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作品:《小妻子(双性)

    萧齐简直受不了他的叫床声,任何一个音节都能让他的克制力崩溃,他额头上都冒出了青筋,忍耐不住的狠狠往那个湿透了的肉穴里抽插,“好,老公就用大鸡巴肏坏你的骚穴,骚宝贝好好品尝老公的滋味。”

    “嗯老公肏我”

    激烈的性爱在厨房中上演,萧齐挺动着精壮的腰,用比寻常人好一些的耐力努力的满足怀里的人,屁股明明撞的通红,肉穴也被肏干的合不住,陈果却还是在哭喊着想要更多,直到再一次被插射,声音才软下来,“老公老公给我想要老公的精液”

    肠道里又吸又夹,陈果的声音又软又诱人,萧齐难以忍耐的松开精关,往那湿热的肉穴中痛快淋漓的射了出来。

    第六章 一起回家

    事后萧齐用纸巾将陈果身上的体液擦拭干净,也没有要抱着他一起去洗澡的意思,陈果想再做一次,让他肏自己的女穴,萧齐却温柔的摸了摸他被汗湿的头发,低声道“下一次吧,你今天累了。”

    陈果确实是累了,可是还是想将自己完全的交给这个男人,仿佛害怕自己给予的不彻底,就会被这人抛弃一般。但萧齐既然拒绝,他也不好意思再提,自己跑楼上去泡了一个澡,再乖乖睡觉。

    结婚三天后都有回门的习俗,陈果以为他们关系特殊,萧齐不会遵守,没想到到了第三天一大早,萧齐就收拾妥当,叫他起床。

    陈果看着男人穿着一身极为合身的高级西装,衬的整个人愈发帅气,忍不住朝他张开手臂撒娇,“老公,抱抱”

    萧齐无奈的看着床上的人,凑过去抱了他一下,“还小吗这么爱撒娇”

    陈果其实在旁人面前不会这样,就连在父母面前都没这么爱撒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特别想在萧齐面前撒娇,不过他也不敢过度,抱了一下就赶紧起床,刷牙洗脸将自己收拾妥当,下了楼吃过萧齐准备的早餐后,才回过味来,“我们今天要一起出门”

    萧齐点点头,“回你家。”

    陈果上了车还有些发懵,萧齐凑过来给他系安全带,有些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不想回去”

    陈果连忙摇头,拿出手机来给母亲发微信,“那我跟妈妈说一下,她可能不知道我们要回去。”他刚编辑了几个字,萧齐已经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已经通知他们了。”

    陈果看着他英俊的侧脸,默默将手机收了起来。车内气氛有些压抑,陈果其实并不太愿意跟萧齐一起回去,总觉得两个人一起踏入那个家里,会让他想起很多不好的事,比如两个人其实结婚是因为一场交易,或者说是报复。

    而且,他不知道姐姐陈倩是不是也会在家。

    到了熟悉的别墅楼前,陈果还是一样紧张,手脚都有些僵硬,他下了车,看到熟悉的保姆阿姨迎了上来,拼命挤出笑容打了招呼,又看到父亲和母亲出来,等看到他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时,一颗心荡入了谷底。

    他对姐姐的感情其实虽然算不上特别亲厚,毕竟年龄差距在那里,但关系还是不错的,可是现在他没有办法坦然面对姐姐,所以脸色不免有些难看。

    父母看到他的脸色却误解了,以为是萧齐对他不好,或者他怨恨家里人,脸上不禁都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的讨好。母亲更是拉住他的手,小声询问“果果,还好吗”

    陈果点点头,看到另一头萧齐和父亲在寒暄,姐姐陈倩也凑了过去,连忙仓皇的低下头,又忍不住想去听他们在聊些什么。

    陈倩跟萧齐分手后没多久就一直在相亲,最后找了一户门当户对的人家嫁了过去,生活过的还算富足。她婚后第二年就生了女儿,第三年生了儿子,可谓儿女双全,但时间一久,丈夫渐渐露出花心的本色,开始还遮遮掩掩的,后来就是明目张胆,包了小三小四,又勾搭小五小六,甚至还带人回家乱搞被陈倩捉奸过。

    陈倩也是从小被宠大的,哪里咽的下这口气,拍了照片视频搜集证据,没多久就起诉了离婚,孩子房子都抓到了手上。对方对她倒没丝毫留恋,只是想争取两个孩子,见一个都没争取到,恼羞成怒,也对陈家的公司出了手。

    所以之前陈家财务上的危机,算不得是萧齐一个人的手笔。

    此时陈家经济上的负担减轻了许多,但也被狠狠的扒了一层皮,行事大不如前,但也比普通人好了许多,若不是把陈果推出去嫁给萧齐,大概眼前这套房子都不姓陈了。

    陈果支着耳朵听那边的动静,听到姐姐说的是老套的一句“好久不见”,语气里的深刻含义,大概站在这里的几个人都听的明白,陈果紧张的等待着萧齐的回答,似乎等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才听到萧齐平平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声音提高了一点,“宝贝,过来提东西。”

    这声“宝贝”让几个人都呆住了,陈果震了一下,强烈的欢喜从脚底迅速蔓延到头顶,让他走路都有些踉跄。他脸上闪现欢喜的神色,快步走到萧齐身边,去提后备箱里萧齐准备的礼品。

    陈家父母和陈倩这才回过神来,目光复杂的往两人身上看了看,才记起来要客气一点,连忙去帮忙拎东西。

    萧齐准备的礼品特别多,燕窝人参之类的都是给中老年人补血补气的东西,陈母道了谢,又亲自去泡茶,连着陈果的份也没落下。一屋子人表面看起来很轻松平常,但其实除了萧齐,每个人脸上都透着紧张和无措,陈父找话题跟萧齐聊天,萧齐沉稳的应对,慢慢的倒聊的比较融洽了。

    陈果坐在萧齐旁边,心里有些惴惴不安,看到姐姐给他打眼色,就跟着她一起进了房间。一进房间后,陈倩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脸上含着内疚,“果果,姐姐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

    陈果心里发苦,他现在不愿意面对姐姐,特别是她的道歉,这样更让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能站在萧齐身边。

    陈倩拉着他的手坐在床边的小沙发上,“上次爸妈答应的特别匆忙,连我都瞒住了,我昨天才知道这件事,果果,你放心,我会去跟萧齐说清楚的,我知道他这次是冲着我来的,他意难平,但是不能牵连到无辜的你啊,姐姐真的对你非常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