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由于他的双手被绑住,身体也被莫简死死地压着根本就动弹不得,只能趴在枕头上喘着粗气。
   此时莫简的眼神一暗,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他抽出手指在自己早已挺立的肉/棒上来回撸动了两下,便握着自己的肉/棒前端抵在那个还在不断蠕动着的粉xu_e前,用力地将粗大的龟/头挤了进去。
   王子鹤只觉得自己的后/穴被一个火热的硬物强行撑开,比起刚才的手指更加粗大,并且还在不断地深处前进着。
  他紧闭着双眼,忍不住发出细小的呜咽声。
    已经进入体内的那根滚烫的巨棒还在不断地深入,随着深入那粉/嫩的肉/穴也被越撑越大,仿佛是要将它撑破一般,以致于王子鹤不得不强行让自己放松身体,好让那根巨棒更加容易进入。
  看着自己的欲/望逐渐整根被那粉/嫩的肉/穴含住,火热的肠壁不断蠕动着刺激着他的龟/头和棒身的敏感点,莫简便再也忍不住地快速抽/插起来。
  当然他可没忘记重点关照一下刚才他用手指找到的那块敏感点。
  “啊·····嗯·····哈·····。”
    剧烈的活塞运动让王子鹤全身白/皙的皮肤瞬间泛起一丝绯色,因为快感他激动地全身都缩了起来,紧紧着抓住床单的手也泛起一阵青白。
   从后/穴传来的剧烈的快感瞬间直达大脑后又发散到全身,像是打开了某个开关一般,他前端直挺挺的欲/望也开始吐露出透明的粘液,耳朵也因为刺激而充血泛着红色。
   莫简双手抬起王子鹤的臀/部让他不得不支起膝盖跪在床上,显然这个姿势更加方便了他的CAO入,他的肉/棒又粗又长,每一次抽/插都是直抵根部并且十分迅速,两人肌肤相撞拍打在王子鹤的臀/部上更是传来一阵令人脸红心跳的“啪啪”声。
   莫简就这样来来回回CAO了近十分钟后才缓了下来,让不断呻吟的王子鹤有了一点喘息的时间。
   接着他俯下,胸口紧紧地贴着王子鹤的后背,伸出舌头舔舐轻咬着他早已通红的耳廓,由于他身体的前倾,导致还插在王子鹤体内的硕大的肉/棒越发的深入了,瞬间给了王子鹤觉得自己要被他给捅穿的错觉,惊的他又发出了几声诱人的呻吟。
   此时莫简的姿势简直与他那天偷窥看到的他哥哥CAO干王子鹤的姿势一摸一样,这一切都让莫简的心里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兴奋感和刺激感。
   “是我厉害还是我哥哥厉害?”接着他忍不住问出一个十分幼稚的问题。
   “哈·····啊·····什么?·····嗯·····”听到莫简在他耳边的低语,同时伴随着的快感让王子鹤一愣。
   “那天·····我都看到了,我哥哥也是用这个姿势把你CAO射的对不对。”说着,似恶趣味一般,莫简在他的敏感点上缓慢地来回搅动着。
   “你·····嗯·····哈······”这一阵快感让王子鹤头皮发麻,爽的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居然都知道了。”王子鹤仔细回忆了一下,那天他在莫亦家里做的事情肯定是都被莫简给看到了,此时他又是羞耻又是愤怒,莫亦可是亲自告诉他了他弟弟不在家的。
   “那时,你也是这般,用又热又紧的骚xu_e吃着我哥哥的肉/棒的吧······就像这样·····。”
   莫简一边说着无比露骨的话一边对着那处敏感地带一个深刺,激得王子鹤本能地收紧后/穴的肌肉,顿时肠道里也跟着剧烈收缩,包裹着硕大肉/棒的媚肉紧紧地吸附着,仿佛是肉做的绞肉机一般,爽的莫简差点呻吟出声,同时被媚肉死死咬住的龟/头似乎也分泌出了不少透明粘液。
    险些就这张销魂的小嘴给缴射了,莫简自尝试姓/事以来还是第一次体会到如此快感,简直比女人还要爽了无数倍。
   “·····啊·····哈·····你闭嘴·····唔·····。”听着那又羞又燥的话和后/穴的刺激,王子鹤忍不住反驳。
  “好,我闭嘴。”说完,莫简便直起身,将插在那处销魂肉/穴的肉/棒拔了出来。
  失去了那根火热的硕大,粉/嫩的小 xu_e依旧微张着,并且还从里面流出一些- yín -靡的透明肠液出来,同时还随着王子鹤身体的起伏一张一合,似乎有要逐渐闭拢的趋势,看到这里莫简竟然觉得有些可爱。
   此时莫简胯下的欲/望依旧直挺昂扬,他虚跪在王子鹤的背后看着他因为挣扎和激动被绑着的手腕已经被磨出了红色的勒痕,便将绑着的领带解了下来。
   在解下绳子之后,他又将王子鹤趴着的身体翻了过来。
   此时两人面对着面,他看着王子鹤因为陷入情/欲而泛着魅色俊颜,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他温柔地亲吻着他因为情/欲而变得绯红的桃花眼,本就艳丽的双眼此时更是平添了几分魅惑。
  一路吻向下,他来到王子鹤早已充血变红的双唇上,他轻轻地嘬起他的下嘴唇含在嘴里用粗糙的舌头来回舔弄,与他的哥哥莫亦的深吻不同,莫简的吻显得孩子气十足。
   之后,他便伸出舌头探入王子鹤的口腔,缠着他的舌头发出“啧啧”的水声。
   王子鹤闭着眼睛,双手插入莫简微长的深金色发丝中,他不甘示弱地伸出舌头与莫简纠缠在一起,不过一会儿他就缴枪下阵,喘着粗气,不得不将莫简的头轻轻推开。
  莫简看着被他吻到微肿的双唇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再次在王子鹤的脸上啄了一下后便又在他的脖子上又亲又舔,像是匹玩着玩具的狼。
   看着王子鹤陷入情/欲的脸庞和从他嘴里泄出的细小的呻吟声。莫简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他将王子鹤的双腿抬了起来,此时那朵已经完全合拢的菊/穴再次暴露在了他的眼前,将他的双腿继续向下压,以致于王子鹤不得不用胳膊勾住双腿。
   莫简再次握着自己硕大的欲/望靠近粉/嫩的穴/口,看着还泛着水色的嫩xu_e,他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只见他一个挺刺,没有任何前戏地直接将整根粗大的肉/棒埋进肉/穴里,硬/挺的欲/望瞬间便被火辣紧热的肠壁包裹着,让莫简不禁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舒爽的低吟。
   “嗯····啊····你····轻·····啊·····”
  接着莫简便直接打断了王子鹤的呻吟,如发情的公狼一般在他的身体快速抽/插起来。
  又快又狠的抽/插,每一次的进入都是直没根部,巨大的快感直冲大脑,王子鹤根本控制不住扶着自己双腿的手。
   并且因为着可怕的快感的刺激他还主动用腿夹住了莫简的腰。
  “爽吗?我/CAO的爽不爽?”看着已经完全陷入情/欲之中的王子鹤,莫简的心里一阵火热。
  “唔····嗯····好爽·····好爽·····啊·····哈······”
   王子鹤的双腿紧紧地夹着莫简的腰部。
  他简直是要被爽死了,体内那根火热的肉/棒又粗又大,每一次深入都紧紧地挤压在他敏感的前列腺上,凹凸不平的棒身带来了仿若置身于天堂般的剧烈快感和刺激。
  王子鹤的身体被CAO动的在床上来回耸动,因为快感的刺激,此时他那双明艳的桃花眼也不断地流出兴奋的泪水。
  因为这源源不断的快感刺激他的身体也本能地配合着莫简的抽/插,来来回回地收缩着穴/口的肌肉,然而随着莫简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凶狠,他早已经被快感冲刷地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凭借本能紧紧地缩紧穴肉,以此来加大不断因摩擦而产生的巨大快乐。
  莫简感受着随着他越来越狠的动作,反而从肠壁传来越发紧致的吸力,让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难怪他的哥哥会把他带到家里来······
  当然这样也愈发刺激得莫简更加凶狠,加快了抽/插的频率。
  “嗯····啊·····啊·····”在一阵高频的抽/插中,王子鹤几乎泣不成声。
  “啊····不行·····不·····要去了·····要去了······啊······”他皱着眉头紧闭着双眼,张着嘴如同一条濒死挣扎的鱼,随着身体一阵剧烈的痉挛,他挺立的肉/棒终于在后/穴处源源不断的快感刺激下,射出了一股股白色的浊液。
   “·····吼·····哈····”
   伴随着王子鹤的射/精他剧烈地收缩着自己的穴/口和肠壁,让莫简感觉自己的肉/棒被绞的都有些发疼,但是这种轻微的疼痛感给他带来的是更加强烈销魂的快感,从肉/棒上传来的快感直冲脑门刺激着他的神经,使他的脑海里同样也是一片空白,接着他像是失去理智的野兽凭本能用力地握住王子鹤的腰,在他的体内疯狂抽/插,做着最后的冲刺。
   没过多久,一阵过电般的快感让他一个深挺,似乎是要将自己的欲/望埋入肉/穴最深处一般,一个激灵,一股又浓又多的滚烫浊液喷洒在那还在不断收缩的销魂肉壁上。
   莫简的呼吸急促,胸口的肌肉也因为射/精剧烈地起伏着,他的脖子到胸口处也泛着欲/望的绯色。
   他身体前倾,双手撑在王子鹤的脑袋两侧,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而他还埋在王子鹤体内的肉/棒还在断断续续吐露着精/液。
   滚烫的液体仿佛喷洒在王子鹤的小腹深处,使他的身体忍不住剧烈地颤抖着。
  “你知道吗?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做/爱可以这么爽,这么刺激。”莫简磁姓的声音还带着些许情/欲的沙哑。
   他握着王子鹤的手与他十指交叉,既温柔又缠绵。
    “······小屁孩,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得去了。”王子鹤红着眼睛,咬牙切齿。
    他这次不仅被一个未成年CAO哭还又一次被直接CAO射和被无套内-she-。
    连着半个月不到,他的基本原则被人连续打破两次,让他既觉得又恼火又无可奈何,当然十有八九又是那股羞耻感在作祟,这种疯狂致死的快感让他既兴奋又害怕,他本能得想要反抗、拒绝这种让他仿若处在生死边缘又让他欲罢不能快乐。
    他害怕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情被人窥探被人发现,甚至是被人嘲笑,这种恐惧感和快感夹杂在一起,让他愈发矛盾和不知所措。
   所以他只能以愤怒和语言攻击来掩盖自己的羞耻之心。
  “哦······是吗?那就请王子鹤老师再教我一次好了······。”莫简眉头一挑,姓/感的嘴唇又一次吻向王子鹤。
   在一阵呜咽声之后,莫简再次将自己的欲/望送入王子鹤早已氵朝湿、还粘着白浊糜烂不堪的肉/穴深处,这一次的他显然愈发的轻车熟路了······



第十二章


    王子鹤赤裸着身体,看着镜子里他白嫩的臀/部上两个明显的红色牙印,眉头紧锁。
    昨天晚上莫简在他的身体里连续内-she-了三次,不仅如此早上的晨勃还是看在他红肿不堪的后/穴的面子上,才就着他的股缝和腿又射了一次。
   直到他睡到晚上9点才稍微补充了一点体力,这该死的家伙简直就跟野兽一样,完全不知道节制,让王子鹤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要被人CAO死在床上。
    看着镜子里,到处布满了各种痕迹的身体,王子鹤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觉得自己这一个月简直就是行走的欲/望机器,就像是一片平静的湖水突然被砸入巨大的石头惊起了无法控制的惊涛巨浪,他觉得自己估计很久都不有做/爱的想法了,这次真的是让他身心俱疲,真的是一个月之内做了自己十几年的量。
    揉了揉眉心,穿好衣服的王子鹤躺倒在床上,再一次进入了睡眠。
      

    看着空无一人的凌乱的床,莫简忍不住露出了失落的神色,同时心里又觉得十分的烦躁,正当他准备坐在床上是,突然看到了床头柜上的那把车钥匙后眼前一亮,随后他一把拿起了车钥匙冲出了房门。
  
  

    当莫简开着那辆骚气十足的红色跑车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不出他所料,三楼的灯果然还是亮着的,他深呼了口气迈着平静的步伐来到了他哥哥的门前。
   “咚,咚。”他看着眼前深色的房门,心情复杂。
  “门没锁,进来吧。”
  此时的莫亦正躺在床上看着报纸。
  “·······”
   莫简推门而入,他看着自己的哥哥莫亦那张与自己相似的脸,不知怎么地再一次想到了那天发生在这张床上,他的哥哥压在那个人身上的场景。
  “有什么事吗?”莫亦看着站在门口处的莫简问道。
  “······我······我准备回来住。”莫简死死地盯着莫亦的床,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你在找什么?”莫亦犀利的眼神看着莫简。
“···不···没什么····我先走了。”
  说完,莫简便迅速地关上了房门,消失在了莫亦的眼前。
  看着言不由衷的弟弟,莫亦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时他转过头看着自己右边的枕头和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