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接着他便看到了莫玺珏那隐藏在黑色裤下面的硕大,这时他伸出舌头不断地在上面舔舐着,连带着挺翘的鼻尖也抵着那块软肉,幸运的是这块地方就像是莫玺珏本人一样非常干净,甚至隐隐约约间还透出一股洗衣剂的清香。
    在将裤的那块凸起处完全舔湿之后,王子鹤便抬起头来看着正居高临下看着他的莫玺珏,两人的双眼就这样对视着。说来也奇怪,明明王子鹤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居然透露出一丝钩人的魅意。
    莫玺珏微微一笑,伸出手来,他用指腹在王子鹤又恢复了些血色的唇上来回抚摸着,突然又将手指插入他的口腔之中。就像是情/色电影中描绘的那般,他含着那两只再他的舌尖处来回搅动的手指舔舐吮/吸起来,时不时还传来“啧啧”的口水声,显得极其的- yín -靡和色/情。
   王子鹤舔在弄着他的手指的同时,右手也没有闲着,而是伸手探入那黑色的裤,将他极其硕大的肉/棒从裤中间的缝隙处掏了出来。(ps:男士裤前面都有个洞)
   似乎是玩腻了一般,不一会儿莫玺珏便将手指从他的嘴里抽了出来,接着便低下头看着自己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的欲/望上,示意着他。
   领会到他的眼神的王子鹤转过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已经逐渐勃/起的肉/棒上,竟然不自觉得咽了咽口水,接着他便闭上了眼睛,将肉/棒顶上的龟/头全部含入嘴中。
   莫玺珏感受到自己的欲/望被一处温暖湿滑的地方包裹着,他硕大的肉/棒逐渐全部勃/起,粗大的紫红色肉/棒表面上逐渐凸起着青筋,看起来格外的狰狞可怖,根本就没有办法想象当他刺入人体内部的时候是怎样一番景象。
   王子鹤的右手握住肉/棒的底部来回撸动着,上面的小嘴也完全没有停过,他卖力地在那龟/头上又吸又添。
   然而这样的行为根本就不会让人满足,只见,莫玺珏直接伸过手按住他的头将不断地往下压。
   “唔····嗯·····”
   瞬间,王子鹤只觉得的自己的喉咙像是要被捅穿了一般,然而还不等他压下那股想要吐的欲/望,莫玺珏便直接按着他的头做起了来回抽/插的动作,一时间激得他眼泪再一次地流了下来。
  “唔····啊·····嗯·····”王子鹤皱着眉头发出难受的呜咽声。
   来回好几十下之后,莫玺珏才松开手说道:“这才是正确的示范。”
  被松开的王子鹤立刻将嘴里的肉/棒拿了出来,他的脸色泛着异样的氵朝红,眼睛就像是染上了水色的琉璃珠子一般,好看极了。
  “哈·····哈·····”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
   接着他又用右手握住那根挺立火热的肉/棒,将其送入嘴中。这次他睁着眼睛看着莫玺珏,上下耸动着头颅,将他火热的欲/望含在嘴里来回抽/插着。
   他吮/吸着,轻轻用牙齿挑/逗着,还有时不时的深喉,即使是身体本能地发出了想要反胃的声音,他依旧将其含着嘴中,似乎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一般。
   就这样来回有近十分钟之后,王子鹤感觉嘴仿佛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整个口腔又麻又酸,他不得不暂时松开嘴,将肉/棒吐了出来。
   但是他却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低下头将那两颗硕大囊袋中的其中一颗含在了嘴里,而右手依旧握住肉/棒来回撸动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被他用领带包扎着的左臂上的枪伤似乎已经不再流血,但是由于流失了大量的血液,依旧让王子鹤感觉身体越来越疲倦和虚弱。
   然而更加令人绝望的是,经过了他这么长时间的努力,莫玺珏看起来依旧丝毫没有要射的样子。
   王子鹤忍不住在心底叹了口气,他无奈地闭上眼睛在莫玺珏光滑的小腹处亲了亲,就像是对待恋人一般,轻轻一啄般的细吻是那样的温柔与缠绵,以至于莫玺珏居然伸出手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耳朵和发丝。
    王子鹤继续将手上紫红色的粗大肉/棒继续塞回了嘴里,不断地用舌尖挑/逗着龟/头处的小孔,用略微粗糙的舌苔摩擦着,右手也握着两颗硕大的阴囊来回揉搓,在双管齐下的动作下弄了有近五分钟之后,在口腔的细微感触中发现那个硕大的肉/棒居然剧烈的弹动了几下,接着他睁开眼睛便看到了莫玺珏因为欲/望而微微眯起的双眼,似乎连呼吸也变得沉重了一些。
   感觉到他隐隐要射的样子,王子鹤不禁心里一喜,突然他便将整根粗长的肉/棒吞入了口腔,虽然还是不能将其完全吞入,但是这已经到达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
   在连续深喉的快感刺激下,莫玺珏抚摸着他的手逐渐移到了他的后脑勺处,随着快感的不断攀升,他用力地将王子鹤的头往下压,似乎是要整根全部没入他又湿又软的喉咙深处。
   在剧烈的抽/插之下,王子鹤只能呜咽着,终于在最后也是最为激烈的数次抽/插之后,莫玺珏终于将自己的精华射入了他的喉咙深处。
   刹那间,又热又腥的浊液喷射在他的喉咙里,让他本能地将还插在嘴里的肉/棒推了出去,接着还在喷射着精/液的龟/头随着他推出的动作,直接射在了他的脸上还有头发上,瞬间白色的浓稠液体慢慢地从他的脸上滑落,留下一摊泛着- yín -乱之色的痕迹。
    “咳····咳·····唔·····”伴随着莫玺珏的释放,王子鹤忍不住低下头剧烈地咳嗽起来,他想将那些火热的腥味液体咳出来。
    “给我吞下去。”莫玺珏喘着气命令道,此时的他正眯着眼,似乎还停留在刚才高/氵朝的余韵之中。
    “咕···噜·····”随着他突然冷漠的命令声,王子鹤竟然本能地将口腔中的精/液全部都吞咽了进去,随后反应过来的他便皱着眉头,伸出右手在自己的口腔里拨弄着。
    即便是跟莫亦做了那么多次,他从来都没有吃过这种东西,瞬间一股奇怪的恶寒感遍布他的全身让他恶心的想吐,王子鹤像是疯了一般不断地将手伸进自己的喉咙,想要将刚才吞入的东西全部吐出来。
    “你知道吗?有一种人是表面上看似端庄清雅内在却又极其- yín -/荡,这种人还极其聪明,又对自己很了解,所以······他不仅- yín -/荡并且下限极地。”说着,莫玺珏突然站起身来,将王子鹤不断抠挖着自己喉咙的右手一脚踢开。
    “唔······嘶······啊·····”被踢到右手的王子鹤连带着躺倒在地,正好摔到了左臂的伤口处,霎时间钻心般的疼痛再次传来,他的右手紧捂着伤口蜷缩着身体就像是只瑟瑟发抖的小鹌鹑。
    莫玺珏无视着他的疼痛,一边慢慢地走近,一边将自己的裤子穿好。
    高级的皮鞋踩踏在沾着血水的木地板上,发出奇怪的脚步声,王子鹤头靠着地板看着眼前倒影着自己模样的黑亮皮鞋,眼泪从鼻梁处滑落,滴在了血液之中。
   莫玺珏慢慢地蹲下/身,他伸出手用微凉的指腹擦拭着王子鹤因为疼痛而不断从眼里冒出的泪珠说道:“所以我很好奇,看似没有尊严和下限的人,他真正的下限又在哪里呢?”
    他声音温柔得如春日盛开的桃花,是那般的轻柔甜美,仿佛还含着丝丝缕缕令人迷醉的香甜气息。
    王子鹤听到他的轻声细语不禁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他想说话却发现自己似乎已经没有了张嘴的力气,伴随着一股强烈的疲倦感和无力感,他缓缓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在逃避吗?·····”看着昏迷过去的王子鹤,莫玺珏不禁勾起了嘴角,接着他便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过来,把我书房里的人带走,顺便给他做个全身检查。”说完,莫玺珏便转身离开了书房。



第二十章


当下午五点准时下班的莫亦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他不急不缓地走到餐厅映入眼帘的是正在用晚餐的父亲莫玺珏,然而却并没有看到王子鹤的身影。
   “王子鹤呢?”莫亦坐在距离莫玺珏不远处的位置上,将餐巾布铺在腿上问道。
   “菲希耳的团队已经到达,他去接待了。”莫玺珏喝了一口酒之后,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
   “是吗?”莫亦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突然勾起嘴角微微一笑。
   “当然,他说直接下来的几天都要去工地勘测就先暂时不住在这里了。”莫玺珏一边切着盘子里鲜美的牛肉一边用那双迷人的眼睛看着莫亦。
   “如果是这样,那真是再好不过了。”莫亦看着自己眼前正被端上来的盛着精美食物的盘子说道。
   说完,他便举起手边的酒杯看向莫玺珏,表以示意之后喝了一口。
   “放心···他很好。”莫玺珏微微一笑,琥珀色的眸子里映射着点点荧光。
    之后,莫亦沉默地吃着美味的食物,他的脸色也再次恢复到了冷漠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人难以猜透他内心的想法。
   “慢用。”不过一会儿用完餐的莫玺珏优雅地擦了擦嘴角之后离开了餐厅。
    从始至终莫亦都专注着吃着食物并没有看向他,待莫玺珏完全离开之后他放下了手中的餐具,皱着眉头将手边的红酒一口饮尽。
   他看着还留有红色残液的高脚杯,紧皱着眉头将膝盖上的餐巾布一把拿起狠狠地仍在了桌上还未吃完的食物上,随即拉开椅子转身离开了餐厅。
   他当然清楚的知道刚才所说的一切不过是他父亲的谎言,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因为王子鹤来去跟莫玺珏对抗,没有必要也没有好处,并且也没有理由。
   但是他的内心依旧有着无法抑制的愤怒,不过这样的怒却并不是来自于王子鹤也不是莫玺珏,而是源于他自己。
   并非是那种来自于各方面压力的无力感,而是自己对感情的态度。
   作为如此庞大企业家产的继承人他从小就生活在一种类似于被早已计算好的程序当中,随着他逐渐长大便开始慢慢地脱离既定程序,然而当他成年之后,自以为自由之后才猛然发现自己依旧活在程序的影响之下,他依旧习惯了······就像嫁接的植物一样,这种可怕的基因程序已经透过了身体,穿过了灵魂,完美的生长在了一起,无法剥离、无法丢弃、无法改变。
   如今已经成长为青年的他已经开始习惯、开始学会掌控这种将伴随自己一生的既定规则,他开始变得淡然冷漠,对周围的一切都毫不关系,他发现原来他深爱着的人永远都是自己,也只能是自己。
   面对王子鹤的那种心情也许他自己都还处于茫然状态,他喜欢王子鹤的长相、喜欢他的身体、喜欢他的姓格,因为·····跟他很像。
   当然另一面则是一直告诫自己这个世界除了自己没有人有资格得到他的喜欢和爱。
   极其矛盾,却又极其有趣。
   莫亦躺在四楼的浴池中,看着清澈见底的水面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随即他又闭上了双眼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现在他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呆着。
   至于王子鹤······他的父亲莫玺珏难得对一个人如此感兴趣,他又何必插手呢?(ps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样的自私呢)
    


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当王子鹤悠悠转醒时他看着白洁的天花板不禁瞪大了眼睛,随即他迅速转过头打量起四周,借着旁边有些昏黄的床头灯,他发现自己似乎是身处在一个十分低调奢华的房间之中,不远处又还有看起来像是医疗器具的东西,他又低下头看着手臂上插着的注射器还有身下极其柔软的大床,不禁有些疑惑。
   当时在莫玺珏书房里发生的事情······他逐渐回忆着,是将他带到了医院?他抬起头看着已经快要滴完的药袋后又赶紧查看了一下左胳膊上的伤势,看到早已经包扎完好的伤口他不禁松了口气。
   王子鹤揉了揉眉心想要下床去上厕所,当他掀开被子才猛然发现自己身上居然什么都没穿,然而就在这时传来了门被打开的声音,当他拉好被子准备继续躺下装睡时门正好已经被打开。
   接着便走进来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年轻女子,此时两人正好四目相对显得有些尴尬。
   “王先生您已经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年轻的女护士反应很迅速仅仅只是愣了一下便向王子鹤走来。
   “没有,我很好。”王子鹤点了点头。
    女护士十分温柔得笑了笑:“那我就放心了。”说完便一边帮他换上新的药水一边将他背后的枕头摆好,让他能够稍微躺起来。    
    “请问······”王子鹤躺起来的过程中幸好有被子挡着不然胸都要露出来了,感觉着赤裸的身体让他非常不适应。
    “您是说莫先生吗?他马上就过来。”女护士又递了杯温水给他,显得格外的善解人意。
    被女护士打断了自己的问话,王子鹤只得皱着眉头无奈地接过水杯,他想问的是有没有衣服穿······算了,正好他的喉咙也有些渴。
    “那么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如果有什么问题按一下床边的呼叫器即可。”女护士笑得十分温柔,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