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作品:《小妻子(双性)

    陈果抱住他的脖子,凑在他的耳边,用气音道“想要老公的大鸡巴肏我。”

    萧齐没有想到他会说这么粗俗的淫话,被刺激的下腹一紧,粗壮的阴茎立马有了抬头的趋势。他忍不住狠狠的咬了咬那红润的嘴唇,“从哪里学来的粗话”

    陈果羞怯的看着他,眼眸里带着水汽,看着极为诱人,“小电影里都这么说老公不喜欢吗”

    萧齐没办法否认,“我很喜欢。”他去吮那湿润的唇瓣,学着陈果的吻法,用舌尖将唇瓣舔湿,再撬开那嘴唇,缠着滑腻的舌头勾缠起来。

    陈果被吻的眼睛睁的圆圆的,似乎是意想不到他会主动亲吻自己,神色里带着一丝无措。萧齐无奈,伸出手捂住他的眼睛,加深了这个吻。

    吻完后,陈果呼吸还没喘匀就开始脱衣服,速度快的让萧齐阻挡也来不及,片刻间就将自己剥的干干净净,却还留着那一条围裙裹在身上。他将白嫩的长腿踩在料理台上,将自己完全打开,暴露在男人面前,眼睛湿漉漉的像是小猫,动作放浪又大胆,“老公,肏我”

    萧齐努力克制才让自己没像个强奸犯一样扑上去,他眼神深邃,声音低沉沙哑,“怎么这么骚”

    陈果舔了舔嘴唇,直直的看着他,“因为想要老公的大鸡巴。”

    萧齐在料理台上翻找了一下,找到一罐用了一小半的蜂蜜,倒了一点在手上后往那个闭合的后穴抹去。

    陈果本意是想让他玩自己的前面,好真真正正的同他结合在一处,但又不好意思提出来,只能咬着嘴唇看着他为自己润滑。

    因昨天晚上才做过两次的缘故,穴口微微有些肿,萧齐试探着伸了一个手指进去,一边柔声问陈果,“会痛吗”

    陈果连忙摇摇头,“一点也不痛。”

    萧齐不太信他的话,他发现陈果在某些方面逞强到不可思议,所以他既温柔又细致的为那个窄小的后穴扩张,直到将肠壁按压到松软,塞三根手指也不见陈果脸上浮现痛苦之后,才将手指抽出来,掏出自己早已硬胀的阴茎,又用蜂蜜往上面涂了一圈。

    陈果看着他的动作,无意识的舔了舔唇,“好想吃啊”

    萧齐被他的话刺激的几乎红了眼,握着自己的阴茎抵上那个松软的穴口,低声道“现在老公就喂给你吃好不好”

    陈果连忙抱住男人的脖子,“进来,老公,我想要老公的大鸡巴啊”他话音刚落,男人就再也忍不住,将整根性器送了进去。他动作有些急切,弄的陈果有些痛,却忍住了不吭声,努力收缩着肠道,感受着那炙热性器上的每一根青筋,似乎想将它牢牢嵌在体内,永不分离。

    萧齐进去后才知道自己莽撞了,连忙去抚摸陈果的肉棒,一边吻了吻他的额头,“抱歉,宝贝,弄痛你了吗”

    陈果震惊的看着他,全身像是被冻住一般丝毫动弹不得,心脏却跳的如同鼓擂。萧齐很快发现他的不对劲,紧张的问“宝贝,怎么了”

    陈果慢慢的回神,眼睛里还是含满了难以置信,“老公,你叫我宝贝”

    萧齐这才放下心来,失笑道“难道你更喜欢我叫你老婆”

    陈果拼命摇头,“不,不,我要老公叫我宝贝,老公,再叫我一声,我好喜欢。”

    萧齐将阴茎慢慢抽了出来,又缓缓送了进去,茎身和那湿热的壁肉摩擦的感觉极其鲜明,他凑在陈果耳边,吐露最温柔的语气,“宝贝,喜欢老公肏你吗”

    陈果被刺激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全身泛着颤粟的快感,迫使他双臂紧紧的搂着男人,双腿也缠上男人的腰,“喜欢,好喜欢喜欢老公肏我快点用大鸡巴肏我的骚穴,里面好痒”

    萧齐听着他的淫话,也不再忍耐,狠狠的往那紧致的肠道里抽插起来。

    陈果完全陷入在情欲中,不管是男人的味道,还是他的气息,他的声音,和他的炙热,对陈果来说都是一剂烈性春药,本就有别于寻常男孩子的体质让他即使是后穴在情动时也能分泌出丰沛的汁水,前面那个未经触碰的雌穴也汩汩的流着淫汁,加上润滑用的蜂蜜,把两人的股间都弄的泥泞不堪。

    抽插间渐渐带起水声,陈果被撞击的不断吟哦出声,抱着男人的脖子软软的叫着老公,又渴求着还要更多,把男人招的乱了节奏,几乎是狠命的往那湿润的后穴里鞭挞着。阴茎将肠肉磨的通红,穴口的皱褶早已被撑平,男人每一次深入,陈果那平坦的腹部就显出了男人性器的形状,敏感点不断被摩擦的感觉让他爽到口水都流了出来,很快前面的肉棒抖了抖,也喷出了精液。

    萧齐见他射了,没有再莽撞的深入,而是缓慢抽插一边用手撸动着那根秀气的阴茎来延长他的快感,注意到那朵肉花的缝隙里喷出了一股水液,眼眸暗了暗,但又忍住了其他动作。

    陈果射精后全身都有些软,抱着男人的脖子索吻,吻着吻着阴茎又硬了起来,忍耐不住的晃了晃,“老公,换个姿势。”

    萧齐笑了笑,“好。”

    粗壮的阴茎从湿哒哒的后穴里拔了出来,那个穴口却一时之间还合不上,红艳艳的能看到里面不断蠕动的肠肉。陈果转了个身,直接跪趴在料理台上,翘起了白嫩的屁股。他身上就穿了一件围裙,此刻普通的围裙倒像一件情趣服,刺激的男人忍不住握住他的腰肢,直接将阴茎捅了进去。

    “啊好大老公顶的好深”

    萧齐听出他语气中并没有痛楚的意思,才放心的继续往里面深入,一边戏谑道“宝贝不就喜欢老公肏深一点吗”

    陈果听到“宝贝”这两个字,刺激的狠狠夹了一下后穴,又摇着屁股渴求更多,“呜老公用力一点,肏坏我的骚穴好喜欢老公的大鸡巴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