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作品:《小妻子(双性)

    陈果越听脸色越红,怎么样也不好意思说是自己因为乱七八糟多想而吃醋,然后根本吃不下饭。他觉得太丢脸了,自己为什么误解会这么深,他羞耻的几乎将整张脸埋在碗里,被萧齐轻轻托住下巴。

    男人眼中笑意盈盈,“在躲什么”

    陈果摇摇头,不敢答话。

    萧齐在社会里摸滚打爬多年,眼前的人的心思自然看得透,也不戳破,只温柔的看着他。寂静的午后,似乎只需看着这个人在吃自己亲手做的面,吃到满头大汗,嘴唇红润,就已经心满意足,再无所求。

    可他以前跟陈倩在一起时,所求的事情是很多的,未来,梦想,还有权势,金钱,他都想全部抓在手中,那时候他青春又有激情,可是那份爱情回味过来,却远不如现在跟陈果在一起纯粹。

    也许开头并不美丽,但他知道他们的未来必然是顺遂的。

    因为陈果爱他,他虽然不明白陈果为什么会爱他,但是他得到了这个结果。

    将汤汁也喝到一滴不剩,陈果感觉自己又恢复了元气,刚抬起头来,一张纸巾就贴在了他的额头,将他的汗液全部擦拭掉,萧齐微笑着看着他,“吃饱了”

    陈果点了点头,两人下楼收拾了一下屋子,因为有小孩的玩闹,客厅里的东西不免乱了许多,陈果一一整理好,突然找到一片姐姐忘记带走的拼图,犹豫了一下,还是问正在擦拭桌子的萧齐,“老公,你喜欢孩子吗”

    萧齐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回答“还好。”他确实不讨厌,以前也设想过自己多少岁就跟妻子生孩子,现在已经严重超过那个设想的年纪了。他看着陈果红透的脸颊还有那欲言又止的神色,微微笑了笑,“怎么宝贝要给我生孩子”

    他本是调笑的语气,因为他压根儿不确定像陈果这样的双性人能不能生的出孩子,结婚第一天说的“生孩子”也是为了吓唬陈果的,谁知道陈果的脸色越来越红,越来越红,眼睛里也水光盈盈的,含着一抹羞怯。

    萧齐的笑容也慢慢收敛了,他走向陈果,将他稳稳当当的抱在怀里,往他如同红苹果一般的脸颊上吻了吻,低声询问“难道宝贝真的可以生孩子”

    陈果看着他,眼睛里带着一抹不确定,“老公要吗”他顿了顿,“我跟你的孩子,你会要吗”

    萧齐心里聚起一股暖意,他将陈果抱了起来,两人一起坐在沙发上,往他鼻子上亲了亲,“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不要”

    陈果犹豫了一下,声音都有些抖,“男人生小孩很奇怪也有可能生出跟我一样的畸形,老公也要吗”

    男人认真的注视着他,大手一下一下的替他顺着背脊,声音又温柔又好听,“宝贝不是畸形,不管宝贝生出什么来,我都要,哪怕是一条小狗儿。”

    陈果瞪着他,往他嘴唇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那些紧张和担忧在男人的调笑声中全部散去,“老公好坏,拐着弯骂我,我才生不出小狗儿呢。”

    虽然大白天就做爱显得有些淫乱,可是两人才刚通了心意,即使不是直白的爱语,但也足够让两个结婚还不满三个月的年轻人思起了淫欲。陈果想去洗一下,萧齐还不让,将他推倒在床上,脱下他的裤子,对着那朵肉花就舔了上去。

    “唔”即使被萧齐这样对待过很多次,陈果还是觉得羞耻,他能坦然的含吮男人的性器,可是每次被舔时还是有些难以忍耐,可能是因为太舒服了。快感鲜明的从和男人贴合的地方延伸开来,他感受到自己敏感的肉唇被含进那湿热的口腔,被舌头舔吮,也能感受到敏感的阴蒂被轻轻啃咬。他的腰控制不住的抬起来,渴望着更多,在男人将舌头直接探进那道肉缝里时,他舒服的哼出了声,眼睛也眯了起来。

    粉嫩的肉花被舔成了艳丽的颜色,萧齐不断吸吮着流出来的汁液,耳边听到陈果欢愉的呻吟,自己也觉得特别舒服,早已硬起来的阴茎绷的紧紧的,恨不得马上插入这个湿热的巢穴里,又想给予他更多温柔的快感。

    前面的性器早已经受不住的颤抖起来,从马眼里流出了许多汁液,将整根秀气的性器都打湿了。萧齐拢住那根性器,微笑道“宝贝是不是想射了”

    陈果确实想射,但又不想这么快射,他曲起腿,眼睛里含着薄薄的水雾,“想跟老公一起,老公,进来”

    萧齐根本拒绝不了眼前的人的邀约,凑过来吻了吻他的嘴唇,把自己身上的衣物全部脱掉。陈果的注意力难以控制的都放在那根粗壮的性器上,即使看过那么多次,跟它亲密接触了也很多次,可是还是会觉得害羞,但又移不开眼。

    萧齐自然发现了他的目光,轻轻笑了一下,抓住他的手握着自己的阴茎,低声道“宝贝那么喜欢吗一直看着。”

    “嗯好喜欢”陈果脸上显露出痴迷的神色,细白的手指圈住那有些狰狞的性器,指腹摩擦过那虬结的青筋,明明很害羞,却又舍不得放手,“进来,想把老公的大鸡巴全部吞进去”

    萧齐被刺激的阴茎又胀大了一圈,他让陈果侧躺着,自己从后面抱住他,就着这样的姿势往那已被舔到湿润的穴口插了进去。

    “唔好大”即使有了心理准备,也承受过许多次,萧齐的性器完全进入时,陈果还是被撑的叫出了声,他能感受到那粗壮的阴茎往自己的雌穴里一寸一寸的插入,因为姿势的关系,进入的并不算深,可是也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快感。

    萧齐抱住了他一条腿,左手手臂将陈果整个人圈进怀里,“宝贝,把舌头伸出来。”

    陈果乖巧的伸出舌头,被萧齐含吮住,这样接吻的姿势有些别扭,但又意外的让两个人都有些意乱情迷。萧齐一边吻他一边缓缓的往那湿软的肉穴里肏干,不多时就能感受到里面汩汩流出的汁液,很快将两人的下体打的湿透。陈果的口腔被男人的舌头大力的搅弄,意外尝到了一股腥甜的味道,想到那是哪里的味道,陈果面皮就有些烧,等萧齐放开他后,他喘息着道“根本就不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