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铺,刚才他明显能感觉到他弟弟的视线似乎是在透过他寻找着什么······
  转过头继续看着报纸的莫亦,他面无表情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

  金色的阳光穿过白色的窗帘,照在了王子鹤的床上,迷迷糊糊之间他揉着眼睛,看着已经蔓延到床尾的阳光,即使是呆在空调房里似乎还是能感受到这夏日夕阳的炙热温度。
   他揉了揉头发看着手机,已经是晚上7点了,似乎是因为睡过了头,他反而觉得更加昏沉,再加上浑身上下的肌肉都散发着酸痛感,让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睡下去了,肚子里的饥饿感明显是在向他抗议。
   “妈?在吗?”王子鹤穿着睡衣打开了房门。
   “你醒啦?你妈去跳广场舞了,饿了吗?我给你把饭菜热一下。”回答的是他的爸爸王央鸣。
   “哦好,谢谢老爸。”说完,王子鹤便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手机上的消息。
   wx上的消息很多都是群里的,待他一个个查看之后,突然看到了那个灰色天空的头像所发出的消息让他滑动手机的手指一顿。
   “晚上来我办公室一趟。”显示的消息时间是今天早上8点。
    此时的王子鹤心情十分的复杂,他前天刚跟这位的弟弟做过,这一切都让他不知如何去面对莫亦,气愤当然是有,毕竟他是被他的弟弟给强上的,但是这件事情从头到尾莫亦应该是不知情的,这使得他根本就没有理由去指责他,更重要的是,他的心里竟然生出了种自己背叛了他的错觉······
    不对,他们只是炮友关系,根本就不是情侣,他要跟谁床似乎也跟莫亦一点关系都没有,王子鹤内心非常矛盾。
   不过最后他还是恢复回复了消息。
   “什么事?”
   “现在立马过来。”
  王子鹤的消息一发过去,没想到对方居然秒回。
   “等我吃完饭。”
  本来王子鹤就不是很想去见他,在看到他这命令的消息之后,心情就更加不好了,他发完消息之后便将手机扔在了茶几上不再搭理。
   等他吃完饭后,又慢悠悠地去洗了个澡,在看到屁股后面依旧明显的牙印之后,王子鹤的心情就愈发的差了,他皱着擦干身体后,看着镜子中自己那显得非常颓丧的脸色,不禁又叹了口气。
   他并不希望在莫亦的面前表现出自己懦弱颓废的一面,所以他不仅打了领带还穿了条深灰色的西装长裤。之后又对着镜子仔细地用发蜡造型了头发,就连眼下有些泛青的黑眼圈也用化妆品进行了遮盖,看着镜子中跟刚才像是换了个人的王子鹤,心情总算稍微好了一些。
  他戴好手表之后,还喷了一些以前留在家里许久没用过的香水,一股好闻的清新的竹叶香围绕着他的身体,深吸一口,这股清爽的味道仿佛正好抵消了几分夏日的闷热,让王子鹤的心情彻底放松下来,他在心中再三思量着。
   如果他猜测的没有错,莫简应该是没有把跟自己发生的事情告诉他哥哥莫亦,他们兄弟两人的姓格正好相反,且不说一个沉默寡欲,一个活泼好动,两人的年龄就相差了有将近7岁,估计两人平时聊天都很难聊到一起去,况且以莫简的少年心态,这种事情最好的分享对象根本就不可能是自己的家人,顶多会拿去跟自己的兄弟朋友吹嘘自己在床上时多么勇猛持久······一想到莫简,王子鹤就觉得一阵头疼。
    虽然他不知道莫亦这会叫自己有什么事,但是只要他不说,莫亦根本就不会知道他跟他弟弟的关系,所以这样想来这件事也没有那么复杂。
    当王子鹤穿好鞋子站在玄关处的时候已经晚上9点了,也不知道莫亦有没有继续呆在公司等他,想到这里,王子鹤觉得自己这花费了大量时间的精心打扮,估计是没有什么用了。
   “路上注意安全啊,有什么事记得跟家里人联系。”看着王子鹤要走,正在擦着餐桌的王央鸣说道。
   “嗯好,老爸你不用担心。”说完,王子鹤便关上了门。
  看着手机上的消息,自他说要吃饭之后,莫亦并没有回复。
  “还在吗?”王子鹤再次发消息。
  “在。”
  得到的依旧是莫亦的秒回。
  看着手机上讯息,王子鹤不自觉的笑了笑。
  当他到达戴普斯的办公楼时已经是晚上10点了,此时里面大部分的员工早已下班,很多楼层的灯都已经被关掉了,门口的保安在看到王子鹤之后并没有阻拦,反而还对他点了点头,显然是莫亦提前示意后的结果。
   王子鹤坐着电梯,当他看着电梯的数字迅速从36跳到了37之后,便想到了那层不存在的楼层,不自觉地竟然觉得有些好笑。
   看着虚掩着的办公室大门,王子鹤直接推门而入。
   “来了。”坐在办公室里正看着电脑的莫亦说道。
   “久等了。”王子鹤修长的腿走到办公桌前看着他的脸,略微有些歉意的说道。
   “跟我来。”说着莫亦关了电脑,站起身来。
  他绕过王子鹤走到书架前,和上次一样,待他解开锁之后,隐藏在书架后面的门便再一次暴露在了眼前,在通过虹膜与密码解锁之后,铁门自动挪开。
   莫亦拉起王子鹤的手进入了这个隐密的房间。
   和上次的CAO作一样,两人一起从浴缸里的圆形滑梯下去。即使已经是第二次来到这里,王子鹤都不得不为之惊艳,转眼即逝的蓝色深海和远处霓虹通明的城市夜景,这一切都让他记忆犹新、难以忘却。
   两人来到这“不存在的楼层”之后,莫亦便继续拉着王子鹤的手来到了餐厅。
  当王子鹤看着靠着玻璃幕墙的圆形餐桌上放着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可惜我已经吃饱了。”他看着莫亦的脸说道。
  “可惜都已经冷掉了。”然而莫亦的脸上却看不出半点可惜的表情。
  他依旧带着王子鹤坐到餐桌面对面坐下,随后又拿起刀叉吃着这盘冷掉的牛排。
  坐在对面的王子鹤就这样看着他逐渐将牛排吃完,一时之间只能听到细微的餐具与盘子发出的碰撞声。
  “喝酒吗?”吃完牛排的莫亦擦了擦嘴后问道。
  “不了,你今天找我是什么事?”这样沉默的氛围让王子鹤有些不适。
  莫亦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地将桌上泡着香槟的从早已融化的冰块里拿了出来,他拿着布不急不缓地将瓶身上的水渍擦干后,拿着开瓶器将酒塞拔出,动作娴熟老练并且姿态优雅,而被打开的香槟也没有撒出一滴泡沫。
  他拿着酒将两人面前的高脚杯里分别倒入了香槟,之后他又将瓶子放好,至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当他拿起酒杯微微抿了一口后说道:“把衣服脱了。”
  听到莫亦的话后,王子鹤愣住了,他在脑海里演练和猜测了许多遍都没有预料到他会这般直接与突然。
   “我今天不想做。”他皱着眉直视着莫亦的眼睛说道。
   “为什么?”莫亦用左手撑着下巴盯着王子鹤,突然露出了一丝笑意。
   “我累了。”莫亦的眼神仿佛能透过他的皮肤看到他的内心,在这样的眼神下,王子鹤的不得不收下眼帘,不再看向他。
   “为什么会累呢?为什么呢?”
  连续的两个为什么问得王子鹤越发心惊,他····果然是已经知道了吗?他忍不住往最坏的结果去猜测。
  他低垂着眼,看着桌上杯中还冒着气泡的酒,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话。
  “我们可是有五天都没有见过面了吧,你······为什么会“累”呢?”莫亦一边笑着说道,一边翘着二郎腿,用皮鞋的尖部在王子鹤的小腿处来回摩擦着。
   听到他在“累”字上的重音,虽然是笑着说的语气,但是却莫名的从背后升起一股凉意。
   此时王子鹤便觉得小腿处痒痒的,他掀开桌布,果然看到了那只在他腿边不断挑/逗着的黑色皮鞋。
  “我累不累似乎跟你见不见面没有必然关系吧。”王子鹤将腿缩回到一边。
  “嗯···确实是没什么联系。”此时莫亦突然站了起来,他走到王子鹤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又说道:“把衣服脱掉,我不想再说第三次。”
  他琥珀色的眸子在烛光的反射下,显得颜色更加地晶莹剔透,同时从里面显露出来仿若太阳般地灼热感。
   王子鹤抬起头,看着莫亦英俊帅气的五官,一改刚才的笑脸突然冷下的来模样更是令人胆战心惊,此时他的心脏竟然如战鼓般剧烈跳动起来。
   他看着莫亦冷酷的俊颜,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突然间竟然觉得十分口渴,他的双手像是被莫亦CAO控着一般竟然十分乖顺听话的解起了领带。
   王子鹤略微颤抖着双手,纤细修长的手指慢慢地拉开了系在脖子上的黑色领带,白/皙的手指与黑色的领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似简单的动作之间竟然让人生出几分正在被引诱的错觉。
    当他解下领带后又继续解开了衬衫的两颗扣子,他一边解扣子一边抬着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莫亦,黑白分明的桃花眼似乎还含着笑意,配合着他此时的动作,就像是一场无声诱惑的默剧。
   看着王子鹤从不愿到顺从,再从顺从变为无声的诱惑,莫亦突然觉得这个人愈发有趣起来。
  他就这样居高临下地看着不断解着扣子的王子鹤,原本严肃的表情也逐渐放松下来,他双手交叉抱胸,饶有趣味地看着王子鹤缓慢又充满了诱惑的动作。
   此时王子鹤已经解开了衬衫的所有扣子,之后便又开始解皮带,将皮带一点一点地从裤子上抽离后他便站起身来,这时他与莫亦的距离极近,嘴唇几乎已经要亲在了他的下巴上。
  似乎是无声的抗议,王子鹤脱的毫无保留,就连脚上的袜子也一并脱了下来。
  他就这样如出生的婴儿一般,赤x身裸x体地毫无保留地站在了莫亦的面前。修长白/皙却又不会让人觉得过分瘦弱的身材,倒映在背后的玻璃幕墙上倒没有显得过分- yín -靡,反而生出一种干净纯洁之感。
  灯光略微昏暗的餐厅,再加上一旁明亮的烛光映衬在他白/皙光滑的肌肤上,充满了神秘的诱惑感。
莫亦看着浑身赤x裸的王子鹤,盯着他白/皙的皮肤上留下的几处明显的爱x痕,两处手腕上的勒痕非常明显,还有脖子上的好几处吻痕,胸口上的齿印······将这些看在眼里的莫亦只觉得心里仿佛有一股怒火在燃烧。
   “转身。”莫亦的眼神一暗,命令道。
   王子鹤看着眼神越来越犀利的莫亦,默默地服从着指令。
  当他转过身,看到玻璃幕墙外一览无余的城市夜景,陡然一股无法言语的羞耻感侵蚀着他的内心,他忍住想要颤抖的身体,不自觉地深吸了一口气。
   莫亦看到他背后还未消散的齿痕和屁股上几乎是对称的印记最深的牙印时,突然笑了出来。
   肆意的笑声让王子鹤内心一震,正当他想回头时,莫亦从后面一把搂住他的腰,推着他向前走去,直到他不得不趴在玻璃上,莫亦才停止。
  “是我的弟弟干的吧?”此时莫亦停止笑声,贴近他的耳边轻声问道。
  莫亦从背后紧紧地搂着王子鹤,从背后看着他倒映在玻璃墙上的脸,似乎是想要看清他的表情。
  “是你将我的事情告诉你弟弟的吧?”出乎意料,王子鹤的脸上并没有露出惊讶的神色,而是一脸平静。
  “说真的,当我看到你身上的痕迹的时候,我只能知道你又跟别的人做了,但是并不知到对象是谁,不过······当我看到你屁股上的牙印之后,我猜很有可能就是莫简干的了。”莫亦将头埋入王子鹤的颈脖处,深深地吸了口气,似乎是在品尝他身上的味道。
    “······”
   听到他的话,王子鹤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此时两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王子鹤感受莫亦身上的布料摩擦在他光x裸的皮肤上的感觉,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他迅速转过头,靠在莫亦的身上扒开他的衬衫领口,在他的脖子与肩膀之间狠狠地咬上了一口。
   “你弟弟犯的事,就由你来偿还好了。”
  微微刺痛的感觉从脖子根处传来后,又看着王子鹤似乎害羞一般染上了几许绯红的脸颊,莫亦再一次笑了起来。
  “我一定好好偿还。”说完,他一手撑在王子鹤背后的玻璃墙上,一手握着他的脖子将他抵在玻璃墙上,之后便狠狠地吻向他的嘴唇。(是壁咚哟)



第十三章


   周六的早上,王子鹤悠悠转醒,只觉得自己的股x缝x间正被什么火热x硬x物抵着,他忍不往前挪开。
  当他完全睁开眼睛时,便看到了身边的莫亦正撑着胳膊看着他。
  俩个人四目相对。
  “醒了。”莫亦轻轻地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一吻。
  “你x硬x了。”王子鹤拉开盖在两人身上的薄被,看着自己正赤裸着身体躺在莫亦的身上,正好他那硬热的事物就抵在他的股缝处。
  “正常的生理现象,别管它。”莫亦侧过身,让王子鹤躺在床上后,一边抚摸着他的脸,一边在他的耳边低语着。
   此时两人的距离极近,莫亦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