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却又一时不知道该怎办才好,以往都是他被人搭讪,主动出击的事情他从未干过。
  但是随着周围音乐的声音越来越劲爆,莫简的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反正那人也不知道他是谁,就这么想着,他再次穿过人群来到那人的面前。
   “请问可以请你跳舞吗?”嘈杂的音乐声很好地掩盖了莫简因为紧张而略微颤抖的声音。
  看着眼前英俊高大的男孩,王子鹤愣住了,倒不是因为被请去跳舞而是这个男孩与莫亦非常相似,他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跟莫亦有什么关系?似乎是为了确认一般,王子鹤放下手中的酒杯站起身来,凑近莫简仔细地看着他的脸。
  昏暗杂乱的灯光下王子鹤看着对方的眼睛,果然是和莫亦非常相似的琥珀色眼眸,但是不知是不是灯光的原因,他眼睛的颜色还偏一点绿色。
   王子鹤的突然凑近让莫简直接愣住了,他看着对方英俊精致的面孔呼吸一窒,此时的距离他仿佛能感受到对方因为呼吸而散发的热气,一股属于这个男人身上清爽的味道直钻入他的鼻腔。
  “你跟莫亦是什么关系?”王子鹤毫无顾忌直接发问。
  “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应该是他那个在美国读书的弟弟吧?”不等莫简回答,他继续说道。
  “你怎么知道?”莫简有些语无伦次。
  “当然是他告诉我的啊。”王子鹤微微一笑。
  “要一起喝一杯吗?”
  说着王子鹤在桌子上拿了一杯酒递给莫简后示意他做到后面的沙发上。
  “你们认识?”坐在王子鹤另一边的正是杨威。
  “哦,一个客户的弟弟。”说着王子鹤还跟莫简碰了下杯。
  “你好我叫莫简。”莫简喝了一杯酒之后才想起来还没有自我介绍。
  “我叫王子鹤,他叫杨威,是个程序员。”王子鹤十分恶趣味地加重了“阳痿”和“程序员”这个两个字眼。
  “喂,不用强调的好吧。”杨威皱着眉头不爽地说道。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震了起来。因为酒吧里声音太吵,他直接翻看了wx,接着杨威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挠了挠头一脸歉意地看着王子鹤说道:“我又要回去改程序了,哎,先走了,你们好好玩。”说完便急急忙忙地走了。
   王子鹤看着迅速消失的杨威一阵无语,干什么不好偏要当程序员·····
  “那个·····我····”此时沙发上只剩下莫简和王子鹤两人。
  “要去跳舞吗?”王子鹤站起身。
  “诶?”莫简一愣,接着他便被王子鹤拉着进了舞池。
   看着正在他面前笑着扭动着身体的王子鹤,莫简不自觉地胡思乱想起来。毫无疑问,他对王子鹤充满了好奇心,那天的偷窥他只是远远地看着,现如今这个人距离他不过二十厘米,他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脸上的毛孔,他的皮肤白/皙细腻,俊秀的脸上有着与西方人不一样的细腻美感,一双桃花眼仿佛无时不刻不在放电一般,微薄的嘴唇不大不小,笑起来的时候尤其好看。
  这大概是莫简头一次盯着一个男人的脸看这么长时间,想想刚才他对自己的介绍“客户的弟弟”,这正好的说明了他跟哥哥莫亦的关系应该并不密切,当然着只是猜测,不过莫简主观姓的倾向于这个猜测。
  “我有点渴了先上去了。”跳了一会之后,王子鹤对莫简说道。
  “我跟你一起。”
   王子鹤随便拿起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
  “咳咳····咳·····咳·····。”一股辛辣的酒气直冲脑门,不擅长饮酒的王子鹤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
  “你没事吧?怎么了?” 看着弯着腰剧烈咳嗽的王子鹤,莫简拍了拍他的肩。
  “该死,这是杨威点的酒。”看了看手中的酒杯,王子鹤坐躺在沙发上。
  “你不要紧吧?”看着脸上迅速红起来的王子鹤,莫简皱着眉头问道。
  “······”杨威这家伙的酒量一直都非常好,这次点的酒估计是四十度左右的威士忌,可怜的王子鹤平时喝的酒最多也就是五度左右,基本上二十度的酒随便喝两小杯就会醉的他此时非常的不舒服。
   酒到是不难喝,但是由于酒精度数大导致王子鹤此时头非常晕,脸色也很红,一副已经醉酒的样子。
  “你喝醉了?”莫简直接用手摸了摸王子鹤发烫的脸。
  “嗯·····应该是·····算了,我们走吧·····”
  “麻烦你扶我一下。”此时的王子鹤还算清晰,他伸过手搭在莫简的肩膀上说道。
  “我不知道你家住哪里啊?要不你先跟我回去?”莫简看着完全靠在自己身上显得有些昏沉的王子鹤问道。
   “嗯·····唔·····都行。”王子鹤这次直接将头靠在了莫简的脖子上,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莫简的脖子上让他心中一热。
   看着完全倒在他怀里的人,莫简忍不住冒出了很多不该有的邪恶想法,他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一些。
   当他扶着王子鹤出了酒吧之后便看到了那辆骚气的红色跑车,这不是他特地让哥哥给他订购的吗?莫简挑了挑眉后将王子鹤身上的钥匙掏出来解了锁,然后便将他放在了副驾驶上。
   接着便给蒋蕴泽发了个消息,随后才开着车去了他这两天留宿的高级酒店。

   不一会儿莫简开着车到达了酒店,当他将副驾驶的王子鹤扶出来时,他就跟睡着了一般,靠在莫简的肩上一动不动。
  对于比莫亦还要强壮一点的莫简来说,一路将王子鹤扶床着实是小事一桩。
  看着躺在床上的王子鹤,坐在床边的莫简便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天偷窥到的一幕。顿时便觉得喉咙有些渴,他用舌头舔了舔嘴唇,俯下/身轻轻地吻在了王子鹤的唇上。
  而王子鹤依旧像是睡着了一般没有反应,看到这里莫简便直接伸出舌头企图撬开的嘴唇。
  “嗯····唔····?是莫简对吧?”王子鹤将莫简推开,当然此刻的他没什么力气,只是稍微降莫简推开了一点而已。
  “是我,我想要你······可以吗。”说着莫简像是再也忍耐不了了一般直接压在他的身上,在他的颈脖出啃咬起来。
  “等等,你还没有成年吧?我可不会跟未成年人做这种事。”此时的王子鹤已经有点清醒了,他继续用力企图将莫简推的更远一些。
   “这有什么关系,不管是按照美国的法律还是c国的法律可都没有规定未成年人禁止做/爱。”说着便不等王子鹤反驳,直接双手将他的胳膊禁锢在头顶,吻向他的嘴唇。
   “嗯····唔····。”
  莫简粗暴地撬开他的嘴唇,将舌头伸了进去跟王子鹤的舌头纠缠在一起,莫简的吻技一流,王子鹤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能被他按着亲吻。
  “咳咳·····哈·····”好不容易莫简松开了嘴,王子鹤才得到一丝喘息的机会。
  “这是我个人的原则问题。”
  “你是想要强x女干我吗?”王子鹤皱着眉头问道。
  “······”简直就是一语击中,莫简早就已经在脑海不知道将王子鹤CAO了多少遍了。
  “你不愿意吗?只要你愿意就不算(强x女干)。”莫简一边用手在王子鹤被吻的绯红的唇上来回抚摸着,一边用那双迷人的琥珀色眼睛看着他,语气中似乎还带着几分乞求。
  “你死心吧,这是原则姓问题。”王子鹤盯着莫简的眼睛不为所动。
  “可是我觉得你等会会求着我/CAOx你。”
  听到王子鹤斩钉截铁般的话之后,莫简不怒反笑,他很讨厌被人拒绝,更何况现在他的下/身早已邦硬,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候,根本不允许反驳,既然来软的不行那就直接硬上好了。
  只听他话音刚落便毫不留情地将王子鹤翻过身跪坐在他的腿上,将他两条修长的腿死死地压住,接着把他脖子上的领带取了下来后将他的手腕绑在了一起。
  莫简将领带系的非常紧,疼的王子鹤直皱眉头,随后莫简又粗暴地将他的裤子扒下(今天王子鹤穿的休闲裤,没有皮带),瞬间两团诱人的白色臀x瓣便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看着那两团浑圆的臀x肉,莫简只觉得呼吸一窒,便忍耐不住地伸出双手大肆揉搓起来,弹姓柔软的触感更是让他爱不释手。
  “唔·····哈······”感受着那双粗糙的大手在自己屁股上胡作非为,王子鹤被惊的发出一丝呻吟。
  “你······必须戴套。”
   被莫简压在身下动弹不得的王子鹤酒已经醒了大半。
  “听你这么一说,那我就偏不戴。”
  王子鹤命令的语气成功地激起了莫简的逆反心理。
  “······”
  “这就是我为什么讨厌小孩和未成年的原因。”王子鹤十分无奈。
“是吗?我保证你等会爽起来的时候绝对不会讨厌我。”
  听到他无奈的声音,莫简突然觉得这个人比想象中要更加有趣,他压在王子鹤的身上将头凑到他的耳边说道。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我是学校的优秀橄榄球选手之一,我想你等会应该会对我的体力感到非常满意。”说完还用舌头舔了舔他早已通红的耳垂。
  “······”
听到这话王子鹤确实胆战心惊,难怪这家伙长的比莫亦还要强壮,一想到可能又是一个跟莫亦不相上下的家伙,让他内心不禁生出一股恐惧感。
  “那么,我要开始强x女干你了,王子鹤先生。”


第十二章


恶趣味一般,莫简一脸阳光的笑容凑近王子鹤的脸说道,说完便一口亲在了他的额头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两个情侣之间在相互调/情呢。
   “你······”王子鹤无言。
   由于他被压在床上,根本就没办法转过头来,只能侧着头趴在枕头上,所以他根本没有办法看清莫简在他背后干什么,由此不禁加大了他的恐惧感。
   果然未成年人是最不可控的,做事不仅毫无逻辑可言,你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也猜不透他们要做什么,王子鹤此时就像是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莫简看着眼前让他肖想了数个夜晚的男人,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笑容。
  他趴在王子鹤的背上亲吻着他的背脊,火热的呼吸喷洒在上面让他忍不住颤抖。之后顺着他白/皙的皮肤一路向下,来到他那两块白嫩的臀瓣上,便恶作剧一般一口咬了上去。
  “嘶····你是狗吗?”
  王子鹤被惊的浑身一震,刹时痛感便从敏感的臀肉上传到大脑,条件反射般地扭动着臀/部企图将莫简甩开。
  “嗯~我可不是狗,是狼。”莫简微微一笑又在另一瓣臀肉上咬了一口,这次的力度更大了一些,疼的王子鹤直皱眉头。
   莫简粗暴地掰开他的臀瓣露出了他粉/嫩的穴/口,他看着眼前镶嵌在股间的粉白肉/穴,竟然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他伸出食指轻轻地沿着褶皱处抚摸着,然后将手指缓缓地探入洞口。
  瞬间手指便被灼热氵朝湿的软肉包裹着,似乎还从里面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吸力,他忍不住CAO控着手指在这片湿滑的软肉中探索起来,随后手指的数目逐渐增加。
  当手指增加到三根的时候,探索也变得困难了起来,因为没有被润滑过,穴/口显得有些干涩。
  “喂,你是不是没有润滑剂。”
  随着穴/口处手指的增加,逐渐让王子鹤感受到因为摩擦而引起的轻微痛感。
  “要求还真多。”莫简嗤笑一声,将插在他粉xu_e中的手指抽了出来,然后将染上了些许肠液的手指伸到他的嘴唇附近,也不等他反应便直接将手指插入了他的口中。
  “唔····嗯····”
  “你可要好好舔湿哦,不然等会疼的可是你。”莫简根本就没有过跟男人床的经验,但是大致的情况他还是知道的,从后面进入确实要比较麻烦一点。(今天莫简能遇上王子鹤纯属偶然,自然不可能提前准备好润滑剂跟套套)
  嘴上说着让王子鹤自己舔,事实上却是莫简的单方面玩弄,他粗大的手指不断地在王子鹤的口腔中肆意搅动,时不时地揪住他的舌头来回揉搓,导致王子鹤的嘴巴不得不张大,涎水也不受控制地流在了下巴上。  
  看着王子鹤英俊的脸皱着眉头让他肆意玩弄的诱人模样,莫简只觉得下/身又涨大了一圈,他将手指从他的口中退出,来到那个不断蠕动着的粉/嫩肉/穴附近再次插了进去。
  因为有口水的润滑,这次的探入要比上一次更加容易一些。
  像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一般,莫简的手指在肉/穴里大力地探索着。
“啊·····哈·····嗯····”
  就在这时,一直忍着没有发出声音的王子鹤突然发出一阵媚吟,菊/穴也因为激动不断大力收缩着,紧紧地吸附着那几根手指。
  “嗯·····?看来这里是敏感点?”
  感受着手指上突然传来的巨大吸力和那声令人兴奋的呻吟,莫简像是发现了游戏窍门的小孩,不断地用手指在那块敏感点上来回抚摸摩擦。
  “等等······啊·····不·····不要·····”
   一阵阵令人颤栗的快感不断地刺激着王子鹤的神经,他的扭动着身体企图摆脱那令他疯狂的快感,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