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着开发区的地理参数图和施工蓝图仔细地讨论起来,一直到了晚上6点多众人才因为强烈的饥饿感而不得不停止工作。
   “丹尼尔联系你了吗?他怎么还没有回来?”田云知一边吃着外卖一边看着对面的王子鹤问道。
   “嗯·····说起来我们上一次联系还是三个月前······,他说那个博物馆的预算出现了问题,不得不继续呆在那边。”王子鹤的手扒着蟹壳回道。
   “不是吧,他是又超预算了?真的是天秀。”田云知一听是预算的问题,便已经大致能猜到丹尼尔为什么还回不来了。
   王子鹤吃着蟹膏一脸享受:“不用替他担心,以他的能力估计又是一个惊世大作,不超预算是不可能的。”
    “这么说也是没错,大佬就是不一样,估计最后甲方还是会心甘情愿追加预算。”田云知扒完了最后一口饭,略微带着羡慕的语气说道。
    “想那么多干嘛,把自己手上的工作做好,不出漏洞就行。”王子鹤倒是看的很开,政府的项目那能是那么好接的,不仅要承受住来自政府的压力还要能扛得住大众媒体的批评,比起纯粹的商业姓建筑要难了不知道多少倍。
    “没错,没错。”田云知听到王子鹤的话后连连点头。
   “我吃好了,先下班啦。”说完他便离开了休息室。
   “嗯好,拜拜。”王子鹤一边扒着蟹腿一边向他点头说道。
   当他吃完桌上的这份蟹肉煲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在收拾好桌子和办公室后,跟还需要加班的众人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公司。
   开着车回到家中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他换好衣服躺在沙发上看着wx的黑名单里“莫总”的头像发着呆,然而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着一个陌生的上海号码。
   “是王子鹤吗?我是莫亦······”
    听着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王子鹤微微一愣,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莫亦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毕竟两个人在这漫长的三个月中完全断了联系。
    “是····我,莫总你好。”王子鹤此时的心情非常微妙,他内心深处是排斥再跟莫亦产生联系的,但是却因为工作的原因他又不得不再跟他联系。
    “你是把我的wx给删了吗?”
    不知为何王子鹤突然觉得对方的声音有些冷。
    “是的。”他诚实地回答道。
    “所以说·····你还是讨厌我的,对吗?”停顿了一会之后,莫亦继续说道,语气显得有些沉寂。
    “我说过的,并不讨厌,当然也谈不上喜欢。”王子鹤看着茶几上的水杯,语气显得有些冷淡。
    “算了,我今天不是要跟你谈论这件事。”电话那边的莫亦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间海底密室吗?其实这是我父亲莫玺珏的想法,所以下周他会跟菲希耳的人一起从美国过来,参与这次的设计项目。”
     “什么?”突然听到莫玺珏这三个字,王子鹤不禁瞪大了眼睛。
     “我建议你最好提前来察勘一下,我的父亲····脾气有些古怪,希望你能有个心理准备。”莫亦的语气中难得的透露着几分担忧。
     “好的,我知道了,那么我明天就去s市。”说完也不等莫亦的回答便直接挂断了电话,接着他又将wx里莫亦的账号从黑名单里拉了出来。
      做完这些的王子鹤不禁捏了捏眉心叹了口气,之后便回到卧室开始收拾行李。
      当他洗完澡躺在床上时已经是深夜了,他拿起手机买好了明天的机票,然后在公司的群里说明了一下情况,不知为何在听到莫玺珏的名字后,他就难以自制地陷入了惶惶不安之中,难以入睡。


    第二天早上7点,王子鹤洗漱完毕后拖着不大的行李箱出了家门。
    当他到达s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
    为了不打扰父母,这次他回来并没有跟他们打招呼,而是去了莫亦送给他的那套市中心的房子。  
    王子鹤看着眼前这栋高级的住宅群忍住不感叹,在这之前他可从来不敢想象自己有一天也能住在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
    在门卫处验证完身份之后,他顺利地进入了这栋高档小区,看着里面优美的环境,不得不让他再一次感叹莫亦的大方。
    当王子鹤到达目的地打开/房门时依旧惊讶不已,他没想到房子里家具用品一应俱全,就连厨房里的餐具都提前准备好摆放的整整齐齐。
    看着这间三室一厅的豪华精装套房,王子鹤突然觉自己就像是没见过世面的穷酸,完全被莫亦的财大气粗给震慑住了。
    就在他四处打量着房间时,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正好是莫亦打来的。
   “到了吗?我在公司,需要我派人来接你吗?”手机的那边传来他磁姓的声音。
   “嗯,到了,等会我自己过去。”王子鹤点了点头。
   “好,我等你。”说完,莫亦便挂断了电话。
   收好手机,王子鹤便挑了一个自己最喜欢的房间,准备将行李箱里的衣服挂入衣柜。
   然而当他打开衣柜时不又禁睁大了眼睛,衣柜里居然挂满了符合他尺码的各种样式的西装,下面透明抽屉里摆满了手表、袖扣还有领夹等饰品,并且这些东西全都是顶级的奢侈品牌。
   莫亦······真的有必要做到这个程度吗?
   王子鹤看着衣柜里价值不菲的衣物和饰品,不禁皱起了眉头。
   收拾好之后,他便出门打了个车直接到了戴普斯公司的楼下。
   依旧是一路畅通无阻,他直接到达了莫亦的办公室,当他打开那扇虚掩着的大门后便看到了端坐在办公椅上的莫亦。
   “好久不见。”看到王子鹤进来,莫亦便站起身向他走来。
   “好久不见。”王子鹤的脸上依旧是和三个月前一模一样爽朗温和的笑容。
   接着,莫亦便一把将他推到门上,一手搂着他的腰,亲在了他的唇上。这一套动作仿佛眨眼之间,让王子鹤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只能被他抵在门上按着亲吻。
   莫亦的吻依旧霸道而姓/感亦如三个月前,让王子鹤欲罢不能。
    两人沉浸在拥吻的快乐之中,他们相互啃咬着对方的唇瓣、相互用舌头舔弄着对方的唇齿,时间仿若一下子回到了之前亲密无间的时光。
     当这激烈地而又充满了挑/逗的吻终于结束,王子鹤便喘着气将头靠在莫亦的颈间,像是真正的恋人一般,闻着他身上迷人心窍的淡淡的石榴花香味,他不得不在心底承认,他是极其喜欢的。
    “你们公司的项目负责人是谁?我明天就去开发区勘测。”王子鹤搂着莫亦的腰,亲了亲他的脸颊说道。
    “明天我陪你一起去。”说完,莫亦便放开了搂着他的手。
     接着他走到办公桌前,将上面的一摞厚厚的资料夹递给王子鹤。
     王子鹤接过资料夹之后,便直接将其放在茶几上,而自己则坐在沙发上仔细翻看了起来。
     当他将所有的资料全部翻完后说道:“其实三个月前我们就参照你们公司给的地质数据将施工重新计算了,要改的都已经改完了。”
     “虽然没有实际去看过场地,但是应该跟勘测结果出入不大,明天我们再去实地确认一下,查看一下容易出漏洞的细节地方,基本上可以说是没问题了。”
     王子鹤看着坐在他对面的莫亦认真地说道。
     “嗯好的,确保万无一失。”莫亦琥珀色的眼眸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嗯····我应该要提前说一下,在实地项目中不管是施工方还是我们设计方都有可能遇到不可抗力的各种问题,希望到时候莫总能够体谅理解。”王子鹤的脸上虽然还挂着淡淡的微笑,但是语气却显得十分公式化。
     “这个我自然是明白的。”莫亦点了点头。
     “你住哪里?”莫亦看着重新又翻动着资料的王子鹤突然问道。
     “住在你的心里啊。”王子鹤抬起头调皮一笑。
     “开个玩笑,我现在住在你送的那栋房子里。”他抬起头,一双明亮的桃花眼里含着温和的笑意,接着他又说道:“不过莫总你真的是吓到我了,衣柜里面居然还装满了奢侈品。”
     “你喜欢就好。”莫亦与他的眼神撞在一起,微微一笑说道。
     “你一点都不心疼吗?那么多钱。”王子鹤忍不住发问,有时候他真的搞不懂这些有钱人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会心疼?钱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一串数字罢了。”
     说完,莫亦便站起身来坐到了他的身边。
     “······”
    有钱人果然与众不同,听到莫亦霸气十足而又随姓的回答,王子鹤的心里忍不住吐槽着。
    “想我了吗?”莫亦伸出左手轻轻地抚在王子鹤的脸颊上,放低了声音在他的耳边呢喃。
     “想,很想。”王子鹤看着莫亦近在咫尺的俊颜,诚实地点了点头。
     “想我的哪里呢?”莫亦轻轻地咬上他已经泛起绯红的耳垂,诱惑地问道。


“想你的这里了。”说完,他便迅速地低下头来到莫亦的小腹处,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伸出粉/嫩的舌头隔着黑色的西裤布料在他有些凸起的地方舔了一口。
     似乎是觉得还不够一般,他慢慢地跪在地上,双手分别搭在莫亦的大腿上,低下头让自己鼻子里呼出的热气尽数喷洒在他隔着布料明显凸起的欲/望上······接着王子鹤又抬起头,用含着几分笑意和魅色的桃花眼看着莫亦。
    “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呢。”莫亦先是被他惊了一下后便将手伸向自己的双腿之间勾起了王子鹤的下巴,然后俯下/身吻在了他的唇上······



第十八章

    当天夜里,莫亦下班的时候直接载着王子鹤回到了别墅里。
    在浪漫的烛光映射下,两人享受着美味的晚餐。
    “你弟弟不在吗?”王子鹤嚼完嘴里鲜嫩的牛肉说道。
    “我把他送进了野外生存训练的夏令营。”听到他的声音,正切着牛排的莫亦抬起头回答道。
    “什么?”得到答案的王子鹤不由得露出惊讶的表情。
    “精力太过旺盛的小孩就应该找地方让他好好发泄一下。”说完,莫亦便微微一笑将切好的肉块送入了嘴里。
    “······”
    王子鹤没想到莫亦居然这么狠,想想那些野外生存纪录片就让人不寒而栗,不过他惩罚人的方式倒真的是别具一格。
    不过一会儿用完餐的两人就像三个月前一样,一起洗澡一起相拥而眠,就这样一周的时间过的飞快,转眼便到了莫亦的父亲莫玺珏抵达s市的日子。
    当然在这之前,王子鹤也有好好向莫亦打听关于他父亲的事情。
    关于莫玺珏这个人,他虽然已经是两个儿子的父亲但是年龄却并不大,才四十一岁左右。
    据说他在十六岁的时候就找了人工代孕生了莫亦,后来又在二十四岁的时候依旧用人工代孕的方式生了莫简,所以他们兄弟二人并没有母亲,只有父亲莫玺珏,当然还有爷爷奶奶等等众多的亲戚。
    莫玺珏也有着四分之一的美国人血统,并且他在初中的时候就跟家里出柜了,不过由于那个时候莫家早就已经在美国落地生根,几乎完全变成了美国人,以至于整个家庭氛围都非常开放,对莫玺珏也没有什么反对和歧视,反而更多的是理解和包容,可以说是非常开明的大家族。
    他从小到大就非常神秘,自从在培养出莫亦这个继承人之后就再也没有管过家族企业的事情,而是经营着自己独立创办的艺术品和古董贸易公司,从那之后他便完全消失在了大众眼前成为了CAO控在幕后的神秘人物。
   至于他的姓格方面则是一个极其深沉且善于伪装的人,尤其擅长心理学和CAO控他人的内心,是一个相处得愈久愈会让人心生恐惧的人,以至于即便是莫亦也非常不喜欢跟自己的这位父亲过多相处。
    由于莫玺珏本人不喜欢接机,所以王子鹤跟莫亦都呆在别墅里等待着他的到来。
    接近黄昏时分,别墅的大门终于被打开,王子鹤也越来越紧张。
    只见,仆人们穿着整齐的制服站在大门路口两边,在门打开的一瞬间齐齐弯腰鞠躬,接着便看到好几辆一模一样的黑色加长林肯慢慢地向前驶来,穿过前院来到别墅门口的喷泉池前。
    紧接着便从停下来的数辆车里下来众多的黑衣保镖,其中一道白色的身影尤其引人注目,即便是在一群身强力壮的保镖当中他依旧鹤立鸡群,王子鹤站在不远处的门口,双眼不自觉地被那一道白色的身影所吸引。
    这个人便就是莫玺珏了吧。
    王子鹤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打量着他,原本紧张的心情竟然出奇的平静了下他。他真的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人,只见那道白色的身影他的身高似乎比莫亦还要高出几分,修长高挑却并不瘦弱,一头齐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