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作品:《小妻子(双性)

    但是他又无比庆幸,正是因为那抹不甘,他才能发现此生最珍贵的宝贝。

    陈果正在翻着手机,纠结着晚餐要煮什么好吃的,他觉得自己可能有做人妻的天分,不仅家务做的得心应手,菜也煮的越来越好吃,而且并没有因为每天过这样的生活而觉得不耐烦,反而有些乐在其中。

    只要陪在他身边的人是萧齐,不管让他做什么都很好。

    他还没确定好,屏幕上就显示萧齐拨了电话来,陈果连忙按下接听键,“老公。”

    萧齐的声音里带着笑意,“这么快接通,是刚好在玩手机吗”

    陈果听到他带有磁性的声音,脸颊忍不住发热,“嗯,是在看看今天晚上要做什么菜,老公,想吃什么菜”

    “今天晚上不做了,宝贝,晚点我去接你,带你出去吃饭,也介绍我几个朋友给你认识,行吗”

    陈果连忙答应,“好,我等你。”

    挂了电话,他才反映过来萧齐要带他去哪里,不止是单纯的吃饭,而且是要跟他的朋友见面认识,这样代表的是什么认同吗

    陈果想到这个可能,心情激动又兴奋,开始跑卧室选择自己晚上要穿的衣服。他家里条件虽然不错,但衣服之类的都是本人打理的,所以姐姐的衣服里很多名牌的裙子和鞋子,陈果的衣服就大多是平价的以宽松舒适为主,裤子不是运动裤就是牛仔裤,他除了姐姐结婚的时候定制过一套小西装外,连套正装都没有,所以到了这个时刻就有些犯难。

    看时间也来不及去另外再买,陈果只得选了一条浅色牛仔裤和白色短袖衬衫穿上,再去洗了个头发,让自己看起来清爽一点。

    萧齐提早下了班,开车回来接陈果,看到他的穿着时,忍不住往他嘴唇上亲了亲,低声笑道“乖宝贝,你这样把我衬的愈发老了。”

    陈果连忙反驳,“老公才不老呢。”他们年龄差距是有一点大,但也不是特别大,而且萧齐长相英俊帅气,说才二十几岁也可以,根本一点也不显老。

    萧齐愉悦的笑了笑,帮他系好安全带,然后开始往目的地行驶。

    陈果看着窗外的风景,眼睛里透露出紧张,犹豫了一会才问道“老公,今天晚上聚会的,会有你几个朋友啊”

    “四个,一个是我的合伙人,名字叫任晨阳,跟我一年的,是我的大学同学,性格比较冷一点,还有一个就是我们今天去吃饭那家私房菜的老板,比我大一点,名字叫武峰,做菜很好吃,还有两个是富二代兄弟,我当年落魄的时候,也多亏他们帮忙。”萧齐很认真的跟他说道。

    陈果努力将他说的话记在心里,不过还是有些紧张。萧齐看穿了他的心思,微笑道“宝贝别怕,他们都是不错的人,而且我的宝贝这么招人喜欢,一定能相处愉快的。”

    尽管被萧齐安慰了,陈果还是没有办法不紧张,毕竟他是第一次见萧齐的朋友。下了车后他跟着萧齐走出停车场,进了一家私房菜馆。里面空间并不是很大,却非常安静,装修也不豪华,反而有一点仿古风格,桌椅都是原木的,透着一股年代的记忆。

    里面除了一张桌子上有人外,其他桌子都是空的,萧齐拉住陈果的手往有人的那张桌子上走,坐在那旁边的三个人早已发现他们,有两个露出灿烂的笑容来,一人甚至还站起身迎过来,“好歹把你盼来了,这几个月要不是任晨阳说你还在人世间,我们都要怀疑你失踪了,居然这么久都不出来聚会。”

    陈果脸色有些红,想到这大概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萧齐笑了一下,“家里有事,这不现在来赔罪了嘛。”他拉着陈果走到桌子边,做了介绍,“这是赵雨彦,是哥哥,这位是赵雨堂,是弟弟,这一位就是我的合伙人,任晨阳。”

    陈果一一问好,看到任晨阳时,惊异于这人五官的英俊,竟比萧齐还帅气几分,不过神色是有点冷淡,其他人都笑眯眯的,他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从后厨里走了一个人出来,手上还捧着一碗菜,萧齐连忙道“这是这家店的老板,我们的老大哥武峰。”

    陈果连忙打了招呼,赵雨彦笑道“阿齐,你把我们介绍的这么详细,可要把你带来的这位也说的详细一点啊。”

    萧齐笑了笑,揽住陈果的肩膀,“他叫陈果,是我的妻子,领过证的。”

    其他四个人听到他说要带人来,大约也知道了他要带的应该是女朋友,倒没想到领来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子,而且一出口就是“妻子”,简直让他们惊呆了,连任晨阳那向来没什么变化的脸上都露出了讶异的神色。

    赵雨堂最先回过神来,“妻子老萧,你们什么时候领的证去国外领的”

    萧齐先带着陈果落了坐,也没有解释的很详细,大概说了几句。其他人看陈果害羞的样子,揶揄着开了几句玩笑,等武峰把菜上齐之后,一桌人就开始喝酒吃菜。

    菜色确实很好吃,陈果开始还想矜持几下,吃着吃着就停不下来,他年纪轻,看起来虽然瘦小,但饭量其实比其他几个人都大的多,从头到尾几乎没停过筷,等他察觉时,才发现几个人都笑意盈盈的看着他,顿时有些羞涩。

    武峰笑眯眯的道“真的还小吧看着才十几岁的样子,萧齐,你不会是在拐骗未成年吧”

    陈果连忙解释“我二十岁了,已经成年两年了,老公没有骗我。”

    他这句话一出,其他人除了任晨阳外眼中都蒙上了暧昧的光,赵雨堂坏笑道“原来平常是叫老公的啊那老萧是怎么称呼你的”

    陈果红着脸不好意思回答,萧齐脸色都没变,平静的答道“叫宝贝啊。”他看着羞的脸色通红的小妻子,语气温柔中又带着笑意,“有时候叫乖宝贝。”

    其他几个人呆住了,结果纷纷觉得没眼看,简直是在被强行喂狗粮,气氛一时间特别欢乐。

    萧齐上厕所的时候,任晨阳刚好在洗手,看到他的脸色,问道“还好么”

    萧齐笑了一下,“还好,还没喝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