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作品:《小妻子(双性)

    他对每天的事情都非常有计划,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做家务,什么时候打理后面的院子,他都规划好了,所以等萧齐不经意的往窗户外看了一眼时,才发觉自己那荒芜的后院已经被打理的整整齐齐了。

    他惊讶的看着那一块一块翻好的土地,看着正在抱着手机刷八卦的小妻子,忍不住问“后院都是你弄的”

    陈果收起手机,有些紧张的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萧齐凑过来往他嘴唇上亲了一下,眼睛里带着笑意,“难怪这段时间看你晒黑了一点,是打算种什么花吗还是果树就像你家院子里的一样。”

    陈果犹豫了一下,才回答“打算种菜。”他羞涩的笑了一下,“或者说,已经种上了。”

    萧齐有些惊讶,他白天要上班,也不知道陈果在家做什么,不过按自己的想法,应该是除了做家务外就是玩玩游戏看看电视之类的,倒没想到他居然独自去将那么大一片院子整理好,而且种的还不是花草,居然是菜。

    陈果看着他,心里有些担忧,“老公,你不喜欢吗”

    萧齐连忙摇摇头,“我很喜欢,现在带我去看看你种的菜”

    陈果开心的拉着男人的手往后院跑,他穿着牛仔裤和简单的恤衫,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青春的气息,眉眼上都带着笑意,让萧齐的心情也变得特别的好。

    陈果带他去看自己种的菜,许多都还没发芽,他跟萧齐介绍说这一片是小白菜,那一片是生菜,还有番茄豆角之类的,他似乎真的会种,每一种说起来都头头是道。他又拉着萧齐走到一片空的区域,那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水池,陈果道“这里我种了睡莲,花卉市场上我没买到睡莲的种子,所以是网购的,我不能保证它到底会不会开花。老公,你看到鱼没有我还养了鱼哦。”

    萧齐蹲着往小池子里看,确实看到了几尾拇指大小的鱼,“这是什么鱼”

    “是鲫鱼,比较好养活,而且基本不用喂什么,以后可以捉来吃的。”

    萧齐嘴角抽搐了一下,“我以为你会养一些用来观赏的鱼,比如金鱼什么的。”

    陈果睁大眼,“老公,你比较喜欢金鱼吗”

    萧齐摸了摸他的头,“没有,我只是猜测,按你的喜好来就好。”

    陈果笑了笑,“对呀,金鱼又不能吃,我养来做什么。”

    萧齐失笑,也不觉得惊异,因为这两个多月来的相处,他多少也知道了小妻子的性格,是个实用主义者,特别喜欢撒娇,但又不会太粘人,从不做会妨碍他的事,让萧齐简直挑不出一点错处来。明明最开始是存着报复的心思跟他结婚,现在却有一种自己娶对了人的感觉。

    陈果不知道他的心思,有些犹豫的看着脚下这片空地,“就是这里我想种一棵树,可是还没想好要种什么树。”

    萧齐想到陈家后院的桃树,随口道“可以种桃树啊。”

    陈果脸色一僵,看着萧齐的神色,心口有些堵,不过他没太表现出来,只道“桃树我看腻了,想种点不一样的。”

    萧齐认真的想了一下,“那搭个葡萄架吧,天气热还可以在这乘凉。”

    两个人兴致高涨的在周六开始搭葡萄架,所需要的木板陈果早就叫人送了来,还准备好了锯子和钉子还有锤子。他在家有做过类似的工作,而萧齐落难的那几年也去工厂打拼过,所以两人做起来得心应手,不过半天时间就将一个葡萄架搭好。

    陈果收拾东西,计划着第二天去买葡萄树,再定制一套乘凉的桌椅,刚将东西收拾好,门铃就响了起来。

    萧家的别墅平常除了快递员外鲜有人来,陈果疑惑的走到大门前,看到姐姐陈倩带着一双儿女时,还未露出惊讶,两个外甥已经在大声叫着“舅舅”。陈果连忙给他们开门,小的辉辉不过才三岁,摇摇摆摆的朝他跑了过来,扑进他的怀里,往他脸颊上响亮的亲了一口,“舅舅,我好想你啊。”

    大的姗姗已经七岁,扯着陈果的袖子,“舅舅,我也要抱。”

    陈果的力气不足以同时抱起两个小孩,正为难的时候,陈倩伸出了援手,将辉辉抱过去,示意陈果抱着姗姗,“两个小孩说很久没看到舅舅了,想来见你,我就来了,没打扰你们吧”她后一句话是朝刚走过来的萧齐说的。

    陈果还没来得及摇头,就听到萧齐低沉的声音,“没有。”

    两个孩子有些羞涩的看着陌生的帅叔叔,姗姗搂着陈果的脖子,软声问道“舅舅,这个帅哥哥是谁啊”

    陈果怔了一下,“帅哥哥”

    小女孩羞涩的将头埋在他的肩膀,时不时的又抬头看一眼萧齐,似乎觉得他很帅,脸色都羞的红了起来。陈果还没想好该让他们叫什么,叫舅妈显然是不可能,陈倩已经道“姗姗,辉辉,这位叫叔叔哦,要有礼貌。”

    两个孩子软声叫了萧齐“叔叔”,萧齐对他们笑了笑,邀请他们进屋子里面坐。

    陈果身上出了很多汗,衣服上也沾了些泥土,萧齐道“你先上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我来招待他们。”

    陈果纵使不愿意,但也没有反对,乖乖的上了楼。他把热水打开,水浇在自己身上,才惊觉自己忘了脱衣服,连忙手忙脚乱的把衣服脱掉,露出白皙的身躯来。

    他有些难过。

    虽然他和萧齐这段时间相处的非常好,但是他不觉得萧齐已经对他有了爱慕,他明白萧齐,他只是太温柔,太善良,所以面对自己的示好,也会抱以同样的热情回应。他们有规律的做爱,甚至出去玩耍,可是他们关系的开始依旧是畸形的,即使陈果想忽略,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

    毕竟萧齐没有说过爱他。

    他也明白姐姐,姐姐并非是个有心机的人,她不清楚自己和萧齐的情况,只觉得自己是被她所牵累才不得不嫁给萧齐,所以想弥补这个错误。他相信姐姐重新见到萧齐的时候已经说过她的想法,只是不明白萧齐为什么没有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