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作品:《深度开发1v3【完结】

周围的景色时,不由得目瞪口呆。此时的他仿佛是来到了大海一般,周围是一群水母还有各种各样的海鱼,像是一个异世界一般。王子鹤这才发现他身处于一个滑滑梯与海洋馆透明隧道相结合的地方,随着这个仅能一人通过的透明滑梯和周围的景色,使人仿佛置身于大海一般,异常的梦幻。当然这一切不过几秒的功夫,转眼王子鹤便顺着滑梯到了终点。
    映入眼帘的是整个s市的夜景,回想起上一秒的海洋世界,下一秒便是一望无际霓虹通亮的人类都市,真的让人惊叹不已。
   “能建出来吗?”
    看着远处的夜景,不知何时莫亦的声音在背后想起,王子鹤转过头,看着莫亦。
  此时的莫亦,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这里不是36楼吧?”
   “看出来了?没错它是不存在的楼层。”莫亦看着玻璃幕墙前的景色,微微一笑。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从30层开始到40层每一次的层高都不一样,然后将预留出来的尺寸给了这里夹在36楼与37楼之间的这层不存在的楼,然后将电梯内的层号修改掉(将原本的37层不做层号),这样在通过电梯的时候也不会发现异样,并且由于外部装饰和楼层太高的原因,即使在外面也看不出来。还有这一层应该只能进不能出,想要出去,只能继续往下,下到真正的36楼,同时36楼也没有办法上来,没错吧?”王子鹤目不转睛地看着莫亦的脸也笑着说道。
    “看来,你可以将它建出来······那么请你帮我将那栋酒店的地底做一个直接深入大海的密室,要求完全保密,不管花多少钱,建完之后我单独给你一个亿。”
     “什么?你的意思是?”王子鹤完全呆住了。
    “其实刚才开会的时候,我说将三亿全部投入施工和材料,你什么都没捞着,其实很生气吧?表情都变了。”
     “放心吧,我不会骗你的,昨晚答应的一亿都会给你,只要你帮我把海底密室做出来。”莫亦走过来,搂着王子鹤的腰,在他的耳边小声说道。
     “我可以问一下为什么要做这个密室吗?”王子鹤顺势也搂着莫亦的脖子,身为身高差的缘故,他只能将头靠在莫亦的肩膀上。
      “你不觉得很有趣吗?”莫亦咬了咬他的耳垂。
      “·······”花费这么多钱只是因为有趣?行吧,有钱就是任姓,王子鹤服气了。
     之后,莫亦便带着王子鹤将这个不存在的楼层逛了个遍,因为是整整一层的原因,它非常的大,一间极其豪华的总统套房还有健身房,厨房,游戏室,游泳池,花房,应有尽有,简直就是大开眼界。王子鹤此时可是见识到了有钱人的为所欲为。
     “好了我们出去吃饭吧。”说完莫亦便带着他来到某个房间的衣柜前,在王子鹤瞪大了的眼前,莫亦摸索着柜子里角落的按钮,之后柜子底部一个仅能容一人通过的圆洞便出现在了眼前。行吧,相同的套路。
    这次,莫亦先进入洞口,之后王子鹤便也跟着出来了,和进来时一样,也是一个仅能容一人通过的滑滑梯,不过周围没有了那么绚丽的海洋世界,随着惯姓在滑梯里转了好几圈,才到达地面。
    当王子鹤出来便看到了莫亦向他伸过来的手,他握住这只手顺势被拉了起来。之后便又看到莫亦用虹膜和指纹开门,走出来之后才发现是那个跟37楼办公室一摸一样的书架,除了这以外就连房间的摆置和样子全都一摸一样,仿佛刚才所看到的都是虚幻的一般。但是王子鹤很确定这就是36楼,不是37楼的那个总裁办公室。
   看着有些愣住的王子鹤,莫亦拉着他的手带着他走出了这间办公室。
不出意外,他们快走到员工办公室时,才看到有人,员工们看到他们的莫总裁跟另一个男的手牵着手,基本上惊讶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这是什么情况!但是很有意思的是,没有一个人敢拿手机拍照,看来他们公司真的很厉害,王子鹤默默观察着。
   两人路过员工的工作区才走到电梯口,当王子鹤看到电梯里显示的数字“36”时,微微一笑。



第七章  


   自从那天会议结束之后,除了王子鹤借口想要顺便回家看望爸妈以外其他人全部返回了b市,在之后的几天里,王子鹤一直跟莫亦住在赫顿里,按理说以莫亦的家世在s市应该是有房产的,但是却一直没见过他去住,反而是跟他一起住酒店。以王子鹤的猜测,应该是觉得跟他这个炮友在一起不太方便回家,他现在的身份确实是临时工+炮友,的确没有资格跟着别人去家里,这么仔细想想貌似一点错都没有。
   在跟莫亦呆在一起不过一个星期,王子鹤再一次地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是多么的不行,明明对方才比自己年轻三岁,他非常苦恼,已经在想要不要买些滋阴壮阳的保健品了。
   “你今天先休息吧,我要去上班了。”莫亦作为总裁非常的勤奋,雷打不动的朝九晚五。对比一下露着还泛着红的屁股趴在床上死睡的某人,差别异常明显。毕竟肾不好的人就要多休息,这个道理是一点都没有错。
  
   莫亦说要去上班之后晚上便没有回来,只是在wx上给他发消息说他的弟弟放暑假了,要来zg玩,没有时间出来,但是那间豪华的房间还给他保留着,王子鹤看着手机上的消息微微一笑,本着能省一笔是一笔的心态,毫不心虚地住了一个星期,反正他多的是时间。
  “喂,白姐,我不在的一周公司里应该没什么事吧?”
  “没有,不过你倒是轻松了,我可就忙死了,已经差不多定下来了,这个月末开始申请拆迁手续,拆迁跟修整土地,估计得弄到明年,还有一大堆资料和手续,烦都要烦死了。”
  “x区是不是也在拆迁范围内?”听到白姐的抱怨,王子鹤很没良心的微微一笑。
“嗯·····?卧槽,我说你小子怎么那么积极!你爸妈不就是住在x区吗?卧槽!!!!”电话那头的白希芸惊讶的都骂出来了,她能不惊讶吗?
   这个项目从今年一月开始发布竞标,本来对于wio这种刚起步的小型私人事务所参加竞标就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既浪费时间又可能讨不到什么好,重点是还有可能被暗标!难怪王子鹤当时年都不过了,拉着丹尼尔还有全公司的人陪他一起做设计,那时好多员工都向她抱怨,在加三倍工资跟年后补假的诱惑下才压下来,没想到居然最后的目标是这个?!
  “好小子,你居然瞒着所有人闷声发大财,我告诉你死定了,等你回来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白希芸感觉十分嫉妒,但是却又为他感到高兴,她一边笑一边开着玩笑说道。
  “好的好的,年末我请全公司的人去迪士尼怎么样?”王子鹤全身就穿了一条裤,一边打电话,一边看着窗外的夜景说道。
  “我不得不说,你真的很抠,行了,你好好玩吧,记得帮我跟伯父伯母问个好。”说完白希芸就挂了电话。
  王子鹤看着窗外的夜景露出了计谋得逞的笑容。他一开始的计划就是将自己爸妈的那栋房划在拆迁区,但是由于离海近、房子老旧但是占地面积却意外的很大,虽然很多投资商都很想拿下这块地,但是一直都没有那个资金和人脉,然而作为著名侨商莫玺珏旗下的戴普斯公司却有这个资格,这样难得一见的好机会,王子鹤怎么会放过。事实上他爸妈所在的x区房子离海稍微有点远,要是按照一般的地商是不会将x区划进拆迁区,但是换成是财大气粗的戴普斯就不一定了,作为设计师的王子鹤便有了更多的理由将x区带进拆迁区。
   至于莫亦的事情是他着实没想到的,他原本以为跟他打好关系之后好方便行事,但是在竞标成功来到s市之后,他看到了白希芸发给他的真正的项目规划红线图(中标不等于签署合约,所以白希芸告诉王子鹤竞标成功的意思就是已经在s市跟戴普斯签好了合约,签好合约之后甲方才会给设计公司精确的红线图)而x区正好就在红线以内,根本就不需要他再跟莫亦多此一举。
   但是他本人确实很想跟莫亦来一次一夜情,之后便顺势而为,当然他是怎么都没想到莫亦有密室的爱好,那一个亿的价格确实是让王子鹤心动的死去活来,毕竟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
  所以为了顺利拿到那一个亿,他决定要好好地跟莫亦维持炮友关系,情侣关系他是想都不敢想,先不说莫亦这么聪明根本就钓不到是一回事,像他这种背景一旦被他父亲莫玺珏知道了,绝对是分分钟尸沉东京湾的节奏,当个小情人炮友还是可以的,各取所需对大家都好。
   王子鹤计划着要不要回家一趟,把这个消息告诉爸妈,让他们也有个搬家的心理准备。并且确实是好久都没有见过面了有些想他们,正好住酒店也住腻了。
   正当他收拾行李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看到屋内的显示的影像,没想到居然是莫亦。
   王子鹤打开门。
   “莫总,居然是你,有什么事吗?”王子鹤依旧一脸笑容。
   “要走了吗?”莫亦直接进了房间,看到他正在收拾的行李箱问道。
   “对啊,是该走了。”
   王子鹤继续收拾着,这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全身上下就穿了条裤,还没来得及穿衣服。
   “要不要来我家住?”
   “哈?开玩笑的吗?”
  王子鹤这些彻底愣住了,虽然他是有当长期炮友的计划,但是却没想过要住他家里啊,太不合适了。
   “怎么你想拒绝我?我可是特地过来接你的。”莫亦棱角分明的脸色看不出喜怒,当然因为总是没什么表情,亦很难让人相信从他嘴里说出开玩笑的话。如果是说着这种稍微带一点威胁语气的话,那就更加让人胆战心惊了。
   “怎么会,我乐意至极。”
  看着莫亦微挑了一眉头,王子鹤不得不十分从心地回答。正好他对富豪名流的生活非常好奇,在这之前他只在网络新闻上看到,但是真正的近距离接触这还是头一次,就当是满足他的好奇心了。
   “很好。”莫亦看着正在急忙穿衣服的王子鹤,皱了皱眉头。
  不到两分钟,王子鹤便穿好衣服收拾完毕。
  他一手拉着行李箱,一边特别主动的拉起莫亦的手说道:“我们走吧。”
  感受到手心微凉柔软的触感,莫亦皱着的眉头也放松下来。
    



第八章
    
    当王子鹤跟着莫亦坐上了那辆低调奢华有内涵的黑色轿车,看着窗边迅速向后退去的城市夜景,一阵沉默无言。
   “你吃晚饭了吗?”为了打破这种尴尬,王子鹤开口了。
   “吃过了。”
   “我也是。”王子鹤回道,他知道莫亦是那种不太喜欢说话的人,但是并不代表他不喜欢跟人交流,至少,王子鹤再跟他交流方面毫无障碍,重点是别看他平时一本正经,床上的时候可是没少说骚话。  
   “可以听一下歌吗?”
  “自己点。”
  “这首怎么样。”
  “你喜欢英文的还是中文?或者纯音乐?”
  伴随着优雅舒缓的小提琴曲,两人简短的对话依旧在继续·····
  作为s市的本地人,王子鹤对这里非常熟悉,看着街道两边的建筑物,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那片有名的富人豪宅区。
  没过多久,通过了一闪巨大的门验证完身份和指纹之后莫亦开着车继续往前,在经过了一片树林和两个巨大的花园和一个湖泊之后,王子鹤才看到一栋五层的现代别墅。之后便又是一扇大门,这个门应该就是属于莫亦的家门了,在通过指纹验证之后,王子鹤此刻才看清了这栋豪宅的原貌,修建的十分整齐的花园和现代简约的喷泉池,主干道两边的路灯,使得这片前院即使是夜晚也是亮如白昼。
  嗯,看起来跟书上还有网络上的照片没什么差别,王子鹤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待莫亦将车开往地下车库之后,王子鹤便跟在莫亦的后面坐上了电梯。
  “前些天看到你发的消息说你在美国读书的弟弟过来玩······”王子鹤看着身边比他高了半个头的莫亦说道。
  “你不用担心,他现在不在家。”莫亦看着王子鹤说道。
  话音刚落,电梯门已经打开。
  “跟我来,这里是三楼我跟我弟弟的房间在这层,五楼是我父亲在住,当然他现在不在,四楼是办公娱乐区,一楼跟二楼除了客厅和客房等一些设施以外,是管家和仆人的房间。”莫亦介绍道。
  “那我住哪里?”王子鹤点点头问道。
  “你想住哪里?”莫亦停下脚步。
  “我想住在你的心里。”王子鹤突然想到这个梗,不自觉的便说了出来。
  “······”
  得到的回答是一阵沉默,突然之间气氛有些凝固。
就在王子鹤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打破这种尴尬氛围的时候,莫亦一把拉着他的手,疾步走去。
   在经过一巨大的客厅和一个房间之后,莫亦便拉开一扇房门,非常霸道地直接将王子鹤推向旁边的书柜上,单手捏着他的脖子,略微粗鲁地撬开他的嘴唇,不断啃咬吮/吸。
   王子鹤松开还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