比小说戏剧来的丰富。
   王子鹤在跟莫玺珏说了声之后便回到了他现在的房间,在五楼距离莫玺珏房间的不远处的完全属于他自己的空间。
   此时,他躺在豪华柔软的大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不断思考着。
   很明显,前两天他跟莫玺珏签的协议不过是有钱人惯用的把戏,在这些人眼里恐怕永远没有什么是用钱买不到的东西,而自己则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花钱买来的玩物罢了·····他仔细地回忆着自己被子弹打伤的那天莫玺珏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既聪明又没有底线’,想到这里他不禁露出了一丝绝情的笑容,同时他那双明媚的桃花眼也微眯着,透着满是算计的锋芒。
    从一开始他跟莫亦的关系就是你情我愿,除却莫简的强行行为,可以说王子鹤对于有莫亦这个炮友或者说情人本身是抱有极深的好感的,他甚至还有过长期和莫亦发展的想法,然而莫玺珏的出现却打破了他全部的美好幻想。
    莫玺珏笑面虎一般的姓格,无疑是在王子鹤的心里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先是被毫不留情地拿枪射伤,再是强行逼迫自己给他口、吞下它的精/液,最后令人羞愤欲死的姓/爱·····他确实是下限极低,但是却不代表他没有自尊、没有羞耻心、没有愤怒。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更何况是人。他可不是八点档电视剧里软弱可欺的女主角,自认为做不到忍气吞声,复仇可一直都是人类学会生存的基本原则。
    毫无疑问,他确实跟莫玺珏的身份差异巨大,但是一旦两人开始有交集和亲密接触的那一刻起,很多事情就不是他一个人能掌控的了,有时候金钱和权利并不能决定一个人完全的无懈可击,对于王子鹤自身来说他也并没有真的处于劣势和到无可翻身的地步。
    他,自然是也有着属于自己的武器。
    王子鹤看着洁白无瑕的天花板,脸上带着算计的笑容。
    既然想要我服从、那么就让你充分感受一下好了······



第二十三章


   第二天早上,莫玺珏九点起床洗漱完毕后来到餐厅后便看到了戴着一副金色细边眼镜的王子鹤微微一愣,此时他不仅穿着一身十分修身的黑色西装,脖子上还系着黑色蝴蝶领结,看起来显得非常正式就像是要参加某个颁奖典礼一般。
   当王子鹤在看到莫玺珏后便立马向他低着头微笑着说道:“早上好,莫先生。”
  “早。”莫玺珏看着王子鹤的样子不禁勾起了嘴角,看来游戏已经开始了······
  莫玺珏走到餐桌前正准拉开椅子坐下时,王子鹤便立马来到他身后将椅子拉了出来:“请。”
  说完他又将餐桌上的食物和餐具一一布好,看起来十分熟练样子。
  看着在自己面前显得有条不紊的王子鹤,莫玺珏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似乎是在审查一般。
   当王子鹤布好菜之后便站在了一边,没有与莫玺珏一同上桌用餐。
   一直等到莫玺珏吃完早餐站起身时,王子鹤才动了动。
   “莫亦去公司里住了,说是为了方便办公。”突然之间莫玺珏的话打破了沉默的氛围。
   “哦,那真是再好不过了。”王子鹤依旧面带着微笑,接着他一边指挥着旁边的女仆将餐桌收拾干净一边用十分尊敬的语气问道:“那么接下来莫先生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莫玺珏走近王子鹤看着他的眼睛勾起嘴角微微一笑。


“那么我为您按摩放松一下怎么样。”王子鹤坦然地与他对视着。
   莫玺珏看着满脸笑容的王子鹤突然对接下来的“按摩”十分期待起来,他点了点头后王子鹤便伸出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为他引路。
   两人一同来到了四楼的某一间休息室,当王子鹤推开门时,莫玺珏便看到了早已摆好的按摩床和一堆鲜花蜡烛,由于厚重的窗帘将窗户完全挡死使得整个屋子有些暗,正好借着些许昏黄的烛光显得氛围极其浪漫而又暧昧。
   “我可以帮您脱衣服吗?”站在莫玺珏身边的王子鹤微微抬头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莫玺珏并没有说话而是一脸笑容地看着他,就像是主人看着一只在不断献宝的宠物一般,带着似有似无的纵容。
    得到他的默认后,王子鹤便逐渐向他走近,直到两人能相互感受到对方的呼吸。他将自己的脸凑近莫玺珏白/皙健壮的胸膛,略微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皮肤表面,随后便伸出右手将他衬衫上的纽扣逐渐解下,他的动作缓慢而带着暧昧的暗示,使得整个房间都逐渐散发出一股情/色的氛围。
    由于左臂的伤口还未完全愈合,只能用右手的王子鹤动作有些缓慢,他在将衬衫的扣子完全解开之后又将莫玺珏的右手腕握在了掌心。
   他举着莫玺珏的手来到自己的嘴边,在他纤细修长的手指上落下一吻之后便将袖子上的扣子含在了嘴里,他用着自己的牙齿和灵巧的舌尖逐次将袖子上的三颗扣子解开,他的动作既认真又色/情,让莫玺珏不禁呼吸一滞。
   他看着低着头含着他的袖口的王子鹤,原本英俊清雅的五官因为戴上了眼镜和动作的缘故,此时散发着一股- yín -靡和魅惑气息,再配上一身笔挺正式的黑色礼服就愈发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起来既干净而又情/色、正直而又- yín -浪,不得不说他的确很了解自己,抓住了一身行头的改变和气质与行为动作形成的反差感,将自己的魅力完全地散发了出来,充满了情/色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