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作品:《小妻子(双性)

    陈果张了张嘴,想说不用愧疚,自己非常愿意嫁给萧齐,不管是以哪种方式,他又抱持着怎样的心思。他还没说出来,陈倩又道“他知道你身体奇怪,故意想来羞辱我们陈家,但你是无辜的,我会去好好道歉的,当年的事我也会去跟他讲清楚,果果,你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陈果心里只觉得特别难受,摇了摇头。

    陈倩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那就好,我知道他的个性,是我当年对他的伤害太深了,所以这么多年他还念念不忘,他想报复的话就冲着我来啊,扯上你是怎么回事。”

    陈果想到一种可能,心脏紧紧的拧在一起,格外难受,“大概是舍不得”他说完这句话,看到姐姐眼中有一丝认同般的欣喜,心中顿时有些绝望。

    吃饭的时候他有些食不知味,明明母亲准备的都是他爱吃的菜,可是嚼在嘴里却什么味道都没有。陈父想跟萧齐喝酒,萧齐说要开车所以拒绝了,陈父连忙道“喝多了可以睡在这里嘛,反正明天是周末。”

    萧齐看了一眼陈果,没有再拒绝。陈父喜欢喝酒,看到他肯陪同,脸上露出真心的笑容来,翁婿两喝了近两个小时才散,陈父直接喝醉了,嘴里喃喃的念着胡话,被陈母扶着去房间休息。

    萧齐喝的也多,但他喝酒不上脸,外表看起来跟没事人一样,只有眼睛有一点点迷醉。陈果坐在他身边,刚想去泡杯浓茶,陈倩已经端了一杯蜂蜜柠檬水来递给萧齐,“快喝了吧,不然等下该吐了。”

    萧齐将杯子接过,喝了一大口,尝到熟悉的味道,抬头看着依旧漂亮的陈倩,记忆恍惚回到了好多年前,“倩倩,谢谢你。”

    这样亲昵的一声称呼,让姐弟俩都有些怔忡。陈果感觉自己呼吸有些不畅,害怕的事情一件一件发生,前两天的甜蜜时光像一场绚丽的梦境,不过短短时日,就让他清醒过来。

    陈倩笑了一下,“谢什么啊,我我这些年觉得挺对不住你的,但是当时压力太大了,我我”

    萧齐定定的看着她,眼睛眨也不眨,里面饱含的意味陈果有些看不懂,又隐约能猜测到。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上了楼回了自己的房间,似乎觉得自己再待在那里有点太不识抬举了,做电灯泡什么的,他以前早就当够了。

    他情愫启蒙的早,在萧齐从铁门外递了一个棒棒糖在他面前时,他抬头的那一刹那就已经陷入了情网之中,过了这许多年他都没有挣脱开来。

    当时当他知道自己一见钟情的大哥哥是姐姐的男朋友时,心里是绝望又酸楚的,那时候他喜欢看一些青春疼痛文学,学着上面的文风每天写日记,现在回头看那些字眼,都是一些难以言明的思念,别人的暗恋可能还有开花结果的一天,他从不觉得自己能等到结果。

    他爱做梦,有时候总想着自己年龄再大一些就好了,抢在姐姐面前认识那个大男孩,主动出击,不管是写情书也好,送早餐送礼物也好,死缠烂打也要把他追到手,让那双干净修长的手触碰的是自己的脸颊,漂亮的薄唇亲吻的是自己的唇瓣

    现在梦想似乎实现了,可是他为什么还是这么难受

    萧齐跟陈倩叙了会儿旧,他喝多了酒,开始面对陈倩还有些恍惚,一会儿就清醒了过来。陈倩的话题一直围绕在自己的愧疚和不得已上,又道“我知道你心里是恨我的,但是你可以对着我来,果果年纪还小,实在没有必要成为我们之间的牺牲品。趁现在还没有太过火,把这个错误结束好不好如果你不满意,我可以不管怎么样都可以”

    未言明的话两人都知道那代表的是什么意思,萧齐看着眼前的人,跟他同岁的年龄,保养的非常好,皮肤紧致光滑白嫩,上面一丝皱纹也没有,眼睛画过眼线,也涂了眼影,嘴唇上涂着艳红的口红,整个人看起来还是那么青春靓丽。

    却跟他心里的那个人已经差了一番模样。

    他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浮现出早晨陈果的模样,惺忪的睡眼,张开手臂软软的要抱抱的样子,心脏狠狠跳动了一下。

    萧齐长舒一口气,露出一个笑容来,“不用了,我已经放下了。”

    陈倩明显一副不相信的神色,萧齐却不想再跟她单独相处下去,站起身往楼上走。他不太记得陈果的房间是哪个,稍微凝神想了一下,脚步笃定的打开了其中一扇房门。

    第七章 被子下的口交,求老公用鸡巴磨骚穴

    入目是亮眼的浅蓝色,墙壁搭配的书桌和床,包括被套之类的,都是深深浅浅的蓝夹杂着白,让整个空间显得很干净。屋子里没有多余的装饰物,书柜里除了书外就只有一些动漫手办,而且都是些非常阳刚的人物,萧齐眯着眼,他不爱看动漫,顶多认识拍着篮球的樱木花道。

    陈果正陷入在软软的被子里沉睡,嘴巴紧紧抿着,眉心也发皱。萧齐靠过去,犹豫了一下,没有吵醒他,脱掉外套和拖鞋,直接挨着他睡了过去。

    五六月的天气睡午觉正是特别舒坦的时候,因为不至于太热,也不会冷,陈果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时还有些懵,然后他就看到了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呼吸均匀,眉目英俊,一只手臂还揽着自己的腰。

    陈果朝他再凑近了一点,就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那是一种很舒服的味道,混合着一点沐浴露的香味,让他有些沉迷。

    虽然不明白他是什么时候躺在自己身边的,但陈果并不打算放弃这次机会。他想过了,不管萧齐现在还对姐姐抱持着怎样的感情,既然跟他结婚了,他就不会轻易放手,就算萧齐后悔了,他也要耍赖把这个人留在身边,再想办法让他爱上自己。

    陈果脾气很软,有时候又倔的不可思议,父母都常常不理解他的小脑袋瓜在想什么。

    他偷偷爬进被窝里,将男人的身体推成平躺的姿势,然后摸索着去解他的皮带。陈果自己基本上不用皮带这种东西,对于怎么解开它也费了好大一番力气,被子里缺氧,他不得不掀起一个角,好让空气流通进来。

    拉下拉链,陈果的动作小心翼翼的,害怕自己还没完成的时候萧齐就醒了过来。他触摸到那被内裤包裹住的好大一团,即使还在沉睡的状态,也足以让陈果惊异于它的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