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作品:《小妻子(双性)

    他先跟一个痴汉一般闻了闻那里的味道,一点异味都没有,他用手握住那根性器,张开嘴巴将还未勃起的龟头和茎身含了一半进去。

    柔软的触感给他带来一股新奇的感受,身体却瞬间火热起来,只要想到自己在做什么,在为谁做,他总是很容易就双眼湿润。舌尖将柔嫩的肌肤一遍一遍舔过,用口水将它润湿,感受着它慢慢的膨胀起来,最后口腔根本包不住一般,被撑到一点缝隙都没有的地步。

    陈果却不服气,退了一点,深吸一口气后又将那硬胀的柱体吞深一点,直到它触碰到小舌头,才不得不停下来,吐出一点,再吞下去。

    陈果很怀疑自己根本没有口交的天赋,也不知道小电影那些将整根性器完全吞下去是怎么做到的,他只吞了一小半就根本吞不进去,龟头总是抵到小舌头,让他有想吐的冲动。他不得不放弃这个打算,将性器吐出来,用舌头沿着那些粗壮的青筋一遍一遍的舔,连根部都舔到湿透,最后注意到那两个沉甸甸的囊袋,犹豫了一下,张开嘴吸了上去。

    将一个蛋蛋吸进去的时候,陈果觉得特别好玩,有些迷恋这样的触感,忍不住将两颗蛋蛋轮流吸吮,将那里的肌肤也舔的湿哒哒的,才意犹未尽的又回到那根粗壮的性器上。

    刚将龟头吞进去,口腔里品尝到那股咸腥的前列腺液的味道,被子就被掀开,萧齐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陈果脸色很红,眼睛里泛着盈盈的水光,红润的嘴唇里含着男人粗大的阴茎,整个人看起来又清纯又放浪。萧齐喝多了酒,睡的很沉,但也抵挡不了那种快感,清醒过来后才发现这并不是自己做的春梦,某个年轻又大胆的人正钻在被窝里,调皮的给他口交。

    萧齐摸了摸陈果的脸颊,声音有些哑,“好吃吗”

    陈果觉得害羞,又恨不得自己能再放浪一点,能将眼前的男人引诱的化身为狼,朝自己扑过来把自己吃掉。他并不退出嘴里的性器,含着它一边回答,说出的话模糊难懂,“好吃”说完后一边看着男人的眼睛,一边继续给他口交。

    马眼里不断的冒出咸腥的味道,陈果却一点也不排斥,反而喜欢的很,用舌尖卷着全部送进嘴里,口腔里过多的口水沿着粗壮的柱身全部流下去,把阴茎染成亮晶晶一层。明明外面还是天光大亮,屋子里的两人却在做淫靡的情事。陈果尝试着想再试一次深喉,把阴茎退的只含着一个龟头,又快速的往喉咙里面吞。

    “咳咳咳”想呕吐的那一瞬间又被口水呛了一下,陈果整个人的脸色都憋的通红,不得不吐出那根炙热的性器咳了起来。萧齐连忙帮他顺背,好一会儿陈果才平息下来,又埋下头去想继续给他口交,被萧齐阻止了。

    萧齐看着眼睛红红的像兔子的人,无奈的笑了一下,“怎么这么莽撞”

    陈果急着想解释,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萧齐封住了嘴唇。熟悉的味道侵袭着他的口腔,让他沉迷,湿润的舌尖沿着唇缝伸了进来,陈果乖巧的送上自己的舌头,主动缠上去。

    即使是这样亮的环境,也不能阻止情欲的弥漫,陈果几乎是一副任君采撷的状态,双手搂着男人的脖子拼命想加深延长这个吻,不舍得离开他分毫。萧齐却还要顾及着他呼吸会不会不顺畅,顾及着这里是哪里,方不方便在此刻发生关系。他亲吻完后本来想终止肢体的交缠,但看到陈果那盈盈水光中渴求的欲念时,终究还是没有狠下心来。

    他单手将陈果裤子上的纽扣解开,拉下拉链,把那根硬胀的性器掏出来,跟自己的合在一起上下撸动。

    “啊”被摩擦的快感让陈果忍不住轻呼出声,想到居然是萧齐在为他撸管就让他情欲怒涨,肉棒硬硬的不断冒出前列腺液,将男人修长的手指都打湿了。

    萧齐抵着他的额头,一点一点的吻他,“宝贝,舒服吗”

    只是“宝贝”两个字,就足以让陈果全身泛起颤粟的快感,不争气的肉棒在他说舒服两个字的时候就喷出了精液,把自己的衣服都弄湿弄脏了。

    萧齐倒没想到他这样快,愣了一下,看到陈果羞红了的耳尖,轻轻笑了笑,往那耳尖上吻了吻,“宝贝的身体好敏感。”

    陈果挣扎着脱掉自己的裤子,将白嫩的双腿全部裸露出来,包裹双腿间已经湿乎乎的肉花,还有那因为用了几次依然有些红肿的肛口。他期待的看着面前英俊的男人,“老公,进来。”

    萧齐的目光被那朵漂亮的肉花吸引住了,那里是粉嫩的颜色,看起来也跟主人一般羞怯微微闭合着,中间的花蕊已经冒出了头,底下那条细缝正在不安的蠕动着,从里面冒出一些透明的汁水,将周围的嫩肉都染成湿润的一片。

    陈果想学着小电影里的将自己下面掰开求着男人肏进来,但到底没好意思,只能咬着嘴唇看着男人。萧齐看了一会儿才收回目光,眼神深邃,像是看不到尽头的海洋。他往陈果红润的嘴唇上吻了吻,然后将自己粗壮的性器插在那双腿间,又合拢住他的双腿,开始前后的进出摩擦起来。

    居然是腿交,陈果有些失望。

    他想把自己全身心的献给这个男人,毫无保留的,用这畸形又纯洁的身体。

    萧齐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一边亲吻他的脸颊,一边继续用粗大炙热的阴茎摩擦那白嫩的双腿,“宝贝,现在不是合适的时机。”

    陈果收起失望,抱着男人的脖子,将双腿夹的更紧,软声给男人助兴,“老公的大鸡巴好粗啊,热热的,好舒服。”

    萧齐果然被刺激的动作快了一些,呼吸也有些急促。双腿间没有水,其实不够润滑,但两人心里都觉得爽。陈果调整了一下姿势,“老公,蹭下来一点想要磨一磨”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羞耻的说出小电影里经常听到的台词,“磨一磨骚穴”

    男人愣了一下,眼眸一暗,将炙热的性器往下移了移,松开陈果的腿,直接将硬胀的阴茎往那柔嫩的阴唇上狠狠摩擦了一下,连着肛口和前面的花蕊都碾压过了,“宝贝,是这样吗”

    被狠狠磨过那一瞬间的快感让陈果差点晕死过去,他从不知道自己那里竟有如此多的敏感点,只是被男人的性器蹭了一下而已他眼睛里泛着泪光,萧齐却以为他痛,紧张的看着他,“宝贝,是弄通你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