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作品:《小妻子(双性)

    萧齐听到这个答案,脸上露出意外的神色,心脏猛烈一跳,突然觉得眼前的人似乎非常有趣。

    陈果并没有萧齐看上去那么轻松惬意,他的紧张都埋藏在心里,特别是想到晚上就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而他讲过要自己生孩子,所以等下必然是要做那件事的吧

    陈果拿着浴袍走到浴室的这段路程都紧张的有些同手同脚,看到镜子的时候才恍然自己的脸色竟然这么红,红的像是要滴血一般。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然后开始脱衣服。他身材瘦削,肉却不少,特别是肚子上有一层软软的肉,穿着衣服看不出来,要摸上来后才能感受到。他喉咙有喉结,胸口也是平的,上面点缀着两颗粉色的奶尖,脱掉裤子和内裤,肉棒比普通人尺寸要小一些,颜色也是粉嫩嫩的,下面围着一圈短短的黑色毛发,然后在蛋蛋的下面,隐藏的一条女性才有的细缝,被两瓣花瓣温柔的包裹住,颜色也是粉嫩的,此刻正泛着湿意。

    陈果一直不太愿意面对自己的这个缺陷,却也是因为这个缺陷,他的出生证明上写着性别“女”,到了高中才改了过来。父母曾经要让他去做手术,但被告知他身体里两套器官女性的相对来说比较完整,有可以孕育生命的子宫,反而男性的有缺陷,虽然能正常勃起,但是没有造精的功能,所以如果做手术的话最好建议选择去掉男性器官。

    陈果当了十几年男的,心里也认为自己是男的,一直都是站着撒尿,想到自己以后要变成蹲着撒尿的人,平日乖巧的人第一次执拗了起来,死活都不肯去医院,这件事才作罢。

    为什么萧齐会知道他有女人的阴阜这件事

    陈果不敢去深想,他现在只能把自己洗的尽可能干净一点,让老公享用起来更舒服一点,所以他还笨拙的灌了肠,确定两个穴洗的干干净净香喷喷的,才直接穿着浴袍红着脸走出浴室。

    第二章 初夜,学习给老公的大鸡巴口交

    陈果走出浴室,看到萧齐已经坐在床上,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手上正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在看。陈果看到他换了浴袍,头发也有些湿,想必是在另外的浴室洗了澡,不禁有些窘迫,“抱歉,我占用浴室的时间太久了。”

    萧齐将书合上,唇角露出一个上扬的弧度,“没事,这里总共有五个卫生间,卧室里这个是我特意留给你单独用的。”

    陈果听到“单独”两个字,又想到浴室里那尺寸超大的浴缸,心里微微失望,脸上却没表现出来,身体有些僵硬的朝他走过去。

    萧齐一眼不眨的盯着他的脸看,他几乎能确定这个许久没见的“弟弟”还是处子,漂亮的脸蛋上泛着红晕,眼睛里水汽氤氲,像是要泛出泪花来,看着惹人怜爱。他的五官跟陈倩有五分相似之处,萧齐恍惚的总觉得像是回到了好几年前,只是陈倩总是笑的肆意张扬又灿烂,不像眼前这个人,沉静中带着一股掩藏不住的羞涩。

    他还未回过神来,陈果已经走到他面前,仔细端详着他的五官,看了好一会儿,才轻轻感叹,“你戴眼镜很好看。”

    萧齐回过神,拉住他的手臂,本来只想拉他到床上,谁知青年主动的很,上床后跨坐在他腿上,小心翼翼的坐了下去,有些不安的问“这样会很重吗”

    萧齐愣了一下,摇摇头。陈果才放下心来,双手有些僵硬的去搂男人的脖子,搂住后眼睛难以控制的去看那两片薄红的嘴唇,萧齐的唇形丰润,他看过它接吻时的模样,在绿意盎然的桃树下。他那时候才十三岁,本是嘴馋想去摘还未完全成熟的桃子,刚爬到树上,就看到姐姐带着男朋友过来,两人言笑晏晏。陈果有着自己的心思,没有出声打扰,反而将自己隐藏的更深一些,他听着小情侣间的笑谈,突然一切声音戛然而止,让他忍不住好奇从密叶中探出头去,就看到他们在接吻。

    俊男美女拥吻的画面非常的浪漫,陈果的心思却全部放在这张嘴唇上,看着它被液体染湿,看着它变得更红,看着它吸吮着另两瓣涂着艳丽口红的唇瓣。

    而现在,它们在自己面前,还是一样的饱满,一样的最能吸引他的目光。

    萧齐看他盯着自己盯了近乎两分钟,有些不解的朝他挑了挑眉,“怎么了”他话音刚落,陈果就凑了上来,用那软软的唇肉吻住他。

    陈果没有接过吻,他只是按着自己的设想将那两片唇瓣吮住,又试探般的伸出舌尖往上面舔了舔,见萧齐没有躲开,才大胆的用舌头往那唇线上面描绘,让这双一直在自己梦里出现的嘴唇好好用舌头感受了一遍。他来回舔弄,吮了有半分钟,却又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正羞耻的想要退开,萧齐的手按住了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灵活的舌头缠住那根犹豫着要收回的嫩舌,交缠着吸进自己的口腔吮了一阵,又顶开对方的口腔,往上颚和黏膜甚至是牙齿都舔了一遍,最后是带着它激烈的吮吻。

    陈果被动的感受他的初吻,萧齐的口腔一点异味也没有,微微有股清凉的薄荷味,他被对方渡了些口水过来,慌乱中咽了下去,自己口中的津液也被对方吸食了个干净,吻到后来他已经有些喘不过气了,萧齐才放开了他。

    分开的唇瓣间还连着一根淫靡的银丝,萧齐舔掉后又舔了舔他饱满的唇珠,低声道“初吻吗”

    陈果有些不好意思,点着头承认了。萧齐往他唇上又吻了吻,声音沙哑,“那我会温柔一点。”

    陈果羞红了脸,萧齐想去摘眼镜,被他阻止了,大着胆子问“可不可以就这样做”

    萧齐顿了一下,摸了摸他红透的脸颊,凑在他耳边,吮了吮那白嫩的耳垂,“拿什么来交换”

    陈果被舔的脸色更红了,呼吸急促,发出轻轻的喘气声,他睁着绯红的眼眸,好一会儿才想出来,“我我可以舔”

    被口交的快感几乎每个男人都拒绝不了,特别是萧齐这种实际上已经禁欲很久的人,他本身并没有多少被舔的经历。他看着还像个大男孩的小妻子将他的浴袍带着解开,手都还在颤抖,在看到那已经完全勃起的性器撑起的帐篷时,微微愣了一下,但还是毫不犹豫的把内裤脱下,将那根性器完全的露出来。