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作品:《小妻子(双性)

    萧齐怔了一下才醒悟过来他的话中的意思,顿时笑的整个人都有些颤抖,下身更紧密的往肉穴里面刺入。他笑完后往陈果嘴唇上亲了一下,眼睛里还带着未散的笑意,“对我来说,宝贝整个人都是甜的。”他挑起眉,“难道你自己不认为吗不然为什么所有社交账号的头像都用的棒棒糖宝贝是不是喜欢吃棒棒糖”

    陈果没有想到他居然能注意到这样的细节,脸色更红了,根本没有办法回答说是因为第一次见面时,他给了自己一个棒棒糖所以自己才怀念的。他反手抱着男人的脖子,甜蜜的笑了出来,“是啊,很喜欢。”

    温柔紧密的性爱让两个人都乐在其中,他们变换角度的亲吻,在那张大床上换了各种姿势,不管姿势如何别扭,嘴唇总是迫不及待的黏合在一起,仿佛只是空缺一会,就会觉得寂寞。

    萧齐从不知道自己居然这么喜欢接吻,含着那两瓣湿润的嘴唇,感受着对方的温度,仿佛生出的快感比直接的性爱还要来的浓厚,他是真心实意的觉得怀里的人很甜,哪里都甜,让他觉得自己根本亲不够也要不够。

    在长时间的撞击中宫口早已被打开,男人的阴茎完完全全的插入在那湿红的肉穴里,两人的每一处都紧密贴合,似乎天生就该这样融合在一起。陈果已经被肏到眼泪都流出来的地步,他抱着男人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轻叹了口气,声音又软又甜,“老公,我好喜欢你啊。”

    萧齐的心脏在听到这句话后狠狠一颤,所有的不确定性在这一刻尘埃落定,他突然无比庆幸自己的报复欲,要不然怎么能得到怀里如此好的宝贝

    他往陈果的嘴唇上吻了吻,郑重的道“宝贝,我也喜欢你。”

    第十二章 带果果见朋友

    陈果是在情动之中说出的爱语,没想到能得到回应,接下来的日子心情都好得不得了。两个人一起买了葡萄树种下,又买了许多花种在花坛里,闲暇时就一起浇一下菜,看着种出来的东西一点一点长大,心情都特别好。

    就连秘书都看出了萧齐心情好,开着玩笑道“萧总是不是好事近了这段时间天天这么高兴”而且他还不加班了,到点就下班,就算有工作也是带回家里去处理,莫非家里有人了

    萧齐挑了下眉,没有否认,“对啊,确实是有好事。”他结婚的事公司基本没有人知道,就连身边的挚友也不清楚。以前他经常出去跟朋友聚会,因为回去也只是自己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家,可现在不一样,他每天回家心情都很好,因为他知道会有一个人在家里等着他。

    秘书想不到自己还猜对了,闲聊了几句,又道“跟陈小姐约定的时间快到了,萧总现在去会客室吗”

    萧齐看了看手表,点了点头,“好,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帮我泡两杯咖啡。”

    “好的。”

    萧齐其实并不太想跟陈倩再见面,说是避嫌也好,其他的也好,就是觉得如果让陈果知道的话,可能会让他心里不舒服。从上次陈倩带着孩子来做客他就看出来了,陈果对这方面是很敏感的,小家伙乖巧到过头了,容易东想西想,还都憋在心里不肯说出来,他唯有让自己做的更好一点,做到让陈果有足够的安全感。

    进了会客室没多久,陈倩就走了进来,她穿着一条连衣长裙,脸上化着淡妆,看起来还是那么漂亮。萧齐跟她打了招呼,秘书刚好送了咖啡进来,两个人等秘书出去之后,才开始交谈。

    陈倩首先发难,语气不太好,“你为什么连我账号都删了”

    萧齐微笑着,说话也很直白,“我觉得我们现在如果还私下联系的话,不太好。”

    陈倩皱起眉头,“阿齐,咱们年纪都不小了,有什么事可不可以摊开来讲我知道当年是我不好,现在你报复也报复过了,我们家的产业都缩水了一大半,你故意娶我弟弟,让我父母没脸,给我难堪,现在也过了这么几个月了,就不能算了吗难不成你还真的要把我弟弟一个大男人放在身边放一辈子你又不喜欢男人。”

    萧齐正色道“谁说我不喜欢男人”

    陈倩愣了一下,呆呆的看着他。

    “何况果果也不算纯粹的男人,倩倩,我承认我开始娶他是不安好心,要让你们家难为情,可是在跟果果相处的这几个月里,我发现了他的好,我现在是真心喜欢他,想要跟他过一辈子。”萧齐有些无奈,“这些话我上次就跟你讲过了,你能不能听进耳朵里”

    陈倩还是有些回不过神,隔了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的道“我我以为你上次说的是气话,但是怎么可能,你你真的会喜欢上果果他他”

    萧齐收敛了笑意,眼神有些冷,粗暴的打断她的话,“陈倩,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希望你接下来那句话憋在心里,别再那么口无遮拦。”

    陈倩有些无措的低下头,抿紧了嘴唇,隔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平静,“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没有跟你说过假话,包括放下过去的事,也都是真的。”

    陈倩听到这句话,想笑又笑不出来,想到两人那恍如隔世的过往,心脏有些刺痛。她这段时日总想着如果当时自己选择跟萧齐走了,现在会怎么样。她以为萧齐回来报复,是还对自己留有感情,而报复的对象不是她,是因为舍不得,她还内疚弟弟代替自己受苦,却没想到短短时日,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

    她心里酸痛,忍着难过看着萧齐,“你是不是嫌弃我结过婚,还带着两个小孩,所以才能放下了”

    萧齐觉得不可思议,“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

    一场交谈不欢而散,但萧齐也知道陈倩以后应该不会再来了。从交谈中他大抵也看出,其实两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经过这么多年,当年的感情只余下一抹对初恋的怀念,其他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包括他得势后对陈家做出的报复,不过就是因为不甘心,并非因为对陈倩还留有余情,他猜陈倩对他也没有存留多少纯粹的感情,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变,何况已经过了这么多年,物是人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