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密都无所遁形,就这样赤裸裸地暴露在他的眼前。
  “我拒绝回答。”王子鹤不自觉地深吸了一口气后看着莫亦说道。
  “随你。”莫亦舒展了自己皱起的眉头。
  说完便拉起他的手,转身向别墅走去。
  “等等,你要干什么?”王子鹤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我决定在你走之前,好好地“补偿”你一次。”莫亦转过头,一改刚才严肃的表情,带着温和的笑容对王子鹤说道。
   “什么补偿?等等,你慢点。”王子鹤一脸疑惑。

   莫简站在三楼看着正在花园里拉拉扯扯的两人,拳头不禁紧紧地握起,眼神也愈发地阴郁起来。很明显从今天早上王子鹤说认识他、还有他哥哥的那副奇怪的笑容开始,他那天强行对王子鹤所作的事情就已经被暴露了,一直到现在他都是被孤立的状态,然而就是这一点才让他愈发地想不通。
   如果自己的情人被别人强上了会是这样的表情吗?如果自己再次看见强x了自己的人会是这样的反应吗?这一切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莫简根本就猜不透这两人的想法。
   他的哥哥莫亦,由于两人的年龄相差较大,在美国的时候除了节假日以外,从小两人就很少见面,即使是见了面也说不上几句话,就更不用说是相互了解了,两人的关系除了那层不可磨灭的血缘之外,可以说是就连普通朋友都比不上。
   他对他哥哥的所有了解全都是来自于社交媒体里一些表面上的新闻,不外是年轻的企业家、知名的优秀继承者等等,诸如此类的评价,至于他是什么样姓格的人,没有人清楚地知道,恐怕就连那位更加令人心惊胆战的父亲莫玺珏也不甚了解。
   莫简看着两人手拉着手消失在了花园处后便拉上了窗帘。
   之后他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倒在床,睁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天花板。
   回忆着刚才两人亲密的动作,他不仅仅觉得嫉妒和羡慕还有一股来自于心底对莫亦的莫名恐惧,一时之间五味杂陈。
   这感觉就仿佛是滴进滚烫油锅中的水、瞬间溅起的灼液不断侵蚀着他的内心,让他感觉疼痛难忍,呼吸困难。
  

莫亦拉着王子鹤的手再次来到了四楼的那间浴室。
   一到达浴室,莫亦便将他推在门上并且双手按着他的脑袋,凶狠地吻在他的唇上。
  “唔····嗯····”
   王子鹤一边闭着眼睛回应着他火辣的热吻,一边用手将浴室的门反锁上。
   听到锁门的声音,莫亦突然停了下来,他睁开眼睛看着王子鹤突然从喉咙深处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
   随着他越来越大的笑声,王子鹤也睁开了眼睛,看着莫亦向上扬起的嘴唇,王子鹤便忍不住冲着他翻了个白眼,随后便一把勾住他的脖子,亲在了他还在笑着的嘴上。
   他一边伸出舌头与莫亦纠缠在一起,一边来回顶动着胯部,隔着裤子薄薄的布料在他的下/身处来回地摩擦,感受着两人因为摩擦而微微抬起的欲/望,王子鹤的脸上也泛起情动的绯红。
   莫亦的双手放在王子鹤挺翘的臀/部上,一边来回揉搓一边用力按压,使得两人的欲/望加大了接触摩擦的面积。
   此刻王子鹤的小腹也紧紧地贴在莫亦的皮肤上,微微撅起的丰满翘臀与纤细的腰肢形成了一道姓/感诱人的s形弧度。
  “你去准备一下,我给浴缸换一下水。”
   眼看王子鹤已经要被吻到缺氧 ,莫亦便松开他的唇说道。
“好。”
  还沉浸在欲/望中的王子鹤显得无比乖顺,他红着脸喘着气点了点头。
  约莫过了近一个小时王子鹤才从厕所里走出来(他去给自己灌肠了),当他出来时便看到了仅仅穿着裤坐在浴池石阶上的莫亦。
  然而王子鹤却并没有走向他,反而是走到浴室的尽头将窗帘全都拉紧,做完这些之后他才返回来走到莫亦的身边。
莫亦看着他的动作不禁露出了几分笑意,他拉起王子鹤的手将他慢慢地带入水中。
浸泡在温度适中的水中,王子鹤靠在池边看着与他面对面的莫亦忽然伸出了手掌:“我的补偿呢?”此时的他表情出奇的有些严肃。
莫亦看着自己面前白/皙的手掌,不禁微微一笑,随即将自己的下巴搁在了他的手掌上问道:“难道有我还不够吗?”
  他英俊帅气的脸上露着几分雅痞的笑容显得魅力十足。
  面对莫亦的耍无赖,王子鹤却并不显得退缩,反而是顺势地勾起他的下巴,然后霸气十足地咬上了他略微丰满的下嘴唇。
  两人情动地、激烈地相拥而吻,带来的是不断被勾起来的欲/火。
  他伸出手滑向莫亦的下/身,握住那滚烫的硬物来回揉搓了起来。
  沉浸在欲/望中的莫亦动作似乎没有了平时的那般优雅变得粗爆了起来,他抓着王子鹤的头发将他纤长白/皙的颈脖送入自己的嘴边啃咬起来,揉搓着臀/部的大手也逐渐往下插入了股缝之间。
  “嗯·····”
  感受着已经完全探入后/穴的手指,王子鹤不禁发出一阵舒爽的轻哼。
  浸泡在水中的肉/穴似乎要比以往更加的柔软,从手指处传来的触感让莫亦不禁加大了扩张的力度。
  不过一会儿,三根粗大的手指便已不再能满足王子鹤骚浪的肉/穴,他勾起莫亦的脖子在他的耳垂上吮/吸着,之后便在他的耳边诱惑着说道:“我后面好痒,你赶紧插进来····嗯·····。”
  说完还故意收缩起后/穴的肌肉,将那三根手指丝丝地夹住。
  听到王子鹤姓/感十足的耳语,莫亦便迅速将插在他肉/穴里的手指抽了出来,双手托着他的屁股将他早已靡乱不堪的嫩xu_e对准了自己早已勃/起的肉/棒上。
  这时王子鹤便配合地伸过手,将那根滚烫粗大的肉/棒握在手里对准了自己的肉/穴。
  “·····莫总·····你的肉/棒·····啊······CAO的我·····好爽·····唔·····哈·····”
  由于在水中和姿势的原因,王子鹤的身体完全依靠着莫亦,只见在他火热的肉/棒插入的一瞬间,带入的些许池水,一时间火热的肉/棒和略带凉意的水一齐进入了他的身体内部,摩擦在前列腺上带来了今人欲/火焚身的快感。
   当莫亦的欲/望完全没入王子鹤的肉/穴之中时,便从炙热的小 xu_e深处传来了巨大的吸力和紧致感,又紧又热的肉/穴让他的欲/望不禁又涨大了一圈,他将王子鹤的背部压在池壁上,双手托住他丰满的臀/部就着这个姿势开始来回抽/插起来,动作虽然不快但是每一次进出都伴随着微凉的池水,带来的异样的快感,让他不自觉地泄出了- yín -/荡至极的呻吟。
   “啊·····唔·····嗯·····好粗······嗯·····”
   每一次的进入都是整根完全没入,粗大火热的肉/棒像是活着的一般不断地狠狠地刺出他最敏感的地方,随之带来的源源不断的快感,让王子鹤爽得直翻白眼,似乎整个身体都不属于自己了一般,像是毫无依靠的浮萍,随着莫亦抽/插的动作,荡漾在春水之上。
    不过这样的姿势虽然进入的最深但也十分消耗体力,在CAO干了几分钟之后,莫亦便将抱着的王子鹤放了下来,他将插入肉/穴里依旧挺硬无比的肉/棒拔了出来,随着火热的粗大消失,混着肠液泛着白色的液体飘散在了水池中。
  他将王子鹤的身体反转过来,让他趴在池边撅起屁股好方便自己进入。
   动情的王子鹤显得无比的配合,甚至还伸出双手将自己的两瓣臀肉掰开,让自己的骚xu_e完全暴露在莫亦的眼前,好方便他的抽/插。
  莫亦看着他似乎急不可耐的样子微微一笑,力度适中地一巴掌拍在了他丰满的臀肉上,瞬间白/皙的臀肉便泛上了- yín -靡的绯红,接着他便将自己粗大的肉/棒扶起来再次插入王子鹤愈发- yín -乱的肉/穴之中。  
   “喜欢吗?”莫亦一边亲吻着他肩膀处的肌肤一边在他的嫩xu_e里快速抽/插着。
  “嗯·····唔······喜···欢····好喜欢·····好爽·····哈···啊······”
   沉浸在欲仙/欲死的快感中的王子鹤,显得格外的诚实可爱。
  “啪啪”作响的肉/体碰撞的声和因为两人激烈的动作而不断激荡起的“哗哗”水声,当然还有王子鹤那- yín -/荡而又姓/感的呻吟声和窗外连绵不断的蝉鸣声······等等数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幅绘声绘色的夏日春色艳图,像是烈姓-chun-药一般,不禁让人生出脸红心跳和欲/火焚身之感。



第十五章

   两天后的中午,王子鹤果然如那天夜里说的一般,坐上了离开s市的飞机,他看着手上那张莫亦所谓的“补偿”——一张存有五千万的银行卡和一套s市中心高级小区的房产证,不禁露出了略显苦涩的笑容。
   也不知道莫亦是怎么办到的,不管是银行卡还是房产证,里面的身份和名字都是他王子鹤,显然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钱办不到的事情。
   两样东西加来的价值恐怕他一辈子都难以赚到,然而不过是陪他睡了几次,王子鹤便立马就将这些轻易得到,愈发地显露出两个人身处在截然不同的世界,中间遥远的距离仿若天堑一般无法跨越。
   王子鹤将两样东西放入随身携带的背包中后,看着窗外湛蓝的天空,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逐渐失去了焦距······
    
   当他到达b市之后,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里,王子鹤看着屋子里依旧还活着的众多植物盆栽不禁松了口气,植物的生存能力要比预想的强大许多,放好行李换好衣服之后他便开始给植物们浇水修剪。
    打理完植物之后他也没闲着而是继续打扫起来,快半个月没有住过的屋子已经积了些灰尘。
    看着窗外的太阳已经完全西落,灼热的温度仿佛也将了不少,当然呆在室内吹着空调的王子鹤自然是无法触感到,他用了近三个小时才将房间恢复到了一尘不染,看着变得干净的房间他的脸上不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此时他脸上的表情似乎又恢复到了半个月之前的活力四射,仿佛中间那段令人疯狂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
   生活再次回到了最初的轨道,洗完澡躺在柔软舒适的床上,王子鹤蹭了蹭枕头露出无比安心的微笑,果然只有回到自己的小窝才会让他完全地放松,此刻他的心里充满了温暖的感觉。
   第二天,王子鹤伸了个懒腰后,起床刷牙,看着镜子中元气满满的自己,王子鹤自信地对着镜子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绽放出了无比阳光爽朗的笑容。
   当王子鹤拿着咖啡杯出现在公司里时,得到的是公司里众人活力十足打招呼问好的声音。看着同事们充满朝气的笑脸,他的内心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归属感,果然这里才是属于我的世界。
  “终于舍得回来了?”白希芸依旧穿着一身干练十足的ol套装,她笑着伸过手捏了捏王子鹤的脸。
  “当然,这里可是我的第二个家。”看着白希芸快速伸过来的手,王子鹤想躲却没有躲开。
  “这下可要收收心,好好工作啊!”感受着从手指上传来柔软弹姓的触感,白希芸内心不禁感叹保养的比她这个女人还好。
   “那是自然。”王子鹤笑着点了点头。
   在跟众人打过招呼之后,他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区。
   公司里虽然有他专门的办公室,但是相比起来他更喜欢和众人一起工作的感觉,王子鹤看着电脑屏幕上那一堆令人又爱又恨的Adobe系列软件,不禁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我居然有种自己要完结了的错觉hhhhh大家别怕距离后面的故事还很长,这是个很重要的过度章。)

  

日复一日朝九晚五的生活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月。
   躺在床上的王子鹤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早上8点,星期六。
   他揉了揉惺忪眼睛,看着身下因为生理现象而撑起的小帐篷,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即掀开薄被伸出手向着自己昂扬挺立的欲/望摸去。
   躺在枕头上看着自己红的似乎可以滴出血一般的肉/棒,王子鹤的右手在上面用力地来回撸动着,十分钟过去了,随着一阵阵刺激的快感,依旧气势昂扬的欲/望除了铃口处吐露出些许的透明前列腺液以外,丝毫没有要射的意思。
   伴随着这种异常的不满足感,王子鹤的手越伸越往下,他一边用右手继续在肉/棒上来回摩擦,一边用左手用力地挤压着下面的囊袋,两颗睾/丸表面上的粉色皮肉也随之变得愈发通红。
   然而过了好几分钟,虽然能感觉到自/慰带来的快感,但是却莫名觉得距离射/精还有很远的差距,王子鹤看着手上粘腻的透明液体,不禁皱起了眉头,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似认命了一般,将手继续向下探去。
   当微凉的手指在碰触到不断收缩着的菊/穴时,粉/嫩的穴/口竟然极度敏感地向后收缩着,更加令王子鹤震惊的是,触入的柔软之地的手指居然感觉有些湿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