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作品:《小妻子(双性)

    萧齐失笑,心脏又有些暖,“箍的我都痛了,放松一点。”他用手指按压着陈果的尾椎骨,把插进去的龟头退了一些,陈果却以为他要完全退出去,急急忙忙的夹紧肉穴挽留,“不要出去我我能承受的”

    萧齐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感受,只知道自己的阴茎又大了一圈,“我不出去,你放松一点,这样插不进去。”

    陈果脸色发红,努力放松自己,感觉那滚烫的阴茎又送了进来。粗壮的青筋摩擦紧致的肠肉的感觉极为鲜明,他只要想到这根阴茎的主人是谁,忍不住就浑身发热,紧张感慢慢散去,化成了淫欲。

    萧齐感觉那肉穴里松了一些,里面果然湿漉漉的有黏腻的汁水充斥在其中,让他的进入顺畅了些,忍不住插重了一点,破开那紧致湿热的肠肉,抵到了最深处。

    “啊”陈果忍耐不住的从喉咙里发出一丝呻吟,第一次承受欢爱的后穴紧紧的包裹住那根粗壮的阴茎,明明有些胀痛,但又生出一些快感来。萧齐停住了没动,一边去抚弄他那微微软下来的阴茎,一边去揉捏他的奶头,“痛吗”

    陈果连忙摇摇头,“一点也不痛。”他回头去蹭男人的脸颊,小声渴求,“老公,动一动,肏我”

    萧齐有些无奈,“你不用这么勉强自己。”

    “我真的没有勉强,老公,我想要你”陈果缓缓摇动屁股,忍着那酸胀的异物感,将那根阴茎吞的更深。萧齐见他的肉棒已经硬了起来,而屁眼里又湿又润,也没有再克制自己,扣住那细嫩的腰肢就往里面开始浅浅的抽插起来。

    那肠道里渐渐被插出水声,萧齐看着那粉色的肉洞被自己慢慢摩擦成艳红的颜色,眼神一暗,忍不住动作幅度大了一些,往里面深深的顶去。

    “啊老公”陈果被这么一插,像是灵魂都要插出来一般,喉咙里克制不住的叫出声,在那根阴茎连续不断的肏干之下,开始小声的呜咽起来。

    萧齐沉浸在快感中,那些细碎的呻吟此刻对于他来说无异于是催情剂,又摸到小妻子是硬着的,所以竟是没有克制的继续往里面深入。

    床的质量太好,并不会发出吱呀的声音,静谧的空气里响起令人脸红心跳的肉体拍撞声和水声。那硬胀的性器每一次深入和抽出都研磨着陈果肉穴里的点,爽的他情不自禁的摇晃着白嫩的屁股迎合,在男人几个深插后,他前面的肉棒马眼一张,竟射出精液来。

    萧齐感受到他的高潮,并没有再莽撞的抽插,而是放缓了速度,又去揉他的肉棒给他延长快感。陈果舒服的整个人都汗湿了,莹白的肌肤上覆了一层亮晶晶的汗水,鼻子里不断的发出急促的喘气声。等他稍微缓一点,萧齐换了个姿势,从前面分开他的大腿,重新对准那个洞开的湿淋淋的穴口,一插到底。

    “啊”陈果睁着迷蒙的眼睛看着英俊的男人,感受那温柔的撞击和甜美的性爱快感,忍不住用双腿去缠住男人的腰,又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轻赞叹,“老公好棒”

    三十出头的男人在这句话中差点没有防备的射了出来,萧齐努力忍着自己射精的欲望,感受那紧致肠肉的包裹,好一会儿才缓过去,但也足以让他背后出了一层汗。

    要是现在就射了出来,会被笑话早泄吧

    他有些恼怒的持续不断的往那柔嫩的肉穴进攻,粗壮的阴茎将第一次承欢的肠肉磨成猩红的颜色,陈果在他身下被肏的胡乱的“嗯啊”的叫着,在腹部磨蹭的肉棒很快又硬了起来。

    抽插间不断的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萧齐第一次肏男人的屁眼,却一点也没有排斥,反而乐在其中,终于在陈果第二次被他插射后,他也往那紧致的肠道里喷出了黏稠的白浆。

    萧齐本来只打算做一次,陈果却缠着他不让他退出去,翻转了身体整个人骑在男人身上,捧着男人英俊的脸缠绵的接吻。他吻的又大胆又放浪,嫩红的舌尖从口腔里探出来,舔湿男人的嘴唇,萧齐被他勾引的伸出了舌尖,跟他纠缠在一起。

    湿吻过后他明明还呼吸不匀,又去舔男人的下巴,脖子,还有胸口那小小的乳尖。他试了好几次都没有将那粒乳尖含进嘴里,只能放弃般的用舌头舔。

    萧齐从不知道自己这里竟然也会有快感,那半软的阴茎被湿热的肠道夹吮,不过片刻又抬了头,将那饥渴的肉穴完全填满。

    陈果也感受到了他的变化,眼睛湿湿亮亮的,语气带着真挚的赞扬,“老公好硬啊。”

    萧齐感觉自己迟早要在这个人身上精尽而亡。

    第二次的性爱陈果一直骑在萧齐身上,他双腿张开,脸上绯红一片,微微张开嘴帮助着呼吸,却有含不住的涎水从口角流了一线出来。他放荡的用湿透的屁眼套弄着男人粗壮的阳具,一起一落间过多的淫汁都被带的喷溅出来,落满两人股间。

    萧齐惬意的看着身上的小妻子,注意到那朵粉嫩的肉花也在汩汩的流着汁水,两片肉唇像是两瓣花叶,随着动作柔软的张开,又微微的闭合,而下面那道小口已经微微张开一道小口,罅隙间能看到里面艳红的淫肉,此时正在饥渴的翕张着。

    他开始期待把阴茎插进去会是怎样舒爽的滋味。

    陈果从未品尝过这般极致的快感,仿佛身体的其他器官已经不存在了,全身的触感全部集中在和男人相连的部位上,爽的他头皮都发麻,腰也很酸。

    他体力算不得顶好,又是第一次承欢,只骑了一会就失了力气,瘫软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睁着疲惫的眼睛,软软的请求,“老公帮帮我没力气了”

    萧齐眼神暗了暗,抱着人翻了个身,开始大开大合的往那泥泞不堪的肉穴里进攻,而陈果只剩下呻吟的份。

    两场性爱下来,陈果跟被车子辗轧过似的,手臂都难以抬起来,只能羞耻的看着新婚丈夫拿了热毛巾过来帮他清理身体。

    全身的汗液被擦掉,腹部的精水被擦掉,就连后穴里的精液都被一点一点挖了出来用热毛巾擦干净。然后他就被萧齐抱到了旁边的沙发上,高大强壮的男人继续去收拾他们的战场,给新床换被单和被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